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检讨你妹......"当时我心里是这么骂我们组长的。虽然忍着没骂出口,可我当时真的被气坏了。

    我们拼死拼活,连命都差点没了,得到的不是表扬,反而是顿臭骂。那一刻,我真特么有种撂挑子不干的冲动。

    不过,张怡寒明显没有我那么能忍。组长是先训完我之后,才叫我把手机给她的。只见她接过手机后先是安静地听了差不多三十几秒,我们组长在电话里的咆哮声我站在旁边都能听得很清楚,紧接着,张怡寒突然就发飙了:"老不死的,你让我们回去我们就回去啊,不把凶手亲手抓住,打死我都不回去!"

    张怡寒说完就把手机朝地上砸了。

    尼玛,那手机还是我们侦查组五大队新来的那个小分队队长金志坚的。

    这也难怪,如果是自己的爱疯5,谁能砸得那么帅?

    看见如此一幕,我终于明白我们单位为什么那么多人都怕她了。我们悬案侦查组的组长确实有点老,不过敢叫他老不死的,估计就算是我们整个省公安厅也找不出几个吧?

    我在心里给张怡寒默默地点了三十二个赞,并且还在行动上支持了一下,我当着张怡寒和那三个同事的面说:"就是,我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谁管你什么功劳苦劳,功都是那些当官的领,过就是我们这些小兵扛。"张怡寒说完转身就走,走的时候居然还没忘了叫我一声:"小林,我们走!"

    当时我心里那个纠结啊,我的确也很想亲手去抓那几个想害我们的杀人凶手,也确实很想和张怡寒一起走。可我要是跟着张怡寒走了,明显就违抗了上级命令。

    一时间,我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

    这件案子好不容易有了一点头绪,现在背后凶手忍不住自己露面了,要想抓住他们就容易多了,难道真的就让煮熟的鸭子那么飞了?

    正当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为首的那个小分队队长金志坚突然说了一句话:"小林,你还真想和她一起违反纪律是吧?你和她可不一样,她最多挨个处分,你别忘了你还没转正,你要是跟她走了你这警察也就别想干了!"

    听见他那么一说,我终于妥协了。

    我有些歉意地看了看不远处的张怡寒,朝金志坚三人走去。

    我很欣赏张怡寒的个性,也很想像她那么洒脱任性一回,不过我却不能那么做。我辛辛苦苦地考上警察并不止单单为了我自己,我还有很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哼......"张怡寒淡淡地瞥了我一脸,转身大步而去。我能看出她那淡淡的一瞥之中,充满了不屑与鄙夷,就好像是在对我说,我很看不起你。

    与此同时,这边悬案侦查组的金志坚三人看我的眼神也全都充满了鄙夷之色。

    这一刻,我变得两头都不是人。

    紧接着,金志坚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说道:"小林,这就对了嘛,我听说你爸是强-奸杀人后畏罪自杀而死的,我还以为你也会像你爸那么好色,见到漂亮的女人就脑袋短路呢!"

    "金志坚,你什么意思?"我终于忍不住朝金志坚大吼了一句。金志坚虽然是我们悬案侦查组的老同志,可他是四大队的,我们是五大队的,我完全可以不用甩他。最主要的是,他刚刚触碰到了我的底线。

    金志坚笑了笑:"哟,小林,脾气还不小嘛!你一个小小的实习警察都敢吼我了,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马上让你滚蛋?"金志坚最后这句话是冲着我吼出来的。

    当时我气得脸都青了,可却又有些无言以对。

    "金志坚......"就在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张怡寒突然转身回来了。只见她大步走到我身边把我朝旁边一推,而后走到金志坚跟前伸手指着金志坚的鼻子,恶狠狠地道:"你就是个小人!"

    "嘿嘿,张怡寒,你别对我有那么大的火啊,调你们回去可是组长和你们大队长的意思......"金志坚一脸得意地笑道。

    当初我们下来查这个案子的时候,金志坚就和我们小队竞争过,当时张怡寒还和金志坚吵了一架,不过最后组长还是派我们来了。这次我们查到半路上让他来替换我们,他当然得意。

    张怡寒突然笑了笑:"我收回我刚才的话......"

    "嘿嘿,就是嘛,我们是同事,虽然我们不是一个队的,并且还是竞争对手,但我们侦查组不是讲究良性竞争嘛......"

    "我的意思是,你不是小人,是混蛋......"张怡寒打断了金志坚的话,她的这话一出,金志坚的笑容一下僵在脸上。

    "小林,我们走,你别忘了这次出来谁是我们这个小分队的队长。有什么事情我一个人扛,轮不到你去背黑锅,就算我被开除了,我保证你也不会有事!"张怡寒说完扯着我肩膀上的衣服把我拉走了。

    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真的很感动。别人一个女人都说愿意去帮我背黑锅,要是这个时候我还继续窝囊下去,那我就不是男人了。

    "妈的,违反纪律就违反纪律,爱咋滴咋滴。要是我们能破案,我还就不信组长真会开除我。"心里如此想着,我跟着张怡寒大步而去。

    然而,我们刚走了没几步,金志坚突然低声说了一句:"一对狗男女......"

