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我就已经被吓得有些魂不附体了,肩膀又突然被人拍了一下,吓得我身体触电般地一颤。

    紧接着,我就条件反射似的伸手朝我肩膀一摸。我本能的期待自己应该摸到的是一个人的手才对,然而,事实并非这样,我摸到的却是一只很有骨感的手。

    我拿着手电朝自己肩膀上一照,看见的是一只白骨爪。

    这可不是倚天屠龙记当中的九阴白骨爪,那里面的白骨爪只是一门功夫,而我此刻看见的却是一只没有血肉的手爪。这只手爪是从身后的浓雾中伸出来的,不难想象,在浓雾里还站着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瞒大家说,我当时真的吓哑了。我很想大声尖叫一声,可我嘴巴动了好几下,硬是一个字都没叫出来。

    就在我即将崩溃的时候,却看见身后的浓雾突然一阵蠕动,而后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你怎么现在才来?"

    声音刚落,我就看见穿着一身白色轻型防化服的张怡寒拿着一只白骨手从浓雾中走了出来。本来她就一身白,加上周围又全是浓雾,难怪刚刚我只看见她伸过来的一只白骨手。

    "艾玛......师姐,你这样会吓死人滴!"我声音都透出了哭腔。不过看见刚刚只是张怡寒的恶作剧,我濒临崩溃边缘的神经一下放松不少。

    "你还好意思说,怎么这么久才过来,现在起了那么大的雾,我们还能回去吗?"张怡寒站在我跟前冷声说道。

    "师姐,天一黑这山谷里就起了很大的平流雾,我根本就看不见路,我是蹲在地上一步一步摸过来的。"我苦着脸道。

    "行了,我们快点进去吧,赵队在房子里面。"紧接着,张怡寒转身就朝屋子里面走去。看见她往前一走就消失在浓雾之中,我赶紧疾步跟了上去,一把抓住张怡寒的手臂。

    我刚刚已经被吓怕了,现在已顾不上那么多。我宁愿让张怡寒说我占她便宜揍我一顿,也不想刚才那种事情再来一次。

    "瞧你那怂样儿!"张怡寒拿着那只白骨手对我指了指。

    我被她的举动吓得赶紧一缩脖子,不过却不敢松开抓住她手臂的双手。

    所幸张怡寒就那么说了一句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后我便被她带着走进了一间生着火的屋子。

    这里的房子年久失修,早已变得破烂不堪,四周通风。这也难怪,这里几十年没住人了,木房子要是没有烟火的熏烤,房子的木头木板什么的,很容易受潮腐烂。

    所幸他们生了一堆火,驱散了很多雾气,所以屋子里的能见度要比外面好很多。我看张怡寒把防化服和防毒面具都脱下来了,我便也赶紧脱掉防化服和防毒面具。既然他们俩都没穿,想必应该没事。

    看见失散将近一天的俩个战友,我一直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然而,就在我刚围在火坑旁边坐下,赵铭竹就说了一句令我心里嘭嘭直跳地话:"小张,找到那具尸体没有?"

    "尸,尸体......什么尸体?"我心一下又提到嗓子眼来了。

    "你白天到了这里,难道没看见房梁上吊死的那具尸体吗?"张怡寒横了我一眼。

    "看,看见了......"我有些心惊胆颤地道。

    "我说你这警察到底是怎么当的,看见这种地方吊死个人,你难道就不该把人放下来看看?"张怡寒冷声吼道。

    "咕噜......"我只是干咽了一下口水,啥也没说。

    尼玛,那种情况之下,我孤身一人看见一个吊死的女人悬在房梁上,我没吓破胆就不错了,还叫我一个人去把放下来,这不是扯淡吗?更何况当时那下面还有三口棺材和两具白骨......

    "你知道那人是谁吗?"张怡寒又沉声问了一句:"那是李大鹏他妈!"

    "什么?"我一声惊呼,眼珠子都差点掉到火坑里去。

    我实在有些想不通李大鹏她妈怎么会突然吊死在这里?

    紧接着,赵铭竹点燃一支烟便开始和我说与我分开之后的事情。

    原来,他们早上之所以突然从我背后消失,那是因为他们走到有三条岔道口的时候,突然看见右边的一条岔道口有个人影,于是他和张怡寒马上就跟着追了上去。

    当时情况紧急,他们就没来得及叫我,却没想到追了没多远他们突然脚下一滑,两人便一起从悬崖上摔了下去。

    所幸下面是个水潭,不然两人就那么摔死了。即便这样,赵铭竹的腿在悬崖上磕了一下,还是骨折了。

    他们从水潭里爬起来后,就发现原来已经到了山谷之中。本来是想联系我的,却发现手机全都没有信号,加上其中一部对讲机丢了,另外一部对讲机又摔坏了。要不是他们早有准备,把这些通讯设备全都装在塑料袋里,估计我们就没法联系了。

