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小燕话音一落,张怡寒一下就愣住了。与此同时,我也瞬间傻眼了。我怎么都没想到黄小燕会突然来这么一手。

    我一反应过来,赶紧条件反射似的抽回我的手。然后马上给张怡寒解释:"嘿嘿,师姐,你好点了吧?"

    "小燕,你怎么来了?"张怡寒对黄小燕高兴地笑道,把我直接当成了空气。

    "嘻嘻......寒姐,我刚刚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我呢!"黄小燕娇笑一声,跑过去挽起张怡寒的胳膊一摇一摇的。

    看她那样子好像是在开玩笑,可是我不管她是真的假的,我特么喜欢的是张怡寒啊!

    此时我真有种想揍她一顿的冲动。

    本来我还在等着张怡寒的狂风暴雨,却没想到她很高兴地蹦出了一句:"是挺般配的啊,怎么。你看上小林子了。"

    艾玛,我什么时候成小林子了?

    我怎么听着有点像大内太监的名号。

    "嘿嘿,你是不知道啊。小林昨天可威风了。"黄小燕一脸兴奋地道:"听说他在精神病院把我们张副厅长一把掐在墙上一动都不能动呢!"

    卧槽......

    听见黄小燕那么一说。我都有种想拔腿就跑的冲动了。在张怡寒面前说我掐他老爸,她这是想把我往死里整吗?

    果然,张怡寒听见黄小燕那么一说,她一下就皱起了眉头,看向我的眼神也瞬间充满了杀气。

    我感觉到以她的脾气,现在应该暴走了。

    然而,这次我又猜错了。

    估计她是不想让人知道张博华是她爸的事情,所以她就没当着黄小燕发飙。因为朱明智特别交代过我。叫我千万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因此这事就连赵铭竹和葛老我都没说,想必我们单位知道这事的人应该很少。想必她们妇女俩关系没公开,也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原因的。

    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她现在没那个精力发飙,所以就放了我一马。因为我看她脸色挺难看的。虽然我很心疼她,可看见她不理我,我又不敢乱说话。

    紧接着,张怡寒就和黄小燕叽叽喳喳地聊了起来。看得出来,她们俩的关系的确很好。

    她们在那里聊天,我就成了一个摆设。我在她们旁边。是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最要命的是,她们聊天的内容大部分都是和我有关的。

    张怡寒不停地怂恿黄小燕和我好,还一个劲地夸我又能干,又上进,长得还人摸狗样的......

    后来黄小燕还大嘴巴的把张博华叫我成立专案组的事情说了出来,还说我现在权利大的很,将来一定前途无量。

    张怡寒就更来劲了,说黄小燕眼光不错,一下就相中了一支潜力股,叫她一定要好好抓住我。

    其实,刚开始我觉得张怡寒似乎是在说气话。不过到后来见她好像说的越来越认真之后,我心里开始郁闷了。夹来叼巴。

    难道她说的是真的吗?莫非她对我一点那种意思都没有?

    如果真的没有,那她又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呢?

    她几次救我或许还能用战友同事的友谊来解释。可她在精神疗养院看见我躺在床上一身尿液的时候,她明显是为我哭了。这绝对不是假的吧?

    而且看她当时那个样子,显然是对我有了那方面的感情。可她现在为什么又要把我往别人怀里送......

    我想了很久都没想通这个问题。

    最终,黄小燕和张怡寒足足聊了一个多小时,直到张怡寒明显有些受不了啦,黄小燕才说回去。

    我本来是想留下来陪张怡寒的,可张怡寒没给我好脸色,并且还不停地说叫我要当好护花使者,好好送黄小燕回去。

    没办法,我知道我如果强行留下,张怡寒一定会对我发飙。主要是她现在还很虚弱,我不想让她动气。

    于是我只好和黄小燕一起出去。

    从黄小燕回家的时候,她不停地问我这样那样的事情。

    问我家里有哪些人,都在做什么,我喜欢吃什么,有些什么爱好......

    她在不停地问,而我却一句都没回答她。

    此时我对她只有一肚子的气,哪里还有心情去和她说那些。

    我把她送到她所在的小区门口后,她又故作一脸担惊受怕地对我说:"你能不能上去陪陪我,我爸刚去世没多久,我家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好怕......"

    "我没空!"我很不耐烦地道:"你快点回去吧,我还有事!"

