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科幻恐怖 > 悬案组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次有了针对性的准备,下井的条件明显比昨天好多了。

    现在不仅是艳阳高照的白天,那些警察还早就帮我们准备好了一些相关设备。其中就包括一些专业登山设备,什么扁带、钢索、上升器、安全带、便携式强光防水头灯......应有尽有。最值得一提的是,连紧身潜水服都备好了,看情况张怡寒那娘们儿似乎还打算让我下水。

    然而,就在穿戴整齐,正准备下井的时候,张怡寒又突然叫住了我。她说没叫我现在马上下井,只是叫我准备一下,一会儿再下井。

    我擦,你早说啊!

    这么大热天的,我穿着一身潜水服,身上还挂了一大堆东西,这不是要人命吗?

    那娘们儿摆明是在玩我,我一肚子的怨言,不过没敢说出来,只能把身上的装备又全都卸下来。

    之后,我闲着没事,去帮葛老搜集散落在井口地上的那些尸体碎块。

    另外穿着白大褂的四名警察也戴着手套在给葛老帮忙。其中有两个正在用网打捞井里残留的尸块。也是此时我才看出来那四个留下的警察都是法医,一般也只有法医才能在这种恶臭之下面不改色。

    在帮葛老整理那些尸块的过程中,他叫我一会儿下井顺便检测一下井水的温度,说是为了验证那具尸体的死因和死亡时间。

    当时,我只问了一句为什么要检测井水温度,紧接着,葛老就给我说了很多专业知识:

    "根据白曲县法医化验报告来看,死者尸体碎块各个部位的毛细血管全都处于剧烈的收缩状态。你在警校应该学过,身体各个器官和皮肤组织内的毛细血管网的疏密程度差别很大,虽然它们无法被人自由控制,但却具备一种"非条件反射"的能力。

    所谓的非条件反射是指人生下来就会的先天性反射,这是一种比较低级的神经活动,如膝跳反射、眨眼反射、缩手反射、婴儿的吮吸、排尿反射等都属于非条件反射。这种反射活动是人与生俱来的,不用学就会。

    我们在办案的时候,根据这种人体身上的非条件反射能找到不少想要的答案。我们行业内说的"尸体会说话"也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假设,如果死者是被人丢在井里淹死的,生前她在那种环境里面应该处于非常紧张的状态,按道理说她的毛细血管应该是扩张而不是收缩。而一般出现这种毛细血管收缩的情况,只有在冻死的人身上才会有。"

    听见葛老那么一说,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叫我检测井水温度了。

    之后又跟着葛老整理了一下尸块,一直到早上九点半,直到几个警察带来了十多个村民到现场,张怡寒才叫我下井。

    当时我也没多想,以为师姐叫那些村民过来是了解情况的,见她叫我下井,我二话没说就赶紧去准备了。我知道自己动作要是不利索点,那娘们儿又会训我。当着那么多外人被训可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

    当我准备就绪,正打算下井时,张怡寒还递给我一个无线摄像头叫我卡在便携式防水头灯上。不用问我都知道,她是想让我把井下的情况拍下来,便于她在上面用电脑直接观察指挥我的行动。

    紧接着,在下降器的帮助下,我很轻松的就下到与井底平行的水面上。

    然而,很快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因为我仔细检查了半天,发现昨晚看到的抓痕全都不见了。

    "师姐,好奇怪,昨晚我看见的抓痕怎么全都不见了?"我握着对讲机回道。

    "怎么可能?"张怡寒也明显有些惊讶。

    紧接着,我就听见了葛老的声音:"你再检查一下井壁上方有没有,有可能是井水下降了。"

    听见葛老那么一说,我赶紧上升一米继续检查。

    葛老经验丰富,他的思维总是比我们快很多。

    众所周知,井水的水位和周围地下水的水位是相同的。而这个村子肯定不止这一个水井,也就是说,这些水井全都在同一个水平面上。昨晚我下井的时候是晚上,晚上村里用水的人比较少,水位可能比较高。而现在是早上,正是村民们做早饭和用水浇地的高峰期,水位下降一点很正常。

    可是,当我连续上升下降,在高度三到四米的范围内仔细检查了一遍之后,还是没发现昨晚看见的那些抓痕。

    我把情况报告给上面的葛老和师姐张怡寒汇报了一下,他们俩人也很纳闷儿。因为我们几人都很清楚,如果井水没有下降的话,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井水上升。一旦井水上升,那些抓痕自然就被井水淹没在水下了。

    可有些说不通的是,现在是秋天雨水比较少的季节。按道理说,井水应该在白天用水比较多的时候下降,晚上才慢慢回涨,如果白天上涨明显不符合逻辑。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师姐张怡寒对我发布了命令:"小林,下水去探一下这口井有多深?顺便摸一下看看井底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摸你妹啊,你怎么不下来摸......"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傻子都能看出来师姐张怡寒又在故意刁难我,要测量井水的深度至少能想出几十种办法,她却让我跳进水里去测。

    "不乐意啊?"张怡寒明显感觉到了我有些不情愿:"你手机还想不想报销了?你想报销手机总得把你手机的尸体找回来吧?"

