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听见我那么一说,刘队长看出了我不是在开玩笑,只见他的脸色一下就变了:"我真的什么都没听见,会不会是你耳朵比较灵?那咳嗽声离我们还比较远?"

    刘队长那么一说,我觉得挺有道理,于是我马上应道:"恩,我们去看看......"

    "走......"刘队长毫不犹豫地道:"既然来了当然要去看看,怕顶个鸟用!"

    紧接着,我们便一前一后朝地道深处走去。我走在前面,他走在后面。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地道突然急转直下,坡度越来越陡,到后来我们只能坐在地上慢慢往下滑。也是在这里,那个疑似赵晓天的脚印不见了。

    不过这里只有一条通道,我有理由相信他一定朝下面去了。那小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半夜敢一个人上坟场,这种地方他肯定也不会害怕。

    接下来我们没走多久,突然遇到一段很湿滑的地道,走在前面的我脚下一打滑突然直接"飚"了下去。

    之所以在这里用这个"飚"字,那是因为我"唰"地一下就掉下去了。掉下去的那一瞬间就和坠楼一样,与坠楼的不同的是我在顺着一个很陡的地道贴着通道往下滑。并且下滑的速度还越来越快,我想停下却根本停不下来。

    "啊......"就在这时,我感觉到身体突然失重,这次是真和坠楼一样,周围的地道已经感觉不到了,就像从悬崖跌入万丈深渊一样。

    "唰......"就在我刚刚感觉到身体失重时,一只手突然抓住了我。

    抬头用手电一照,刘队长一只手用匕首插在通道的泥土中,一只手正抓着我的手。那把插在地上的匕首已经直达手柄,如果不是他反应快我估计就这么摔死了。

    "抓紧了,万一摔下去估计你妈都不认得你了。"刘队长一脸平静地说道,这种临危不乱的心境非常值得我学习,我刚刚差点吓尿他却还那么淡定从容地和我开玩笑。

    "臭小子,你特么别用手电照我呀,晃得我眼睛都花了,赶快照照你下面是什么情况?"刘队长又补了一句。

    "喔......"我点点头,赶紧扭头拿手电朝我身下照了下去。

    这一照吓得我瞬间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我脚下不远处有一个约半个篮球场大小的坑。坑里全是乱七八糟的人体骸骨,我一看见这个坑的第一反应就——万人坑。

    万人坑,这可是一个专属于日-本法西斯的名词。万人坑所埋葬的大部分都是被日本侵略者所屠杀,或被日本矿主、业主虐待而折磨致死的无辜中国百姓,

    "老弟,什么情况?"就在这时,刘队长又问了一句。

    "妈的,下面是个万人坑,大概有半个篮球场大,高约七八米左右,地上全是密密麻麻的骨头......"我有些心惊胆颤地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震撼人心的场面。

    "万人坑?"刘队长沉声道:"小鬼子挖的?不过没听说过鬼子的万人坑会挖在地底深处,那些小鬼子能有这么好心?"

    "刘哥,你先把我拉上去再吧!"虽然我能感觉到刘队长的手劲很足,可被他抓着这样吊在空中,我总觉得不放心,生怕一下掉进下面的万人坑里。

    紧接着,我们折腾了好一会儿刘队长才把我拉上去。

    上去后我才发现之前的地道已经变成一个九十度的烟囱型构造,我们在里面根本站不稳,只能施展壁虎功用双脚撑着墙面借力,但总比吊在空中强多了。

    "妈的,这下面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怎么死了这么多人?"刘队长拿着手电对下面的万人坑一阵乱照:"你说会不会真是小鬼子挖的万人坑?"

    "不像!"我摇了摇头:"你之前分析的没错,小鬼子没那么好心挖这么深的万人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是莲花村的那些村民。在遇到天灾和传染病时,为了阻止疫症传染,挖个大坑把尸体一起埋到地下,这无疑是最好的办法。"

    "你说的有道理!"刘队长道。之前我把自己在县志里得到了一些关于莲花村以前的事情都给他说过,因此我那么一说他就明白了。

    "刘哥,这些人都死于一场瘟疫,万一病毒还残留在他们身上,我们下去会不会很危险?"我说到这里突然一顿,因为我一下想起了咬人的葛老和金志坚。紧接着,我又马上说道:"刘哥,你说葛老和金志坚会不会是因为来过这里才咬人的?"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都在打颤,如果真是那样,我和刘队长现在估计都已经感染了。因为之前我们见地道里没有雾,已经把防毒面具和防化服全部脱掉。谁又能想到会这里遇到一个这么一个因传染病而死的万人坑。

    "咕噜......"刘队长干咽了一下口水:"妈的,你还别说,这还真有可能。葛老的症状我是不太清楚,不过金志坚在医院已经有好几个专家帮他检查过了,开始我们还以为他是得了狂犬病,后来经过检验发现他体内有种很奇怪的病毒。至于是什么病毒目前我们县的检验中心还检验不出来,已经把他的血样送到市里去检验了。

    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狂犬病。据那几个专家说,得了狂犬病的人的确有可能会在发病的时候,由于心里烦躁不安出现咬人现象。但狂犬病本身并不像广大民众认为的发病了就会咬人,就算咬人那也只是个例。"

    听见刘队长那么一说,我更加相信了自己刚才的想法。我实在无法想象我们要是也搞成金志坚和葛老那样,那该怎么办?

