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然而,此时就算我知道确实有人在害我,又有什么办法?

    可以说,我现在已经到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步。我一个私交好的朋友都没有,自己又没有什么背景。再说现在连自己上司都不相信我,还有谁会相信我?

    我被折磨了整整一夜,直到天亮之后,那几个疯子才去睡觉。

    他们是心安理得的去睡了,可我却安静地躺在床上闻着满身的尿骚味,这一刻,我心里都在滴血。

    我恨老天爷对我为什么这么不公平,我只有六岁的时候,我爸就被害了。就在我爸被害的第二年,我和我妈一起过马路时,突然一辆轿车朝我们冲了过来。我妈为了把我推开,她的双腿却被撞断了。

    所幸我爸生前是大学医学教授,在学校待遇不错,有时还出去接点私活,当时我们家还好有点积蓄。

    我们母子俩省吃俭用,好不容易熬到高中,所有的积蓄还是全部花光了。于是刚进高中的我便开始去酒吧、夜总会等夜场兼职当服务员赚钱。我一边读书一边打工为的就是考上警校,亲自去查我爸那件案子。因为我永远无法忘记我爸死的那天,我妈痛哭的样子。

    在当时所有人,所有媒体都指责我爸是衣冠禽兽的时候,只有我妈牵着我站在我爸工作的大学校门口歇斯底里地哭喊了七天,一直喊到我爸过了头七,喊到后面她嗓子哑了就举块牌子。

    至今,我妈那歇斯底里的哭喊声依然在我耳边回荡:"我是林振国的老婆,我老公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人,他不是衣冠禽兽......振国,你安心地去吧,就算全世界都不相信你,我和你儿子相信你!!!"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拼死半工半读考上警官学院,因为我要让我爸的案子真相大白,让全天下人都看看当年陷害我爸的真凶到底是谁?

    只可惜,此时我所有的理想全已化为一团泡影。并不是我这么快就放弃了,而是我心里很清楚,只要短短几天过后,我就会真的疯掉。

    其实,现在理想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是如果我真的疯了,我妈该这么办。

    我妈是我的精神支柱,同时,我何尝又不是她的精神支柱。我能想象得到当她得知我疯了的消息后,她会有什么表现......

    可是,别人处心积虑地把我弄进来,又怎么可能让我轻易出去。

    我真的已经绝望了。

    此时此刻,我多希望能有个人能从天而降把我从这精神地狱中拯救出去。我发誓: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就算做牛做马我都愿意伺候他一辈子。

    然而,老天爷有时候就是喜欢和我们开玩笑。就在我心里刚有这个念头的时候,病房大门突然被人一脚踢开,一个穿着一身笔挺警服的女人披着一身"七彩霞光"出现在房间门口。

    她高挑的身材,尖尖地瓜子脸,头上扎着一个马尾辫,特别是她那迷人的笑容,看得我瞬间愣在当场。

    这一刻的她实在太美了,朝阳从她背后的东方照射过来,令她真的就像一个从九天而落的仙女一般。

    此人且不是张怡寒还能有谁?

    只是我很好奇她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这一切就好像在梦境中一样,显得是那么的不真实。

    "小,小林......"张怡寒叫我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当她走近我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已经泪流满面。

    一听见她那熟悉的声音,我的眼眶突然有些湿润,我的声音也有些颤抖:"师,师姐......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小林,这是谁干的?告诉我,告诉我!!!"张怡寒最后几个字是哭着喊出来的,她当然能闻到我身上那股刺鼻的尿骚味。

    "稀里哗啦......"就在张怡寒的叫声刚落,病房门口突然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

    我扭头一看,只见一片人头攒动,十多名警察一起涌入病房,后面还跟着一大群医生,我见过的那个院长和彭医生全都在场。

    这些人一进来,大部分都捂住了鼻子,唯独一名为首的二级警监只是皱了皱眉头。

    在公安厅工作的我,当然认识这位很有霸气,不怒自威的中年男子。因为他就是分管我们刑警总队的公安厅副厅长,同时也是我们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的总队长张博华。

