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酒楼外头,街道已经清空,有的只是乌压压、鲜衣怒马的禁卫。

    武则天已经坐上了龙撵,她拉开了帷幔,看了一眼站在辇外相送的秦少游,然后,她抬起眸子,目光落在了如春酒楼门脸那巨大的牌匾上,李弘的文字被拓印于此,刷了金漆,显得格外的醒目。

    厨艺无双!

    落日的余晖将点点金黄洒落下来,照在武则天深邃的眸子里,这幽深不可测的目光,影射倒影着光亮。

    她吁了口气,幽幽长叹。

    叹声宛若带走了满街的肃杀,抬辇的宦官们徐徐将龙撵抬起,龙撵启程。

    秦少游朗声道:“恭送圣驾!”

    那大队的人马已开始动了,旗甲分明,旌旗招展……

    大队的人马宛如长蛇,渐渐的消失在了秦少游的面前。

    秦少游没有项羽那样,见了秦始皇的大驾之后,有‘彼可取而代之’的豪迈,他自始至终都知道,自己不过是个小人物,一个想要使自己生活更好一些的小人物,仅此而已。

    该做的,他都已做了,所谓的尽人事便是如此。

    至少武则天对他的印象是极好的,这一点秦少游倒是可以保证,至于天命如何,那么只有静心等待了。

    最悲催的结果就是,武则天这老娘们回了宫里,转过头,就把今日愉快的经历抛之脑后,然后……再无音讯。

    秦少游摇摇头,背着手叹口气。

    随驾队伍落在最后的,就是那些杂役宦官了,其中就有王安。

    王安在队伍之中,却被秦少游拉住。

    王安脸色有点不太好看,堂堂御厨,却是被秦少游一个不知名的小子给打了个落花流水,陛下对自己的厨艺不过是一个好字,可是这秦少游,却先是好,再之后是好吃,最后又是好吃,很好吃,好吃得很。

    很明显,王安输了。

    于是本着愿赌不服输,输了也不认的原则想要蒙混过关。

    可是秦少游却是眼尖,看到了他。

    “小安,小安……”秦少游朝他招手。

    王安加急脚步,把脸别到一边去,假装没有看到。

    可是他低估了秦少游的毅力,秦少游已追上来,王安吓了一跳,他晓得这个家伙是胆大包天的,于是忙驻足,尴尬的朝秦少游迎上来。

    “小安哪,你这么快就回宫?”秦少游很亲昵,拍了拍他的肩。

    “这……宫中有规矩,是要赶着回去。”王安欲哭无泪,他总是觉得,秦少游看他的眼神,像是东市里买骡马的表情,东瞧瞧,西看看,眼睛朝着自己的牙口看,这让他心里有些发毛。

    “哦。公事不能耽搁,这是顶天的大事,你能够尽忠职守,为师很欣慰啊。”

    “呃……”

    “你既然要走了,为师也不能留你,不过……你我既是师徒,应有之礼却还是要的,什么拜师礼就不用了,为师最讨厌那些繁文缛节,烦。钱啊之类的东西,也不用孝敬,钱再多,能取代师徒之情么?这师徒犹若父子,对不对?”

    “师父……”王安不甘心地叫了一声。

    秦少游朝远处的秦寿招手,道:“秦寿,来……”

    秦寿小跑过来,便听秦少游又把手搭在王安的肩上,语重心长的道:“我说小安哪,既然你我师徒一场,为师有个堂兄,你却无论如何都要见一见,他叫秦寿,你理应称之为师伯,快,来见礼。”

    王安看了一眼抠着鼻屎的秦寿浪浪荡荡地站在一边,还是一头雾水的样子,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傻气。

    王安的心开始天人交战,这一喊,显然不但阉了自己的身体,便连精神也要阉割一道了。

    秦少游则是抱手一边,笑了:“小安哪,不要怕生嘛,凡事虽有过程,可是见过师伯,有什么扭捏的,一回生二回熟,来,来,来,再不叫为师可要生气的。”

    “师伯……”王安很委屈的叫了一句,声音有若蚊吟。

    秦绍手指从鼻孔里伸出来,带着很可疑的一团东西,啪唧一声,探出老远,笑呵呵地道:“叫的我怪不好意思的。”

    “师傅、师伯,咱家……咱家还有事,有空咱家再出宫来聆听教诲,眼下该回宫了。”

    “去吧,好好做菜,不要堕了为师的威名。”

    王安逃也似的跑了。

    …………

    “堂哥,咱们要发财了。”

    一听到发财两个字,秦寿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话他已听了不知多少遍,可是发了财,也不是自己的,从来不见这个堂弟给自己付工钱。

    见秦寿懒洋洋的,秦少游便当机立断道:“你这个家伙,油盐不进,真是讨厌,赶紧,去把邓健叫来,该做工了,让他躲了一天的懒,他的债,什么时候是个头?还有,你出去,去打个酒旗,旗上要这样写……本店雇请御厨王安师伯掌勺,欢迎莅临!”

    “谁是御厨师伯!”

    “是你啊,堂哥。”

    “啊?”秦寿猛地想起来了,不知不觉间,他的腰杆子也挺直起来:“是我么?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他显得很兴奋,搓了搓手道:“我就怕做的不好。”

    秦少游冷笑道:“配料都是我给你调好的,也已教了你做不少菜,有什么做不好?你不要妄自菲薄。”

    “好,我这就去。”

    见秦寿兴匆匆的背影,秦少游又是摇头,老秦家的基因堪忧啊,这个堂哥,为什么总感觉智商有问题?

    ……………………

    几日之后。

    尚食局内膳房。

    这里主要负责的,乃是内廷的食物,按照汉制,天子一日吃四餐,而大臣一日食三餐,平民食两餐,所以此时午时将近,内膳房已经忙开了。

    今日乃是王安当值,王安的职位是主食,别看官名有点儿丢份,却是实打实的尚食局主要领导之一,他掌握着六十都个主膳,还有四十多名杂役,如春酒楼的事,他已经忘了,反正自己是太监,一年到头也出不了几回宫,那个什么师父,他早已丢了个九霄云外。

    像平时一样,到了这内膳房,他便活脱脱的像个大将军,背着手,在膳房里的各处逡巡,偶尔要叫骂几句:“这饼是这样蒸的么?先事先热水。”“八宝饭好了没有?”

    他一通训斥,那些个主膳们个个不敢吭声。

    接着他又开始扯起嗓子叫骂:“采买的人为何还没有把新鲜的鲜果送来,没有鲜果,如何上菜?这些混账东西,每日躲懒……”

    正说着,却是有几个宦官抬着一筐蔬果进来。

    其中一个小主事笑嘻嘻的上前,道:“王主食,来迟了,实在该死。”

    王安别过脸去,恶狠狠地道:“下次再如此,只好禀明门下省了。”

    “别啊,这不是这几日阴雨绵绵嘛,噢,王主食近日在宫外做了买卖?”

    “买卖?”王安一头雾水:“什么买卖?”

    “咱家出宫的时候,瞧见有一个酒楼,噢,如春酒楼,说是主食大人的师伯亲自掌勺,吸引了不少的食客去吃,那儿的生意倒是真好,门庭若市,据说连一些官员都去品尝了,大家都说,味道不错呢。”

    “师伯……”王安身躯一震,整个人几乎垮了,就差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这是造的哪门子孽啊!

    ………………

    大家端午节快乐。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