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见老陈那么一说,本来已经心灰意冷的我突然来了精神:"老陈,有什么重要线索?"

    "走吧,路上再说。"老陈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朝不远处的一辆警车走去。

    "可是,我......"我现在已经不是警察了,因此我有些犹豫。

    "可是什么呀,你不想帮刘队报仇吗?"老陈横了我一眼:"就算你现在不是警察了,是我叫你和我一起去的,你还怕什么!走吧,我们找到了抓老王的证据。"

    "真的?"我一声惊呼。也不用老陈拉我了,一溜烟地就钻进了后排座,紧接着,老王也跟着钻了进来。另外两名跟着老王的警员则是坐进了驾驶位和副驾驶位。

    老王和那两名警员先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枪械,然后那个驾驶位的警员才发动汽车冲出县局。一冲出县局,警车上的警报声就拉响了。

    望着老陈手中的六四手枪,我心里一阵感慨。如果昨晚我和刘队长手上有枪,他就不会牺牲了。

    我们悬案侦查组下来办案,充当的都是"专家"角色,表面上看起来,当地警方都要听我们的,其实我们只是起着一个指导作用,具体行动还是当地的警方去执行。

    在别人的地方,如果要向当地警队借枪,必须经过一层层的审核。警队的枪械可都是一人一枪按照编号来的,没有上面批准任何人也不敢把自己的枪给其他人乱借。

    虽然现在警队条件好了,很多基层派出所都配着有枪。但最近几年连续出现了好几次警察持枪杀人案,这些事情发生后,公安部对枪械管理变得特别严格。除非有特殊任务,其他工作时间是不允许携带枪械的。

    而我们悬案侦查组的人下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一般都不带枪,主要是也没这个必要。从程序上来说,我们只负责调查,抓人根本不用我们动手。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几次出现危险时身上都没有枪的原因。

    昨晚刘队长带人去山上接我们的时候,他是直接从家里赶到莲花村的。虽然他这个级别可以随时去保险柜取枪,但当时他没来得及去县局。

    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昨晚的结果或许又是另外一番景象。

    "小子,要不我把枪给你,你的枪法肯定比我强。"老陈可能是看见我盯着他手枪看,所以才这么问了我一句。

    "呵呵,算了,这违反规定的。"我摆了摆手。

    "是不是在想昨晚你们要是带着枪去的话,刘队就没事了?"老陈这种干了几十年警察的人都是可以用人精来形容的,我心里想法被他看出来一点都不稀奇。

    "......"我点了点头,转移了话题:"陈叔,你刚刚说的重要线索是什么?"老陈将近五十岁了,比刘队还要大一点,我叫他一声叔并不吃亏。他这么仗义,我觉得再叫他老陈显得有点不尊重他。

    "是这样的......"老陈把枪插在腰间的快拔枪套里才继续说道:"我派去查监控的几个兄弟报告说,他们在老王家里没查到什么,但却查到老王前天在你们进山后去过一趟医院......"

    "去看李大鹏?"我有些激动地打断了老陈的话。

    "嗯......他没说要看李大鹏直接就朝病房里面冲,我们守在门口的兄弟当然不会让他进去,然后他就走了。"老陈一脸严肃地道:"我那两个兄弟不认识老王,还以为是谁老糊涂走错门了,所以他们也没和我说这事。直到今天有个去查监控的兄弟见过老王,他才马上给我上报。"

    "能肯定是老王吗,腿瘸不瘸,头发是不是白的?"我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因为我在山里见到的那个老头是个瘸腿,并且头发是白的。可老王不仅一点都不瘸腿,头发也是黑的。因此我虽然很怀疑老王,却并不是很确定他们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

    "肯定是他!"老陈斩钉截铁地道:"那监控资料我看过,百分之百是老王。"

    "那就好!"我点了点头,突然狠狠抽了自己一巴掌。

    "小林,你怎么了?"老陈抓住我的手。

    "我早就该想到我在山里看到的人就是老王。"我气得脸都青了,我这是在气自己太笨:"我之所以有些不太肯定,一是因为我觉得老王和山里那个老头还有很多不同点。二是因为,我不相信老王做了那么大的事情居然还敢去上班。我特么怎么就没想到,他肯定以为我和刘队全都死了,他当然敢光明正大的继续上班,因为除了我和刘队根本就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是啊!"老陈点了点头,然后又马上开始安慰我:"小林啊,你进警队还没多久,没什么经验,遇到这么大的事情,你想得不够全面也是正常的。那种人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想救出他们的狐狸尾巴本来就很难,你也不要自责了。我们现在去把他抓回来不是一样吗?"

