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官人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二娘穿得花枝招展,肥嘟嘟的脸上涂满了胭脂,活像那猴屁股,扭着水桶腰,走起路来一颤颤的,到了如春酒楼跟前,鼻头一皱,却又笑了。

    李二娘捏着帕子进去,这酒楼很奇怪,正在晌午时分,也不见什么食客,怪清静的,她进去一看,果然里头门可罗雀,只有一个少年撑着脑袋在柜上发呆。

    一看这少年,李二娘的眼睛就亮了。

    于是水桶腰一扭,便到了少年的跟面,她那独特的嗓音响起来:“哟,秦公子,在默书呢。这左邻右舍,哪个不晓得你爱读书,真真是好性子,人长得又英俊,这样的好模样,不知多少闺女打着灯笼都找不着。”

    秦公子叫秦少游,父母去世不久,还在守孝之中,继承了家业,便是这家如春酒楼,秦父在的时候,对这小子寄予了很深的希望,专门请了人教他读书,这四书五经在这秦少游手里可谓无一不精,不过暗地里却有人喊他书呆子,指手画脚的说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只是不知李二娘的一番巧舌如簧,对他是褒奖还是讥讽。

    秦少游回过神来,先是一阵茫然地看着李二娘,随即一股记忆便立即涌上了心头。

    其实秦少游刚刚在发呆,倒不是在默书,而是在神游,秦少游在前世是个美食家,行走各地,在厨艺界享受盛誉,却不知为何突然附身在了一个书呆子的身上,这才一两天时间,他还没回过神呢,这李二娘就寻上门来了。

    李二娘是附近出了名的媒婆,巧舌如簧,如今她就在自己的对面站着,笑面如嫣地打量自己,让秦少游情不自禁地冒出一丝寒意。

    秦少游只得学着这个时代的样子,朝李二娘行礼道:“李二娘好,不知有何见教。”

    “读了书的就是读了书的。”李二娘显得喜滋滋的,身子一扭,便趴在柜沿与秦少游凝望,继续道:“就是不一样,难怪周小姐瞧上了你,周小姐,你是晓得的吧,生得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啧啧……我实话和你说了吧,她谁都没有瞧上,就觉得秦哥儿最是对眼,这不,他爹托了老身来,便是要撮合撮合,成就一段好姻缘。”

    好端端的居然是来提亲的。

    秦少游先是幸福得想要晕过去,只听说过男追女,没听说过女追男啊,哥们魅力这样的大?

    咦……不对。

    等秦少游仔细回忆,顿时皱眉了。“莫非是五马街的周小姐?”

    李二娘一脸喜气地道:“是啦,是啦,就是她。”

    秦少游脸色一拉,根据身子主人的记忆,已经知道是谁了,正色道:“可是学生听说,她瘸了脚,是个跛子,相貌也是平平。”

    好险,好险……秦少游心里庆幸,穿越本来就已经让人不可接受了,若是再被这媒婆骗去娶了个没感情的丑妇来,这还要不要活,没天理啊。

    当面被戳穿,李二娘也是不恼,眼眸里便露出假意的欣赏,笑嘻嘻的道:“大家都说秦哥儿聪明伶俐,看来果真是名副其实,不过嘛,这位周小姐不但模样儿,咳咳……还过得去,还难得她贤良淑德,性子最好不过。”

    秦少游摇头晃脑地道:“可她终究还是个跛子。”

    李二娘的脸色有些难看了:“他家做的买卖大,有银子,嫁妆丰厚。”

    秦少游顿时觉得受到了侮辱:“有钱了不起,我也有钱,你看……”他往袖子里一扒拉,抖出许多铜板在柜上,一个、两个……三个……七个……八个……

    咦……只有八个……

    秦少游的脸红了,这两天浑浑噩噩的,他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现在一检视,竟发现自己是穷光蛋。

    李二娘的耐心显然已经耗光了,把脸虎起来,双手往水桶腰上一叉:“吓,方才叫你秦公子是给你三分颜面,你还要开染坊不成?别人不晓得你的底细,老娘会不晓得么?你这酒楼自从你爹死后,你这书呆子经营不善,早已欠下了一屁股地债,这酒楼迟早是要关的,至于你读的这书,不是老娘编排,你们姓秦的,祖宗八代都靠着这酒楼营生,有过读书出仕的么?这龙生龙凤生凤,就你能青云直上?我看哪,很快你就要卖了家业抵债,从此风餐露宿,这个时候,你还得瑟什么,实话告诉你,周家瞧得上你,这才给你一条生路,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

    秦少游的脸都涨红了,原来这李二娘压根就是来落井下石的,晓得自己要成为破落户,周家的女儿又嫁不出去,这才寻到自己的头上。

    原本这两天,秦少游一直在纠结穿越这等不科学的问题,现在困境摆在了眼前,他猛地从从前那个书呆子记忆里搜寻到自己的处境。

    李二娘说的没错,这个酒楼乃是秦家祖传的家业,祖宗八代开始便赖以为生,谁晓得到了秦少游这一代却是不成了,从前的秦少游只知道读书,什么四书五经背得滚瓜烂熟,就偏偏对这酒楼的经营却是一窍不通,结果酒楼越来越难以维持,不得已,只得举债度过危机,如今已赊欠了七十多两银子,倒闭还债就在眼前,也难怪这时候,李二娘受了周家之托跑来临门一脚,周家好像做的也是酒楼的买卖,看来他们这临门一脚不但是要抢夺他的祖业,还要连他的童贞一并夺了。

    虎落平阳被犬欺!

