书阅屋 > 网游竞技 > 冠军之心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对拜仁慕尼黑青年队的比赛,周易和郭怒依然是替补席上雷打不动的“黄金搭档”。【↖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比赛开始之后,拜仁慕尼黑青年队利用他们强大的能力,压制着中国队,中国队想要过半场都很困难。

    第二十一分钟的时候,拜仁慕尼黑青年队率先打破僵局,中国队再次毫无悬念地落后了。

    替补席上对于落后似乎已经习以为常,当拜仁慕尼黑进球的时候,绝大多数替补球员都无动于衷了——反正丢球迟早要来,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只有郭怒,似乎还和第一场比赛一样,对于球队的落后很愤怒。

    但他除了在场下攥着拳头低吼之外,也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球队扭转乾坤的。毕竟他是替补,丝毫看不到有能出场的迹象。

    全场比赛的第六十分钟,本场比赛替补原主力中后卫黄超出场的中后卫杨飞在防守中因为动作过大,吃到了本场比赛他个人的第二张黄牌,被罚下场!

    这还是中国队踢了四场比赛的第一张红牌……

    中后卫被罚下场,让本来在后卫上兵力就不够的中国队更为狼狈。

    为了让后防线保持完整,郝冬不得不换下了前锋张涛,让替补边后卫曾俊杰出场去客串中后卫。

    曾俊杰是后防线上的多面手,可以打边后卫,也可以打中后卫,身高一米八三。郝冬选择带他来欧洲就是看上了他的全面,这对于只有十六人大名单的中国对来说是必须的。

    不过其实曾俊杰上场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这个时候中国队已经0:6落后了。

    郭怒全程都是一个愤怒的表情,真是人如其名,愤怒都快成了他招牌了。

    看着自己的队友们在球场上逐渐丧失斗志,他却很想上去发挥自己的能力,只是主教练从来都不给他这个机会。

    在他过去十七年的时光里,好运似乎就没和他发生过什么关系,长相、个子都是被人嘲笑的对象,至今更是连个女朋友都没有,在俱乐部的青年队里也备受排挤。愿意来这支球队,跟随球队来欧洲,他就是想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在欧洲获得青睐。

    可是四场比赛都是替补,残酷的现实又告诉了他别做梦了。

    但今天,命运似乎想要眷顾一下这个可怜的愤怒者。

    于是就在曾俊杰出场的五分钟后,这位替补出场的边后卫也受伤了!

    而且是无法坚持比赛的伤。

    “靠!”郝冬低头咬牙用很低的声音骂道。

    运气怎么就这么背!

    所有后卫都上场了,还能换谁去顶?

    他扭头看着替补席。

    两黄变一红被罚下的杨飞沮丧地坐在替补席上,因为有伤而无法出场的黄超神情焦急,这两个人是肯定不可能被换上去的,他能换的人是谁?

    替补门将赖聪,替补后腰郭怒,替补前腰周易。

    这就是郝冬手中仅剩的全部牌。

    周易点了一下依然愤怒着的郭怒:“郭怒,去热身!”

    郭怒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从愤怒转向惊讶。

    周易在旁边用胳膊肘捅了捅他:“嘿,老郭,你机会来了!”

    他有些羡慕——谁不想出场比赛?

    反应过来的郭怒,连忙起身去热身,周易说的没错,我的机会来了!

    ※※※

    很快,郭怒就在周易羡慕的眼光下被换上了场。

    不过现实情况肯定和郭怒所设想过的情形不一样。

    刚刚出场三分钟,郭怒在大禁区前沿就有一次犯规,给了拜仁慕尼黑青年队一个任意球。

    而这次犯规其实是没必要的。

    杨牧歌在郭怒犯规之后,对他做了一个无奈的手势,意思是我都回防到位了,你贴着人就行,别贸然出脚。

    郭怒也意识到自己的这个犯规有些莽撞,但他并没有看到杨牧歌给他打的手势,他眼睛盯着足球,耳朵里嗡嗡作响,根本听不到任何声音——紧张。这个一心想在欧洲足球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少年,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紧张。

    拜仁慕尼黑青年队球员们之间的快节奏传递,让他根本没空去思考应该怎么办,只能够遵循本能,身为……后腰的本能。

    作为后腰,他的这个犯规其实也没什么,但如果是后要的话,这个犯规地点不会距离球门这么近,现在他给了对方一个位置很好的直接任意球。

    而拜仁慕尼黑也没有辜负郭怒的这番“美意”,他们正是利用这个任意球,打进了本场比赛他们的第七个进球。

    孙盼从球门里将足球用力地扔了出来,然后冲郭怒大吼:“别他妈乱犯规!你现在是中后卫,是后卫!”

