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少游下了学便去藏书阁,摘抄一些觉得可用的诗句出来,值得庆幸的是,从前的那个秦少游虽是个书呆子,好处却是基础功扎实,毕竟任何时代,一个完全脱离低级趣味的人都是凤毛麟角,属于熊猫级别的稀罕物,大家都是芸芸众生,像吃喝嫖赌之类都不可避免,可一旦沾了这等恶习,就没啥高级一些的追求了。

    从前的秦少游不一样,他对任何低级趣味的娱乐都嗤之以鼻,秉承着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精神,每日用功苦读,日夜不缀。幸好,现在的秦少游挽救了他,否则这个家伙当真要活到老、学到老不可。

    这样的后果就是,秦少游的扎实基础功在藏书阁里很快显现出来,他发现他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而且翻阅许多书籍,居然很快就能融会贯通,不容易啊………他不由感叹,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幸好自己穿越的不是一个砍树的家伙,尽他娘的去嫖CHANG了,到时哭都来不及。

    寻到了一些好的诗作之后,秦少游便背诵下来,有时到了课堂上也可以讲解。

    秦少游的教学到了第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使学子们对声韵有了一定的掌握,第二阶段则是让生员们苦背诗词,使他们潜移默化;第三阶段让他们自由发挥,通过对对子的方式培养他们的兴趣,加强他们的词汇运用能力。

    而现在就是讲解了,讲解的同时,让生员们尝试去作诗,就好像备考的考生一样,在最后一个阶段进行突击式的训练。

    有一句话叫做文山题海,现在秦少游用的就是这个办法,每日开课先讲解一首诗,随即要求每个生员作出一首诗来,题目自然是秦少游来选,做不出,抄写隋唐诗词两百首一遍,不服气?这个不要紧,秦少游的刀功一向是了得的。

    生员们终于开始要经历一场噩梦了。

    每日绞尽脑汁作出一首诗来,还要当着所有的同窗面前朗读的,那些有悟性的人,作得好的,当然是得意洋洋,而那些后进,自然免不了如丧考妣,丢人啊……

    少年人,其实是最爱面子的。

    而秦少游其实营造了一个学习的氛围,即所谓的心理战。

    在后世,学校往往有好坏之分,好的学校营造了一个氛围,使得学生们都以高分为荣,于是这里的学生,即便再烂也烂不到哪里去。反观那些烂校,却难以培养出这样的氛围,学生们桀骜不驯,都以谁更时尚,谁斗殴厉害为标榜,结果就是,一锅粥里只剩下了老鼠屎了。

    要培养这样的氛围,其实很简单,秦少游两世为人,本来就是老狐狸。

    比如杨庭这个家伙,家里有权有势,便不免标新立异,经常穿着华服来上课,秦少游绝不会严厉的去斥责他,而是笑吟吟地看着他,冷嘲热讽道:“哟,这衣衫的用料真是鲜艳,小杨啊,这是你娘买的?”

    说话的时候,声音一定要拖着尾音,语气一定要带着几分讥诮,尤其是要把你娘二字当做重点高声说出来,于是效果就来了,众人哄笑,杨庭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到了次日,就不敢穿这样的衣衫来了,反而和那些寒门子弟一样,只穿一件朴素的长衫。

    再有对于学习不够用功的,秦少游则是故意让他们留堂,让他们清洁课堂,那些刻苦的人,便笑嘻嘻的一哄而散,不免要故意朝那些后进者挤眉弄眼,而留下的人则是满是羞愧。

    氛围已经有了,教学的计划步步推进。

    而终于,宫中下了门下旨意至国子监,年中的测考终于来了。

    无论是太学、国子学还是四门学,这里都是大周最重要的官员储备基地,从这些学堂出来的生员,将来毫无疑问的都将成为大周的官吏,其地位,只怕和后世明清时的举人差不多,因此,每年测考,例行都是门下省以宫中名义至国子监,由国子监选定良辰吉日开考,以显示宫中对人才的重视。

    当国子监开考的消息传到了四门学,督导博士王岩便兴匆匆的抵达明伦堂。

    掌教博士王伦压了压手,直接示意王岩坐下:“外间的情形如何了?”