    秦少游大感悲愤,他的性子一向不服输的,便瞪着李二娘,不服输的道:“谁说酒楼就要倒闭了,谁说我就不能高中?岂有此理!”

    李二娘顿时冷笑,那眼眸子像刀子一样,恨不得把秦少游剐了:“呵……你这酒楼不倒闭就没有天理了,也不看看你们给食客们吃的是什么,泔水都比你们给食客吃的好,嘿……你们秦家翻不了身啦,老老实实娶了周小姐,混吃等死也比流离失所要强,你不听劝,总要后悔的。”

    正在这时候,连接厅堂的帘子打开,却见一个胖乎乎的家伙端着一盆菜来。

    这胖小子叫秦寿,是秦少游的远房堂兄,没有生计,便招募了他做厨子,秦父在的时候不肯让秦少游学厨,只教他好好读书,一直都是让秦寿打下手,别看秦寿样子憨厚,其实也是玲珑心思,一看酒楼撑不下去,这几个月都没有工钱,便滋生了许多不满,对秦少游这个堂弟又不免轻视,觉得他什么不学好,偏偏学人读书,简直是有辱秦家家门。

    这个时间点,没有顾客上门,秦寿倒也炒了两个菜,端来一对兄弟将就着吃。

    一看到秦寿端菜来,秦少游的肚子就饿了,这几日浑浑噩噩的,都是随便吃点白面蒸饼打发,现在终于拉回了现实,肚子便咕咕的叫。

    于是他笑呵呵的对李二娘道:“那周小姐既是国色天香,又家中殷实,贤良淑德,学生是高攀不上的,倒是教二娘费心了,你看,正好赶着了饭点,二娘若是不嫌,不如吃个便饭再走。”

    李二娘不免沮丧,对秦少游万般的看不过眼,而且久闻如春酒楼的饭菜难吃,有些不肯。正要拒了,秦少游已从柜台后走出来,到了桌前,便见秦寿一副怏怏不乐的样子,狠狠地将手里的碗碟重重摔在桌上。

    秦少游见秦寿这副德行,不免埋怨:“成什么体统,好似我欠你钱的样子!”

    秦寿一听,非但没有怯弱,反而来了劲,抖了抖肚腩上的肥肉,扯着嗓子道:“东家,你就是欠我钱啊,我来给你算算,从闰月开始,我的工钱就一直没给,一个月两百钱,我算算……现在已过了……”

    秦少游头要大了,这什么时代,这是盛唐哪,不,据说大唐已经完了,现在是大周的天下,当今皇帝是谁来着,噢,武则天,总之是万恶的旧社会就没有错了,我做东家的,不是活该欺压你么,你居然还敢算工钱?

    心里虽是这样腹诽,秦少游却是不敢惹怒了这位‘大厨’,秦少游气势一下子弱了一些:“秦寿哪,你不要生气嘛,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你瞧瞧,我们还是堂兄弟呢,要讲道理嘛。”

    秦寿鼻孔朝天地道:“谁和你讲道理,亲兄弟还明算帐。要我说,赶紧把这酒楼盘出去,算了我工钱,大家各谋生路。”

    那李二娘本来要走,现在看这堂兄弟二人起了争执,反而不肯走了,只是倚着柜台上冷眼瞧热闹,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秦少游听到秦寿要自己把店铺盘出去,心里勃然大怒,自己一个穿越来的,好不容易有个家业,还指着他做富二代呢,要他把老本都卖了,你做什么堂兄,不是来拆台么?

    面对秦寿的咄咄逼人,秦少游脑海里又涌现出许多的记忆,在自己小的时候,每次遇到这个堂兄都被他按在地上揍,难怪兄弟不睦,原来还有历史渊源。也难怪这个秦寿作为厨子,一点不怕自己这个东家,试想一下,若是有个人隔三差五总是胖揍你一顿,他对你还会有敬意么?

    秦少游不能忍了,豁然站起来,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用眼神在这刹那之间,已瞬间杀死了秦寿数百次,他厉声大喝:“就知道钱钱钱钱钱,人要有信仰,人没有信仰,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秦寿扑哧扑哧的开始喘气了。

    根据秦少游多年挨揍的经验,这个家伙似乎想要暴走。

    得,秀才遇上兵。

    于是他只得耸拉着脑袋,捡起筷子道:“好啦,好啦,先吃饭,饿了。”

    他夹起菜来,这菜黑乎乎的,竟是难以辨认,秦少游前世尝尽天下美事,对这个时代的烹饪特色也不甚懂,于是小心翼翼的将菜放进了口里。

    秦寿见堂弟罢兵,便如得胜的将军,正待要坐下。

    可是吃了第一口菜的秦少游怒了,他猛地放下筷子,拍案而起,大喝道:“什么鬼东西,这样的东西也能给人吃的么?难怪酒楼经营不善,原来如此!”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