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后张怡寒把小红的自杀经过给我简单说了一下,我听完后,只觉后背直冒凉气。

    张怡寒说,我在跟踪小红走了之后,她又在小红家门前趴了一会儿,便就朝郭家村去了。她觉得小红已经走了,她家里肯定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她认为关键还是要盯着郭家那口井。

    果然,她在郭家门口的草丛里等了没多久,便看见小红一个人来到了郭家院子门口。

    小红先是在院子门口呆呆地站了一会儿,而后突然朝郭家院子的那口井冲去,毫不犹豫地往井里跳了。

    等张怡寒赶到井边的时候,正好看见小红拿着一把匕先对自己左手腕狠狠一刀,然后又唰地一刀割断了自己的脖子。

    "自杀我见过不少,可还没见过对自己下手这么狠的。"这是张怡寒对小红的评价。

    我们赶紧打电话叫县里面来人配合我们连夜调查,小红自杀的实在太蹊跷了。

    县里来人把小红尸体拉走化验之后,我和张怡寒亲自去了一趟小红家里。

    我们问了很多她婆婆关于小红的问题,又把小红老公的电话找到,给她老公打了一个电话。

    结果根据小红婆婆和她老公的口供来看,小红在自杀前没有任何反常,甚至连电话都没给她老公打一个。至于小红娘家,她娘家根本就没人,父母早就去世了。

    这一切,给人的感觉就好像小红毫无征兆的就那么突然想自杀就自杀了一样。

    可是,干我们这行的人都知道,每一个非自然死亡的人都存在着一定必然的因素。就拿一单很平常的意外车祸来说,那肯定也是因为死者过马路不看道导致的。如果自己小心一点,就算是绿灯的时候过马路也注意一下有没有车辆闯红灯,便就不至于有这种不幸发生。

    因此,我们断定小红除非有精神疾病,否则绝对不会这么无缘无故自杀。然而,经过一番仔细调查,我们发现小红根本就没有任何精神疾病。

    之后,张怡寒还是不甘心,便叫我把小李找过来,让小李带着我们去一下那座坟山。张怡寒的意思是,小红死前去过一趟坟山,看那里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小李本来是死活都不愿意晚上带我们去那里的,最后在张怡寒以让他下岗的威胁下,他才战战兢兢地带我们去。

    到了那里之后,我把张怡寒和小李带到小红之前来过的那座坟前看了一会儿,小李告诉我们,这是小红她妈的坟。

    表面上来看,小红似乎只是在自杀前来看看她妈。

    线索就此断了。

    忙活了大半夜,我们几乎没有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

    最后,我们在从坟山回去的半路上,小李的一句话反倒令张怡寒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张警官,这案子你别查了,我都说了这口阎王井很邪门儿,你们就是不信......"

    "我还就是不信!"张怡寒一下来劲了:"小林,准备一下,下井!"

    "啊?"我差点当场吓尿。

    尼玛,井里刚死过人,此时还有那么多血水,这娘们儿居然又叫我下井。

    "这次我和你一起去,叫你去看现场,也是靠不住的。"张怡寒说完就大步朝郭家院子而去。

    我们三人赶到郭家院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当时只有葛老一个人还在拿着手电围着郭家院子打转。也不知道他又在看些什么?

    之后,张怡寒就从郭家屋子里翻出了两瓶压缩空气和配套的潜水设备。这些装备都是我们昨天下午在我下井之后准备好的。因为井底还有一具尸体,必须要这种潜水设备才能捞得起来。本来我们是打算明天白天去打捞的,看此时张怡寒这架势,明显是要提前了。

    紧接着,我和张怡寒就换好潜水衣,戴上一些潜水设备朝井下慢慢滑去。早上吃了一次亏,这回我多了一个心眼,特意多带了一把登山镐。此时的我还并不知道,正是这把登山镐救了我和张怡寒的命。

    下水之后,张怡寒在前面,我在后面,赶紧朝井底游去。

    这次我下来的时候,还带了一根绳子和一条渔网一样的网状袋子。绳子绑在我身上,准备用来捆绑井底的尸体,好叫上面的小李帮忙把尸体拉出水面。

    有配套的潜水设备后,下潜到几十米深的井底捞点东西,简直轻而易举,我们很快就潜到了井底。

    张怡寒一到井底就给我比划了几个简单的手势,意思是叫我赶紧把尸体绑起来弄上去。我点了点头就把准备好的网状袋子套在尸体身上。

    本来按照约定,我绑好尸体后抖几下绳子,小李就会在上面开始用劲往上拉。可我绑好尸体后抖了好半天绳子,上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总之就是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在水下和张怡寒交流不方便,我便对她做了一个手势,示意我们先上去。

