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一章姜辰修道(中)

    西陲边疆路程遥远,众道侠先是乘坐战船逆流而上,后来江面变窄,他们又改乘可搭五六人的小舟,再后来已经无水路可走,他们便乘坐兰九思早已经安排好的马车,一路颠簸,驰往边疆。

    这一路上足足花了一个多月,兰九思照料的十分周细,好吃好喝。到了热闹的城镇,还会停上半日,让众道侠驻足游览。

    姜辰姜午闲暇时间便在修炼。姜辰想让辰影也修道,无奈辰影只是摇摇头,不知是无法修炼还是不愿修炼。姜辰也就不再勉强。反正以辰影的刀法武功,即便不会道法,也足以自保。

    姜午的修行自然是行云流水,进展神速。而姜辰的修行,则是一路艰辛坎坷。

    他原本只能修炼一个小周天,用一条经脉吸收炼化天地灵气;后来服用了君竹改良过的“头疼丹”,修炼时体内气血不宁、头疼欲裂的现象有所缓解,终于又修炼了两个小周天,第二、第三经脉也能修炼。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无法将第四脉修炼下去,这一脉是心脉,每次一修炼,他就心血骤停,差点昏死过去。即便是君竹的“头疼丹”,也毫无效果。

    五行基础道法的每一层口诀,都是奇经八脉一共八条经脉,八个小周天,全部修炼一遍才是一个大周天。八十一个大周天才算是完成了这一层功法的修行。第一层功法完成后,才能修炼下一层功法。姜辰一直只能修炼最初级的三个小周天,所以他无法将第一层功法修炼完成,也无法继续修炼更高深的功法。

    对于其他道侠而言,这实在算不上什么好消息,但是姜辰已经十分开心。他终于能修道,只是资质差了一点,总比完全不能修炼好得多。

    姜辰不断的修炼这三个小周天,倒也在体内那三处经脉内聚集了少许道气。只不过他未能将一个大周天修炼完成,经脉体质没有得到提升,更没有打通全脉、开辟丹田,所以他体内能容纳的道气十分有限。而且,他也“存不住”道气,只要两三日不修炼,那些道气就会无缘无故的自己散去。

    尝试多次都无法修炼第四个小周天后,姜辰渐渐死心。他开始琢磨,如何利用自己仅有的一点道气,尽量自保。

    ……

    “道符?”君竹听了姜辰的想法后,疑惑的说道:“就凭你这点道气,比闲来无事、随便修炼一下的本小姐都差了一些,如何能制作出道符!”

    “不是我制作道符,”姜辰说道:“而是让姜午制作道符,我来使用。我已经仔细研究过了,也问了一些道侠,制作道符需要较为高明的道法造诣,但是激发使用道符,只需要一点点道气为引。”

    “不错!”姜午点了点头:“就像那张幻形符,我可制作不出来。但是只要打入一点点道气,就能使用它。我哥已经将记下的道符术写了下来,我们打算尝试着制作真正的道符。不过,此事还需要君竹姐帮忙。”

    “要本小姐帮什么忙?”君竹问道。

    姜辰说道:“符纸符砂我们都有了,还差一支符笔。小白的尾毛是制作符笔笔毫的极佳材料,所以我们想要……”

    “不行!”君竹立刻一口回绝:“小白的尾巴这么可爱,要是拔光毛多么可惜!你们自己想办法去买一支符笔,绝不能打小白的主意!”说着,君竹将小白搂的更紧,生怕被姜辰抢走。

    “小白尾巴毛茸茸的,不需要拔光,拔下一小撮就可以了。”姜辰说道。

    “哼!那有多难看!”君竹仍然不愿意,她向姜辰说道:“把你头发中间也拔下来一撮,你愿意么?”

    “愿意!”姜辰毫不犹豫的说道:“这样吧,你若是让我们在小白尾巴上拔一些白毛,我也拔一些头发给你!”

    “呸!”君竹斥道:“谁要你的头发!小白可是靠颜值吃饭的,毁容可就完了!你反正已经这样了,当然不怕破罐破摔!”

    无论姜辰怎么劝说,君竹都不同意,姜辰只能作罢,感叹着“人不如狗”。

    不过一天之后,君竹拿出一支玉杆灰毫的上品符笔,赠给姜辰:“拿去用吧,以后不许再打小白的主意。”

    “你怎么弄到的符笔?”姜辰又惊又喜。

    君竹冷哼一声,说道:“船上这么多道侠,当然有人带着符笔。本小姐可是名声在外的随军药师,用两瓶丹药便换了这支符笔。”

    有了符笔,兄弟俩便开始钻研道符制作之法。此前他们也用过不少“道符”,虽然都是自制的、没有封印的简单道符,但与真正的初级道符相比,也就是少了一个封印而已,所以只要花一些心思钻研,倒也难不倒他们。

    后来,他们下了船,坐上了相对狭小的马车。姜辰姜午和辰影同乘一辆,君竹则和另一名女道侠共乘。

    夜间在客栈休息时,也是两人一间。辰影从不睡床,他就守在姜辰姜午的卧房外。

    这天在客栈用过晚饭后,君竹就抱着一面镜子去了姜辰姜午的房间,对这镜子小心翼翼的摘下假面。戴上这假面固然可以遮掩真容,但是时间长了也很不舒服。只有在姜辰姜午面前,君竹才敢摘下假面,透透气。

    摘下假面的君竹,翩若仙子,她将小白抱在怀中,用自己的脸庞摩挲着小白的皮毛,与小白戏耍。姜辰虽然早已经习惯了这一幕,但还是不禁暗暗感叹。如果这一幕被外人看到,不知有多少男子愿意变成君竹怀中的那只狗。

    姜午在一心一意的练习制符,姜辰则捧起了君竹带来的铜镜,照了起来。

    “看不出你这么臭美,大男人照什么镜子!”君竹啐道。

    “我这是在激励自己!”姜辰说道:“每次想偷懒的时候,我就照照镜子。然后对自己说,既然不能靠脸吃饭,就只能好好努力!”

    君竹笑出声,连声赞同:“不错,这一招对你很有效!对本药师嘛……”

    “对你就无效了!”姜辰好奇的问道:“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很奇怪,你明明是名门闺秀,又足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这么辛苦的在外奔波?难道就是为了当药师?”

    “问那么多干嘛!”君竹轻叹了一声:“家家都有难念的经,我自然有自己的缘故。趁着年轻,趁着还有梦,就出去好好拼一拼。将来我若是老了,心也累了,或许就会找一个港湾停下。”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