    对于我们来说,全省范围内除了厅长政委,他就是我们正宗的顶头上司。因为我们悬案侦查组就是他的刑警总队直接管辖的。我怎么都没想到是什么事把他都给惊动了。

    陪同他一起来的,还有我们悬案组的组长朱明智和另外几个刑警总队的高层领导。其中就包括刑警支队的支队长和几个大队长,级别最低的是走在队伍最后的沈玉。

    就在这时,张怡寒哭着对我说道:"小林,师姐不在,让你受委屈了!你放心,这个仇我一定帮你报!"

    张怡寒说完伸手帮我解开手上和脚上的皮扣,然后把我从病床上扶了起来。

    她一点都没嫌弃我身上的那些尿液,就好像她根本就没看出来我身上的东西是肮脏的尿液一样,她的动作是那么的自然。

    如果说之前看见张怡寒出现,我只是激动的话,那么此时我心里更多的是感动。我相信这个世上能对我做到这一步的人,除了我妈应该只有张怡寒了。

    张怡寒扶着我肩膀伸手指向那些站在我跟前的警察和医生,咬牙切齿地道:"小林,你告诉我,这到底是谁干的!"

    "咳咳......"副厅长张博华轻咳了医生,而后缓缓地道:"朱明智,精神疗养院的院长是谁?"

    张博华话音刚落,朱明智就传出一声怒吼:"院长死到哪里去了,你自己过来看看,我的人都特么被你弄成啥样了!"

    我能感觉得到,这一刻朱明智真的为我动怒了。否则有张博华在,他也不敢大声说话。虽然他的直属上司就是张博华,可官阶却低了不止一级两级。

    "我,我在这里......"院长战战兢兢地从人群中走出来,浑身都在颤抖。

    张博华淡淡地瞥了一眼疗养院的院长,缓缓地看向我:"他身上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嘿嘿......"院长讪笑道:"张副厅长,这应该是同房的精神病人弄的,这个我们也没办法24小时派人守着啊......"

    "哼......"张博华脸色骤然一变,一股很有霸气的上位者气势瞬间爆发出来:"你自己去给分管卫计委的陈副市长递交辞职信吧!"

    其实张博华说这句话的声音还是很温和的,不过他的话音刚落,那个院长的脸色唰地一变,"噗通"一下就跪倒在地:"张副厅长,张副厅长......我错了,对不起,是我领导无方,监管不力,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哼,给你一次机会?"张怡寒打断了院长的话:"你们这里还把病人当人吗?就算他是精神病人,那也是人啊!"张怡寒说完,对着院长胸口就是狠狠一脚。

    院长"嗵"地一声翻倒在地,那一声闷响,吓得在场的警察和医生全都浑身一颤。

    尤其是那个负责我这个病房的彭医生,吓得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不过他的眼睛却在死死地盯着我,从他眼里我看到了一股浓浓地杀气。

    也是此时我才意识到,昨天晚上的事情会不会是他搞得鬼?

    就在这时,彭医生突然指着张怡寒大叫起来:"你是什么人啊,警察就可以随便打人吗,我们事业单位的正式职工也是为人民服务,你们凭什么随便打人?"

    彭医生一带头,其他医生也一下炸锅了。

    "就是,你凭什么随便打人......"

    "你们大家都看见了,这个女警察当众殴打我们院长,你们这些警察难道不管吗?"

    ......

    看到这里,我终于忍不住对着那个彭医生伸手一指:"师姐,往我身上泼尿的事情就是他指示人干的!还有,我怀疑他和挖眼男童案有关,他很可能就是李大鹏的同伙!"我说这话可是有根据的,绝对不是诬赖他。

    "什么?"张怡寒一声惊呼,松开我就朝彭医生冲了上去。

    彭医生吓得掉头就跑,只可惜他刚冲到病房门口就被人一脚踢得倒飞回来。

    "啊......"彭医生一声惨叫,"嗵"地一声摔在地上,当场喷出一大口鲜血直接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我看见一个铁塔般的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他那两米的大块头往病房门口一站,直接把病房门扣全都堵住了。只见他先是皱着眉头朝我看了一眼,而后马上露出了一脸的憨笑:"吼吼,俺的一脚是不是好厉害?"

