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赵大队长后面还劝了我一些什么,我一句也没听进去。只感觉到脑袋晕晕乎乎的,他是什么时候挂掉电话的我都不知道。

    放下电话之后,我就好像行尸走肉一样来到审讯室外面。张怡寒正在里面审讯李霞,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对他开口,我很担心张怡寒能不能扛得住?

    这一刻,我感觉到自己比张怡寒还稍微幸运一点,至少我还有那么一点希望,而她老爸却已经确定去世了。

    我不知道自己在审讯室外面站了多久,直到张怡寒突然推门出来,我才回过神。

    张怡寒一脸狐疑地望着我:"小林,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难看,谁欺负你了?"

    "师姐,我,我......"我支支吾吾半天始终不知道怎么开口。

    "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你给我说,天塌下来有姐帮你顶着,别怕!"张怡寒大大咧咧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你是我小弟,我应该罩着你的嘛!"

    看见张怡寒笑得那么灿烂,我更加不敢对她开口了

    "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有啥事你就直接说呗。"张怡寒没好气地道:"就算出了天大的事情,我们也该想办法去解决,你站在这里失魂落魄的,能顶啥用?"

    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突然觉得她说得很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该去泰然面对。

    "师姐,我家里着火了。"我失魂落魄地道。此时我满脑子都是我妈在烈火中挣扎的画面。

    张怡寒听见我那么一说,一下愣住了,只见她先是楞了几秒钟,然后突然狠狠地推了我一把:"你傻呀,你妈不是腿脚有问题吗,那你还不赶紧回去看看......"

    张怡寒说完就把我朝办公大楼外面推,还边走边说:"快去快去,这里的事情全都交给我了,你放心,等我把案子弄清楚了不会少了你的功劳,回到单位后我照样叫赵大嘴给你转正。"

    这一刻,我觉得张怡寒这人真的很不错,也是此时才发现,她其实是个内心很善良的人,只是嘴巴喜欢大吼大叫罢了。

    我被她一直推到一楼的办公大楼门口,我才终于忍不住说道:"师姐,不仅是我妈出事了,你爸也出事了。"

    "什么?"张怡寒突然发出一声惊呼,紧接着,便见她微微一笑:"我爸出什么事了?"

    "赵队说你爸出车祸去世了......"

    "喔......"张怡寒只是微微一愣,而后又推了我一把:"没事,那是我后爸,你先回去看你妈去吧!"

    "师姐,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要去继续审嫌疑犯,别磨叽了,快去!"张怡寒说完转身朝楼上走去。

    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娘们儿到底还是不是人啊,死的那个难道真是他后爸?就算是后爸也不该这么无情吧?

    我知道我现在过去再和张怡寒说什么废话,她一定会发飙,便也没再回去。

    我走之前去了一趟人民医院,葛老和赵晓天还在医院里躺着,我回去当然要和他们打声招呼。

    我是先去找的赵晓天,想看看他的伤势怎么样了,可等我走到赵晓天门口的时候,发现葛老居然也在赵晓天房间。

    我走进病房的时候,他们二人正在低声说着什么。当时由于我心里比较急,也就没仔细听。他们看见我一进病房,就马上不说了。

    "小林来了......"葛老对我笑笑:"审讯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葛老,案子的事情稍后再说,我和张怡寒师姐家里全都出事了。"我有些紧张地道:"我怀疑李大鹏背后还有人,今天早上我家突然着火,我妈现在生死未卜。张怡寒父亲在今天早上突然出车祸去世了。我过来一是和你们告别的,我要马上回去看看;二是想提醒你们一下,你们最好是叫家里人全都注意一点,近期尽量少出门。"

    "这帮人实在太无法无天了,这还得了!"葛老气得胡子都快竖起来了。

    "妈的,被我逮着是谁干的,我一定杀他全家。"赵晓天恶狠狠地道,这特么哪里是个警察说的话。

    "小林,你快和小张回去,案子先交给我们。"葛老道。

    "赵队打电话过来说,叫我们把案子移交给四大队的金志坚......"

