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望着棺材底部那个漆黑的地道,我心里又开始腹诽张怡寒。

    这娘们儿每次遇到什么事情都喜欢叫我,她自己怎么不下去?

    "快点下去啊,我在这里保护你!"张怡寒说的那叫一个好听,我特么下地道里去,你在这上面保护我,亏你想得出来。

    不过这些话我全都只敢在心里想想,也不敢当面说。

    我是新来的,张怡寒在我们大队虽然没有职务,但新兵听老兵的话是系统内不成文的规矩,因此她也算是我的半个领导。加上此时有赵铭竹在旁边,我又怎么敢顶撞张怡寒。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赵铭竹开口了:"小张,你和小林一起下去看看,万一里面有什么危险,也好有个照应。"

    吼吼......听见赵铭竹那么一说,我心里乐开了花。

    我一脸得意地望着张怡寒,暗爽不已。

    "走啊,愣着干什么?"张怡寒横了我一眼,搞得好像是我害了她似的,一点都不给我好脸色。

    我当然不会和她计较,事实上我也早就习惯了。

    紧接着,我便用嘴巴叼着强光手电爬进了棺材。

    棺材下面是个顺着棺材挖的一个长方形地道,跳进地道里面之后,发现地道两头都是幽深的黑洞。一头通往山体方向,一头通往外面沼泽地方向。拿手电照了一下才发现,这两个地道在远处二十米左右就拐弯了。

    "下面是什么情况,仔细看看洞里有没有鬼啊,要是有鬼的话我就不下来了。"我知道她是在故意吓我,我横了她一眼看向站在她旁边的赵铭竹:"赵队,两头都是漆黑的地道,在二十米左右的地方拐弯了,目前没有什么发现。"

    "嗯,你们小心点。"赵铭竹点了点头:"先试探着走一下,看地道里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线索......"听见赵铭竹那么一说我才低头开始在地上寻找起来。果然,我很快就发现了一深一浅的两个脚印,并且脚印旁边还有一个拐杖戳过的小土坑。

    这地道明显已经有很多年了,由于两边和地上都是泥土,没有用砖石加固,因此两侧的泥土散落在地上,导致地上的土很松软,脚印看得非常清晰。

    "赵队,我又看见那个瘸腿老头的脚印了?"我有些高兴地道。

    这个老头神神秘秘的,别人都不敢进莲花村,他却一个人在莲花村来无影去无踪的,估计莲花村山下那些村民口中的厉鬼其实就是他在搞鬼。

    最主要的是,他还牵扯到了李大鹏她妈的死。李大鹏她妈会突然死在这里,令我们一直都没想通到底是为什么,要想弄清楚这些,只有抓住这个老头才行。

    "脚印在哪里,我看看。"就在这时,张怡寒也从上面下来了。

    我指了指地上的几个很清晰的脚印说道:"在这里,脚印是朝山体方向过去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啊,追......"张怡寒大手一挥就握着手电率先朝里面钻了进去。

    "等一下,你们把刀带上,以防万一出什么事。"赵铭竹叫住了我们,而后递给我们一人一把开山刀。

    开山刀可是野外执行任务必备的神器,昨天我们上山的时候一人准备了一把。

    紧接着我和张怡寒就一人拿把开山刀开始出发。

    张怡寒走在前面,我走在后面。地道只有半人高,我们必须弯着腰才能前进。而且还比较窄,只能容一人单独通过。

    走了没几步我们就到了之前看到的那个拐角处。拐过这道弯后,走了没多远又出现一个拐角......就这样,我们顺着地道拐来拐去,走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前面突然出现两条岔道。

    这两条岔道是呈"Y"字形出现在我们跟前的。

    我们两在地道口看了一会儿,惊奇地发现那个老头的脚印突然在此消失。他就好像走到这里后一下人间蒸发了一样。

    因为两条地道口不仅没有任何脚印,洞里还布满了很多蜘蛛网,这两条岔道似乎已经多年没人走过了。

    看到这里,我突然想到我第一次在半山腰看见那个老头的情景。当时我追过去后,只在周围方圆机几米内看见他留下的脚印,再远就什么都没看见了。后来想起这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自己没看清楚,此时又看见老头凭空消失,我突然有些心虚起来。

    "师姐,这两条岔道应该不用去看了吧,一看就荒废很多年了。"我有点想退回去。这地道乌漆麻黑的,我总觉得好像暗中有双眼睛在窥视着我们一样。

    "看你那怂样儿,我一个女人都不怕,你怕什么?"张怡寒横了我一眼,转身朝右边那条岔道走去:"分头行动,遇到鬼了就大声叫,姐就赶过来救你。其实鬼也没什么好怕的,我外婆说看见鬼了亲他一下就可以了......"