    听见张怡寒那么一说,我终于妥协了。我们这次的行动组虽然以葛老的资格最老,不过具体负责人却是张怡寒,我要想回去报销自己新买的爱疯5,还真得按照她的要求来。

    接下来,我便回到井口把身上的多余装备全都递给等在井口的小李。之后又叫他给我拿了一块潜水手表和潜水镜,戴好这些装备后,再次顺着静力绳滑下去时我直接滑进水里。

    井里的尸块早就已经被清理干净,并且早在我下水之前就已经撒了很多漂白粉消毒。虽然井里还残留着一些淡淡尸臭味,不过比起那股刺鼻的漂白粉味,那点尸臭味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此时我身上的装备除了潜水衣外,只有一个便携式防水灯头、一个潜水镜,一块潜水手表。稍微整理了一下潜水镜,我深吸一口气,看了一眼潜水表的时间,而后全身放松直接朝井底沉去。

    我在下沉的过程中,心里一直在按照秒表的频率数数。

    本来我是想一口气憋到井底的,可是,我一直数到二十秒居然还没沉到井底,我这才意识到这口井还挺深。不过在这种静止状态下潜水不需要多大的劲,只要憋住一口气就可以了,因此我并没就此放弃,继续下潜。

    据说目前世界憋气吉尼斯记录的保持者,意大利人戴维·默里尼以前在湖南张家界宝峰湖里憋过20分55秒。虽然我不可能像他那么猛,不过在不吸纯氧的情况下,我的憋气记录也达到了五分多钟。

    因此,二十秒对我来说还是小意思,不过越往下潜,水温越冷,水压也越大,由于刚开始没有想到这口井有那么深,因此,我在往下潜了三四十秒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打了退堂鼓。

    我上去之后,张怡寒问我是不是到底了,我说没有,她便叫我继续下去。

    对于她的话,我向来没有什么机会反驳,只能乖乖的再次沉入水下。

    不过第二次下水我已经有了心里准备,因此我是头下脚上地朝下面潜下去的。我还就不信了,一口井它能有多深。

    然而,当我第二次下井后,下潜了三四十秒还是没有到底,我终于有些心慌了。

    这一带属于平原地区,按说地下水的水位不会太低,一般水井应该都在十到二十米之间,根本就没必要打那么深的水井。可按照我这次我大约每秒一米的下潜速度来算,保守估计,这口井已经大大超出了正常水井的深度。

    水温还在不停地下降,应该从水表的十多度下降到几度了。直到我默数到六十的时候,我的双脚还是没碰到井底,我心里终于有些慌了。

    可是我又不想这么快放弃,一是我很好奇这口井到底有多深。二是,我知道如果我现在浮上去说我没踩到底,张怡寒那娘们儿肯定会叫我再下来一次。于是我干脆硬着头皮继续下潜。

    只是随着水下压力越来越大,下潜的速度也越来越慢。终于,就在我数到七十八秒的时候,总算是到达井底了。算算距离,初步估计这口井的深度至少应该在五六十米左右。

    不过,就在我双脚刚踩到井底时,我心里就猛然一颤。因为我感觉到自己踩到的不是预期想象的淤泥,而是一团软绵绵的东西,给人的感觉就和气球一样。

    低头一看,我最先看到的是个反光的物体,那正是我的爱疯5。我心里一阵高兴,觉得自己这趟没白来。

    可就在我伸手去拿自己手机的时候,井水突然荡漾了一下,一团黑色的物体随着水纹一阵摆动。紧接着,我就看见那团黑色物体后面露出了一双铜球般大的眼睛,那是一个人的眼睛,眼珠子都凸到眼眶外面来了......

    "啊......"我吓得猛然一张嘴,"咕噜咕噜"地冒出很长一串水泡。

    我毫不犹豫地赶紧四肢并用,拼了命的往上游......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