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洛阳宫待诏房里,上官婉儿接到了一个奇怪的请柬。

    而下头的落款,让她心念一动。

    ‘请上官待诏莅临如春酒楼,于六月十九赴宴,通直郎秦少游敬上。’

    上官婉儿收了请柬,沉吟片刻:“回禀一下,就说我会去。”

    秦少游请客吃饭,她是极有兴致的,因为这个家伙实在有点神秘,上官婉儿很想看看,他又想故弄什么玄虚。

    ………………

    太平公主的府邸距离洛阳宫并不远,她的前任夫婿薛绍乃是万年县人,只是自薛家获罪后,这姻亲也就断了,武则天将公主召到了洛阳,在洛阳宫附近安住,是以,这位公主殿下也就暂时蜗居于此。

    说是蜗居,其实这府邸占地很大,随侍的嬷嬷、婢女足有数百之多,公主殿下新近‘离婚’,心情自然不好,虽说这时候的男女‘离婚’也算不得什么,改嫁更是稀松平常的事,不过太平公主毕竟是金枝玉叶,此事受了坊间很大的争议,于是乎,公主殿下就有那么点儿难堪了,只得闭门不出。

    她的日子过得颇为惆怅,倒是前几日,看了两则诗后,竟是动了心。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这诗正合她现在的心境,如今她蜗居于此,虽然照样享尽荣华,却因为许多的流言蜚语,使她羞愤和难堪,连她都不禁生出了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的感叹。

    她命人打听了这位诗人,这才晓得作诗的人竟是个少年人,而且如今名噪一时,洛阳内外,上至公卿,下到寻常士人,都在抄录他的诗词。

    公主殿下二话不说,便叫人下了帖子,希望请秦少游到府上一会。

    所谓一会,当然不是幽会,此时的太平公主,其实本质上还没有变坏,只是得知此子名声大噪,想沾一沾他的‘才名’,改变自己的形象而已。

    可是那该死的家伙,居然没有回音。

    公主殿下已经怒了。

    岂有此理!

    她愤愤不平,虽也晓得才子都是持才傲物,可是自己折节下交,这厮居然不予理会,这是瞧不起自己么?

    正在她想着怎么收拾这个家伙的时候,一份请柬送了来。

    老嬷嬷拿着请柬,送到了在亭下纳凉的太平公主手里。

    因为这里是禁地,而天气炎炎,太平公主只穿着一件极为宽松的道袍,她从前曾出家祈福,这蝉翼般的道服穿在她的身上,竟隐隐有几分难以言喻的端庄感,亭外便是一汪池子,清澈的池水倒影着她的俏脸,这位遗传了武则天美貌的公主殿下宛若洛神,美艳到了极点。

    道服宽松,使她的酮体不可避免的暴露出了一些,妙曼的曲线和白皙的肌肤,便掩藏在蝉翼般的真丝之下,她接了请柬,只是美眸一转,看了看:“要赴宴?秦少游……”

    太平公主嫣然一笑,然后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她蛮腰轻轻一旋:“许久不曾出门了,他的诗做得很好呢,除了本宫,他还请了谁?”

    “听说有回音的,暂时只有上官待诏。”

    太平公主听到上官待诏四字,眼里的兴趣更浓:“她也去?”

    “她和秦少游早有渊源。”

    “是么?”太平公主的脸色不太好看了,淡淡道:“噢,本宫知道了。”

    ………………

    洛阳县里发生了一件很是奇特的事。

    最近大出风头的才子秦少游,居然开始大宴宾客。

    他的请柬发出去了许多份,可是具体是谁,却不得而知。

    至少现在有回音的,只有两个人,而且都是女人,更可怕的是,这都是当今天下最有权势的女人,一个是上官婉儿,一个是太平公主。

    如此一来,许多人眼红了,大家很期待,下一个收到请柬的人是谁。

    又过了几日,消息越来越多了,当今户部尚书,陛下的亲侄武承嗣接到了请柬,并且愿意参加酒宴。

    再之后,是来俊臣。

    紧随其后,是鸿胪寺卿卢胜。

    这一下子,有些人有些慌了。

    不对劲啊,自己也曾给过秦少游名帖,为何秦少游的请柬没有来?

    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上官婉儿去了,太平公主去了,来俊臣和武承嗣也在受邀之列,自己没理由接不到啊。

    现在外间都是议论纷纷,颇有点把这请柬当作了福布斯榜一般,仿佛这秦少游所发出的请柬,请的都是最权势滔天的人物,若是没有你的份,只能说明你格调还比较低,档次不太高。

    况且如此位高权重者参与,若是能入席,岂不是恰好有了与大人物结交的机会?

    于是,那些高高在上之人有点儿坐不住了;而地位较低的,又想从中牟取一次机会。

    如春酒楼,顿时热闹起来。

    各色人等都上门来旁敲侧击,秦少游自然不予理会,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假若人家随手一吩咐,这请柬就发出去,那么请柬可就一钱不值了。

    这一日正午,有人登门,来人是个武官,他倒是趾高气昂,进了酒楼来,便拍了拍柜台:“哪个是秦少游?”

    秦少游道:“不知尊驾是谁?”

    武官冷冷看他一眼道:“我是谁不要紧,可是你若是晓得我干爹是谁,那么可就要吓死你了。”

    秦少游惊讶地道:“噢?你也有干爹?”

    武官不耐烦地道:“我干爹便是……当今的秋官侍郎周兴。”

    又是他……

    秦少游哭笑不得,姓周的收干儿子还上瘾了,东一榔头西一榔头,莫非是将这个当作事业来干?他不由肃然起敬,把别人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后世的接盘侠见了他,只怕也要拜他做祖师爷才是。

    “噢,原来是周大人,失敬、失敬……”

    武官冷冷道:“而本官呢,世勋云骑尉,姓王名洪,我家干爹让我来,是来问请柬的……”

    周兴这个人,秦少游是得罪不起的,秋官侍郎,品级和卢胜差不多,可是因为武则天在朝,大大加强了司法监督的权利,此人的权势甚至还在来俊臣之上,绝不好招惹。秦少游之所以没有请他,只是因为他和有过一点小芥蒂,况且周兴差点办了卢胜,而卢胜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前辈,自己请了卢胜来,最好还是不要让周兴出场了。

    而如今人家来问,他犹豫片刻,正待要屈服,却听王洪继续道:“若是不给,本官拆了你这破酒楼。”

    嚣张!

    秦少游的脸顿时绿了,然后,他慢慢镇定下来,本想说一句‘请柬随后就到’,而如今,却只是飘忽忽的一笑道:“噢,是王什么什么骑尉么?”

    王洪冷冷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秦少游道:“敢问,秦某和周大人熟么?”

    王洪淡淡道:“你不过是个芝麻小官,怎会认得我干爹。”

    秦少游一摊手道:“既然不熟,我宴客与他何干?周兴……我不认识,所以……没有请柬,快走,快走。”

    王洪呆住了。

    他万万想不到一个小小的助教居然敢说这样的话。

    他先是瞠目结舌的看了一眼秦少游,而后勃然大怒,猛地一下拿起柜上的算盘珠子,一副欲要朝秦少游砸过去的架势,嘴里恶狠狠地道:“你说什么?”

    秦少游将下巴微微抬起,背着身,一字一句的道:“周兴是谁,我不认识,秦某人请客吃饭,来的都是朋友,可不是什么甲乙丙丁!”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