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葛老是我进悬案侦查组后对我帮助最大的人,他是我们五大队的闲人,我也是闲人,因此我整天就跟着他屁股后面向他请教这个请教那个。几乎可以说他就是我的半个师傅。此时看见他变成了这个样子,我心里又怎么会好受?

    稍微楞了一会儿后,我大叫一声就朝葛老冲了上去:"葛老......"

    "等一下......"张怡寒一把拉住了我。

    "怎么了?"我一脸狐疑地望着张怡寒。

    "我觉得葛老眼神有点不对劲,我们还是先观察一下再说。"张怡寒有些忌惮地道。

    "师姐,都啥时候了,还观察什么呀?"我有些焦急地道:"你没看见葛老都成这样了吗,再观察一下她就没命了。"

    此时的葛老早已奄奄一息,不过他的眼神确实好像有点不对劲。我救人心切来不及多想,便赶紧朝葛老走过去。

    "葛老,葛老,你没事吧?"我蹲在葛老身边问道,说完便伸手去扶他。

    就在这时,葛老突然毫无征兆地朝我扑了上来。

    他的力气很大,我被他一下扑倒在地。紧接着,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张开血盆大口一下朝我脖子咬了过来。

    我形容的一点都不夸张,那一刻,葛老的嘴巴的确就是一张血盆大口,因为他嘴里本来就有鲜血。

    我毫不怀疑他这一口如果咬中我脖子,我一定命丧当场。我本能地伸出左手抵住了葛老的下巴,然而葛老脖子突然一晃,转而一口咬住了我的小臂。

    "啊......"我发出一声凄厉地惨叫,伸出右手去掐葛老脖子。

    本来我也只是想令他脖子吃痛松开嘴巴,却没想到这一掐还起了反作用,他嘴上的力道反而更强了。

    那一刻,我只感觉到我的手臂马上就要被他咬断了,我右手开始拼命掐他脖子。可是我突然发现葛老的脖子硬邦邦,我那么用力掐他,他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嘭......"就在这时,我看见张怡寒用强光手电朝葛老后脑勺狠狠敲了一下。

    我终于感觉到葛老嘴上的力道缓缓减弱,而后便见他一下晕倒在地。

    扭头一看,张怡寒喘着粗气,一脸惊恐地望着葛老。

    这一切说时迟那时快,从葛老冲过来咬我到张怡寒把他打晕,其实前后一共还不到十秒。

    "呼,呼......"我半躺在地上,也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望着晕倒在我身边的葛老,我的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等我回过神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刚才太用力了,万一把他打傻了怎么办?"

    本来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却没想到张怡寒听见我那么一说,马上就发飙了:"好心没好报,我救了你,你还怪我救的不对是吧?"

    "师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张怡寒咄咄逼人。

    尼玛,这娘们儿就和更年期到了一样,简直就是个火药桶。

    可是紧接着我就傻眼了,因为张怡寒突然哭了起来。

    "呜呜,葛叔,你怎么会搞成这样,呜呜......"

    我怎么都没想到这个平时飞扬跋扈的女汉子居然也会哭,这可真是新鲜事。

    想想之前她对葛老敲的那一家伙,可不像是个有同情心的人。

    "行了,师姐,别哭了,我们赶紧把葛老弄出去吧!"我劝道。

    "谁说我哭了,谁说我哭了?"张怡寒哭着冲我大吼了两句,转身继续对着葛老大哭。

    我特么也是醉了,你哭就哭嘛,还装什么坚强,哭一下又没人笑话你。

    我也懒得再去劝她,赶紧用砍刀在身上割下一条碎布,然后用来包扎自己左手上的伤口。

    葛老那一口已经把我手臂的皮肉咬穿了,鲜血直冒。不过我知道这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不是张怡寒帮忙,我这只手八成废了。

    我包扎好伤口时,张怡寒还在那里哭。从平时的工作生活中我就能看出来,这个连我们组长都敢骂的人,对葛老是真的很尊敬。她会顶撞赵铭竹,会顶撞我们组长,但却从没见她顶撞过葛老。

    我也不想再劝她,由她蹲在葛老身边哭,而我则是开始检查葛老的伤势。

    这一检查,我是越检查越心惊,越检查越害怕。

    但见葛老身上带血的那些伤口全是一个个牙印,牙印排列的全都非常整齐,不难看出这是人牙咬的。

    最主要的是,经过检查,我发现这些牙印全都分布在他手上和腿上。虽然此时那些被咬伤的伤口已经没有再流血了,可葛老身上却到处都是血迹。

    想想刚才葛老咬我时的样子,我突然想到一个很恐怖的画面。

    葛老抱着自己的手和脚用嘴巴一口狠狠地咬下去,然后贪婪地吸食着自己的鲜血......