    看郭怒呆若木鸡的背影,也不知道他究竟听没听进去。

    反正接下来的比赛中,郭怒的表现一直都让人提心吊胆的。

    临时客串中后卫,本来就是他所不熟悉的位置,还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拜仁慕尼黑青年队的球员们似乎也意识到这个刚刚被换上来的矮个子中后卫,是他们可以突破的点,于是攻势全都指向了郭怒。

    一时间,郭怒这边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令他手忙脚乱。

    在比赛结束前,拜仁慕尼黑青年队又进了两个球,比分最终定格在了9:0上。

    而这最后的三个球,都是从郭怒这边打进的。

    郭怒还在防守中因为动作过大吃到了一张黄牌,最后几分钟看的人真是胆战心惊的,一方面怕郭怒的防守上又出问题,另外一方面也怕郭怒再吃到第二张黄牌,被罚下场……

    不过……仔细想一想,或许他被罚下场对中国队的防守来说还好点?

    ※※※

    比赛结束了,郭怒不再盯着对方球员愤怒的呲牙咧嘴,而是有些沮丧地埋头不语,他本来个子就不高,现在这么缩着脖子弓着腰,在人群中几乎都要找不出来了。『百度搜索↺49↰小↷说⇆网↴,更多好看小说阅读。』

    不过这也是他的想法,他真的很想将自己隐藏起来,让任何人都找不到自己。

    他知道自己的表现不好,他也知道肯定会有人嘲笑他,他不想被人嘲笑,所以他想要躲起来。

    但是有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呢?

    “喂。”还不等球员们走下场,梁齐齐就径直走到了郭怒的面前,挡在他前方。“你其实是我们的对手派来的卧底吧?”

    梁齐齐出来的突然,这话说的也突然,附近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郭怒听到了他的质问之后,也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勃然大怒,想要揍梁齐齐——他还没从自己糟糕的表现中回过神来,或许是没听到梁齐齐的话,也或许是……他无脸反驳梁齐齐。

    “你不上场,我们只丢六个球,你上场,我们就丢了九个球,你要是再早点上来,我们的丢球就又破两位数了,你说你是不是故意来整我们的?”梁齐齐指着郭怒低着的头骂,因为个子比郭怒高,这让他有居高临下的快感。

    郭怒在球队里的人缘是真不好,面对梁齐齐这样的指责,都没有人站出来为他说一句的,当然也许有些人也对郭怒在比赛中的表现非常不满,也想骂他,但拉不下面子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突然拍了拍梁齐齐的肩膀。

    “不好意思啊,我有个问题……”

    周易出现在了梁齐齐的旁边,皱着眉头一脸疑惑地说道:“听你刚才的话,好像丢六个球你还挺满意的,我注意到你用了‘只’这个字,意思是你觉得丢六个球挺少的,不知道我理解的对不对?”

    梁齐齐愣愣地看着突然出来得周易,还没明白过来周易这是要干啥。

    其他得球员们也都将目光投向周易,不太明白他要干嘛。

    “郝总确实说过要正视失败,但我想他应该不是要我们麻木面对失败,觉得少输几个球是值得高兴的意思吧?你这么指责老郭过分了啊,老郭也不像丢球,输这么惨的,我觉得无论胜负都是全队的事情,你这样指责队友很不好。”

    周易秉着中立客观的态度,一本正经地批评梁齐齐。

    梁齐齐这个时候终于反应过来了——这小子是来找茬的!