    张怡寒可能是看出我脸色有些不对劲,便点了点头,率先朝上面游去。

    当我们一前一后从井底浮出水面时,一下全傻眼了。

    我早上遇到的事情再次历史重演,我们之前垂在水面上的静力绳已经不见了,井口又被封了起来。

    "师姐,这又是你安排的?"我茫然道。

    "你以为我神经病,吃饱撑着了?"张怡寒一脸鄙夷。

    其实我真想对她说一句她就是神经病,否则怎么会这么大半夜的叫人下井。

    之后我和张怡寒在井里大声叫了很久,可上面始终没有任何反应。我们终于意识到我们是被困在井里了。

    我们俩都很吃惊,到底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连我们都敢下手。

    难道是有人知道我们要查他,想杀人灭口?等在上面的小李和葛老已经惨遭毒手了?我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强烈了。

    当然,此时明显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现在的关键是赶紧想办法出去。

    还好这次我身上多带了一个登山镐。我拿出登山镐,开始在井壁上挖出一个个供自己踩脚的地方。不大一会儿,我就爬到了井口。

    可是正当我兴高采烈的去推压在井口的那块"床"板时,我却愣住了。因为原本压在井口的床板已经换成了一块巨大的石板。我用劲推了一下,那块石板一点反应都没有。

    我还以为是自己力气太小,便又试了一遍,这回我是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结果还是纹丝不动。

    我终于明白不是自己力气不行,而是这块石板太重,根本就不是我能掀开的。

    后来,我用登山镐又在对面井壁上挖了一条可供踩脚的阶梯型小坑,我和张怡寒爬到井口一起用力推。

    结果,效果明显和刚才不一样了,那块石板稍微动了一下。不过却也仅仅只是稍微动了一下而已,说起来是比"纹丝不动"强多了,可那又有什么用。

    最后试了很多次无果后,我们终于放弃。

    我们二人就那么呈八字型并排站在井口下端,双脚踩着两侧的井壁,虽然一直这么站着很累,但总比在井水里面一直不停地踩水舒服多了。

    接下来,为了节约用电,我们把便携式头灯全都关了。

    本来我们还想着就这样支撑一夜,只要熬到第二天早上,一定会有警察过来。

    然而,事实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我们很快就发现井里的温度在急速下降,不大一会儿就下降的大概只有几度的样子了。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那个巨人观在法医验尸报告上为什么会显示她的毛细血管会剧烈收缩。当初我还觉得有些解释不通,谁又能想到这井里的温度在晚上三四点钟的时候会下降的这么厉害。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我们非得被活活冻死不可。

    我知道我们不能再这么干站着了,我们得活动,得让自己的体温升高。而在这么一个狭窄的井里,我们所能做的唯一的活动就是上上下下地攀爬了。其实我还很龌龊地想到了另外一种男人和女人的"活动",不过那个活动我是不敢对张怡寒说出来的。

    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张怡寒说了一下,她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于是我们就打开头灯,朝下面退了下去。

    可是,就在我们二人刚下到最下方的一个落脚点,全都愣住了。因为我们在井壁上发现了白天消失的那些抓痕。

    事实证明,我们之前的猜测没错,这口井的井水真的会在晚上下降,白天上升。

    "师姐,看见没有,这些抓痕就是我昨晚看到的那些,白天都被淹没在水里了,难怪我今天白天下来没看见。"我道。

    张怡寒一脸茫然:"怎么会这样?"

    此时这些问题明显不是我们一时半会儿能想通的,稍微研究了一会儿后,我们便开始上下攀爬来让自己身体保持热量。

    一直爬了一个多小时,大概凌晨四点半左右。我们实在有些累的受不了啦,便爬到井口的位置休息一下。也就在这时,我突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

    我一阵狂喜,就在我准备呼救的时候,却听见了一个很粗犷的男人声音:"动作快点,赶紧弄死他们......"

    听见他那么一说,我和张怡寒脸色全都猛然一变,傻子都能听出他们不是来救我们的,而是来杀我们的。

    PS:

    求钻石,求推荐票。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