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九章铸剑(五)

    “哈哈哈!”老者得意大笑:“银毫已经跑了,你再不使出真正的剑诀,为师就把你这些亲人朋友一个个的杀死!”

    “可恶!”姜午怒极,他无法再隐忍,哪怕明知这是对方故意布下的陷阱,也只能硬着头皮跳下去。

    姜午左掌在点青剑剑锋上掠过,顿时被划开了一道道血口。鲜血流淌在剑身上,立刻被宝剑吸收,不留下一丝血迹;剑身上则泛起了一层水纹般的绚丽青光。

    “好剑!”老者双目精光一闪,他看到此时的点青剑,犹如恶狼见到了猎物。

    “你才好贱!”姜午大喝一声,道气灌注入剑身,化为一道凌厉的剑气,随着点青剑一挥,形成一道半月状的剑光,如闪电般向老者斩去!

    老者单掌一拍,一股雄浑的道气涌出,竟然在他身前形成了一幅灵光闪闪的光幕。剑光斩在光幕上,犹如泥牛入海,其蕴含的威能被光幕吸收的一干二净,没有了下文。而光幕只是荡起了一圈圈波澜,很快又恢复平静。

    姜午连续几剑斩出,一道道剑光不断的向老者斩来,都被老者单掌加持身前的光幕吸收,不过在吸收了五六道剑光的威能后,光幕也“砰”的一声,如镜面般碎裂开来,化为点点灵光,渐渐消失。

    “哎哟,不错!”老者嬉笑道,他显然游刃有余,只是在故意挑逗姜午。

    “想不到用鲜血加持之后,你能把剑诀施展出如此威力,怪不得为师抓到平阳谷的那些妖兽,都死于你的剑下!”老者赞道:“不过,要想破了为师的护体玄甲道气,这点血还远远不够!”

    说着,老者双掌一拍,更多的磅礴道气涌出,形成一座黑白两色、太极图案形状的光幕,挡在身前。这就是老者口中的玄甲道气,光幕上黑白两色灵光分阴阳两极流动,犹如一堵寸许厚的半透明盔甲。

    姜午又是几剑斩落,但他的剑光越来越弱,落在这玄甲道气上,甚至没有激起一点涟漪,就被吸收的无影无踪。

    姜午只能破釜沉舟,他用点青剑在自己左臂上轻轻一划,顿时一条长长的血口遍布整个胳膊,鲜血流淌不止,瞬间便染红了整个点青剑。

    点青剑青光一闪,将这些鲜血吸收的干干净净,同时泛出一层更加凝厚绚丽的剑光。

    姜午顾不得止血,他挥舞点青剑,施展出一身道气,全力向老者斩去。

    一道道剑光飞快斩出,发出“嗖嗖”的破空声,斩在老者身前的玄甲道气上,砰砰直响,并激起一阵阵波澜。

    老者又惊又喜:“好,很好!你的道气如此平庸,不过是刚入门的道徒水准;但是以血祭剑之后,斩出的剑光,却连普通道师都无法接下。←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看来此剑已经近乎大成!看来为师来的正是时候,若是再晚几个月出手,只怕未必能轻松夺剑灭口!”

    姜辰趁机问道:“都说修道有五大境界,道徒、道师、道尊、道祖、道圣,师父现在是何境界?”

    “为师是道……”老者正欲回答,但话到口边又打住,他冷笑一声,说道:“你想打听为师的身份?为师可不上当!就算你们马上就要死了,也只能做个糊涂鬼!要不这样吧,你让你弟弟多流一些血,为师高兴之余,或许会多说几句。”

    姜辰说道:“师父,你若是杀死姜午,无异于杀鸡取卵。只要留下我们的性命,我们可以一直帮你养剑,这样不是更好么?”

    老者冷哼道:“这么简单的想法,难道为师没有考虑过么!只是养剑没那么简单,万一……哎哟!”

    老者与姜辰说话之间,姜午攻势不停,突然一道剑光从斜侧面斩来,差点绕过那层玄甲道气。老者急忙双掌一斜,将玄甲道气移动了少许,总算是有惊无险的挡下了这道剑光。

    “哼!竟然想引为师分心!”老者怒道:“夜长梦多!为师这就结束你们的性命!”

    姜午大急,一旦师父真的出手,姜辰等人非死即伤,他不顾自己性命,提起点青剑,向师父扑杀而去。

    他不再理会什么剑诀招式,只是全力一剑又一剑的斩向师父。他左臂的伤口并未止住,随着他剧烈的挥舞宝剑,更多的鲜血汩汩流出,染红了他半边身子的衣衫。

    更多的鲜血则是顺着手臂流入了点青剑上。点青剑仿佛无底深渊,将沾到的每一滴鲜血都吸收的干干净净。在姜午不顾一切的全力施展下,点青剑带着绚丽的剑芒,砰砰的斩在老者身前的玄甲道气上。

    老者双掌维持玄甲道气,心中狂喜。这正是以血养剑最佳方法,需要用剑人不顾自己性命、主动的将鲜血与道气融合,一起灌注宝剑中。因此,只要姜午每多斩出一剑,点青剑得到的滋养就多一分。

    老者原本要速战速决,但此时又有些贪心的想再等一等,反正以姜午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他造成伤害,至于姜辰,更是不会道法,毫无威胁。

    “杀!杀!杀!”姜午每斩出一剑,都用尽了全力,无论是体内的道气还是喷涌的鲜血,都化为凌厉的剑光,只求能与师父同归于尽,这种拼命的方式几近疯狂。他这么做已经不是在求生,而是在求死,但求死前能拼掉师父,以保全哥哥姜辰等人。

    姜辰又怎么不明白姜午的用意!他双拳紧握,只恨自己无法修道,空有一腔热血却无法与弟弟并肩对敌!

    “好!很好!继续!”老者大喜,姜午每斩出一剑,他都要“鼓励”一下,对他而言,这是在榨取姜午的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杀!”失血过多的姜午只感到一阵晕眩,脚步都有些不稳,他倾尽全力的斩出最后一剑,然后就两眼一黑的昏迷过去。

    “妙极!”老者用玄甲道气挡住这一斩后,正欲伸手夺取姜午手中的点青剑,突然感到背心一凉。

    紧接着,他看到一截乌黑锃亮的刀刃从自己前胸心口处穿出,鲜血正顺着刀刃,一滴滴的向下流淌。

    “你……”老者缓缓的转过头去,看到了持刀之人——正是辰影。

    “你是……”老者双目中布满疑问,他怎么都不敢相信,居然是一个不会道法的江湖武者将自己一刀击杀,而他事先甚至没有半点警觉!就连姜辰等人,也没有注意到辰影是何时出现在老者身后,又是何时出手这精准致命的一刀!

    辰影不动声色的抽回黑刀,只见黑光一闪,“噌”的一声宝刀入鞘,收刀的动作极其潇洒熟练,绝对是高手风范!

    而老者的心口,立刻鲜血狂喷,老者“砰”的一声摔倒在地,气息全无。

    反派死于话多,他不仅话多,还太贪婪,甚至还想在姜午临死前最后再榨取他的利用价值,结果功亏一篑,反而死于辰影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