    也就在这时,我一下想起还躺在医院的金志坚。听说金志坚是在村民猪圈咬猪被抓住的,七八个武警都按不住,最后是用麻醉枪才制服。

    回想一下之前葛老突然朝我扑过来的时候,他身上的力气也绝对不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人能有的。

    想到这里,我已经隐隐地猜到了什么。

    这一刻,我不仅害怕葛老会有生命危险,更害怕他老人家突然一下又从地上蹦起来。

    我来不及多想,赶紧用砍刀把自己的裤腿割烂,撕下来一粗一细两条布带。细的那条用来做自己的裤腰带,因为我要把自己腰带卸下来绑住葛老的双手,另外一条粗的去绑住他的双脚。

    这一切做完之后,又割下一块布塞住葛老的嘴巴。然后才对张怡寒说道:"师姐,走吧,快点出去。"

    "我要去给葛老报仇。"张怡寒的牛脾气又来了。

    "大姐啊,要报仇也不是现在,我们先把葛老弄出去再说吧!"我没好气地道。

    听见我那么一说,张怡寒出奇的没有再多说什么。

    紧接着,我们便抬着葛老朝外面走去。由于地道比较矮,根本没法背,因此我只能和张怡寒抬着葛老走。加上我左手刚刚被咬伤使不上劲,所以我只能用右手架着葛老的双腿,让张怡寒抬那头重的。

    不得不说,给张怡寒定位于女汉子一点都没错。她还真有那么一点力气,抬过人的都知道,抬上半身那头肯定要重很多,可张怡寒和我一口气就把葛老抬到了我们进来时的那个棺材口。

    本来我还想着终于解放了,可当我和张怡寒叫了几声"赵队长"却一点回音都没有时,我又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我还没爬出棺材的时候就在暗暗祈祷:"赵队长,你可千万不能再出什么事了,你再出事,我们可就回不去了。"

    然而,老天爷有时候就是这么扯淡。你越是害怕什么,他就给你来什么。

    当我率先爬上棺材的时候,发现赵铭竹直挺挺地躺在外面天井里。那样子就好像挺尸一样,睡得那叫一个直。

    我赶紧蹲下去检查了一下,所幸他还有气,呼吸也还算正常。可悲哀的是,不管我怎么弄他,他就是不醒。

    此时我也来不及再去管他了,他的情况说起来比葛老要强多了。张怡寒和葛老还在地道里等着我,我得赶紧去和她把葛老弄上来。

    可是,当我走到棺材口一看时,我瞬间石化当场。

    只见葛老双手掐着张怡寒的脖子,嘴巴正咬着张怡寒的肩膀贪婪地吸食着张怡寒的鲜血。

    此时的张怡寒张大着嘴巴,已经在翻白眼。

    看见如此一幕,我转身捡起赵铭竹靠棺材放着的那根拐杖,对着葛老头顶的百会穴就是一棒。

    "嘭......"

    百会穴是人体要穴,这一棒下去谁都扛不住,葛老也不例外。我一棒下去见他应声倒地,这才松了一口气。

    "咳咳......"看见张怡寒在下面咳嗽了几声,我心头大石终于落下了。

    我有些担心刚刚那一棒会把葛老敲死,赶紧下去查看葛老的伤势。

    我刚一跳下去,就看见我捆着葛老双手的那根皮带已经断成两截。

    要知道我们的警用皮带那可是非常结实的,虽然也是合成革做成的,但考虑到我们有时候逮捕犯人需要用腰带捆绑,所以有一定的抗拉力标准,比一般腰带都要结实很多。

    可我做梦都没想到,葛老竟然直接把我腰带崩成了两截。

    望着断在地上的两截腰带,我额头直飚冷汗。

    我知道葛老暂时应该没那么快醒,见张怡寒肩膀血流如注,便赶紧又在自己裤子上割了一截布条帮她包扎好伤口。

    一包扎完伤口我就赶紧去解张怡寒的腰带:"师姐,快把腰带给我......"

    "啪......"张怡寒见我对她不礼貌,对着我脸上就是一巴掌:"你干嘛?"

    "汗......"我一阵无语:"赶紧把腰带拿过来我去绑住葛老啊!"

    "你不会上去到背囊里拿登山绳吗?"张怡寒恶狠狠地道。

    "对啊!"听见她那么一说我才想起我们来的时候还带了几条登山绳。于是我又赶紧爬上去找登山绳。

    然而,当我爬上去在屋子前后转了一拳后才发现,哪里还有什么登山绳?我们带来的三个背囊全都不见了。

    此时也不是去想背囊去哪里的时候,我赶紧去把赵铭竹的腰带卸下来,然后下去又把张怡寒的腰带征收了。

    用两根腰带绑住葛老后我还是不放心,等我和张怡寒将他抬出棺材后,我又去割了几根很粗的树藤,把葛老像缠木乃伊一样双脚双手全都缠得紧紧的,这才稍微放心一点。

    不过,紧接着问题又来了。

    虽然我们希望葛老能一直继续晕下去,可赵铭竹也那么一直昏迷不醒就蛋疼了。加上我和张怡寒的手全都受了伤,要想把他们两个人一起背回去,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