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瞬间愣住了。

    "师姐,你......"我一脸震惊地望着张怡寒,赶紧把她拉到一边没人的地方低声问道:"师姐,你怎么也会感染上那种病毒的,刘队长和我一起在万人坑转了一圈都没事!"

    "别说那么多了,快点,快点把我绑起来!"张怡寒双手紧握着我的手,手心已经汗湿了。看得出来她此时正在靠自己强烈的意志力压制那股想咬人的欲望。

    看见张怡寒感染上那种病毒我心里真的很难受,不过我知道现在不是感慨这些的时候,张怡寒一旦发作就很难控制了,到时会更加麻烦。

    我赶紧冲不远处正在地上休息的那些人叫道:"快,有登山绳的全都给我拿过来。"

    此时我已经知道这些人是张怡寒从县城里面花钱雇来帮忙的。虽然一路上我和张怡寒一直没说话,不过我却从他们口中得知,张怡寒应该是一回县城就马上去请人朝山里赶来了。

    这些人全是张怡寒从一个工地上请来的年轻农民工,一人两千,一共十个。个个都很结实,一看就很有力气。尤其是其中有个大个子特别显眼,身高近两米,是山东人。山东出大汉还真的一点不假。

    很明显,张怡寒是怕我和刘队长两个人遇到危险,所以才连夜请这些人过来帮忙。也幸好她来的及时,再稍微晚来一点点我就死定了。

    此时看见她搞成这样,我心里又怎么会好受。

    这些农民工都是老实人,听见我那么一说,其中几名身上背着背包的男子马上就把登山绳从背包里拿出来递给我。

    然而,当他们看见我要用绳子绑张怡寒的时候,一下就炸锅了。十个人全都一起朝我围了上来:"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张怡寒是他们的雇主,我有必要和他们简单解释一下:"我要是不把她绑住,她一会儿会咬人的,咬中了你们,你们就会感染上一种病毒......"

    说到这里,我突然一下愣住了。

    难道病毒不是万人坑来的?因为张怡寒根本没去过万人坑。

    她会感染上这种病毒,会不会是因为被葛老咬过?

    想到这里,我心里猛然一颤,因为我也被葛老咬过一口。

    "你放屁,你把她绑架了,谁给我们钱啊?"

    "就是,是她花钱雇我们的,你想绑她没门儿!"

    ......

    就在这时,那些农民工围着我和张怡寒大叫起来。尤其是那几个之前把绳子递给我的人更绝,直接伸手来想把绳子抢回去。

    我一下就急眼了,因为我看见此时的张怡寒似乎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她看人的眼神明显越来越不对劲。

    就在这时,她双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声如蚊蝇般地凑近我哼道:"小林,快,点......"

    "都特别别吵了!"我突然大吼一声:"再吵我把你们全都抓起来,我是警察!"

    我这一声大吼把旁边几个人全都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两个准备过来抢回绳子的年轻人更是朝后退了一步。

    我见自己已经把他们镇住了,赶紧伸手去绑张怡寒。

    然而,就在我伸手去捆张怡寒的时候,那个山东大个子突然一下把我推开,伸手护住了张怡寒:"她给俺钱了,你不能捆她。俺爹说了,拿人钱财给人挡灾,你要捆就捆俺吧!"

    "我捆你妹啊......"我急得恨不得一拳打死这傻大个儿。也就在这时,他身后的张怡寒突然跳起来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

    张怡寒的动作很利索,也很凶残,她跳起来一口咬中傻大个儿肩膀后,直接一下骑在了他的背上。

    "啊......"周围传出一阵惊呼。紧接着,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快跑......"

    转眼间,现场就只剩下我和傻大个儿与张怡寒了。

    我瞬间抓瞎了,想找个帮忙的人都没有。

    就在我正在想办法救傻大个儿的时候,他却和没事人似的缓缓说了一句:"俺爹说了,拿人钱财给人挡灾,你可以咬俺,不过要加钱......"

    尼玛,我真想给他跪了。看他那样子说的还挺云淡风轻的。

    这小子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都特么啥时候了,居然还想着加钱......

    我知道此时也不是埋怨傻大个儿的时候,我赶紧冲到张怡寒身后对着她脖子狠狠劈了一掌。

    "唔......"张怡寒闷哼一声,总算是晕过去了。

    我见她松开了傻大个儿的肩膀,马上伸手抱住了她。

    紧接着,傻大个儿转过身又说了一句令我差点骂娘的话:"她晕了,谁给俺钱啊?"

    "你怎么满脑子都是钱,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她如果咬的是你脖子,你就死了!"我没好气地吼道。

    傻大个儿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咧嘴一笑:"吼吼......俺肉厚,她咬的不痛......"紧接着,他摸了摸后脑勺,又问了一句:"咬一口能加多少钱?"

