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至于那几个女人,严队长已经安排人去查了。只因那几个快递员当时匆匆忙忙的,收件的时候都没记住她们长什么样子。只说挺漂亮的,具体是怎么个漂亮法,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我们甚至无法分清那几个快递员描述的到底是不是一个人。

    于是我和严队长便就这个问题在他办公室仔细分析起来。

    "前面四个快递的来源都有没有什么共同点?"我沉声问道。

    "这个我已经派人问清楚了,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唯一的共同点就是始发点全在省内。可以肯定凶手一定在我们省内。"严队长答道,最后这句话显然是句屁话。

    不过我当然不会去指责他什么,上次我妈被绑架就是他带人救的。这次又是他派人保护我妈那么久,我对他还是挺有好感的。

    我又问了一句:"寄件人的笔迹核对过没有,是疑犯自己填的,还是收件快递员填的?"

    如果是凶手自己填的,我们就可以通过笔迹初步了解到凶手的文化程度,甚至还能根据他写的字来看出她的性格。

    比如字写的有棱有角,便表示这个人坚毅、强硬。字比较圆滑,表示这人老实、和气。小字表示写字人的性格比较内向。大字则表示写字人性格外向甚至张扬。喜欢写简化字的人,做事一定比较马虎......

    可以说,一个人的字,不仅能体现出这个写字人本身的人品,还能体现出他在写这些字当时的心情。最主要的是,我想看看有没有哪个快递和寄信给我的那个人的字迹相像。因为从那封信的字迹来看,我分析写信给我的那个人明显是个男人,下笔很重,字也写的很大气。可快递员说又是几个女人寄的,我便又有些想不通了。

    虽然我很想严队长告诉我那些快递单上的字都是寄件人写的,可我还是失望了。严队长说:"寄件的笔迹都不一样,全是快递员填的地址,寄件人留的手机号码也是空号,根本打不进去。"

    "几个收件地点有没有监控?"我又问。

    "妈的,别提了,那几个快递公司的快递员在收件的时候,连在什么地方收的都忘记了。"严队长骂了一句:"只记得是个漂亮女人,估计是被人迷晕头了,收快递时脑子全是那个娘们儿,草......"

    严队长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看得出来,他对这件案子还是挺重视的。

    之后我又和他聊了一下后便回去了。回去给我妈说了一声我赶紧去原单位报到。

    虽然我知道这件碎尸案是白曲县那件案子引来的仇家,就和上次绑架我妈的性质差不多,不过既然公安厅的刑警队已经接了这件案子,我知道这案子是不会要我自己去管的。

    我现在心里还一直记挂着白曲县的那件案子,我们在首都呆了整整一个月,也不知道这案子现在查得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新进展?

    尽管已经过去那么久,但根据我的判断,我并不认为这件案子能这么快破案。

    然而,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我一回到悬案侦查组,就听到了一个令我目瞪口呆的消息。

    由于我们队长赵铭竹还在首都疗养,因此我是直接去找我们组长报到的。

    组长一见到我就问我们组的几个人在首都的情况。由于我们在那里是封闭式管理,手机什么的全都收了,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因此就连我们组长也不知道详细情况。

    我先是和他一五一十地把那边的情况说了一下:"组长,赵队和葛老与张师姐他们的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都是分开治疗的。我只能打听到他们好像有好转,回来的时候我问那边的专家他们情况怎么样,还要多久能回来?他们只告诉我叫我自己安心回去,其他啥也没说。"

    我们悬案侦查组在我们本省里面确实走到哪里都吃香,可去了首都,别说我们,就是我们组长去了也没人甩你。有句话说的好,没到过北京就不知道自己的官有多小,就是这个意思。

    "那有没有说你们身上感染的病毒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组长又问。

    "组长,这事我问是问过,可他们没人肯说,那些医务人员都从不提这事。我拉长双耳朵留意了很久都没听到有关这个病毒的事情。"我道。

    "算了,我早就知道他们肯定不会告诉你们这些的。"组长朝我摆了摆手:"去忙你的吧!"

    我没有马上退出我们组长的办公室,只是又问了一句:"组长,我还回白曲县吗?那边现在谁负责?"

    "回去干嘛?都已经结案了......"

