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吴应龙瞬间呆住,方才歇斯底里的吼叫顿时哑火。

    这一巴掌打得其实并不重,可是给他带来的耻辱感却令他不知所措。

    在错愕之中,他看向秦少游,秦少游冷冷地看他,那眼眸里掠过的杀意让他不禁后退了一步。

    在吴应龙看来,秦少游算是什么,一个厨子而已,仗着运气成了一个通直郎,和自己清贵的出身相比,简直就是猪狗不如。可是偏偏,一个这样的下九流,不但骂了自己的娘,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动了手。

    他身躯在颤栗,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让他死,一定要让他死,心里无数的委屈和愤恨涌上来,他终是保持着最后一丝的理智,这里是万象神宫,圣皇就在这里,这一切的一切都尽收圣皇眼底,他要喊冤。

    于是他向前一步,正待要滔滔大哭,秦少游却比他更快,秦少游一个箭步,忙道:“陛下在上,请恕微臣无礼,微臣自然有万死之处,可是方才发生的一切,就是当时的场景,四门学的几个生员也像吴博士一样,先是遭遇了微臣的挑衅,那生员王新被算学生员杨敏妈作是小娘养的,陛下,为子者孝,王新被吴博士诬赖是下九流,那么即便他是下九流,就可以被人肆意侮辱父母至亲么?当时确实是王新先动的手,可是吴博士被人骂了娘,在这样的场合,当着陛下的面,尚且怒从心起,对微臣动手动脚,不顾斯文扫地,吴博士身为学官尚且如此,王新一介生员,为了孝义冲冠而起,又何错之有?”

    “可是……”

    此时殿中哑然无声,所有人都被方才的场景惊呆了。

    秦少游旁若无人,厉声道:“可是国子监呢,却是不分青红皂白,只抓着王新先动手打人,以此为由,革除了他们的学籍,交友司法办,误人前途,几欲将他们置之死地而后快,若是如此,那么敢问,方才吴博士也是先动手打人,他身为命官,按照国子监的说法,是不是也该罢官,是不是也要交有司问刑?”

    武则天冷若寒霜。

    不得不说,秦少游的话几乎无法反驳,可是……

    这太放肆了!

    武则天好整以暇地闲坐着,她不吭声,就无人敢发出半点声音,所以此时的情形诡异到了极点,这偌大的宫殿里,上千人伫立,可是这里很安静,安静得可怕。

    无数双眼睛就这样眺望着武则天,通天冠下的武则天,脸上却只是微笑,笑容的背后,谁也猜测不到答案,猜不到武则天的喜怒哀乐。

    秦少游步步紧逼,道:“吴博士,你认为呢?”

    吴应龙哑火了,因为他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圈套,若说生员有罪,那么方才自己所作所为和那些生员又有什么分别?若生员有罪,真要公论,他吴应龙也是罪无可恕。可若说生员无罪,岂不是正好证明国子监处置不公,所谓不平则鸣,因为国子监不公,所以秦少游为他的学生喊冤,何错之有?

    所以,吴应龙左右都不是人,他很聪明地做出了选择,不去理会秦少游,而是……做出一副万分委屈的小媳妇状,反正大家都看到了,自己被人骂了娘,还挨了一巴掌,眼下博取同情才最是要紧,讲道理既然讲不过,那就只好出此下策了。

    吴应龙不答,秦少游却并没有因此而罢休,他身子一侧,目光落在了国子监的陈祭酒身上,道:“陈祭酒执掌国子监事,对这件事,最是清楚不过,下官不过小小助教,有些话本不该问,可是今日下官斗胆,敢问陈祭酒,那些被革除了学籍的生员何错之有?”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陈祭酒的身上,他心里勃然大怒,可是……此时他竟也答不上来,他唯一能做的,只能是装聋作哑。

    秦少游问完了,随即苦笑:“今日臣在此放肆,求的不是公义,只不过身为人师的本份罢了。其实……”他叹口气,声音变得低沉,再没有方才的咄咄逼人,可是很快,他又洒脱起来:“在来之前,臣已知道今日在这里无论说什么道理,可是在这样的大喜日子里如此肆意胡为,实是罪无可恕,所以臣自知有罪,所求的无非就是,臣既有罪,可是生员们无罪,愿圣皇网开一面,赦免他们,千错万错,不过是臣一人而已……”

    他说到这里,扑通一下拜倒在地,头低低垂下,朗声道:“臣出身轻贱,蒙圣皇厚爱,不知图报,反是嬉闹盛典,贻笑大方,虽无乱臣贼子之心,却有覆宗赤族之罪,臣愿伏法,恳请圣皇重惩,以儆效尤,臣绝不敢有腹诽之心,唯有感念君恩之情。”

    “……”

    若说一开始,这家伙的咄咄逼人,可谓占尽了道理,可是缺陷也很明显,他锐气太盛了,即便你有一万个道理,可是在这个时候玩这一套把戏,那也是该死。

    可是接下来,该装孙子的时候,这厮居然也一点都不含糊,不但不含糊,而且一番话如肺腑之言,说得感天动地,摆出一副引颈受戮的模样,却也不知是他演技高明还是当真这话乃是他心中所想。

    不管如何,一个占尽了道理,可又如此真诚、干脆利落请罪的人,多多少少能打消许多人的怒火。

    即便是对秦少游再有偏见的人,至少也挑不出一点错来,他胡闹是为了自己的门生,一个护犊子的人敢拿自己的性命去为自己门生喊冤,你能说什么?而且方才嚣张归嚣张,至少这嚣张不是为了自己,嚣张之后大义凛然,宁愿引颈受戮,单凭这一点就难得可贵了。

    秦少游突然来了这么一下,让吴应龙傻眼了,他本来想装可怜,而事实上,他也确实博得了许多人的同情,道理没有站在他这一边,可是情理上,他却是占足了便宜,所以他捂着自己的腮帮子,虽说腮帮子现在还隐隐作痛,可是还不至于让他疼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他必须得装下去,结果……装了可怜,也他娘的没人多看一眼,反而这玩感情也不如秦少游。

    他心知这样下去极有可能会发生雪崩式的危机,这时候若是再不玩出点花样,这顿打可就白打了,于是他二话不说,直接滔滔大哭,拜倒于地:“臣纵有万死之罪,何至受今日之辱,恳请圣皇为臣做主!”

    两个人都这么拜倒在地,一个比一个要感人,而这时,所有人的注意力却又落在了武则天的身上。

    这件事其实两边都有道理,一边是大义凛然,另一边呢,却是受了万般的委屈,可怜兮兮,所以无论站在哪一边,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了。

    而现在,谁死谁活,就看陛下了,生杀予夺,皆在帝心!

    武则天的表情却只是似笑非笑,在这大殿中无数烛台上烛火的摇曳下,她笑起来,竟也依旧还能依稀看到从前的绝世容颜。

    她似乎是在权衡着什么,所以这笑容只是挂在脸上,良久,她目光掠过了一丝冷色,这冷冽宛若寒冬,使流水瞬时成为坚冰,让无数人汗毛竖起。

    她冷笑,笑声很好听,却如山雨欲来,牵动人心:“你们……都很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