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谁?"我一声惊呼,就提着砍刀朝那名老人扑了过去。我们中间相隔着有好几米的树林,我要越过这片树林必须用开山刀劈出一条路来。

    就在我刚砍断几根挡在我跟前的树枝时,却发现那名对我阴笑的老人已经转身而去。

    他好像拄着一根拐杖,走路一瘸一拐的。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浓雾之中,却无能为力。

    不过我清楚地记得他在消失前的那一瞬间还扭头对我阴笑了一下。

    我当然不相信他是什么鬼魂,尤其是我们悬案侦查组的人,见到过的各种奇案数不胜数,事实证明很多案子都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不看看出那老头应该是个瘸子,年纪很大了。我相信他绝对走不了多快,因此当我回过神来之后,赶紧挥刀劈砍挡在我跟前的树枝。

    我要去逮住他问问,他为什么在这里装神弄鬼。就算他没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找他问问关于莲花村的事情,还可以向他打听一下葛老和赵晓天的下落。

    "站住,别动,我是警察......"我一边劈砍树枝,一边呼喊着。

    当我来到之前那个老人所站立的位置时,看见的却是地上的一副森森白骨。

    那一刻,我甚至有种错觉,刚刚自己看到的只是这副骨架。

    麻痹的,难道真有白骨精。我突然很逗比地想起西游记里面的那些白骨精。

    当然,那也只是我一念之间的逗比思想,很快我就回过神来开始勘察骨架周边的线索。

    但见这副靠着一棵松树而坐的白骨,骨架依然完好,额头上也贴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再一仔细检查骨架周围方圆几米的范围内,我终于笑了。这是我们进山之后唯一的一个重大发现,很明显,这莲花村里除了我们还有别人。

    刚刚我看见的确是个瘸子老头,这一点从周围泥土中留下的一深一浅两个脚印就能看出。

    瘸子走路时,身体的重心都在那条好腿之上,也只有瘸子才会留下一深一浅的脚印。并且这两个脚印周围总是带着一个拇指粗细的小孔,而这小孔显然就是那个老头的拐杖留下来的。

    "大爷,我是警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找你帮忙,你等等我......"我环顾四周,大声叫了一句。

    树林里还是一片安静,一点回音都没有。

    就在我想择路去继续追踪这个瘸腿老头的时候,我突然愣住了。因为我发现周围的树林很茂密,却找不到一点有人刚刚通过的痕迹。

    而那个老头留下的脚印也仅仅只在那副白骨三四米的范围内才有,那感觉就好像是瘸腿老头围绕着那副白骨转了一圈似的。超过三四米的范围之后,我一个脚印都没发现。

    那老头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小林,你来了没有,你想我们今晚在这里过夜吗?"就在这时,对讲机里又传来张怡寒的怒吼声。

    "师姐,我来了,已经到路上了。"我赶紧拿出对讲机回了一句,而后掉头回去,走到原来的那条路上朝山下赶去。

    看看时间,此时已经将近五点,想天黑之前赶回去肯定是不可能的了,不过我不能丢下张怡寒他们不管。

    等我下到谷底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由于下山的时候,大雾越来越浓,很不好走,因此下山的速度和上山用的时间差不多。

    等我下到谷底的时候,我一下傻眼了。

    谷底出现了很恐怖的平流雾,我站在那条石板路上时,只能看见一层浓浓地大雾在我身体周围不停地翻滚,那样子就好像有很多妖魔鬼怪在我身边跳舞一样。

    如果是在阳光普照的时候看见这种景象,一定会觉得是人间仙境,可那一刻,我心里却在怦怦直跳。总感觉到大雾里面好像隐藏着什么东西似的。

    还好我们准备充分,身上带着手电,否则我非得被困死在这里不可。

    也幸亏莲花村有那一条石板路,不然我就算有手电,在这种周围全是大雾的情况下,也很难找到张怡寒他们所在的那栋木房子。

    我沿着石板路慢慢地摸索着前进,由于大雾太浓,就连我的强光手电都无法穿透。此时我眼前的能见度已经不足三十公分,我必须得蹲着拿手电照着石板路朝前缓缓行走。

    我不得不小心一点,因为我记得很清楚,石板路外面就是那一大片望不到尽头的沼泽地,要是一下掉进沼泽地里,我不用想都知道会是一个什么结果。这里那么多年没住人了,天知道沼泽地到底有多深?

