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看见张怡寒听见我那么一说,马上就相信了我的话,我心里挺高兴的,赶紧跟着张怡寒朝那栋别墅走去。

    事实上,刚刚我听见的那个声音离我和张怡寒还相隔近百米,张怡寒估计也只是听见有人叫了一声,根本就没听见在叫什么?

    我摸了摸自己的两只耳朵,有些小得意。

    我早说过,能进我们悬案侦查组的人,全都是一些有特长的人,光靠公务员那些死题目,就算你是全省公务员大考状元,也不一定能进我们悬案侦查组。因为悬案侦查组必须要有特长加分才有机会进,像我就是因为耳朵加分了才进悬案侦查组。

    我耳朵非常灵敏,并且耳朵的听觉记忆神经系统也很发达。

    在一般情况下,人的听觉适宜刺激的频率是16赫兹到20000赫兹赫这个范围内的声波,也叫可听声。

    理论上说,一般人对16赫以下和20000赫以上的声波,是难以听到的。事实上,这仅仅只是一个理论听力范围,那些接近上限和下限的声音大多数人都听不见。

    因为真正一般成年人能听清楚的声音只在20赫兹到17000赫兹以内,这还算是听力没有什么障碍的人,稍微有点听力障碍的范围会更小。

    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科学家把高于20000赫兹的声音叫做超声波,因为它们已超过人类听觉的上限;把低于20赫兹的声音叫做次声波,因为它们已低于人类听觉的下限。

    而我却是一个怪胎,经过检测,狗的听觉范围在15赫兹到50000赫兹,而我的耳朵却能听到15赫兹到48000赫兹这个范围内的声音。也就是说,我的耳朵和狗的耳朵差不多一样灵敏。

    最主要的是,只要被我听过的声音一般都不会忘记,这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是很有用的。当然,太长时间也不行,比如上十年的声音,如果只听过那么几次我照样记不住。

    一点都不吹牛,当初我进悬案侦查组没多久,就有一个秘密部门想把我要走,只可惜我们组长不放人。

    毫无疑问,也正是因为这样,张怡寒听见我那么一说,她才那么相信我。

    我跟着张怡寒轻手轻脚地绕到那栋别墅后面的围墙外,张怡寒才停下脚步。

    她低声问我:"你再仔细听听,确定一下是不是他?"

    "嗯......"我点了点头,把耳朵贴在墙上开始凝神倾听。

    虽然我的听觉很灵敏,不过那也得用心听,否则一些很低的声音照样听不清楚。

    因为声音是在气体、液体、固体中传播的,原理是,发声体振动在周围物质中激起由近及远传播的声波,到达人耳处引起耳膜振动才产生听觉。其中,固体和液体传播的震动能量相对更强一点。一些电影电视里面那些间谍、卧底用耳朵贴着墙壁窃听情报也就是这个原理。

    周围很安静,围墙那边的乡间别墅只有一个人敲击键盘的啪啪声和那个老奶奶在院子里溜达的声音。这下我又有些蛋疼了,因为刚才只听见那人突然说了一句话,我也不敢确定到底是不是他?

    毕竟有那些嗓门大的人说话所发出来的音频都很相似,就连我也无法突然听他说一句话就能识别出来。要是能让他再在我面前说几句话就好了。

    想到这里,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张怡寒:"师姐,要不我们进去勾引他说几句话?只要他再一说一句话,我就能确定了。"

    "这个没问题,我去前面引她说话,你在这里守着,怕他翻墙逃跑。"张怡寒说完转身就朝前门走去。

    不大一会儿,我就听见张怡寒在前面院子敲门。

    那个老奶奶叫了一声"谁啊"之后就走过去开门。很快,我就听见那个男人声音传了出来:"妈,是谁啊?问清楚再开门......"

    "是他!"我心里猛然一颤,由于这次我一直在用心关注他的声音,加上距离又比较近,因此我一下就听出来了。

    我一下翻上了围墙,就在我刚翻上围墙时,便听见院子外面的张怡寒在说话:"你昨晚去哪里了......站住,别跑......"张怡寒的后面一句话是大声叫出来的,也就在她叫声刚落,我已经跳进了别墅后面的小院子。

    紧接着,我刚一落地就看见一个打着光背的彪形大汉朝我冲了过来。

    尼玛,这家伙可真高,而且还很壮,估计有一米九多,尤其是那两块紧绷的胸肌特别吸引眼球,我一看见他就条件反射般地想起了我喜欢的施瓦辛格。

    不过我是警察底气比他足,看见他朝我冲过来,我指着他大声吼道:"站住,警察......"

