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后我们又问了一些问题,就叫那几个警察走了,然后就去找张怡寒,当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正在审讯李霞。

    我们在外面窗户看了一会儿,发现一直都是张怡寒在说话,李霞只是面无表情地望着张怡寒,一句都没说过。

    我们在窗户外面站了差不多有十分钟,张怡寒才看见我和赵铭竹。

    她发现我们突然出现在审讯室外面有些意外,赶紧出来见我们。

    望着她和李霞全都一脸憔悴的样子,我知道她应该一直没让李霞休息,她自己肯定也没休息。

    "小张,葛老和晓天失踪前有没有给你提起过莲花村?"赵铭竹一看见张怡寒就沉声问道。金志坚他们三人是去莲花村后出事的,他当然会猜想葛老和赵晓天会不会也去了莲花村?儿子失踪了,他做父亲的又怎么可能不急。

    "莲花村?"张怡寒眉头一皱:"提过这个地方,因为之前金志坚叫人从井里打捞上来的那具尸体就是莲花村的人。赵队,你的意思是葛老和赵晓天有可能去了莲花村?"

    就在张怡寒话音刚落,里面一直没吭声李霞突然冒出一句:"哼......莲花村都敢去,找死!"

    "莲花村为什么不能去?"张怡寒转身问道。

    李霞一脸阴笑地望着张怡寒,嘴角微微一撇:"你们要想破案就得去莲花村,那里一定能找到你们想要的东西,哈哈......"

    李霞说完突然有些神经质地狂笑起来,笑得很放肆。我实在搞不懂,前天都还很正常的她,怎么一下就变成这样了。

    之后不管我们怎么问,李霞都不开口了,就连赵铭竹发挥他审讯专家的本领问了很多话,她依然只字不吐。貌似专家也有失灵的时候。

    我们没辙,只好叫人把李霞先押下去羁押,然后再去想别的办法。

    根据我们的推断,葛老和赵晓天既然提起过莲花村,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也去了那里。算上金志坚他们三人,截至目前,去的五个人当中,两个失踪,两个昏迷不醒,一个精神失常。

    他们在莲花村里面到底遇见了什么?我相信这个问题是我和赵铭竹与张怡寒三人此时想得最多的一个问题了。

    之后,赵铭竹带着我和张怡寒开了一个临时大队会议,赵铭竹主持,参加人员只有我和张怡寒。

    赵铭竹说:"这件案子现在已经严重超出了上面领导的预期,经过我们悬案侦查组党委会议决定,给我们五大队限期半个月内必须破案,否则不仅我要下课,你们都得跟着我一起卷铺盖滚出悬案组。"

    我从赵铭竹的脸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凝重。自从昨天得知葛老和赵晓天失踪之后,赵铭竹的行事风格突然变了很多。以前这个张怡寒口中的赵大嘴只要稍微一急,就会大喊大叫,可这回他却出奇的平静。其实我们都知道他现在比谁都急,急的不是他的乌纱帽,而是赵晓天。

    经过我们一番商量,决定马上提审重要嫌疑犯李大鹏。

    然而,有些失望的是,李大鹏和李霞的态度出奇的一致,始终不说话。他现在还浑身是伤,我们不敢对他动刑,实在拿他没辙。

    不过当我们问及他知不知道莲花村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他也和李霞一样,突然阴笑着说了一句:"哼,莲花村都敢去,找死!"

    这是李大鹏从被我们审讯到结束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叫人把李大鹏送走之后,赵铭竹马上安排我去找白曲县公安局的相关人员调查关于莲花村的事情。

    当我找几个人问了之后才知道,原来莲花村早在三十年前就从白曲县的行政规划区域中抹掉了,要想查那个村子的资料,只能去翻县志。

    于是我便只好去找县志办公室的负责人,县志办公室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姓王。当我一给他说明来历之后,老王的脸色唰地一下就变了。

    "你为什么要查莲花村的资料?"老王一脸狐疑地望着我。

    "王叔,有件连环凶杀案和这个村子有关,我们还有两名同事失踪,一名同志疯了,两个现在昏迷不醒,全都和这个村子有关。所以我想查一下这个村子相关资料。"我如实答道。

    "不用查了,去了莲花村的人,没人能完好无损的回来。我劝你们最好别去,那不是人去的地方。"老王朝我摆了摆手,继续忙他自己的事情去了。

    "王叔,这事对我们很重要,你就帮忙让我看看莲花村的县志吧!"这是赵铭竹安排我的任务,要是这么点事情都弄不好,我回去一定会被骂的狗血淋头。

    "哼哼......"老王一脸同情地笑了笑:"县志上根本就没有关于莲花村的记载,你真想知道,全在我这里。"老王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头。

