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柳县令捋须微笑:“年轻人不晓事,尽说糊涂话,什么手段,什么谋夺,这只是你的妄测而已,周文,你说是么?”

    周文此时只得道:“大人所言甚是。”

    柳县令又道:“既然周文无意谋夺秦少游的家业,那么此事不妨如此,此前秦少游欠周文的钱,就此看在本县的面上,就此作罢,你们两家呢,化干戈为玉帛,如何?”

    周文愣住了,他万万想不到柳县令二话不说,直接就把自己卖了。

    欠条就此作罢,这可是九十多贯钱,不是小数,即便以周文这样的身家,也足以肉痛。

    更何况……平时为了喂饱刘推事这些人,逢年过节,不知糜费多少,结果到了现在,他们不但不为自己出头,反而一转手就卖了自己,这还有天理么?

    周文心如刀割地看向刘推事。

    刘推事立即揣摩到了柳县令的意思,这个案子审到现在是不能再审了,自己若是在旁火上添油,极有可能惹来上官的不快,于是他暗暗朝周文点了点头。

    瞬间,周文一下子全明白了,这个匾额若是直接当众拿出来,昭告天下,必定引发无数非议,所以周文本来预料,秦少游没有这样大的胆子,因为谁也不知宫中对这件事采取什么样的态度,一旦宫中生出了恶念,可能秦少游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可是他万万想不到的变数是,秦少游把这牌匾拿出来,可能会死,可在场的许多人,难道就不怕引火烧身?就比如柳县令,他也害怕,他害怕,就会把牌匾的盖子捂住,要捂住,就要牺牲自己,而秦少游呢,既然柳县令已经把事情捂着,那么这牌匾虽是拿了出来,其实和没拿一样。

    也就是说,秦少游这根本就不是同归于尽,从一开始,这个牌匾拿出来的时候,坑的只有自己。

    周文只得叫冤:“大人,这不是小数……”

    柳县令已经不耐烦了:“你方才自己说待他如子侄,怎么,你是欺瞒本官么?”

    这官威压下来,周文顿时吓得魂不附体,他可没有秦少游这样的勇气,忙道:“这……这……只是……”

    柳县令不理他了,勉强露出一些笑容,对秦少游道:“秦少游,你看,周文与你的欠账一笔勾销,至于这个案子,就此了结,你怎么说?”

    秦少游道:“大人英明,就怕周文不肯。”

    柳县令快刀斩乱麻,冷笑道:“他岂有不肯之理?若是不肯,本县自然为你做主。本县说了,化干戈为玉帛,周文,你立即将欠条还给秦少游,自此一笔勾销。”

    周文脸色蜡黄,差点没一下子瘫下去,九十多贯钱就这么没了,只是这柳县令,他怎么招惹得起,只是形势比人强,他只得将欠条从袖中取出,对着秦少游勉强露出笑容:“贤侄……”

    秦少游飞快地接过欠条,却并不领情,把脸别到一边,鼻孔朝天:“哼!”

    周文真恨不得从地缝中钻进去,不禁咬牙切齿。

    柳县令终于松口气,道:“好了,既如此,就此退堂!”

    秦少游又是朗声道:“大人英明。”于是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带着秦寿告辞而去。

    周文还是失魂落魄的伫立原地,老半天没回过神来。

    倒是那柳县令长长松口气,不愿久留,正待要走,周文不由上前一步道:“大人……”他还希望挽回一点什么。

    柳县令却是朝他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这柳县令一走,周文立即走近刘推事,道:“刘推事,县尊大人他……”

    刘推事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冷冷道:“匾额的事,你为何不早说,如此一来,不但让县尊下不来台,便是本官也跟着受累。←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县尊大人怒火难平,这个时候,你还要做什么?”

    平时这个刘推事,周文可没少给他孝敬,谁晓得转眼之间便翻脸不认人。周文不甘心地道:“那秦少游欺人太甚,老夫与他不共戴天,大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吧,要这个人倒霉,到底需要多少银钱。”

    刘推事微微一愣,心里便了然了,周文这是要做散财童子,想了想,刘推事伸出了个三根手指头。

    “三百贯!”周文事睁大眼睛,显得有些肉疼。

    刘推事淡淡的道:“这个人不好对付,他手里有什么东西,你却是知道的,以本官之能,怕是轻易动他不得,所以少不得要上下打点,再者说,县尊大人愤恨难平,迁怒于你,你多出一些银钱,也是理所当然。”

    周文脸色青一块红一块,最后跺跺脚道:“好,这三百贯,我出!”

