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这里面为什么有这么一股凉气了,原来我是来到了一个冷冻库里。

    望着前面这个背对着我的女人,我心里又开始打起鼓来。

    不过我突然想到昨晚葛老发现的那些脚印,去我妈房间的明显是两个人。而不是什么其他别的东西。有葛老和赵铭竹他们做我精神支柱,此刻我胆子大了很多,看见她又在我面前装神弄鬼,我用手枪指着她大声叫道:"别动!"

    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并没理我,也没有任何动作。

    不过,她是没动作,可我眼角余光却看见冷冻库里的其他人有动作了。

    开始是两个黑角落的突然一下从不锈钢架子上竖了起来,就好像诈尸一样。那家伙可是直挺挺地毫无征兆地竖起来的,把我手里的手枪都差点吓掉。

    最要命的是,紧接着,就好像出现连锁反应了似的。那一二十具尸体全都一个个坐了起来。

    "咕噜......"我狠狠地干咽了一下口水,望着眼前这一二十具面目各异的尸体,浑身开始止不住地颤抖。

    就在这时。原本一直站在我身前不远处的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开始缓缓转身。也就在她转身的时候。我看见原本坐在不锈钢架子上的那些人也在跟着她转身一起朝我看过来。

    当我看清他们那一个个面目狰狞地样子时,我早已吓得魂飞天外。

    更要命的是,此时我身前那个女人已经转过身了。

    我看不见她的样子,因为她下垂的长头发已完全挡住了她的脸。只见她转过身后缓缓抬起双手,而后突然一下拨开了挡在自己脸上的头发。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布满鲜血的脸,两个眼眶里面都是空的,从她的眼眶看进去,就好像她整个大脑都是空的一样。

    这是我前几天看见过的画面。只是那天她是站在天宝山的围墙上面,一样的动作,一样的面孔。

    "啊......"我一回过神来就发出了一声惊天怒吼,然后便对着眼前这个女人连续扣动了扳机:"嘭嘭嘭......"

    然而,当我把一个弹夹的子弹全都打在这个女人身上的时候,她却还和没事人似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看见如此一幕,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压抑的心情,我"啊"地一声尖叫,赶紧掉头就跑。

    "哈哈哈哈......"就在我转身冲向楼梯口的时候。听见了一阵很难听的大笑声,与其说她是在笑,还不如说她是在哭。

    我冲到停车场的时候,根本就不敢去开车,因为我怕他们会追上来,我直接朝停车场外面跑。一口气就跑到了张怡寒的病房门口。

    直到我冲到两个武警战士跟前时我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我站在他们二人跟前,手里拿着子弹已经打完的手枪,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呼,呼......"

    两个武警战士和看傻子一样地看着我,眼中全是鄙夷之色。

    其中一个小战士说:"警官,你看见鬼了?"

    他不那么说还好,这么一说,我又是浑身一颤。不过我很快就反应过来,我赶紧对他们大声说道:"快,快叫你们其他战友全都跟我走,去停车场,那边发生怪事了......"

    "......"两名武警战士看了我一眼,眼中全是不屑。紧接着他们就继续抬头挺胸,再也不看我一眼。夹豆乒划。

    没办法,他们不归我管,当然不会听我的话。于是我赶紧给张博华打电话。因为我知道现在只有张博华才能调动这些武警。

    可是我打了半天,他电话是通了却就是没人接,估计是睡觉后调成静音了。之后我又给朱明智打电话,这家伙更绝,直接关机。

    没办法,最终我只好给赵铭竹打电话,叫他们马上带人过来,并且还要多带点人。

    赵铭竹接到的我电话后表示马上就带人赶过来,叫我在疗养院等着。

    一直到挂掉赵铭竹的电话之后,我心里依然还没有彻底平静下来。

    以前发生的事情我没看清楚,所以以前我每次虽然当时很害怕,可过后我都会觉得那是有人在故意吓唬我。

    可这次我却看得清清楚楚,一二十具明显已经死了的尸体突然起尸,这可绝对不是假的。那些人身上明显已经没有任何生气了,并且还是放在冷冻库里的,如果说他们是在装死吓唬我,打死我都不相信。

    赵铭竹调人过来估计至少还要三四十分钟,因此,等我心里稍微平静了一点之后,我才走进张怡寒房间。

    张怡寒可能是之前和黄小燕聊天聊累了,我进去的时候她正在睡觉,这次睡得很沉,我走到她跟前她都没有醒过来。

    我就那么坐在她跟前的凳子上呆呆地看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坐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直到赵铭竹冲到病房门口叫我的时候,我才出去。

    "人到了吗?"我问。

    "到了!太晚了,只找来十几个人。"赵铭竹点了点头。

    "十几个也差不多了,走,走吧!"一想到又要去一次那里,我又开始激动起来,说话都有些结巴。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赵铭竹一脸紧张地问道。

    主要是我现在的样子紧张,之前给他说话的时候都有些语无伦次的,他当然能看出来这事很不寻常。

    "走,边走边说,我们两个先去找一下疗养院相关领导。"你叫其他人去守住停车场。

    "嗯!"赵铭竹说完就开始用对讲机呼叫在下面待命的那些警察。

    我们赶紧去找疗养院相关领导。

    院长不在,医院最高的一个领导是一个值班主任。不过他是医院的老人,当我把我之前我看到的情况对他一说之后,他也一下傻眼了:"你,你不是在开,开玩笑吧?"

    "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冷冻库的那些尸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冷声吼道。

    "这,这......"值班主任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好像很紧张。

    "说吧,不管你知道些什么都告诉我们,瞒是瞒不住的!"赵铭竹突然来了一句。很明显他已经看出这个值班主任心里有什么秘密了。他审讯专家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审讯最关键的就是攻心。一般人的一个什么小动作,甚至是脸部一个很小的表情,看在他们眼里都能看出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我说,我说......"主任连连点头。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疗养院前段时间突然一夜之前死了一二十个人,我们不敢让外界知道,便就把他们先送去了冷冻库。"主任说到这里的时候,额头已经在开始在冒冷汗。

    "你的意思是那些人全都是你们疗养院的病人?"我惊呼道。

    "嗯,全是病人。"主任点了点头:"并且还全是精神方面很严重的病人。"

    "我们先去看看再说。"赵铭竹突然站起来,然后拿出手铐把那个主任铐在了他办公室窗户上的钢筋上面。

    然后我们就钢筋朝停车场赶去。

    等我们到了停车场之后,那十多名全副武装的警察早已准备就绪。他们全都拿着微冲,这是我给赵铭竹说的,因为我感觉到地下那些人一定是尸变了,手枪明显没用。

    虽然之前我被吓得不轻,不过我知道下面那些人肯定不是鬼魂。我还是始终坚持这世上没有鬼魂。那么唯一一个合理的解释就是尸变。

    尸变的情况可是世上真实存在的。

    按照科学的解释就是,人死之后大脑并不会那么快跟着坏死。有时脑部神经还会因为某种刺激而引起尸变。这也是我们现代科学唯一能解释得通的一种说法。至于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很多科学家都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我简单和大家说了一下情况之后,那些人全都是一脸地难以置信。我知道他们都不相信我,不过因为我现在的身份特殊,也并没有人当场质疑。

    我也懒得和他们多做解释,我知道只要带他们下去看一下,他们就知道错了。

    紧接着,我就和赵铭竹带着十多个全副武装的警察一起冲向了停车场下面的冷冻库。るる

    PS:

    下一章九点左右,今天有点事情耽误了,不好意思!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