    从周易来到球队的第一天,梁齐齐就瞧不上他,后来在巴塞罗那输掉了第一场比赛之后,两个人又有一次正面冲突,梁齐齐对周易自然也是非常不爽的,不爽程度仅次于对郭怒。

    他之前一直没搭理周易,是觉得自己给了周易面子。没想到现在周易给脸不要脸,竟然自己凑上来了,于是梁齐齐口气不善地说道:“我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我怎么样也比你这个连比赛都打不上的凑数的强!”

    话音刚落,孙盼的吼声就响了起来:“有种你再说一次!梁齐齐!谁是凑数的?!啊!你找削呢!”

    之前梁齐齐讥讽郭怒的时候他没吭声,但现在他脑子中的那个警报被触动了。

    他从人群中走出来,站到了周易的右边,对梁齐齐怒目而视。

    杨牧歌也从另外一边站出来,走到了周易的左边,沉默地站着,虽然不说话,但他的这个动作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

    周易看着梁齐齐说:“来欧洲的机会是我自己争取来的,从全国所有海选选手中赢来的,我不认为自己是凑数的。另外……”

    他伸手按住了郭怒的肩膀:“你必须向老郭道歉!输了球谁心里都不好受,但你这么指责队友就是不对!就算老郭表现不好,也轮不到你来指责,你又不是教练。快道歉!”

    梁齐齐一看周易这边有两个人帮他,自己身后呢?

    队友们都在围观,却没有人上来表态,显然他是处于下风的。

    于是他打算不和周易一般见识。

    “行,你人多,你牛逼……”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可是他没走成,因为他被周易的另外一只手抓住了衣服。

    “没听到我说的话?道歉!”

    周易瞪着他,表情严肃认真,并不打算让梁齐齐就这么走了。

    当梁齐齐发现自己的衣服被周易拽住的时候,很吃惊——他没想到周易竟然跟他玩儿真的!他以为周易也就是嘴巴上说说而已,自己主动退一步,就算是很给面子了。

    没想到周易竟然不要这面子!

    妈的!这小子是疯了吧!他和疯狗郭什么关系,这么急着为疯狗郭出头?!

    梁齐齐没吭声,周易的手就没松。

    双方就这么僵持住了。

    何影身为队长,在梁齐齐和周易引发的第一次冲突时,曾经出面喝止了双方的冲突进一步发展。但是这一次,他却保持了沉默,并没有要为谁出头的意思。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郝冬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异状,他走了过来,厉声问道:“怎么了?”

    梁齐齐想要先开口告周易一状,没想到一直沉默不语的杨牧歌却突然抢先说道:“教练,比赛结束之后,梁齐齐骂郭怒是对方的卧底,专门上来让我们输更多球的。周易看不过去,让梁齐齐道歉,梁齐齐就骂他是个打不上比赛的凑数的。梁齐齐不到钱,周易就不让他走。”

    三言两语就将这事儿讲清楚了,而且条理清晰,情绪稳定,没有大叫大嚷,却显得说服力十足。

    不过再有说服力,郝冬也没有只相信杨牧歌的一面之词,谁都知道他和周易关系好。

    当然郝冬也没问梁齐齐,梁齐齐肯定会为自己辩护,他也不是傻的。

    他将目光投向了队长何影。

    “杨牧歌说得对。”何影的回答简单直接,除了这一句,他就再也没有说过其他的了。

    郝冬也知道何影的脾气,越是点了点头,接着脸色发黑,转向梁齐齐:“道歉!”

    声音不高,低沉,但却不容置疑。

    总教练都这么说了,梁齐齐再不情愿也不行,只好低声低语地说道:“对不起……”

    但周易并不满意:“你和谁道歉的,总要带上个名字吧?要不然你冲着空气说对不起也没用啊。”

    梁齐齐看着周易,眼神仿佛能杀死周易。

    但周易毫不退让,坚持自己的意见。

    郝冬也说道:“重来。”

    梁齐齐只好屈辱地在全队球员众目睽睽之下,重新向郭怒道歉:“对不起,郭怒。”

    郭怒呆呆地站在他的面前,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一切。

    在他这十七年的人生中,好像……还是第一次在被嘲笑、辱骂了之后有人对他道歉……

    以前他总是用拳头为自己讨回公道,但是讨回来的只有对方更加厌恶的眼神,而真正的道歉,一次也没有。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8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