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面对孟洁她妈手中的那张发黄的照片,我心里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别说我,估计任何人看见如此一幕,都淡定不了。

    当初我在老玩家家里得到那张照片之后,本来是想好好去查一查那张照片上的五人分别是谁的。当时我所知道的是,其中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老王,另外三人不得而知。

    今天我下飞机之后,也千叮万嘱地叫老陈把那张照片带回去一定要好好帮我查一下另外三人是谁。却没想到老陈那边还没消息,我这边却无意中先遇到了其中一个年龄最小的人。

    毫无疑问,孟洁他妈手中的那张照片就是刘志强年轻的时候。以前没往这方面想还觉得不像,此时越看越像刘志强。

    可是我怎么都想不通,刘志强怎么会认识老王。最主要的是,老王和刘志强以及我爸到底是什么关系。

    他们只是偶然在一起合个影,还是关系密切?

    "你怎么了?"就在这时,一旁的孟洁突然碰了一下我的肩膀。

    "这个人是谁?"我借机指着孟洁她妈手中的照片问了一句。

    "除了那个抛妻弃女的负心汉还能有谁?"孟洁恶狠狠地道。

    "小洁,你别这么说你爸。"孟洁母亲哭着说道。

    "哼......"孟洁冷哼一声,再次看向我:"你哪里不舒服吗,脸色这么那么差,要不去我床上躺一会儿......"

    "不不不......"我连连摆手,赶紧告辞开溜:"阿姨,我有时间再来看你们。"

    说完我就朝外面跑。

    "我送送你......"孟洁在我身后叫道。

    "不用了不用了......"我头也不回的叫了一声,赶紧加快脚步。在我看来,孟洁明显动机不纯。

    可是孟洁还是追出来了。并且一出来就嬉皮笑脸的挽住了我的胳膊:"小林,你好像很怕我。"

    "你难道一点都不伤心?"我很好奇地孟洁这么还笑得出来。

    "有什么好伤心的,之前我还有点心里不舒服,可看见我妈哭成那样,我心里突然很高兴,我觉得他死的好,他死了我妈就解脱了。"孟洁最后这句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高兴?"我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孟洁。

    "哼,谁叫他把我妈和我赶出来的?"孟洁满脸怒容地道。看得出来,她似乎很恨刘志强。

    "你和你妈是被你爸赶出来的?不可能吧,刘哥不是这种人。"孟洁的的话我一点都不相信。

    在我眼里刘志强绝对是个顶天立地的男人,我相信这种男人做不出那种抛弃妻女的事情。

    "他就是个混蛋,你知道我妈带着刚满一岁的我在外面流浪的时候,我们有多可怜吗,呜呜......"孟洁突然一下抱着我大哭起来。

    这下可把我搞傻了。

    尼玛,主要是她抱得太紧了,我连气都有些透不出来了。

    还好我们离她家还没有几步,她妈听见孟洁在哭,马上走出来把孟洁拉了回去,这才给我解围。

    走出孟洁家所在的小区门口后,我马上给老陈打电话。

    现在我身边的人对我的来说,也就老陈最熟悉了。以前我和葛老与赵铭竹是最熟的,有什么事我都找他们商量。现在他们都不在,我只能找信得过的老陈。

    "喂,臭小子,你也不看看都几点了,你还让不让人睡觉啊?"老陈一接电话就大声骂道。

    "嘿嘿......陈叔,不好意思啊!"我笑道:"陈叔,我这边找到了一个重要线索,不然我也不会那么急着找你。"

    "喔,什么重要线索,快说说。"老陈问道。

    "是这样的,我刚刚在刘哥老婆家里看见了一张他年轻时的照片,你猜这照片是谁......"紧接着我就把我看到的一切仔细给老陈说了一遍。

    老陈听我说完之后也傻眼了,他在电话那头楞了好半天才开口问道:"你小子没看花眼吧?"

    "肯定没有,我还问过孟洁,那绝对是刘哥。"

    "这特么到底什么情况,怎么越整越复杂了。"老陈骂了一句:"这么大半夜的我也没办法去查这事,这样吧,明天一早我啥事不干,一到局里就去帮你查那几个人的身份,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联系。对了,铜牛那小子去市里找你去了,你看见他没有?"

    "什么,傻大个儿来找我了,我没见着啊,他来市里找我干嘛?"

    "他说他们工地已经完工,人全都走了,他是去找你要工钱的,哈哈......你自己搞定吧!"

    "卧槽,找我要啥工钱啊?"我蛋疼了。

    不过与此同时,我又开始担心起傻大个儿来。

    老陈口中的铜牛就是傻大个儿,今天二十七岁,名叫李大逵。

    按照老陈对他的评价就是:别看这小子傻,走的可是黑旋风李逵的路子,不仅名字叫李大逵,比李逵大。绰号人家李逵叫铁牛,他就叫铜牛,明显铜牛比铁牛值钱嘛......

