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官婉儿莲步移到了合璧宫。

    她叫了个宫人,吩咐道:“去打听一下那个如春酒楼,尤其是那个匾额的来历,要确认清楚。”

    上官婉儿说到这里,冷漠的俏脸上,却多了几分明媚,道:“既是出了宫,叫人带一碗豆花来,宫里的御厨,大鱼大肉的,真是腻了。”

    一个时辰之后,有个太监跪在了制诰房里。

    而上官婉儿则是坐在案后,胡床、胡凳虽已普遍,不过在宫里,却依旧还是跪坐,上官婉儿只穿着一件淡绿的衣裙,她毕竟年纪不大,伺候陛下的时候,面如冰山,可是现在在这里,却是露出几丝憨态。

    她正在上下其手地对付一碗豆腐花,吃了几口,她皱眉:“咸的?为何不是甜的?这些放盐的豆腐郎,真比逆贼还要该死,嗯……”她皱皱鼻子,很武断地下了结论:“咸逆,该死!”

    虽是如此,她还是很有兴致地将这碗豆腐花吃了个干净,这才心满意足地抬眸,看着跪在房里的太监,道:“打听了么?”

    “打听了。”

    “你说。”上官婉儿又正经起来,她眯着眼睛,似在打盹,实则那被眼帘遮了一半的眸子却闪烁着光芒。

    “那如春酒楼的牌匾确实是太子当年亲书,此后便装裱了上去,上头写的是厨艺无双四字。”

    上官婉儿似乎想到了什么,蹙眉深思起来,道:“你继续说。”

    “店里有个掌柜,是个书呆子……”

    “书呆子……”上官婉儿又皱眉,她是女才子,乃是宰相上官仪的孙女,因聪慧善文得女皇重用,掌管宫中制诰多年,有“巾帼宰相”之名,可谓才华绝代。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喜欢一个书呆子,才子和书呆子不同,前者是倜傥风流,后者惹人讨厌。

    “为何是书呆子?”

    “听说他自幼读书,每日都躲在房里背诵四书五经、读书写字,不过却无经济之才,他爹死后,他依旧不思进取,每日只晓得摇头晃脑的捧书作乐,以至于如春酒楼的生意一落千丈,门可罗雀,据说这酒楼经营不善,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上官婉儿禁不住恼火,道:“这等人,上不能承家业,下不能安生立命,实在可笑,蠢虫而已,哪是什么读书人。还有什么?”

    “还有………”太监迟疑了,老半天不敢说话。

    上官婉儿已对那如春酒楼没了半分兴致,不过现在见这太监迟疑,便忍不住追问:“有话,你但说无妨。”

    “还有,那儿的饭菜好难吃,奴婢四处打听了那儿的左邻右舍,还有附近的食客,他们都说饿死事小,吃了姓秦的饭菜才叫作孽,猪食都不如,上个月有个人冒险去吃,从里头吃……吃出了……”

    “不要说了。”上官婉儿不必听,也晓得这太监要说的是什么,她禁不住犯恶心,低叱一句:“真是不晓事,不该说的你也说。”

    这太监一脸委屈的道:“方才是姐姐教奴婢说的。”

    上官婉儿不由气闷,她叹口气,道:“这一次真是苦也,陛下过问了如春酒楼,那酒楼……真是讨厌。”她不耐烦地对跟前的太监挥挥手:“下去。”

    旋即,蹙着眉,用玉藕般的小臂撑住自己的下巴,满是苦恼之色。

    她是陛下肚子里的蛔虫,陛下既然问起了如春酒楼,实则问的却是皇太子李弘,那么这件事可就不简单了,无论如何,她也要去如春酒楼走一趟不可。

    “嗯,明日就去,去之前先填饱肚子。”

    ………………………………………………

    或许是此前的名声太坏,重新开始数日,依旧还是没有客人来。

    唯一一个客人,还是个吃白食的,邓健这家伙对秦少游的生意很关心,他自诩自己义薄云天,也为秦少游出了不少主意,比如他有数十个狐朋狗友,倒是很想跟着一起来打秋风。←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秦少游吓得肝颤,老半天发现自己虽然读了许多书,可他娘的居然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最后,他摇头晃脑的道了一句:“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秦寿则是每日跟着秦少游学做菜,反正没有客人,一道道菜反复练习,也慢慢的有了些模样,尤其是那肉末茄子,除了火候上还不太能掌握,还有茄子切得厚了一些之外,倒也勉强过得去。

    只是这番练习,浪费了不少食材,秦少游也不在乎,他不可能每日都亲自下厨,好刀要用在刀刃上,所以秦寿还要培养起来。

    今日风和日丽,太阳暖呵呵的,据说阳春三月时节,伊河那儿的文庙有庙会,很是热闹,如此一来,酒楼的生意更是冷清,秦少游便倚着柜台打着瞌睡,这样的腐败生活,实在教人讨厌,不过……先睡一觉再说。

