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八章铸剑(四)

    姜辰、姜午和君竹三人都沉默了一会,姜辰叹道:“看来,我们三人都怀疑吸血妖蝠的主人就是师父!”

    “不是怀疑,简直就是肯定!”君竹说道:“我知道你们不愿意怀疑他,但是,他欺骗你们的动机十分明显,不由得我们不去猜疑。”

    “如此说来,师父收我们为徒,是为了让姜午以血养剑。”姜辰沉吟道:“姜午糊里糊涂的就做了他的铸剑师,用自己的血肉为他铸剑。等到时机成熟,他就会取剑。”

    “我们一直以为师父已经遇难。如今看来,这恐怕只是他早就布置好的陷阱。符纸鹤传来的信息多半是假的,目的只是为了将我们引去平阳谷。而事后在平阳谷销毁一切痕迹的人,多半也是他!”

    姜午点了点头,他举起手中的点青剑,叹道:“原来一切都是为了铸造这柄宝剑!所谓的师徒之情,传授之恩,都不过是逢场作戏。”

    “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自保!”姜辰说道:“师父至今没有撕破面皮,只是因为姜午还没死,还能继续以血养剑,还有利用价值。他多半是躲在暗处监视着我们兄弟二人的一举一动,一旦他觉得宝剑已经铸成,或是发现姜午不再以血养剑,或许他就会出手,夺走宝剑,然后杀我二人灭口!君竹小姐,你也要躲藏起来,否则有可能受到牵连!”

    “那该怎么办?”君竹有些担心的说道:“要不我们一起去药王庄吧。我们药王庄虽然不以修道为主,但结识了不少道侠,与道庭也有一些往来。料想你们师父也不敢擅闯药王庄。”

    姜辰点了点头:“返回药王庄对你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不过我们兄弟俩不能去,我们去了就是给贵府带去祸患!”

    “那也不能留在这里等死!”君竹急道:“快走吧,能逃多远逃多远,逃到你师父找不到的地方!”

    “好!”姜辰当机立断:“我们这就收拾东西离开。除了《万妖谱》和一些道器外,别的东西也都不用带了。”

    姜午说道:“李大婶买菜去了,我去给她留个纸条,让她也离开这里,以免万一被我们连累。”

    “那我去租辆大一点的马车,现在就出镇!”君竹说道。

    几人分头行事,君竹抱着小白正要去街市上,迎面却见一名身着道袍的老者走入了随缘巷口。

    君竹欲从老者身边擦肩而过,但老者只是袖袍轻轻一抖,便有一股无形之力涌出,将君竹逼迫的连退几步,又退回了随缘巷内。

    辰影背着包袱,和姜辰一起走出道馆。姜辰抱着一只装有《万妖谱》的木匣,正好看见君竹返回,疑惑的问道:“你怎么又跑回来了?”

    不等君竹回答,他随即又看到了步入巷中的老者,顿时面如死灰:“师父!”

    “辰影,保护好君竹小姐!”姜辰小声的向辰影吩咐道。

    老者一步步的踏入院中,他见到姜辰背着的包袱后,问道:“你这是要去哪?”

    “天气晴好,弟子打算去郊外远足踏春。”姜辰强作镇定,挤出一些笑容。

    “已经入夏,还踏什么春?就算是郊游,哪有在下午出门的?”老者冷哼一声:“你们还收拾了包袱,这是要出远门吧!是不是还打算一去不返?见到了为师,你也不行礼,眼神中却都是惊惧之色,这是何故?”

    姜辰陪笑道:“弟子还以为师父已经遇难,今日突然见到师父安然无恙的出现,所以有些惊讶。”

    姜午此时也从屋中走出,他见到老者,喊了一声师父,但同样是惊惧交加,甚至还将点青剑抽出,护在姜辰身前。

    老者打量了一眼点青剑,脸上露出了笑容:“好剑,好剑!你能把剑养成这样,却是大大超乎了为师的意料。不过今日,也该物归原主,是时候把剑还给为师了!”

    姜午恨恨的说道:“还剑容易,只怕还剑之后,师父还要诛杀我等几人灭口!”

    老者仰天大笑几声,说道:“哈哈,原来你们已经猜到了为师的用意!一将功成万骨枯,为师能铸成这柄宝剑,你可立下不少功劳!”

    既然已经撕开伪装,姜辰反而没有之前那么害怕,他眉头一皱的问道:“师父,弟子有几个不明白的地方,还请师父指点。第一,师父为何偏偏选中姜午为铸剑师,用他的血来养剑?第二,师父大费周章的引我们去妖谷,又是为何?第三,师父为何不直接灭杀我们取血养剑,而是要虚言欺骗,以师徒为名,指点姜午以血养剑?”