    嗷,买噶的......

    我实在不想再搭理这个傻大个儿了,我赶紧用绳子去绑张怡寒。我知道张怡寒现在应该还只是早期症状,随着时间推移,后期一定会越来越严重,我得赶紧把她弄回去。

    然而,傻大个儿见我要绑张怡寒,他又不乐意了,他一把抓住我的手:"你把她绑了,俺找谁要钱啊?刚刚她咬了俺一口,应该有钱加吧?"

    我双眼死死地盯着傻大个儿,我突然有种想杀人的冲动。

    傻大个儿见我脸色不太好看,赶紧笑道:"吼吼......如果没钱加也没关系,就算俺白送一口......"

    额滴个神呐......我特么说他点什么好呢?

    "一会儿我给你钱行吧,赶紧帮忙把她捆了!"我冷声吼道。

    "吼吼,好好好......"傻大个儿一下来劲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就是个有奶便是娘的主,只要谁愿意给她钱,她马上就能倒戈相向。

    虽然傻大个儿人是傻了点,做事倒还挺利索。

    在他的帮助下,我们三下五除二就把张怡寒捆成了一个粽子。

    而且这家伙力气还很大,捆完之后,我叫她把张怡寒扛着回去拿钱,他还很怜香惜玉地说了一句:"扛着她,她会很不舒服的,我抱着她走吧!"

    就这样,傻大个儿一直抱着张怡寒,就和抱孩子似的一口气就直接把她抱到了山下。

    等我们来到莲花村山下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

    当时那几个被吓跑的农民工还在山下等我们。我找他们借了一下手机给县局打了一个电话,很快,县局就派警车和救护车一起赶到了现场。

    那些农民工本来是想等着我给他们钱的,可他们一看见来了那么多警察,并且看见那些警察对我都很尊敬,也没人敢找我要钱了。

    当然,傻大个儿是个例外。他当着几十名警察,抱着张怡寒赤裸裸地威胁我:"你不给俺钱,俺就把她送回山里去......"

    我知道这家伙是个一根筋,和他肯定是说不通情的。不过既然是张怡寒承诺要给他们一人两千块钱的,我也不打算反悔,毕竟是他们和张怡寒一起救了我一命。于是我便叫傻大个儿代表那些农民工陪我一起去县公安局拿钱。

    我们直接坐救护车赶到人民医院,把张怡寒安顿好后我又去看了一下葛老和金志坚。

    听医生说,他们目前还没找到什么有效的控制办法。他们的病例已经上报到省里的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一些专家正在连夜寻找治疗方案和病原体。

    我知道这事我瞎着急也没用,便赶紧赶往县局和相关领导去协商抓捕县志办公室老王和李大鹏的事情。

    由于之前去借我的都是一些小兵,我就一直没有提这事,等到我带着傻大个儿赶到县局一问之后,我一下傻眼了。

    刑警队的一个专门负责看管李大鹏的中队长告诉我,李大鹏一直在医院躺着,并没有逃走。

    当时我的确是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到地上,不过很快我就想到了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因为我记得自己在山里听李大鹏说话的声音和他以前有些不一样。虽然样子很相视,但不能排除他有个孪生兄弟的可能。

    我早就已经知道李大鹏还有两个哥哥,大哥已经失踪多年,二哥去世的时间比大哥失踪还早。当时调李大鹏家里的户口资料时,只看到他大哥的档案,二哥死了已经销户,我们就直接滤过去了。

    我把我的想法和那个中队长说了一下,他当即表示去叫人帮我查李大鹏二哥的资料。

    然后我又和他说了一下县志办公室老王的事情。他表示马上亲自去向局长请示,立刻派人全县搜捕老王。

    做完这些之后,我才打电话给我妈,叫她让赵铭竹派去保护她的那两个警察去给我转两万块钱过来。

    我可不是啃老族,因为我我读警校时开网店赚的钱和我这半年的工资全都放在我妈那里。我很攒,既不抽烟也不喝酒,很少花钱,因此还有点积蓄。本来可以不用那么急的,但傻大个儿一直跟着我,我不把他打发走,根本就没法干事。

    直到我把钱交到傻大个儿手上的时候,他才乐呵呵地朝工地赶去。

    此时,已经是早上十点。

    当我打发走傻大个儿赶回公安局时,突然发生了两件奇事。

    第一件是,县志办公室老王早上在照常上班。

    第二件是,李大鹏他说愿意招供,但他要见到我才肯招。

    我一下头大了,老王怎么可能还敢去上班?还有,李大鹏的嘴一直都撬不开,怎么会突然主动松口?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