    "喔......"黄小燕嘟着嘴打开车门下去了。

    她刚一关门,还在对我招手说再见,我一脚油门就开车冲了出去。

    今晚是真的被她害惨了,我对她当然不会再有好脸色,没开口骂她已经很给她面子了。

    我开着成再次朝精神疗养院疾驰而去。因为我要去和张怡寒好好解释一下。

    等我再次赶到精神疗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我走进病房时,张怡寒正斜靠在床上发呆,一看见是我,她马上就阴阳怪气地说道:"哟,这不是我们林大组长吗,对了,你刚刚不是去送你女朋友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掉什么东西了吗,快点四处找找......"

    "师姐,你别这样,我和黄师姐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你也看见了,之前是她硬要拉我手的。"我苦着脸道。

    "呵呵......"张怡寒笑道:"你没必要和我解释这个啊,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我觉得你们俩确实挺般配的。你可要好好对小燕喔,你要是让她伤心了,我一定饶不了你。"

    "师姐......"

    "我想睡了,你还是去陪小燕吧,我可不想我妹妹知道了产生什么误会。"

    "张怡寒,你不要这样行吗!"我突然一脸严肃地说道,并且还叫了她的名字。

    "呵,胆子越来越肥了啊!居然敢直接叫我名字了。"张怡寒恶狠狠地盯着我。

    "嘿嘿......"我马上讪笑道:"师姐,今晚我就在这里陪你吧,我守着你到天亮......"此时看见她一下生气,我反而心里还挺舒服,总比用之前那种态度对我感觉好多了。她现在要是能痛痛快快地骂我几句,我一定会很爽。ゃゃ

    "在这里陪我?"张怡寒眼睛一下瞪得溜圆:"怎么,还想吃在碗里看在锅里?还想连我们两姐妹一起通吃啊......滚!"

    "师姐......"

    "滚!"

    "师姐,你听我说......"

    "滚!"

    "师姐,你别这样......"

    "滚!滚!滚!"

    "哎......"我心底一声长叹,转身缓缓地朝病房外面走去。

    张怡寒的性格我很清楚,她的脾气一来,天王老子都不给面子,更何况是我。要不是她现在有伤在身,估计早就把我踢出去了。

    我出了病房之后,一个人缓步朝精神疗养院的停车场走去。

    这里的环境清幽,或许是想追求完美,停车场全部建在地下。从住院部大楼到地下车库要经过一片绿化带,到停车场还有七八十米远。

    当我走进地下车库刚坐进自己开来的警车里时,却突然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我正前方几十米开外的一处楼梯口走了进去。

    我只看见她的背影,看样子她就好像是从停车场走进去的。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病号服,头发很长,直接披在背上都快齐腰了。

    我的第一想法是,这人会不会是昨晚去我妈房间里的那两个女人中的其中一个。

    不过我又觉得她会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性应该不大,因为出了今天早上的事情后,医院所有病人的背景都被仔细查过一遍。并且现在进出还有武警站岗盘查,所以我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疗养院里的精神病人。

    不过我仔细一想,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我又拿出手枪,跳下车朝那边追了过去。

    我现在最想抓的人就是那两个转身弄鬼的女人,如果刚刚那人真是其中一个的话,我可不想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张博华给我的一个月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主要是自己需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要是一个月后还无法破案的话,我可就白忙活了。

    然而,当我一走到那个楼梯口的时候,我又突然有些犹豫了。

    楼梯口里面一片漆黑,本来我还以为我所在的停车场已经是最底层了,却没想到下面还有一层。最主要的是,不管朝上看还是朝下看,都是乌漆麻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于是我赶紧回去在车上拿了一把手提电筒,这下心里就安稳多了。

    再次回到楼梯口的时候,我不假思索地就朝通往下面的楼梯走去。

    当我走到下面一层楼梯口的时候,看见这一层的构造和上面完全不一样。

    只见楼梯口有两扇门,两扇门都被打开过,闭门器的速度调的很慢,正在缓缓关上。很明显那个女人的确是朝这下面来了。

    此时已经确定她是到这里来了,为了不让她发现我,我赶紧把手电关上了。

    我一走进那两扇门就迎面吹来一股渗人的冷风。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我什么都看不见,又只好把手电打开。

    我本来打算照一下看看是什么情况,要是没看见那个女人我就回去的,却没想到这一照,吓得我瞬间亡魂大冒。

    此时我竟然是在一个约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冷冻库里,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一二十具硬邦邦的尸体。

    这些尸体全都没有用白布掩盖,死相不一。

    最吓人的是,我身前几步开外站着的那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毫无疑问,在这种环境下,看见一个站在死人堆里的人绝对比看见那些躺着的人更吓人。

    PS:

    感谢“蛇哥”打赏的玉佩。今天晚上为蛇哥加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