    组长的一句话把我当场就搞傻了,我稍微楞了一会儿才赶紧问道:"组长,怎么可能这么快结案,所有疑点都弄清楚了吗?"

    "有什么疑点?"组长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严肃:"这件案子很简单嘛,李大鹏一家就是杀害十多名村民的罪魁祸首。他们花钱请那个警察小李混进我们公安系统给他们充当保护伞。李大鹏的姐姐也是其中一个主犯。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白曲县郭家村和莲花村周围的那些地皮。他们想借助死人来让那些人相信郭家村闹鬼不能住人,好把自家地皮贱卖给他们。"

    "那地方不是说还没确定到底征不征收吗?他们怎么知道那地方一定会被征收,还有,他们买那么多地的钱都是哪儿来的?这里面明显有猫腻。"我顺着组长的思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他们幕后的主谋就是那个投资商!"组长冷声说道:"这个丧尽天良的混蛋我们已经查清楚了。他的地产公司根本就是一个快要倒闭的空壳公司,本来他是想随便投点钱盘下那几块地转手卖人。结果他的公司还没撑到把地买下来就倒闭了,人也跑去了国外,我们正在通过国际刑警追捕他。"

    "不对......组长,这事没这么简单,郭家村的案子我觉得一定和三十五年前莲花村的那场瘟疫有什么联系。"我说出了心中最大的疑问。

    "有什么联系,那场瘟疫就是一场正常的瘟疫!"组长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不太好看,紧接着她马上又给我丢了一个重磅炸弹:"这件案子已经结案,你不用再管了。主谋李大鹏正在看守所羁押等待法庭审判,起诉李霞的证据不足,她已经无罪释放。"

    "什么?"我一声惊呼,眼珠子都差点掉到地上:"李霞与她哥明显和李大鹏是一伙的,怎么能把她放了?她当初还和李大鹏合谋想害死我们啊!凭这一点就可以判她了她吧!"

    "你能拿出证据吗?起诉她的证据确实不足检察院不批捕,别人还请了高级律师,你能怎么样。"

    我能看见组长对我的态度明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不过我还是问了一句:"那涉案的老王呢,抓住了吗?"

    "都说这件案子不用你再操心了,你还问那么多干嘛?"组长站起来冲我吼道,紧接着他又缓缓地说了一句:"他也正在追捕当中......行了,其他事情你都别管了,你母亲的案子已经交给公安厅的同志处理。你刚从医院回来,先休息几天调整一下,等你们五大队有任务了再回来上班。我有个会到点了。"

    组长说完拿着一叠文件率先出了办公室。他都走了,我不可能继续留在他办公室里。不过我又追出去问了几句关于赵凌天的事情,他说赵凌天一直没消息。白曲县莲花村那边还在派人找。之后我又问了几个问题,组长直接不理我了。

    我悻悻然从单位出来之后,有些失魂落魄地朝家里走去。

    一路上我边走边想着白曲县的那件案子,虽然组长说已经结案了。可我却觉得这件案子结得太仓促太草率,不仅莲花村的问题没搞清楚,李大鹏他们害死郭家村那么多人也没弄明白。

    还有那个李霞......

    当我一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愣住了,因为我一下想起了寄那五个快递的女人。

    "难道这几个女人就是李霞?"我觉得自己猜想的这个可能性真的很大。每个快递都相隔三天时间,李霞寄一个快递就换一个地方,三天时间换个地方绝对足够了。

    李霞本来是个大二学生,并且长得还很漂亮,最主要的是,我和她还有仇,正好符合一个人的报复心理。

    只是我有些好奇的是,李霞只有两兄妹,他哥已经死了,她进去之后到底是谁给她请的律师?

    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觉得应该能从这个律师口中了解到一点东西,于是我直接去找严队长。

    我见到严队长后,一说出自己的想法,他高兴的不得了。他说他已经找那个律师好几天了,可她一直在省外帮人打一个官司,说是今天刚刚回来,他已经越好和她见面正准备出发。末了他还多嘴给我说了一句:"那个律师是个美女,和你一样没结婚,你们可以好好交流一下。"

    紧接着,我就和严队长一起朝市中心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赶去。

    我和严队长去见那个律师,当然不是为了那个美女。白曲县的案子是我第一个案子,也是我的一块心病。我从单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就算上面结案不让查了我也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PS:

    今天没了,晚安!求钻石,求推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