    这娘们儿明显是在吓我、忽悠我,于是我没好气地说了一句:"你外婆没说看见鬼了就叫你马上脱衣服?"

    "滚!"张怡寒对我扬起看刀作势要砍。我朝后一躲,她也没再追我,便挥刀砍掉那些蜘蛛网和树根,朝岔道深处走去。

    见她已经走进右边那条岔道了,我便提醒了一句:"师姐,要是再出现岔道了你就别随便进去了,怕迷路。"我很担心天不怕地不怕的她一阵乱穿,万一迷路了到时候我还得去找她。

    张怡寒没说话,很快就拐弯过去了,见状我也赶紧钻进了左边那条地道。此时我虽然已经有点心虚,但却不想让一个女人看不起我。

    我一边用刀劈砍着挡在地道中央的树根和蜘蛛网,一边缓缓前进,没走多远我也遇到了第一个拐角。

    说来也奇怪,我刚一拐过这个拐角,那些蜘蛛网和树根就没了,地道里又像我们之前走得那段一样那么干净。有些不一样的是,这条地道好像很长,我用强光手电一下都照不到头。

    要知道我拿的可是我们警察系统专门订购的警用手电,照射距离至少也是五百米以上。虽然在这种漆黑封闭的地方距离感会有偏差,可我感觉这条笔直的地道至少也有两三百米。

    我知道我要是从这里走过去,一定会浪费不少时间,于是便准备转身掉头。

    "咳咳,咳咳......"就在我刚转过身,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咳嗽声。

    我吓得神经瞬间绷紧,赶紧转身用手电照射那条笔直的地道。只可惜我什么都没看见。

    "谁?"我壮着胆子叫了一声,却没有任何回音。

    我又转身看向自己的身后,看是不是自己听错了,可我身后也是什么都没有。

    不过就在我刚转过身的时候,我背后又传来了那个咳嗽声。

    这回算是听清楚了,这咳嗽声绝对是那条笔直的地道那头传过来的。

    我一想就想到了这个声音肯定是那个老头的,便赶紧猫着腰朝前面跑去。可是我刚跑了不到十米,却突然听见背后传来一声凄厉地尖叫:"啊......"

    我和张怡寒相处了那么久,当然能听出那是张怡寒的声音。

    "师姐......"我一声大叫赶紧掉头往回跑。很快我来到了之前我和张怡寒分手的那条岔道口。我毫不犹豫地就冲了进去,可当我拐过第一个弯的时候,我一下傻眼了。

    因为我看见她这边也和我刚才遇到的情况一样,这里也有那么一条笔直的通道,也是一眼望不到头。

    不过我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赶紧边叫边朝里面冲了进去:"师姐,师姐......张怡寒......"

    只可惜我再也没听见张怡寒的回音。我很着急她的安危,继续猫着腰朝前面"飞奔"。

    跑着跑着,从我右侧突然伸出来一只手把我右手抓住了。

    "啊......"我一声惊呼,一手电就朝我右边砸了过去。然而我手电刚砸过去,就被人用手一下挡住了。

    借助刚才手电光晃的那一下,我发现原来抓我的人是张怡寒。

    "你想砸死我呀!"张怡寒没好气地叫道。

    "你神经病啊,没事你乱叫什么?"我冲张怡寒大声吼了一句。我一看见她没事就知道这又是她的恶作剧。这回是真的发火了,我为她紧张的要死,她却又在消遣我。

    然而,我没想到这次我还真的错怪她了。只见她瞪了我一眼冷声说道:"你自己看......"

    张怡寒说完侧了一下身子,我这才发现原来她身后也有一条很长的通道,而通道的不远处,半躺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

    他衣衫褴褛,浑身都是鲜血,就连嘴巴上都带着很多鲜血。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的葛老。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