    此人且不是傻大个儿李大逵还能有谁?

    望着倒在地上吐血晕倒的彭医生,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那些医生,个个一脸惨白,站在原地全都在瑟瑟发抖。

    主要是傻大个儿那一脚实在太狠了,要知道,从病房门口到彭医生落地的位置可是足有五六米。将一个人踢飞五六米,这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不太清楚,反正我是只在电影里面看见过这种画面。

    就在众人都愣在当场的时候,张怡寒又对站在警察人群中的沈玉伸手一指:"你叫沈玉是吧,听说是你递交了一份报告把林明俊送到精神病院来的,你能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哼......报告是我交上去的,那又怎么样?"沈玉冷哼一声,大步走到张怡寒身边朝我一指:"我是按照工作流程办事,他本来就有严重的精神分裂症......"

    "啪......"沈玉话没说完,张怡寒一巴掌煽到她脸上:"你才有精神分裂症!"

    沈玉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张怡寒,估计她做梦都没想到张怡寒连她都敢打。

    看见张怡寒打了沈玉,那些医生的脸上一下变得激动起来,他们全都一脸幸灾乐祸的望着张怡寒,很明显,他们都在等着看张博华怎么处理张怡寒。

    就在这时,沈玉突然一脸愤怒地望着张怡寒:"你居然敢打我?"

    "怎么,一巴掌不够?"张怡寒又扬起了手。

    "小张,住手!"张博华突然一声厉喝:"你还有没有一点组织纪律,无法无天!"

    那些医生看见张怡寒被骂,全都露出了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然而,张怡寒接下来的一句话却令他们瞬间石化当场。

    只见张怡寒一脸委屈地望着张博华:"爸......你看小林都被他们折磨成什么样子了,他们还是人吗?"

    "吸......"

    现场就传出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也是此时我才明白,张怡寒以前为什么吼了朱明智,他还没一点脾气了。

    与此同时,那些原本正在幸灾乐祸的医生眼珠子都差点掉到地上。他们此时看向张怡寒的眼神已经只剩下深深的忌惮之色,那样子就好像在看一个来自地狱的魔鬼似的。

    "小心后面......"就在这时,站在病房门口的李大逵突然一声大吼。我扭头一看,只见张怡寒身后突然闪过一道人影,紧接着她就传出了一声闷哼:"喔......"

    与此同时,我看见那个骨瘦如柴的神经病从张怡寒身后离开,只是眨眼间,他就像一只灵猴一样从窗口飞跃出去。

    "唰......"也就在那个骨瘦如柴的神经病刚跃出窗外,李大逵已经从病房门口大步冲到窗口,他也毫不犹豫地跟着跃了出去。

    "站住......"李大逵跃出窗外之后,那些警察才一起反应过来。紧接着好几个警察也一起跳出窗户,然后外面就传来一阵断断续续地枪声。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切前后一共也只是几秒钟的时间。

    当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张怡寒的背上插着一把匕首。血淋淋的伤口正在不停地往外面流血。

    我赶紧捂住张怡寒的伤口抱住她,然后大声吼道:"赶快救人啊!"

    望着躺在我怀里翻白眼的张怡寒,我突然热泪盈眶,而后紧紧地抱着张怡寒歇斯底里地哭喊道:"师姐......张怡寒,我不准你死,听见了没有!"

    "老天爷,我求你了,好不容易有个人对我好,你不要让她离我而去,我真的求你了,老天爷......"我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也在不停地哭喊着,祈祷着......不为别的,只为留住这个我刚刚爱上的女人。

    PS:

    本书第一个大高潮才刚刚开始,这个高潮,还仅仅只是一个前奏。

    下一章进入收费章节,中午十二点准时发布。今天至少四更。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