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七章铸剑(三)

    君竹正在沉睡中,忽然听到有人敲门,醒转之后,就见到有人推门而入。

    “咦,君竹姐!你怎么在我哥的床上睡觉?”来人是姜午,他看到君竹之后微微一愣,随即笑道:“我哥呢?”

    “你哥和辰影去取刀了。”君竹不假思索的答道:“他让我转告你,让你张罗道馆的生意。”

    “是,嫂子!”姜午笑着大声应承。

    君竹一愣,随即小脸羞得通红,她急忙说道:“你瞎说什么!我是看书不小心睡着了,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她赶紧岔开话题:“小白呢?”

    “小白在院子里的黄槐树下乘凉睡觉。”姜午说道:“小白越来越能干了,现在能看家护院,只要有陌生人进入院子,他就会‘呜呜’叫几声。”

    “那是本小姐调教的好!”君竹得意的说道,她将身旁的书放入暗匣中,盖好暗匣,铺好被褥,还整理了一下,看不出任何破绽后,才转身离开。

    姜午看着这一切,嘴角微微一笑。

    “你笑什么?”君竹问道。

    姜午说道:“这《万妖谱》可是我们兄弟俩最大的秘密。再要好的朋友,也没有透露一字半句。但是我哥与你认识不过一个多月,居然就将藏书的地方告诉你,还让你随意翻看。”

    “那是因为本小姐一看就是好人!”君竹争辩了一句,然后匆匆立刻姜辰的屋子,去院子里逗小白。

    正好姜辰和辰影带着黑刀归来,君竹想起刚才姜午跟她开的玩笑,见到姜辰后,竟然双颊绯红,十分羞涩,甚至不敢与姜辰的目光对视。

    姜辰哪里知道她的心思,他一进院子,就高兴的大声说道:“姜午,快来看看辰影的宝刀!”

    姜午闻言也迎了出来。君竹抱着小白,几人一起进了厅堂。

    姜辰抽出黑刀,展示了几下,还将刚才辰影铸刀的过程简单的描述了一遍。尤其是柯铁匠那满是惊叹的神情和话语,他不厌其烦的说了几遍。

    “原来还是个铸刀的高手!”君竹讶异的说道:“你会铸剑么?我爹喜欢佩剑,若是能送他一柄好剑,我可以免去你们一部分医药费。”

    辰影摇了摇头,不知他是只会铸刀不会铸剑,还是不愿意为君竹她爹铸剑。

    “铸刀怎么会留下这么长的伤口?是不小心弄伤自己了?”姜午见到辰影手臂的血迹后,帮忙把辰影手臂的伤口清理并包扎好。

    “这个也是古怪!说是什么用血肉铸刀剑,是自古流传下来的法子。”姜辰把柯铁匠告诉他的一番话转述了一遍。

    姜午闻言心中一动,他说道:“以血肉铸刀剑?这倒是有点像我修炼的剑道,以血养剑。←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

    “这不一样,”姜辰说道:“以血肉铸剑,铸造出来的宝剑给别人用了,倒霉的是铸剑师;你以血养剑,养的剑还是自己用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姜辰这一番话说出口,君竹却脸色一变,她说道:“如果说姜午以血养剑,养的剑最后被别人夺走,那他岂不是白白流了不少鲜血?你不是不知道师父有何图谋么,这会不会就是他的图谋?”

    姜辰吓了一跳:“你是说,师父他只是在利用姜午的血来养剑?最后再把剑夺走?可是,他为什么要费这么多功夫?以他的实力,早就可以把我们一剑杀了,用我们的血养剑。而且,他为什么偏偏选择我们?要以血养剑,只要是修炼了剑诀都可以,他如果要利用他人之血养剑,肯定早已经收了很多徒弟一起养剑,又怎么会把剑交给我们?”

    君竹摇了摇头:“这恐怕只有你们师父自己才知道吧。不过,按照你们的说法,他都已经陨落了,也不用再深入追究具体原因。”

    姜午听的是一头雾水:“你们在说什么?为什么突然提到了师父?又说什么是否另有图谋?”

    姜辰把君竹打听到的消息告诉姜午,说道:“我们明明遇到了很多妖兽,但最后都销声匿迹,显然是有人故意遮掩。所以我和君竹猜测,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玄机。”

    “说起来,没有拜师之前,虽然姜午道法平庸,但日子一只过的平平安安;自从拜师之后,虽然姜午实力大涨,但我们也连续遇到不少磨难,大病了几场。是福是祸,还很难定断。而且师父神神秘秘,身份不明,确实有些古怪。”

    姜午沉吟了一会,说道:“哥,你仔细回忆一下,看看我们与师父的两次接触中,能否推断出师父大致的身份?”

    “好!”姜辰点了点头:“要把当时的一切细节都回忆起来,说不定有一些线索被我们忽略了。”

    姜辰说罢,便闭上了眼,坐着一动不动,沉浸在回忆之中。

    第一次与师父接触,那是在南山后峰,他们夜宿深山,遭遇到吸血蝙蝠,幸亏得到高人——也就是师父解救。

    姜辰便从这里开始回忆,那些发生在一两个月前的片段,仿佛一幅幅画面在他脑海中不断的闪现。慢慢的,他的回忆越来越细致,画面越来越充实。就连被吸血蝙蝠追杀的那只野猪,它临死前那绝望的眼神、痛苦的尖叫哀嚎,他都记得一清二楚,仿佛就发生在刚才。

    紧接着是他们兄弟二人联手对付吸血妖蝠,吸血妖蝠曾一度扑向他们,几乎就要将他们扑倒。

    距离最近的时候,吸血妖蝠距离他们,恐怕只有数尺!

    回忆起这个画面时,吸血妖蝠的形态,栩栩如生的呈现在姜辰的脑海里,丝毫不差。

    “啊!”姜辰突然大喊一声,睁开了双目,满脸都是惊惧之色。

    “哥,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了什么?”姜午急忙问道。

    姜辰点了点头,他身躯微微颤抖,难以平静:“我想起来了,那只吸血妖蝠,它眉心处有一道淡淡的符印,竟然是已经被其他道修下过认主契约的灵宠!”

    “什么?”姜午大惊:“那只吸血妖蝠竟然有主人?那它的主人是……”

    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虽然他们没有说出答案,但从彼此那惊惧的眼神中,都看出对方所想的,正和自己一样。

    当时他们正与妖蝠激战,生死关头,又怎么会注意到妖蝠身上那一处淡淡的符印细节,又怎么能察觉到这几乎是一闪而过的瞬间!若不是姜辰有这过目不忘的天赋,只怕早已经将此事抛诸脑后,怎么都无法找到这道隐藏在妖蝠身上的线索!

    君竹轻叹一声,悠悠说道:“吸血妖蝠深夜捕捉猎物,其主人不太可能不在附近;能驯服这种凶猛的妖兽为灵宠,其主人的道法修为肯定不低;当天深夜,南山深处,恰好在场又修为很高的道修,恐怕只有一个!”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0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