    他是真正打算不撞南墙不回头了,这口气实在是咽不下去。

    ………………

    秦少游出了衙门,便看到这衙外有无数的人朝这里涌来,原来大家听到了有人鸣鼓,都来看热闹,结果知道告状的是自己这个‘呆子’,于是兴趣更浓,外头乌压压的竟有许多人,都是要来围看的。

    谁晓得人才刚到,结果案子就无疾而终了,大家不免有些遗憾。

    也有些街坊是认得秦少游的,便有人道:“秦哥儿,这状怎的只告了一半?”

    “秦呆子……”

    “不许叫我呆子。”秦少游对那人群中的一个泼皮怒目以对。

    “嘻嘻,你本来就是书呆子嘛,难得你击鼓鸣冤,弟兄们特意跑来给你助阵,谁晓得你就这般出来。”

    秦少游朝这些好事者报之以笑容,道:“你们真想看热闹?”

    “想。”

    “噢,我偏不遂你们的心愿。”秦少游作势要走。

    众人于是纷纷白眼,这个道:“真是呆子。”“见到官差腿就软了吧。”“读了书就是这样的。”

    此时,秦少游突然驻足,他背着手,仰望着天空,道:“今日天色不错,生活如此美好,你们这些无风也要掀起三尺浪的家伙,却是如此讨厌,不过难得诸位亲邻都在,我便告诉你们什么叫做读书人吧。”

    他身子一旋,面向了衙门,对着几个堵路的家伙大喝道:“你们几个,让开!”

    几个人居然被秦少游的气势所慑,自觉让开道路,秦少游三步作两步,健步如流星,高昂着头颅,便朝鸣冤鼓去。

    那几个懒洋洋的差役本以为秦少游要走,谁知这小子居然又往鸣冤鼓那儿凑,吓了一跳,于是又要追赶过来,结果这儿人头攒动,一时被人群堵住,追之不及。

    而这一次,到了鸣冤鼓面前,秦少游好整以暇,捡起了此前的那块石头,在手上掂了掂。

    嗯,还是原来那一块,依旧还是熟悉的味道,石头兄,咱们果然有缘。

    紧接着,鼓声响了。

    秦少游放声大喊:“冤枉啊!”

    这衙外无数人震撼住了,敲鸣冤鼓喊冤的人他们见过,可是一天来敲两回的,还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霸气!泱泱大周,连书呆子都这样奔放和豪气了。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人潮之中,顿时爆发出无数的喝彩!

    秦少游并没有因这喝彩而沾沾自喜。

    事实上,喝彩之人就如那吃人血馒头的家伙一样,万人空巷,囚车载着死囚走街过巷,专侯人家叫一句老子二十年后又是条好汉,于是万众喝彩,好评如潮,只等这厮人头落地,于是掌声必定久经不息。

    壮哉!

    不过……秦少游的血若是蘸了馒头,是甜的还是咸的呢?

    秦少游感觉自己疯了,这个时候居然研究这样的问题。

    几个差役终于挤了上来,这几位仁兄如丧考妣,死了娘一样,竟是无奈又是憎恨的看着秦少游,其中一个道:“你……又有什么冤屈?”

    秦少游凛然正气的背着手,显得格外的狂放不羁,朗声道:“我要告状,我有冤屈,要请县尊为民做主!”

    一个差役道:“一日告两次,不合规矩。”

    秦少游大义凛然道:“这是什么话,有了冤屈,想要申诉,还规定了一日只能状告一次不成?莫非差官大人早上吃了饭,中午就不要吃了么?”

    “好!”人群中又爆发出了喝彩。

    这个呆子,真是没有让人失望,作死都作的如此彪悍!

    差官们不做声了,倒不是他们忌惮秦少游,实是起哄和凑趣的实在太多,若是不满足‘观众’要求,放荡不羁的大周子民极有可能撕碎了他们不可。

    ……………………

    柳县令刚刚在后衙坐稳,好整以暇的叫人煮茶,突然听到鼓声,一下子脸都绿了,今个儿不知犯了哪个太岁,人家一年到头不见鼓响,今儿却是一日两遭,这造的是什么孽。

    他顿时勃然大怒,正待要发脾气,有差役如一阵风的过来,拜倒在地:“大人,大人,那个秦少游又鸣鼓喊冤了。”

    “什么。”刚刚站起的柳县令,又一屁股的瘫坐在地上。

    听到秦少游三个字,柳县令觉得渗得慌,随即,一股羞愤涌上心头,自己堂堂县令,怎么会惧怕一个刁民?

    于是他气的发抖,岂有此理,岂有此理。还有天理、还有王法嘛,这是把洛阳县衙当茅坑啊,想上就上,提了裤头就走!

    他气的握住拳头:“升堂!”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