    不过这个李大逵还真的和李逵有点渊源。他是山东临沂人,这地方也正是水浒传中描述的李逵故乡。加上这小子长着一个两米的大块头,如果给他两把板斧拿着,估计还真就是个李逵的翻版。

    和老陈挂了电话之后,我赶紧给傻大个儿打电话,可是手机根本打不通。我便赶紧往家里赶,想去看看这小子在不在招待所门口等我。因为我们下飞机后我给老陈说过我在市里的临时住址,说不定那小子正在招待所外面等我呢。

    我想的果然没错,我回到招待所的时候,远远就看见李大逵蹲在招待所门口的石阶上,双手还抱着一个三十公分大小的纸箱。

    "吼吼,俺都等你好半天了!"李大逵一看见我就憨笑着迎了上来:"有人叫我把这个东西交给你。"李大逵说完就把那个纸箱递给我。

    "交给我?"我一脸狐疑地盯着李大逵:"谁叫你交给我的?"

    "吼吼,俺也不认识。"李大逵憨笑道:"我一回到工地上,就有个很好看的女人给俺一千块钱叫俺把这个东西送给你,还说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俺连老陈都没说,俺骗他说俺是来找你要工钱的,吼吼......俺是不是很聪明?"

    "这东西是一个漂亮女人给你的?"我心里猛然一颤,突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吼吼,是啊,那女人可好看了,俺要是能找到这样的媳妇儿就好了......"

    艾玛......这小子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我也来不及去找李大逵麻烦,赶紧给严队长打电话。

    我没想到现在都凌晨一点了,严队长还在公安厅加班。接到我的电话之后,他叫我马上去他办公室。

    我不敢当着李大逵的面看箱子里面是什么东西,因为我怕吓着他。便赶紧带着李大逵径直跑到严队长办公室。

    我叫李大逵在外面等着,而后我进办公室简单给严队长说了一下情况后,他马上戴着手套打开纸箱。

    纸箱刚一打开,我和严队长就全都石化当场。

    但见纸箱里面是颗血淋淋的人头,并且这人我还认识,不是别人,正是李大鹏他妈。

    李大鹏他妈还是以前的那副死相,双眼外凸,舌头伸得好长,尤其是那算眼睛,就好像在死死地盯着我一样。

    她这样子我是已经习惯了,可严队长却没看见过,他一看见这颗人头,脸唰地一下就白了。

    我也没时间安慰他,因为我看见人头旁边的还放着一封信。

    我赶紧打开信封一看,字迹和我昨天收到的那封信的字迹一样,上面写着:这颗人头是你砍下来的,三天之内,你妈的人头也会被装在一个这样的箱子里面。

    威胁,赤裸裸地威胁。

    我当然不会真的担心我妈会有什么危险?她现在住在公安厅旁边的招待所里,而公安厅门口24小时都有武警站岗,我不相信他们有那么大的胆子赶来公安厅旁边杀人。

    不过她毕竟是我妈,我还是有些担心这事。我和严队长商量了一下,他表示明天开始多派几个便衣在公安厅周围埋伏,要是那人真敢来一定不会放过他。

    从严队长那里出来之后,我给李大逵在我隔壁开了一间房。这一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

    心里一直想着那个分尸的凶手当地藏在什么地方?很明显,这个人今天已经到了白曲县。

    不过她把东西交给李大逵的时间是下午一点,而傻兮兮的李大逵找了整整一下午才找到公安厅招待所。从时间上来看,她要逃走早就已经逃走了。我知道现在赶去白曲县肯定也抓不住她。

    其实我现在最担心的并不是我妈,而是那个被凶手割下器官的人,我很害怕那人会是赵晓天。因为目前来说,只有赵晓天下落不明,而凶手要想报复我肯定会找我身边的亲人和朋友,找个普通老百姓,绝对无法达到报复我的目的。

    直到天亮的时候,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可是刚睡了不到两个小时,我就被一个电话吵醒了。

    电话是老陈打来的,我一接通电话老陈就大声叫道:"小子,你不是说李霞也是从犯吗,她怎么放出来了?"

    "什么?"我一声惊呼:"你看见她了?"

    "我刚刚在郭家村帮你查那照片上的人,亲眼看见她在家里打扫屋子呢!"老陈道:"我还和她聊了几句,她说她是无罪释放的,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帮我盯着他,我马上过来!"我大叫一声马上就挂了电话。

    之后我赶紧包车朝白曲县赶,当我带着李大逵和老陈冲进李霞家里的时候,我一下傻眼了。

    尼玛,我居然看见赵晓天在她家里。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