    就在我蹲在地上摸索着前进的时候,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笃笃"声,那感觉就好像有个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在朝我走来似的。

    本来此时温度就下降的比较快,加上周围那么多大雾,我身上全都湿了,一听见那么一个声音,我后背直冒凉气。

    不过,虽然我心里已经有些害怕,可我还是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于是我蹲在地上侧耳倾听,那么仔细一听之下,我发现又有些不像是高跟鞋的声音。

    一想到这里,我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在树林看见的那个瘸腿老头的拐杖......

    没错,高跟鞋走路的频率不会那么慢,间隔也不会那么久。一定是拐杖戳在石板路上的声音。

    "笃,笃,笃......"那声音感觉越来越近,很快,这声音走到我跟前停下了。可是,听声音明明他是到我跟前了,我却什么都没看见。

    那感觉就好像他是隐形的一样,我的额头突然开始飙汗。

    拐杖声停下之后,周围突然变得异常安静。静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见,也不知道是自己太紧张了还是怎么回事,那一刻我甚至听到了自己的"砰砰"地心跳声。

    "大爷,是你吗?"我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结果当然没有任何回应。

    为了弄清楚真相,我决定朝前面走几步去看看到底是不是那个老头又在装神弄鬼吓唬我。

    然而,我摸索着走了几步之后,那个"笃笃笃笃"的声音却突然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我转身一看,身后还是一片浓雾在不停地翻滚。那"笃笃笃"的声音却已渐行渐远。

    我再也无法淡定了,这条石板路不是很宽,左边是茂密的树林,右边是一眼看不到尽头的沼泽地。如果真是那个瘸腿老头刚刚从我身边走过去了,我实在想不通他是怎么过去的。

    我越想越瘆的慌,我不敢再耽搁,赶紧再次蹲在地上摸着石板路朝前面走去。

    所幸不大一会儿我就看到石板路上分出来了一条小石板路。我记得这应该就是那条通往树林里那间木房子的岔路。

    我知道张怡寒和赵铭竹就在那里等我,心里瞬间安稳很多。然而,就在我朝那条小石板路摸上去的时候,却猛然想起自己之前写的字怎么不见了?

    我不由自主地回头又去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我吓得眼珠子都差点掉在地上。

    只见我之前用一块白色石头写在一块青石板上的字并不是不见了,而是变成了鲜艳的红色。我能看出那字迹绝对是我字迹的,可此刻那每一笔一画之上却好像在渗出一滴滴鲜血,触目惊心。

    我干咽了一下口水,赶紧掉头顺着那条通往树林的小石板路摸去。我也难得再去想那些字是怎么回事了,我现在只想快点见到张怡寒和赵铭竹。

    由于现在我不用担心跌进沼泽地了,所以那段路我爬得很快。

    "师姐,师姐......"我一爬上那片杂草丛生的天井就开始大声呼喊张怡寒。印象中这块天井虽然长了很多杂草,可还算比较宽敞,因此我边叫边从草丛里扑向那栋木房子。

    走着走着,我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突然摔了一个狗啃泥。

    爬起来转身拿手电一照,发现好像是个人躺在草丛里一样,刚刚明显是被他绊倒了。

    她穿着一身黑衣,由于雾很大,我一眼根本看不见全貌。那一刻,我鬼使神差的也不害怕了,居然不由自主地拿着手电慢慢地朝她面部照了过去。

    当我的手电缓缓移到她的脸部时,我终于看清了她的脸。

    躺在草丛里的是个满脸皱纹的白发老太太,她双眼已经凸出了眼眶,舌头已经垂到了下巴外面......

    突然看见那么一副景象,我当场就吓哑了。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一下朝后面翻倒在地,"啊"地一声惨叫就坐在地上猛往后退。当时我的腿已经吓软了,根本就站不起来。

    然而,我退了没几步,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