    紧接着,我们便在车上开始商量具体的抓捕行动计划。没过多久,警车就开到了老王家所在的小区里面。

    老陈提前安排在小区周围监视老王的四个刑警见我们一进小区,马上就朝我们围了过来。

    按照他们的报告,老王家住A栋三楼,我们早上去了一趟县志办公室后他就回家了,之后一直没出来。

    期间除了有个收破烂的老头去老王家收了一堆破烂,就再也没人进过他家。

    "不好!"我听见那个刑警那么一说,马上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快点上去!"我说完就朝老王家里飞奔。

    我听见老陈在我身后迅速布置任务:"你们两个守在小区门口,小刘小张守小区后面,小李盯着老王家的阳台。"

    "是......"

    当我冲到老王家门口的时候,老陈带着一名刑警也赶到了。

    老陈给我做了一个手势叫我散开,然后他对着老王家的防盗门就是狠狠一脚。

    "嘭"地一声,防盗门应声而开。我们三人分先后各自一个前滚翻从门口滚进客厅,然后站起来同时大叫了一声:"别动......"

    结果发现,老王家里根本就没人,空荡荡的。几个卧室的门也大开着,地上一片狼藉,就好像进贼了一样。

    我们赶紧四处搜查,很快就在洗手间看见了一个白发老头。白发老头全裸着身子,脸上身上还有很多黑色的污渍。此时的他早已气绝身亡,致命伤在脖子上,杀人凶器是一把水果刀,就丢在洗手间里的洗漱池里。

    "这是你在山里看见的那个老头吗?"老陈紧皱着眉头问我。

    "不是......"我缓缓地摇了摇头:"我在山里看到的那个白发老头满脸都是皱纹,骨瘦如柴......"

    "妈的!"我话没说完,老陈冲着身后那个手下就是一声大骂:"你们不是说他一直在家没出去吗?"

    "......"那个刑警知道自己做错事了,低着头也不敢吭声。

    "到底是怎么回事,赶紧说一下!"老陈冷声吼道。

    "头儿,我一直在小区保安室里盯着的,期间就看见一个收破烂的老头进了老王家里。然后过了大概十多分钟,那个老头就又骑着三轮车从小区出来了。当时我们见他是从老王家里出来的,还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三轮车,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没,没想到......"

    "你们是头猪啊,你们就没仔细看看他的样子吗?"老陈大声吼道。

    "陈叔,你别怪他了,你仔细看看这个人的样子,有没有觉得和老王有几分相视?"我指了指那个躺在洗手间地上的受害老头。

    "你还别说,除了白头发不一样之外,还真的有点像。"老陈点了点头。

    "这个老王不是一般人,不仅城府极深,很可能还会一些易容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王应该经常叫这个老人来他家收破烂。他应该早就想到了这一天,所以很早以前就找了这么一个固定的替身,以备不时之需。"我指了指地上的被害的老人。

    "好一招金蝉脱壳。"老陈恶狠狠地道,紧接着,便见他对着他那名手下又是一声大吼:"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追啊,看看老王把三轮车骑到什么地方去了!"

    老陈把那个手下支走后,便马上开始打电话通知县局相关领导。而我则是开始在老王家里勘察现场。

    老王明显走的很匆忙,家里被翻得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

    我转悠半天也没看见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我知道吴国志马上就要带人来了,我不想再被他打击,便准备和老陈告辞。

    然而,就在这时,老陈翻看的一跌旧照片却吸引了我的目光。因为我在其中一张照片上看见了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

    "陈叔,给我瞧瞧......"我一把抢过老陈手里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是五名穿着草绿色军服的男子,从他们拍照的背景不难看出那是在莲花村的其中一座山顶上。

    我双手捧着照片,目光放在其中一名戴着眼镜的青年身上,手都有些发抖。因为此人不是别人,居然是我爸。

    同样的军装,一样的发型,丝毫未变的样子,我在我家的相册里看见过很多次。

    我爸怎么会在这里?

    PS:

    我的新浪微博求关注:【粉我必回】http://weibo.com/duguqiusheng8888

    感谢很多微博和贴吧的兄弟姐妹来这里支持我,么么哒。

    明天10点见,大家晚安!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