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很合理,简直无可挑剔。

    看一个人说话就可看出一个人的水平。

    至少在单凭这番君子远庖厨的解析上,秦少游是完美的。

    至少武则天十分满意,因为秦少游的话里更印证了一个道理,那就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出身不好又怎样,是厨子又如何?只要满腹经纶,这些都是浮云。

    而这一句话却很对武则天的胃口,又或者说,这一句话牵涉到的是武则天的根本利益。

    武则天笑了:“你的父亲出身低微,却能供你读书,使你成才,朕相信他确实有君子之风。”

    若说一开始,武则天只是因为唯有读书高这句话想要利用秦少游,而现在却不由得起了惜才之心,只是……武则天有些犹豫了。

    她倒是想给秦少游一个机会。

    只是近年来,她提拔了来俊臣这些草莽之人,早已招致了大量的反对,而来俊臣这些家伙也并没有让武则天‘失望’,就在数月之前,来俊臣等人诬告了许多人,引发了很大的争议,现在若是再用一个厨子做官,只怕……

    武则天眯着眼,她本来的打算是秦少游以唯有读书高而闻名,索性接见他,来试探朝中的反应。

    天子突然召见秦少游这样的草民,当然是一件重大的事,等到群臣和勋贵们打探这个草民的背影,这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自然也就天下皆知了。到了那时,武则天正好要看看群臣乃至诸王的态度,若是他们沉默,那么接下来相应的措施便可大力推行,可是一旦他们反应激烈,武则天大不了双手一摊,朕有说过庶民与诸卿等同么?朕见秦少游,不过是爱他的厨艺而已。

    这种投石问路的把戏,而秦少游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

    可是现在,武则天转了念头,她很少对人抱有好感,况且这一次,秦少游立了大功,波斯王子一醒,为她解决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只是……若是贸然给一个厨子鱼袋子,封官许愿,只怕到时又不知有多少人抨击反对,如今百官已是沸腾,没有足够的理由,实在说不过去。

    武则天于是飞眼看向秦少游,道:“朕看你哪,也不尽然是书呆子,你满腹经纶,朕倒是想考校你。”

    秦少游心里说,陛下已经考校我很多次了!

    可他还是打起精神道:“请陛下出题。”

    武则天脸带淡笑道:“你来猜猜看,朕现在在想什么?”

    秦少游不是她肚中的蛔虫,可是为了今日的相见,他也有所准备,于是意味深长的道:“臣知道,可是草民不敢说,也不能说!”

    武则天不由哂然。

    不敢说也不能说,这一句答得很好。

    “噢?你既然知道朕所虑之事,那么朕再问你,可有解决之道么?”

    又是一个难题,她作为天子,尚且为难的事,居然让秦少游一个草民来解决。

    秦少游却是笑了。

    他笑的时候,并没有伪装,而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虽然只是三言两语的交往,但他已经摸透了武则天的脾气,其实……这是一个还算好相处的女人。只要不去触犯她的底线,掐准了她的月事……不对,她现在还有月事么?没有月事才好……秦少游不由松了口气,省心。

    秦少游有时候觉得,自己的思维实在是发散,越是紧要的关头,反而总是胡思乱想,不过……这似乎是一种不错的品质,至少这能使他坦然、淡定地面对一切。

    秦少游给出了答案,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来,然后朝一边的卢胜瞥了瞥,嘴角努起,向卢胜的方向一歪。

    武则天顺着他的目光,忍不住朝卢胜的方向看过去。

    她先是有一丝不解,然后,她猛地恍然大悟。

    这个家伙居然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又把一个问题解决了。

    武则天笑了,这一次,竟是朝秦少游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双方没有用语言去交流,可只这一个眼神,一个小小的动作,竟是能无碍的交流。

    秦少游的意思是,解决这个问题的钥匙,就在这位卢胜卢寺卿的身上。

    武则天很喜欢这样的交流方式,因为这种方式很巧妙,既像是一种游戏,同时又融汇了许多机关,聪明人之间的交流本该如此。

    她的脸色微微冷峻起来,然后长袖一摆,重新坐定。

    在这小厅之中,她永远都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她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足以让人百爪挠心的去猜测,去细细体会。

    于是等她的脸色微微拉下来的时候,厅中的气氛骤然紧张了。

    “卢胜……”武则天慢悠悠地道。

    卢胜见武则天与秦少游一唱一和,一头雾水,眼下陛下喊着自己,他不敢怠慢:“臣在。”

    武则天抿了抿嘴,却并不急着说话,而是拿着手指头蜷着轻轻在一旁的几子上磕了磕。

    嘚……嘚……

    随侍的宦官会意,忙有人将早已煮好的茶小心翼翼地捧在了武则天的手心上。武则天寰首,轻抿了一口茶水,又拿着茶盖子轻轻地拨动着茶盏上的茶沫儿,她的眼睛注视着浮动的茶沫,却是一字一句地道:“依卿之见,秦少游才学如何?”

    秦少游有什么才学,卢胜怎么会晓得?天可怜见,这个家伙,他可是第一次见,反正有点儿不讨喜。

    可是卢胜却不敢说不,顺着武则天的话道:“年纪轻轻,已是不易了。”

    他充分地展现了一个老官油子的圆滑一面,他故意说年纪轻轻,这为秦少游将来是个草包留下一个伏笔,后头一句不易,却又算是赞赏的意思,短短九个字,既为自己留有了后路,同时又顺应了天子的心意。

    武则天岂会让他这样蒙混过关,却是板着脸:“这么说,即便是卢卿,也很欣赏他的才干,是么?”

    “呃……是……”

    “波斯王子的生死要紧么?”

    “自是要紧。”

    “若是波斯王子死了,于国有益么?”

    “有害。”

    “那么若非秦少游,只怕今日之事要有害于国,如此说来,秦少游是有大功于朝啊,你既说他有大功,又说他很有才干,可见你也不尽是糊涂,还是颇晓是非的。”

    卢胜有点想哭了,这可不是自己的意思。

    武则天抿抿嘴:“既然你这鸿胪寺卿尚且如此惜才,那么你看,该授予何种官职为好?”

    卢胜目瞪口呆,他猛地明白了武则天的意图。

    武则天想封秦少游做官,可是又怕招致不满,毕竟有了来俊臣这些人的前车之鉴,再直接将一介白丁草民入仕,不免会引起非议。

    那么,只有他卢胜来顶缸了,这是你卢胜推荐的,和陛下当然无关,陛下不过因为你的全力推荐,这才顺水推舟,要怪,当然怪你卢胜去。

    可是现在的卢胜已经无法回头了。

    首先,他已经有了过失,堂堂鸿胪寺卿,可是治下的怀远驿里竟差点有王子饿死,若是追究起来,你这主官难辞其咎。

    其次,你已犯了大罪,而且此前对秦少游冷言冷语,可是人家秦少游到了后来不计前嫌,还为你开脱,你欠了秦少游一个人情,现在若是他敢说一句秦少游这个人人品、出身、才干不好,这都属于忘恩负义的范畴,一旦传出去,只怕又是一个笑话。

    卢胜纵然有万般的不肯,可是这时候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陛下圣明。”

    武则天莞尔一笑,她不由朝秦少游使了个眼色,二人目光交错,会心一笑,都有一种阴谋得逞的快感。

    “那么依卢卿之见,秦少游理应授予何职,方能人尽其才?”

    ………………………

    老虎看着收藏真心难过呀,可有心疼老虎的同学吗?老虎需要大家的支持,听说推荐、收藏、打赏、留言都能让老虎的心情好一些!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