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四个快递里面的东西全都不一样,最大的共同点是全都非常血腥。

    第一个快递是十个手指头;第二个快递是十个脚趾头;第三个是两颗眼珠子;第四个是两只耳朵。

    试想一下这么一些血淋淋的东西,被我妈那么一个连鸡都不敢杀的女人看见会是一种什么效果。别说我妈,估计很多女人都会被吓晕。

    最后一个快递是三天前送来的,据我妈说,这四个快递每个都相隔三天收到一个。

    第四个快递里面还附上了一封信。

    信里只有一点很简短的内容:我送给你的小礼物都还满意吧,那些礼物的主人现在还活着,想救他就快点来找我吧!

    当我把我妈给我的那封信的复印件看完之后,我心里早已怒火冲天。(原件是证物,当然不会放在我妈手上)。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报复,而是挑衅,他在挑衅国家法律的权威。虽然此刻我还没和犯罪分子见面或者通话,可我却已经猜到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上次绑架我妈的那个主谋。

    我和我妈聊了一会儿之后,马上出门去找负责这件案子的严中队长。严队长就是上次解救我妈时的那个带队警官。后来赵铭竹叫他派了几个人24小时在我妈身边保护她,我妈说这次的快递案也是严队长在负责。

    我出门的时候,严队长的一个手下还守在我妈住的房间外面。

    自从我妈上次出事后,家被烧了现在正在装修,暂时还不能住。所以她出院之后一直住在离公安厅不远处的一家招待所里。

    房间是赵铭竹帮我搞,钱有单位报销。这可算不上违反规定,毕竟我因为工作家都被烧了,家人也遇到了危险,没有房子住给我们开间房这很正常。我相信稍微有点人情味的领导都会这么做。

    而这家招待所是公安厅的共建单位。一般下面有人到公安厅开会什么的,都会住在这家招待所里。

    "你们这段时间一直24小时守在门口吗?"我问了那个警察一句。

    "是的,林警官。"那个警察点了点头。他是个刚授衔没多久的新警察,因此对我特别尊敬。这也难怪,真正有能力的刑警不可能派过来给一个警察家属当保镖,一般派出来做这种事情的都是一些对警队无足轻重的人。

    "我听我妈说那几个快递都是你们拿给她的?"我皱眉问道。

    "是的。"他又点了点头:"林警官,由于这里面大部分都住着一些各个地方的领导,因此快递员不让上来,都是前台的人送过来转交给我们。当时我们也没想到会有这事,所以就没打开看......"

    "行了,我知道了,把你们中队长手机号码给我,我有事找他。"我们悬案组的这点优越感还是有的,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挖空心思都想进我们悬案组了。不管我们走到哪里都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就连我这个从不喜欢装逼的小兵也一样。

    然而,就在那个警察把手机刚从口袋拿出来,他的手机就响了。

    他马上接通电话,我只看见他"喂"了一声,电话里面马上传来一声急促地大吼声:"杜辉,快告诉林警官,又来快递了!"手机那头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不过这一刻听在我耳朵里却如一声晴天霹雳。

    "什么?"被称作杜辉的警察当场就傻眼了。以前他们是不知道送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所以才屁颠屁颠地往我妈房间送,这回他当然无法再淡定了。

    "我马上下去看看,你就守在这里哪里都不要去。"我说了一句赶紧朝楼下跑。

    我妈住的房间就在三楼,我直接飞奔下楼,很快就到了前台。

    我刚一跑下去就看见另外一个负责保护我妈的警察站在前台那里,傻傻地盯着摆在前台上的一个纸盒子。

    纸盒子很小,是个正方形的,边张大概十公分左右。

    前台的几个姑娘则是全都一脸茫然地望着那个警察。这个警察我早上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他叫余旭,便赶紧对他说道:"余旭,别愣着了,马上给你们中队长打电话,叫他亲自过来一趟。"

    "喔,喔......"余旭点了点头,赶紧拿手机打电话,我看见他拿手机的时候手都有些颤抖。

    而那两个前台的姑娘此时却还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都一脸茫然地望着余旭。这件事情发生之后,公安厅的严队长并没有声张。毕竟这家招待所可是在公安厅的眼皮子地下,万一被外人知道传出去后整个公安厅的脸都没地方搁了。