    金志坚话音未落,我就感觉到张怡寒唰地一下就转身冲回去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便就听见身后传出一声惨叫:"嗷......"

    等我转过身的时候,看见金志坚已经倒在地上。我也不知道张怡寒是怎么出手的,不过从金志坚捂着裤裆倒在地上的造型上不难看出,他应该是裤裆被偷袭了。

    "金志坚,我脾气不太好组里的人都知道,你怎么就不信邪呢?"张怡寒一脸鄙夷地说道。说完转身大步而去,走的那叫一个洒脱。

    尼玛,我差点没忍住当场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她是走了,可我们在场的众人却全都傻眼了。要知道,当时现场可不止我们五个人,还有当地县公安局的一二十号同志。估计他们看老百姓打架看得比较多,但是看警察打架应该都还是头一回。想必这事应该也只有张怡寒这种怪胎才下得了手。

    不仅是我们傻眼了,连躺在地上的金志坚自己都傻眼了。他倒在地上甚至都忘了赶紧爬起来,只是捂着裤裆一脸痛苦地望着张怡寒逐渐远去地背影。

    看见金志坚那恨得咬牙切齿地样子,那一刻,张怡寒就是心目中的观音姐姐。

    当时我一反应过来后啥也没想,屁颠屁颠地就跟着张怡寒小跑而去......

    妈的,实在太解气了!

    我跟着张怡寒径直朝村子外面走去。一路上我们都没说话,我的确很想对张怡寒说几句感谢的话或者夸她几句,不过我不敢,因为我看张怡寒当时气嘟嘟的,我怕她把一肚子的火全都朝我身上发。这种人喜怒无常的,这种情况下我保持沉默是最明智的选择。想必别人说的"少说少错"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走到村口公路上等车的时候,张怡寒才突然冷声说了一句:"你怎么那么窝囊,系统内的人都知道你爸是被冤枉的,他那么说你,你居然还忍得住?"

    "......"我看了看张怡寒,什么都没说。

    张怡寒见我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后,她又淡淡地瞥了我一眼:"算了,别瞎想了,我知道你来悬案侦查组一定是为了查你爸的那件案子,等有机会我帮你去资料库找找你爸那件案子的档案......"

    "谢谢!"我很感激地说了一声谢谢。

    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走了,他是个大学教授,当年和她一个女学生一起死在他所在学校的宿舍里。当时这件案子很轰动,社会影响很大,开始很多人都以为他是强-奸杀人后畏罪自杀的,后来查明其实他是被冤枉的。毫无疑问,如果我爸真是那种人,我考警察的时候政审肯定过不了关。

    事实上,我并不是很喜欢当警察,只是我爸那件案子一直没有查出罪魁祸首,我很想亲手抓到真凶帮我爸报仇。不过当时这件案子却是一件很离奇的校园密室杀人案,被定性成悬案上报到悬案侦查组后,案子就封存了。

    这些事情都是一个和我爸爸关系很好的叔叔写信告诉我,我才知道的。所以我才拼命学习,好不容易进了悬案侦查组。不过暂时我还没转正,无法进档案库,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心里又怎么能不感动。

    我突然感觉到自己之前在水下占她便宜,挺不是人的......

    君子应一日三省吾身,我今天最先反省的就是那件事情做的好像有些不对。

    紧接着,我马上又改变了自己的看法。因为张怡寒突然又毫无征兆地对着我裤裆顶了一膝盖:"以后再敢占我便宜,看我不阉了你......"

    尼玛,之前的感动瞬间烟消云散,有的只是深深地悔恨。我真后悔自己刚刚在水里怎么不多占几下便宜,我真恨自己太仁慈了,估计以后这种机会永远不会再有了。

    后来我们在路上随便拦截了一辆民用车,张怡寒很嚣张地"征用"了那辆民用车后,叫他把我们送到了白曲县人民医院。

    我们在医院找到葛老的时候,葛老已经醒了,不过精神状态不太好。问了一下医生他的病情,医生说只是脑震荡,叫他多休息一下就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得知葛老没什么问题,我们都松了一口大气。

    葛老已经五十好几,没几年就可以退休了,戎马一生,要是在这个时候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可真是我们两个年轻人的罪过。

    然而,我们怎么都没想到的是,我们刚走进病房,葛老就对我们低声说道:"赶紧去抓小李,秘密抓捕,不要经过本地公安局。"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