    之后他们就沿着石板路往前走,走着走着就看见了我写在地上的字。当时由于赵铭竹腿脚不方便,他们以为我过了两个小时会来这间屋子与他们汇合,所以他们就没在我写字的地方留言。

    他们到了木房子之后,看见房子上吊死着一个人,两人便一起把那人从房梁上放了下来。张怡寒在李大鹏家见过李大鹏他妈当然认识。

    本来他们是打算在这儿等我一起回去的,谁知道我一直没来。

    当赵铭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羞愧的有些无地自容,却什么都没敢说。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我来是来了,却因为来的时候没看见那具吊死的尸体,吓得马上掉头就跑了。

    而后赵铭竹又接着说,就在我来之前不久,原本放在堂屋角落的尸体突然不见了。

    听见他那么一说,我又不淡定了。

    因为我突然想起之前在天井草丛里绊倒我的那具尸体。她也是白头发,满脸皱纹,看舌头和凸出来的眼珠子,绝对是吊死的,没错。

    "卧槽......"想到这里我一下从火坑盘站了起来。

    "你发什么神经,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人啊?"张怡寒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尼玛,我真想回她一句,你拿白骨爪抓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会吓死我,我这么叫一下你就怕了。

    不过我当然不敢那么说出来,我赶紧说正事:"赵队,师姐,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在天井草丛里看见过那具尸体。"

    "什么?"张怡寒一下站了起来:"那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尸体背回来啊!"

    "啊?"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差点当场日娘。

    "为什么又是我,你怎么不去背?"这回我终于忍不住反驳了一次张怡寒。主要是自己今天真的被吓怕了,这娘们儿现在居然又叫我去背那么一个吊死的尸体,我想想就后背直飚冷汗。

    "臭小子,你还想不想在我们五大队干了?"张怡寒咄咄逼人。

    最终还是赵铭竹说了一句公道话:"小张,你和小林一起去看看,把尸体弄回来。李大鹏的母亲会吊死在这里,和我们的案子一定有什么联系,这条线索不能没了。"

    "喔......"张怡寒应了一声,拿起她放在身边的九阴白骨爪对我头上一戳:"还愣着干什么,走了。"

    "师姐,你别拿着这东西戳我行吗?"我不耐烦地道。

    也是此时,借助火光我才看见,这根手臂还挺有意思。这是一条小臂连接着手掌的断臂,从腕部开始往手掌方向全都贴着一小块一小块的闪闪发亮的小钢板,难怪她能拿着这截白骨爪到处乱晃。

    "哟呵,你还很不耐烦是吧?"张怡寒眉头一皱,扬起了她的九阴白骨爪:"想和姐练练?"

    "算了,我怕了你了。"我赶紧去穿防化服,不想和这个疯女人一般见识。

    紧接着,我们俩套上防化服和防毒面具之后,便赶紧一起朝天井的草丛中走去。

    然而,我们两把天井的草丛里全都翻了一个遍,却始终没看见那具尸体。

    最后,张怡寒突然发飙了:"小林,你是在逗我玩吗?"她说完用那只白骨爪恶狠狠地指着我,我毫不怀疑要是我的回答无法令她满意,她就会用白骨爪招呼我。

    "师姐,我没骗你,我刚刚真的是被那具尸体绊倒的。"我一脸无辜。

    张怡寒死死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见我不像是在说谎,这才放过我:"算了,我们回去吧,明天天亮再找,可能刚才雾太大,你记错地方了!"

    紧接着,我和张怡寒便朝屋子里走去。当我们经过堂屋的时候,我有些手贱地用手电朝房梁上照了一下,这一照之下,我看见房梁上又吊着一个人。

    "啊......"我一声惊呼一把就抱住了张怡寒的胳膊。

    "臭小子,你干嘛......"张怡寒一声大骂,用力推了我一把,把我推得蹬蹬蹬地连退三步,刚好一屁股坐在两具棺材中央。

    我抬头一看,正好看见李大鹏他妈的双脚垂在我头顶,那已经发白的舌头掉在下巴处好像还一动一动的。

    最主要的是,李大鹏他妈的脚下还摆着一张倾倒的凳子,那情景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李大鹏他妈自己跑回来又上吊一次似的。

    "啊......"我一声尖叫,爬起来就朝屋里跑。

    回到屋里之后,我们给赵铭竹说了一下那具尸体的情况,赵铭竹脸色一下就变了。

    而后我又给他和张怡寒说了一下在树林里看见过一个瘸腿老人的事情,张怡寒听我一说到这里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小林,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有个人去郭家买过房子?"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