    “消息传出去,秦少游殴打生员,胡乱教学,已经传至朝野,如今洛阳内外已是沸沸扬扬;至于朝中,御史台屡屡上书,矛头直指鸿胪寺卿卢胜,有人搜罗了证据,卢胜固然已经承认任用私人,可是这一次,只怕也是在劫难逃。据说在这背后,鸿胪寺里的少卿也出了力,整垮了卢胜,他便有机会做正卿,因此在御史台已经寻了关系,看来这一次测考出来,等到卢胜和秦少游二人原形毕露就可收网了。而市井那儿也是议论不休……”

    王伦笑了笑,捋须打断道:“还要等测考出来么?”

    “王公这是什么意思?”

    “我们该表态了,你看,现在朝野震动,天下人的矛头都直指秦少游和卢胜,卢胜这个人位高权重,你我奈何不了,可是秦少游在四门学里肆意胡为,扰乱纲纪,若是要等到御史台那儿先动了手,你我二人,只怕也会被斥做是庸碌无为,现在是展现风骨的时候了。”

    王岩眼睛一亮:“王公的意思是说……”

    王伦撇撇嘴,淡淡的道:“传秦少游。”

    …………

    掌教博士王伦相召,秦少游自然不能怠慢,等他到了明伦堂,却再看不到这几个博士的笑脸了。

    六个博士排资论辈的坐成一排,一个个冷眼看着秦少游。

    秦少游行礼。

    王岩冷冷站起来,呵斥道:“你的礼,老夫可当不得,秦少游,你可知罪么?”

    秦少游道:“下官不知。”

    王岩怒斥道:“你扰乱纲纪,不学无术,肆意胡为,坏人心术!”

    秦少游见状,明白了,测考在即,联想到学堂外的腥风血雨,这些人已经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想要展现出自己嫉恶如仇的一面。

    他心里感叹,大周人民鸡贼,做官的也不是什么好鸟啊。

    想到这里,他心里夹杂着一些愤怒,抬起头来直视着王岩,一字一句道:“王博士何出此言?”

    王岩冷笑道:“你殴打生员,你胡乱教学。”

    秦少游道:“据我所知,四门学在此之前,诗学本就不彰,上年测考,合格者十之一二都没有,六十多个生员,能通过国子监考试的,不过区区四人,敢问王博士,这是谁教的学,又是谁在糟蹋这些生员?我教的好不好,暂且不论,可是此前所教授的方法,简直就是可笑至极,那时候,诸位博士为何无人制止?”

    这一问,反倒让王岩傻眼了,因为从前那个教诗的助教,如今已升为了博士,而这个博士就是王岩自己。

    王岩顿时恼羞成怒,恶狠狠的道:“秦少游,你放肆!”

    他本以为自己的一番大义凛然能让秦少游屈服,谁晓得这个家伙竟敢反击。

    秦少游抿嘴笑了:“即便是放肆,那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你们的意思,我当然明白,无非就是听到了外间的一些闲言闲语而已,见风使舵,墙倒众人推?若是如此,那么我放肆又如何?我奉旨在此任助教,不敢说殚精竭力,却也算是不敢枉费朝廷的恩泽,这几个月来,我没什么对不起生员,也没什么对不起诸位博士的,你们今日既然已经挑明,无非就是想赶我走,我能说一句话么?”

    “你还要狡辩什么?”王岩怒气冲冲的道。

    秦少游沉默了一下,一字一句道:“去你MA的!”

    博士们愕然。

    此等粗鄙之语,他们万万想不到竟是被人用在自己的身上。

    而这时,秦少游已是扬长而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