    紧接着,老王所说的一番话,令我听得一阵心惊胆颤。

    他说,莲花村在三十五年前就已经不存在了,那个村祖祖辈辈都是靠种植莲藕为生。本来那个村以前还算富裕,可在三十年前突然发生一场持续几年的旱灾,导致那个村子的莲藕几年绝收。之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引起了瘟疫,一个村子的人在一夜之间死了差不多一半,三天之内尸横遍野,五百多人,仅仅只是五天时间,死得一个没剩。

    听见老王那么一说,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难怪县志不敢写上去,原来这村子发生过这么大的事情。

    紧接着,老王又说:"之后的三十多年里,进入那个村子的人,不是疯了就是死了,你们那几个同事就是最好的例子,你们难道还想去?"

    "王叔,那我为什么听说莲花村还有人住在那里呢?"我道。

    "你说的那些人并不是住在莲花村里面,只是住在莲花村外围的山脚下,那里的确住着几户人家,因为他们离莲花村很近,所以有些人就叫他们是莲花村人。"老王解释道。

    之后又和老王聊了一会儿我就赶紧回去复命了。

    当我把在老王听来的关于莲花村的事情给赵铭竹和张怡寒说了一下之后,他们当即决定马上去莲花村找葛老和赵晓天,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知道他们肯定是不信邪的,其实我也不太相信。

    由于当天已经接近傍晚时分,晚上进山不安全,于是赵铭竹便决定第二天一早进山。

    经过一夜的准备,第二天一早我们三人就开着一脸警车朝莲花村赶去。

    到了莲花村的山脚下,我们果然看到山下的一个山坳里稀稀落落地住着几家人。

    我们赶到村子里的时候,其中一户人家正在办丧事。不用看我都知道,死的人正是前几天金志坚叫人从郭家村井底捞出来的那具女尸。尸体经过解剖后被家属领回去,当然要操办丧事。

    我们在那几户人家转了一圈,了解了一下情况之后,得知前天上午的确有一老一少到他家里来了一趟。问了他一些关于莲花村的事情之后,他们就朝山里去了。后来下午又来了三个人,第二天就看见带头的那个在他们对面一家村民的猪圈里咬猪。

    很明显,开始的一老一少很可能就是葛老和赵晓天。知道他们的确是去莲花村了,这下就算我们不想去也得去了。

    我们告别那个村民后,就朝山里走去。一路上,有村民看见我们想去莲花村,都劝我们不要去,基本上每个人的劝说词都一样,那就是:"我劝你们最好别去山里,那里面有厉鬼。"

    面对这种迷信的话,我们几人都只是相视一笑。

    我们准备的很充分,连防化服和防毒面具都带了,就算里面有什么迷失大脑神经的瘴气,我们也不怕。至于鬼魂之类的东西,干我们这一行的没有几个人相信,小李这个无间道只是个例外。

    我们一人背着一个背囊,大步朝山上爬去。

    有了葛老和金志坚他们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我们也不敢大意,进山之后没多久,当我们发现山里雾气比较重的时候,就马上把防毒面具戴上了。

    当我们爬上第一座山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莲花村的由来并不是单单因为村里人种植莲藕,估计是因为这个村子由七座小山环抱组成,远看就好像是一朵巨大的莲花,所以才叫莲花村。

    据老王说这七座小山的中央很久以前是个天然湖,后来干了之后就变成了一大片沼泽地。

    当我们站在其中一个山头上往下看的时候,发现山谷里面被一层浓雾包裹着,什么都看不见。

    赵铭竹叫我拿出空气监测仪看了一下,发现各项指标都很正常,只是湿气比较重。

    据老王所说,以前莲花村的人全都住在山谷下面,按照正常思维,我们相信葛老和赵晓天来了一定会去山谷里面看看。于是我们便直接从我们所站的山脊朝山谷下面走。

    随着我们离山谷越来越近,里面的浓雾也越来越厚,我们下到一半的时候,能见度就只有两三米了,我们的距离如果不保持在两三米以内,根本看不见人。

    三人当中,我最年轻,便充当着开路先锋的角色。我一手拿着开山刀在前面开路,一手拿着空气检测仪,时刻关注着空气中的各项指标。走着走着,我突然感觉到身后没了动静,扭头一看,发现张怡寒和赵铭竹不见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