    "草泥马的......"那个大汉一声大骂,不仅没有站住,反而还径直朝我扑了上来。

    我毕竟也读了几年警校,散打擒拿学了几年可不是白学的,加上我是兵他是贼,虽然他个头很大,我却一点都不怕他。我握紧双拳,迎着他就扑了上去。

    "唰唰......"我们两个一照面,就一起朝对方出手了。

    我一个直拳朝他的下巴打过去,他一个摆拳朝我脑袋打过来,我们都同时挡住了对方的一拳。我只感觉到自己挡住他那个摆拳的手臂一阵发麻,紧接着我还没看清他是怎么出脚的,小腿就挨了一脚,我"嗵"地一声脑袋拍在水泥地上,只感觉到脑袋传来一阵眩晕。

    "草泥马的,死条子......"那个大汉一声大骂又朝我脑袋踢了一脚。我脑袋一歪,借机用双手抱住了他的那只脚。

    "妈的,找死!"那个大汉再次大骂一声,另外一只脚毫无征兆地就踩在我肚子上。

    "嗷......"我一声惨叫,被他踩得两头翘。他这一脚差点没把我晚上刚吃的一个盒饭全踩喷出来。

    不过我此时已经确定这个大汉就是昨晚想烧死我们的那个带头人,我当然舍不得放手。我也是玩儿命了,被那么狠狠地踩了一脚后,我双手竟然还死死地抱着他那条腿。

    "嘭嘭......"那大汉见我不松手,对着我肚子又是狠狠两脚。

    "住手!"也就在这时,我的观音姐姐来了,我只听见张怡寒一声大吼,一下就看见她朝我身旁的大汉飞踢过来。

    这一脚可真帅,踢得真高......要是有单反相机抓拍一张,绝对帅呆了。这一刻,她可真是我的偶像。

    然而,美中不足的是,我身边的那个大汉突然一个侧身,狠狠一拳砸在了飞在空中的张怡寒肚子上。

    "嗵......"张怡寒被那名大汉一拳击落,落下来的她正好一屁股坐在我肚子上。

    "啊......"我一声惨叫,差点当场晕过去。与此同时,我握着大汉那只脚的双手终于松开了,因为我被张怡寒砸的手上已经没力气了。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张怡寒的屁股真特么大。

    "草泥马的,你们等着!"大汉大骂一句转身翻墙走了。

    七八秒钟后......

    张怡寒从我身上慢慢地爬起来,说了一句差点把我气吐血的话:"哎哟......疼死我了,还好有你垫底,不然我屁股就开花了!"

    你妹的,功夫不行就别学人用什么飞毛腿,被人一拳就击落了,草......

    我没时间搭理张怡寒,赶紧爬起来去追那名大汉,跑到围墙边的时候,跳了几次却没抓住围墙。主要是当时肚子还在钻心的痛,实在是没力气了。

    此时天已经黑了,我知道就算我和张怡寒一起追上去也不是他的对手,干脆直接放弃。只要知道他的身份,我不相信他能跑得掉。

    张怡寒捂着肚子蹲在我身边,一脸鄙夷地道:"你怎么那么差劲,一个照面就被人放倒了。"

    我擦,这娘们儿一飞毛腿差点没把我害死,她现在还好意思埋怨我。

    我知道和她讲道理肯定是讲不通的,当务之急是赶紧弄清那小子的身份,马上叫人全城搜捕。

    紧接着,经过我们在那个老太太家里一番调查,我和张怡寒差点当场吓尿。

    那个大汉叫李大鹏,我们从他家里搜出来十几个红本子。全是各种散打比赛的获奖证书,大部分都是省级的,河南卫视的武林风都去过好几次。还有几个是全国性的比赛证书,有一个最值得一提,那是几年前的一个全国散打比赛八十五公斤级的亚军。

    尼玛,看见这些证书,我一下乐了。

    我终于发现原来不是我自己太弱,而是别人太强大。他那几脚没踩死我,已经算我抗击打能力很强了。还好在警校的时候练了几块腹肌,不然这回真有可能小命不保。

    要知道,按照国家规定,省内的武术散打类比赛前三名就能颁发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而全国比赛的前三,就能拿国家一级运动员证书。也就是说,这个李大鹏可是货真价实的国家一级散打运动员。这些红本子可没有一点虚的,这可是拿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妈的,我们的运气也真是好到家了,查了几天案子好不容易有点线索,却踢到一块钢板。

    紧接着,我们又从老太太口中得知,李大鹏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姐姐,二哥死了,大哥已经失踪多年。说起来是三个儿子,实际上只剩李大鹏一个了。

    看得出来,老太太很心疼他这个幺儿子,我们从她家里出来的时候,她抓着我们的手一个劲地哭着说:"大鹏如果真的犯了什么罪,你们一定要抓住他,抓到他后你们帮我告诉他,叫他一定要听党的话,好好改造,我自己能照顾自己......"

    听见老太太那么一说,我心里很不是滋味。幸好我们没告诉她李大鹏牵扯到那么多命案,不然我估计老太太心脏肯定受不了。

    不过我们当然不会因为老太太可怜就放弃对李大鹏的追捕,国有国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PS:

    谢谢“龙门一西楼”送的玉佩和“龙门一姬尘”送的宝剑。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