    "妈的,老弟,你说咱俩一会儿该不会对着互相咬吧?别看我年纪比你大,估计你肯定咬不过我......"

    "刘哥,别扯淡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嘿嘿......"刘队长苦笑了一下:"要不赶紧回去吧?"

    "刘哥,我们赶紧把防毒面具戴上,防化服也穿上,我去看看赵晓天在不在下面,你在这里等我!"我道。

    "卧槽,你还敢下去啊?"刘队长惊呼道。

    "赵晓天很有可能就在下面,既然已经跑到这里来了我当然要去看看!"

    "你不怕?"

    "怕!"我很认真地点了点头:"不过我不能因为害怕感染那种病毒就不下去看看。赵晓天救过我和张怡寒的命,就算因为他而牺牲了也是应该的。就当那天我被活埋的时候他没及时赶到吧!"

    "够义气!"刘队长对我伸出一个大拇指:"我刘志强这辈子虽然混的也就这个屌样,但我还没真没服过谁,你小子是特么第一个。老哥我陪你一起下去!"

    "不用了!刘哥的好意我心领了,你和赵晓天没什么交情,你犯不着为他这么做。再加上你上有老下有小的,你万一出事,他们怎么办?如果我真的出了什么事,你有时间就帮我去看看我妈!"

    刘队长听见我那么一说,没再说什么。

    之后我们用匕首在两侧的通道中抠了几个可供踩脚的地方便开始穿防化服。

    准备就绪之后,我顺着登山绳缓缓地降落到那个万人坑里。

    坑里密密麻麻的都是尸体,好厚一层,踩在那些骨骼上一阵"咔嚓咔嚓"地脆响,听得我头皮一阵发麻。尼玛,这可都是一些人骨。

    不过虽然我很害怕突然从下面伸出一只手来抓我的脚,却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惧在万人坑里缓缓搜索。

    "赵晓天,赵哥,你在吗?我是小林,你要能听见我说话就大声吼一下......"我一边呼喊一边在坑里到处转悠。

    结果我很失望,我寻遍了万人坑的每个角落都没有任何发现。

    不仅没有找到任何暗门,我还发现这坑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人为踩过的痕迹。就好像几十年以来,没有一个人来过似的。

    可是那个咳嗽声明明是从这条笔直的通道传出来的,并且这里又没有一条岔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再找下去也没必要了,我赶紧顺着绳子爬了上去。

    我现在想做的就是赶紧回去找人检查身体,趁自己发病之前赶回白曲县人民医院。现代科技比三十多年前要发达很多,以前不能治疗的很多疾病现在都可以治愈,就像肺结核一样,以前不也是绝症吗。

    因此,就算我感染上了那种病毒,我心里还是抱着很大希望的。

    我现在最担心的是,我和刘队长万一感染上那种病毒会在路上发作。想到这里,我甚至已经想到葛老和赵晓天对咬的画面。紧接着,我又马上想起了昨天看见葛老的那个地下通道。

    我赶紧和刘队长说了一下,最后我们决定出去后再去昨天发现葛老的那个地道看看。

    我们出去的时候还算顺利,从中间棺材出来之后,便马上又钻进了昨晚发现葛老的那条地道。

    期间,我再也没听见那个神秘的咳嗽声,在我和张怡寒遇到葛老的那条岔道口也没找到什么人。我和刘队长顺着岔道口朝里面走了一段路,很快就到了尽头,后来又在周围几个岔道上找了一下。

    这些岔道都很短,没过多久我们就走完了。紧接着,我们赶紧钻出地道准备打道回府。

    之前本来是想进来好好搜索一下赵晓天的,现在怀疑自己感染上了病毒,我们必须得赶紧回去了。主要是我们已经发现这里面的那些地道非常复杂,我们两个人要想找完这些地道几乎不可能。

    然而,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刚爬出地道口的棺材,迎面吹来了一股凉风。

    这股凉风吹得我嘴巴一阵抽搐,就好像抽筋了似的。紧接着,我缓缓地看向了身旁的刘队长,因为我突然有种很想咬他几口的感觉。

    PS:

    今天没了!大家晚安!

    感谢“龙门一林诺”打赏的皇冠,谢了兄弟,你终于回归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