    老者笑了笑,说道:“你问这么多问题,是想拖延时间么?反派死于话多,为师可不上当!”

    老者说着,立刻单掌虚拍,隔空打向姜辰。姜辰只觉得突然有一股凌厉的劲风击向自己,胸口像是被巨锤敲击一般,震得后退了几步,差点摔倒。

    被这么远远的隔空打了一掌,姜辰的五脏六腑一阵翻江倒海,差点没把午饭吐出来。

    姜午大急,他手中点青剑一横,但没有向老者斩去。

    “怎么不还手啊!”老者皱眉向姜午说道:“为师传授给你的剑诀,难道你不会用么?”

    “别出剑!”姜辰恨恨的说道:“他不过是故意激你出剑,好在杀死你之前、最后一次利用你的血来养剑!”

    “不错,为师就是这个意思!”老者也不掩饰,他又是一掌击向姜辰,同时向姜午说道:“你二人不是兄弟情深么,你难道眼睁睁的看着你哥哥被为师一掌一掌的打死,却不敢出剑?用剑啊,用剑或许还有一线机会胜过为师,不用剑就只能等死!”

    “可恶!”姜午大怒:“我跟你拼了!”

    姜午狂舞点青剑,将修炼的那小半套基础剑诀极快的施展出来,顿时宝剑一剑又一剑的斩向老者。

    然而宝剑每次还没有击中老者身上,就被一层柔和却绵劲无穷的道气阻挡隔绝,剑锋根本不沾老者之身,他身上的道袍都没有割破。

    “嗯,剑法很纯熟!”老者赞道:“为师以前收的几个徒弟,要修炼好几年才能达到这样的剑法造诣,你的确是个修炼剑道的奇才!不过,为师传给你的剑诀,必须配合以血养剑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你不以血祭剑的话,绝不可能伤的了为师!”

    “原来你收过好几个徒弟!”姜辰说道:“他们恐怕已经遭了你的毒手吧!”

    “不错!”老者一边说道,又是一掌向姜辰击去:“他们的血和性命都用来铸剑;但是可惜,他们的血太次,效果很不显著。而姜午的血用来养剑,效果极其出色!”

    姜辰被这一掌击翻在地,“哇”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如果是在大街上打斗,此时早已经吸引了无数人围观;但随缘巷是个十分偏僻的小巷子,平时日都是门可罗雀,此时更是一个外人都没有。

    姜午又急又怒,他不忍姜辰挨打,正要用左手划过剑锋、以血祭剑,忽然听到“嗷”的一声吼叫,小白竟然化为了妖形,并朝老者大吼,神色凶狠!

    姜辰大喜,激动的简直要哭出来:“乖小白,你终于知道护主了!”

    老者冷笑一声,他解开腰间系着的一只油纸包,丢在地上——原来里面裹着一只烧鸡。

    小白见到烧鸡后,立刻又缩回原来的模样,“呜呜”叫着、欢快的去啃食烧鸡,哪里还管姜辰的死活!

    姜辰顿时大失所望:“蠢狗,死狗!一只烧鸡就把你收买了,你的忠心还不如一只烧鸡!”

    “为师早知道你有银毫灵兽,自然有所准备!反派多死于疏忽大意,为师可是考虑周到!”老者笑了笑,十分得意。

    老者扫了一眼君竹,说道:“这个小姑娘倒是美若天仙,如果被为师一掌杀了,香消玉殒,多么可惜!”

    说着,老者单掌一举,作势要击向君竹。

    小白突然又大吼一声,它丢掉口中的半只烧鸡,又变成了妖形,护在君竹身前。

    君竹大喜,心中激动的想道:“看来还是小白疼我,为了救我烧鸡也不要了!”

    老者愣了一下,他脸色一沉,从腰间又扔下一只烧鸡,斥道:“原本留着下酒的,一并给你吧!”

    小白的目光牢牢的被烧鸡吸引,犹豫不决。两只烧鸡和救护主人,似乎是很难抉择的事情。

    烧鸡还是热的,香气很快弥漫开来。最后,小白还是抵不过诱惑,它变成了小狗,叼着两只烧鸡跑的远远的,根本不管主人们的死活。

    见到此景,君竹和姜辰都是默然无语,心中已经把小白骂了一百遍。

    大概对小白而言,天下间没有任何牵挂是一只烧鸡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只!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