    "放屁!"我话没说完,赵晓天就一声大吼。

    "小赵,那是你爸说的......"葛老一头黑线。

    "我爸怎么了,他就不能放屁了?"赵晓天没好气地道:"我马上给他打电话,我看他是老糊涂了......"赵晓天说完就一瘸一拐地拿着手机走出了病房。我真佩服他,受伤那么重居然这么快就能下床了。

    "小林,小张呢,她怎么没和你一起来?"葛老问道。

    "赵大队长本来是叫我和她一起回去的,可她......"我苦着脸道:"对了,葛老,张怡寒师姐的父亲是她后爸吗?"

    "什么后爸?"葛老横了我一眼:"她和你差不多,只不过你从小是和你妈一起长大的,她是和她爸一起长大的。哎,你们本来都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老天爷有时候做事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啊!你先回去,我去劝劝小张......"

    听见葛老那么一说,我终于放下心来,我也不敢再耽搁了,赶紧开车朝家里赶去。车是我在县公安局借的一辆警车,回家心切,我一路上一直拉着警报。不过还是花了三个小时才赶到家里。

    当时,我家所在的小区下面还有很多消防车,我家和旁边的几家房子里到现在都还浓烟滚滚的。

    等我挤进人群,越过警戒线冲到我家所在的梯口时,正好碰见几个消防员抬着一个烧焦的人从楼梯上下来。

    走在最前面的居然还是我们大队长赵铭竹,他一看见我,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他赶紧疾走几步,抓住我的手,把我拉向一边:"小林,对不起,是组织没做好你家人的保护工作......"

    当时我心里一下就到了崩溃的边缘,我一把推开赵铭竹,拦下那几个消防员。然后缓缓地掀开盖在尸体上的那块白布。

    尸体从头到尾全都已经烧焦了,很多皮肉已经严重萎缩,根本就看不清真实面目。

    不过经过我一番仔细检查,却从这具尸体的双腿看出这人不是我妈。我妈出车祸后虽然没有截肢,可右腿骨折之后的骨头接好了还是弯的,而这人的腿明显是直的。

    但我还是有些担忧地问了一句:"一共有几个受害者?"

    "警官,目前我们只在707找到这一个受害者......"旁边一名武警少尉答道。

    "谢谢,谢谢你们!"我有些激动地握了握他的手。

    赵铭竹一下就看出来我的反常了,等那几个武警消防员把尸体抬走之后,他有些激动地问了我一句:"不是你妈?"

    "不是!"我摇了摇头:"不过,我敢肯定这是人为纵火案,凶手的目标绝对是我妈。我妈虽然腿脚不好,但安全意识很强,她在家里肯定不会失火。"

    "那这人是谁?"赵铭竹指着远处那具被几个消防员抬着的尸体。

    "应该是我们家的保姆。"我咬牙切齿地道。

    "那你妈呢?"赵铭竹皱眉道:"按你这么说,你妈腿脚不方便,应该不至于单独一个人出去啊?"

    听见赵铭竹那么一说,我又不淡定了。我开始在小区周围到处寻找熟人问有没有看见我妈,答案是,没一个人见过她。

    后来我又跑到小区保安室去查监控,结果一查,还真被我查到了一点信息。

    从监控画面来看,今天早上七点,我们家保姆就推着我妈出门了。本来这很正常,因为我妈有个习惯,每天早上都要去外面转转,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然而,半个小时后,我们家保姆又一个人回来了。也就在保姆开门进屋的时候,一个穿着一身黑色工作服的人突然从楼梯口冲出去蹿进了我家里。

    那个男人从我家出来时,他故意退到摄像头前面对着自己的后背指了指。然后等他走了没多久,监控画面上就看见我们家开始冒起了滚滚浓烟。遗憾的是,摄像头至始至终都没拍到那个男人的正面。

    刚开始我也没看出他指自己的后背是什么意思,后来当我把视频拿到我们单位叫技术部门处理了一下,却发现他背上写着一个手机号码。

    我赶紧按照那个号码拨过去,很快就有一个男人接了电话,这是一个非常冰冷的声音:"你妈在我手上,想她活命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做。"

    "我要听我妈的声音。"那一刻,我非常冷静,因为当我一看见他背上那个电话号码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会发生什么了。

    那人也不磨叽,我听见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了我妈的声音:"小俊,不要管我......"

    "妈......"

    我妈只叫了一句就没了声音。

    "你妈暂时还没事,要是你不配合的话,我就不敢保证了。"

    "草泥马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去你们队长的电脑里帮我找点资料。"

    "不可能!"我毫不犹豫地答道。

    "那你就等着给你妈收尸吧!"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