    到了日上三竿,迷迷糊糊的秦少游耳尖,听到了脚步声。

    秦少游激动了,虽然昨天,他曾拉了一个客商进来,还声明给他八折优惠,边上邓健一脸横肉,把一根棒子藏在袖子里,偏偏又露出点尖角来,吓得那客商不轻,战战兢兢的进了店门,点了两样小菜,菜还没上,趁着秦少游到了后厨大展身手的时候,溜了!这让秦少游很懊恼了一阵。

    现在这脚步声便是如春酒楼的第二个客人,不……听这脚步,客人不只一个,而是很多很多。

    秦少游忍不住热泪盈眶,祖宗保佑啊,昨晚烧的高香显灵啦,终于正儿八经的来客人了。

    不过他心里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激动,不能表现出异色,别把人吓跑了才好,要淡定,要从容,要举重若轻,如春酒楼生意这样‘好’,稀罕你一个客人么?

    对,就是要有这样的底气,于是他立即抽出一本账册,账册不知是哪年哪月的,已经泛黄了,不过他一边捻着账簿,一边拿着算盘噼里啪啦的划动,而后摇头轻叹,自艾自怨:“昨日的流水,才堪堪四千钱,七十多个食客,才吃这一些,不过据说近来有庙会,不过也好,趁着这几日生意清淡,好好歇一歇,等到庙会结束,高朋满座,那可有的忙了。”

    “哎……生意这样好,真是教人好生着急啊,明日再去雇个伙计才好。”

    他一副凝眉踟躇之态,风淡云清,然后他不经意的抬眸,微微有些愕然。

    站在柜台对面的,是一个艳丽到了极点的女子,二八芳龄,绫罗绸缎的裙子,有点让人失望的是,这里虽没有广DIAN局,可是女子的抹胸并不是低,而是绣着银丝的直领。

    这是一个很美丽的女子,可是从她的眼眸中,又难以寻觅到寻常这样年龄女子相配的神韵。

    怎么说呢,眼眸里没有天真,也没有清澈,而是深不见底,幽邃的背后仿佛藏着许多的故事。

    站在女子身后的,是四五个护卫打扮的人,个个挎着刀,虎背熊腰,看似漫不经心,却似乎随时戒备,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可以立即暴起。

    秦少游笑了,为了这个笑容,他曾对着铜镜练习了很久,顾客就是上帝,春天般的笑容是必须要有的。

    “客官,吃饭?”

    说话的时候,秦少游的喉结禁不住在颤抖,一颗心要跳出来,天可怜见,若是这个女子的回答是奴家看上了你,秦少游很难保证自己不会在愤怒之下掐死她。

    上官婉儿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这个人就是那个书呆子?还算彬彬有礼,只是看自己的眼神似乎过于炙热。不,是无礼!

    可是她既然来了,便点点头道:““嗯……吃饭。”

    秦少游松了口气,这短短的吃饭二字宛若天籁之音,秦少游忙道:“客官,请!”

    他激动了,于是亲自绕过了柜台,选了最靠窗的窗户,拿着鸡毛掸子拍了拍,恭恭敬敬的请上官婉儿坐下。

    上官婉儿是何等人,秦少游的殷勤显得有些过份,她心里冷笑:“或许,这个书呆子是将我当作颜如玉了,他的憨态倒是有些意思,可惜是个呆子啊。”

    上官婉儿在胡凳上坐下,几个侍卫各自侧立一边。

    秦少游兴匆匆地拿了一个单子来,道:“客官,要吃些什么,你看,这是菜单。”

    “菜单……”上官婉儿狐疑,接过菜单,便看到琳琅满目的一个单子,写着‘荣华富贵’‘五彩缤纷’之类的菜名。

    上官婉儿不由轻笑,似乎对这些别致的菜名有了些许的兴趣,而且上头的字,似乎也很别致,书法不错,这是上官婉儿对字的评价。

    于是她抬头,浅笑道:“你的书法欠缺了些,可是字体却是别具一格,勤加练习,异日或许有大家风范。”

    秦少游很忧伤,美女,我是厨子好么,夸一个厨子是个好书法家,你认为这样合适?

    秦少游笑呵呵地道:“承蒙夸奖,实不敢当,小姐,该点菜了。”

    上官婉儿顿时想到了太监打探到的‘消息’,心里一阵恶寒,颇有几分被人逼着上刑场的意味,她于是浅笑道:“不知掌柜高姓大名。”

    “秦少游。”秦少游已经不耐烦了。

    上官婉儿便笑道:“这名儿好。”

    秦少游苦笑:“先点了菜……”

    上官婉儿:“看你这儿颇为素雅,名儿亦有深意,字又写得好,你是哪里人士,生辰是什么,家里有几口人,想必你是读过书的,读的是什么书……”

    秦少游已经怀疑,唐朝的女人实在过于放荡,眼前这位大龄女青年,莫非是真的看上了自己?

    可是,能先吃了饭再来调戏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