    我看了一下快递外面的标签,是个不是很有名的快递公司。我知道就算去把那个快递员找回来,我们也没办法从他们口中知道一些什么。

    自从淘宝出来之后,全国的快递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崛起。各种乱七八糟的快递、物流公司数不胜数。光全国知名的就有数十家,还有一些目前只在省内发展的小快递公司,专门负责一些省内中转业务的,更是数不胜数。

    快递公司多了,竞争力大了,老百姓寄东西便宜了,但随之而来的问题也出现了。

    大部分快递公司在接收快件时,根本就不管你寄的是什么东西,你用个盒子装着去寄,他贴个标签就给你拿走了。很多快递员送快递时,字都不用你签,递给你转身就走。

    在这个大时代的背景下,导致最近几年拿快递邮寄毒品的事情都发生过很多起。光被查出来的就有很多,至于顺利寄送到目的地的谁也不知道有多少。

    我没有直接打开那个小快递盒子。一直等到严队长过来之后,我才和他一起拿着盒子问招待所要了一个空房间。

    进了房间之后,我马上对严队长说道:"严队长,拆开看看吧。"

    "嗯!"严队长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从口袋拿出一副白手套。

    "我们的对手很聪明,反侦察能力很强,他绝对不会在上面留下指纹。"我缓缓地道。

    "呵呵......"严队长笑了笑,不过还是戴上手套之后才去拆那个盒子。

    就在这时,我又说了一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面不是鼻子就是男性的生殖器。"

    "你怎么知道?"严队长一脸狐疑地望着我。

    "很简单,他前面几次送来的东西分别是手指、脚趾、眼珠、耳朵,从他的信里面的内容来看,他是不想让那个受害者马上死,所以他送来的应该都是人体外部的一些器官。而受害者现在的外部器官也只剩鼻子和生殖器了。"我一脸平静地说道。我清楚越是这种情况就越要保持冷静,否则自己的判断就会出现很大偏差,这是葛老教我的。

    "嗯,我觉得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严队长如此说了一句。表面上看他好像是同意了我的看法,实际上从他眼中我能看出他并不相信我所说的。

    然而,当严队长打开盒子之后,他一下就愣住了。但见他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我:"林警官,还,还真被你猜中了。"

    我坐在严队长对面的沙发上,此时离他还有一米多距离,并看不见盒子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不过我还是胸有成竹地说了一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鼻子吧!"

    "林警官,你还真是神了。"严队长有些激动地道。

    "不是我神了,而是我刚刚是站在凶手的角度去考虑事情的。这是我们悬案组天字一号侦查专家葛老教我的。我们在办案时要去站在犯罪分子的立场去考虑事情,那样我们才能摸透他们的心理想法。"我皱着眉头道:"不出意外,三天之后我还会收到一个快递,送来的肯定是这个受害者的生殖器。当然,前提是他能再坚持四天内不被我们抓住。"

    "林警官,这案子我们大队长已经交给我了,你赶紧给我指点一下破案的方向吧!"严队长一脸期待地望着我。

    看得出来他因为我妈这件案子也是被搞得焦头烂额的了,他虽然直属于公安厅下面的刑警大队,可真正办案能力不一定比下面刑警队强多少。

    我没回答严队长的话,而是站起来去观察寄过来的鼻子。

    鼻子是用一个透明塑料袋装着的,上面还带着一些血迹:"切口很平整,刀工不错,下刀很利索。作案用刀应该很锋利,我初步估计应该用的是手术刀,并且很可能是个医生或者屠夫干的......"

    "卧槽......"严队长一下打断了我的话:"林警官,你好像毕业还没多久吧,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和我们大队的一些专家分析的简直一模一样。"

    这一刻,严队长看我的眼神明显大不一样了。

    "呵呵......"我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想着,就我肚子里这点东西在悬案组里就是个渣渣。以前和葛老与张怡寒一起破案的时候,我基本上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这次在严队长面前他却还把我当神了。

    不过这一刻,我却突然很想念葛老和张怡寒,因为要是有他们在的话,我就不用这么伤脑筋了。

    紧接着,我和严队长便朝他们刑警队赶去,因为我还有很多这次案件的相关资料没有看到,我得仔细汇总分析一下。

    招待所离和公安厅挨着,不大一会儿就到了严队长的办公室。

    经过我一番仔细分析,很快我找到了一个很重要的线索,这几个快递竟然全是一个女人寄出来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