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五章铸剑(一)

    这一日,辰午道馆依然没有顾客,姜辰守在随缘巷口,不停张望,似乎在等着什么人。

    几只黑蚁从他脚边爬过,如果是从前,姜辰多半会随意的踩上一脚,死不死就看这些蚂蚁自己的造化,反正它们的性命如此渺小,如此微不足道。

    不过这一次姜辰却小心的移开脚步,生怕踩到了黑蚁——万一这几只黑蚁里,就有墨殊呢!

    墨姝不在的这些日子里,姜辰每次看到黑蚁都在期待着有只黑蚁会突然跟他说话,然而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过。

    姜辰目送这些黑蚁爬到远处,然后继续四处张望。

    半个时辰后,一辆马车停在这里,车厢里下来一位容貌普通的女子,姜辰见到之后,立刻眉开眼笑的相迎。

    “君竹小姐,你今天去玲珑阁买药材,顺便打听到了什么消息么?”还没有走到道馆,姜辰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急什么!”君竹走入道馆,从脸上慢慢的摘下那层假面,抱怨道:“这玩意戴的时间长了真不舒服!”

    假面去掉后,她一下子就变成了天仙似的人物。姜辰说道:“你若是不戴假面,大街上那些人的目光,能把你烧化了!”

    “哼!”君竹冷哼一声,她白了姜辰一眼,说道:“想知道我打听到了什么消息?那你先去打盆清水来让我洗洗面。”

    “是,是!”姜辰连忙答应,他有个好处,虽然骨子里傲气,但凡有求于人时,也能低声下气。更何况,君竹是他的大债主,也没有收利息,跑腿伺候一下也是应该。

    姜辰端来一盆清泉水,说道:“这是我们为了制作符纸特意从郊外背来的山泉水,请君竹小姐慢用。”

    君竹用山泉水洗面,晶莹的水珠挂在她的睫毛和玉脂般的皮肤上,犹如一颗颗璀璨的珍珠,姜辰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发呆。

    直到君竹用手绢擦干水珠,喝斥道:“你盯着我看干嘛!”

    姜辰这才缓过神来,他有些不好意思的递过去一杯清茶,岔开话题:“君竹小姐打听到了什么消息?”

    君竹喝了口茶,说道:“平阳谷什么妖怪都没有!”

    “什么?”姜辰一愣。

    “真的什么都没有!”君竹说道:“你们两个在平阳谷遇到妖兽受伤的事情传了出去,前段时间有一些江湖散修结伴前去杀妖,以求获取妖兽材料。结果到了平阳谷里搜了一遍又一遍,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妖兽,连尸身也没有见到。倒是平阳谷像是发生过一场大火,山谷大部分地方都被烧焦了。”

    姜辰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怎么会这样?”姜辰心中暗道。

    君竹继续说道:“按照你们的说法,平阳谷至少有三只黑虎妖和其他十几只妖兽。别的妖兽材料且不说,单是那黑虎妖的一身虎皮,起码就值好几块品质不错的道玉。但是众散修根本没有见到黑虎妖影子,最近这段时间,玲珑阁和附近的坊市中,也没有人出售这些妖兽材料。”

    “可是那是实实在在发生过的事情!”姜辰说道:“我们没有胡说!”

    君竹说道:“我也相信你们。就算你会说谎,姜午也不会这么做。但是,平阳谷的妖兽踪迹,的确是在短时间内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们那天为什么急匆匆的赶去平阳谷么?”

    姜辰心道:“师父多半已经陨落了。既然他不在了,拜师的事情告诉君竹也无妨。”

    姜辰便将兄弟俩拜师,然后接到师父讯息赶往平阳谷的事情简单的叙说了一遍。

    君竹越听越是惊奇:“你们的师父真是古怪!你一向聪明的很,难道没有怀疑过他么?”

    “怀疑师父?”姜辰一愣,他摇了摇头,说道:“他是得道高人,道法高明的很,一出手就杀死了一只吸血妖蝠。若不是得到他的帮助,我们恐怕早死在妖蝠爪下。而且,姜午能有今日的剑道造诣,全都是他传授的;就连那柄品质极高的点青剑,也是师父所赠。为什么要怀疑他?”

    君竹摇了摇头,说道:“我出门前听大姐说,天下没有掉下来的馅饼。还有一句话,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陌生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对你好,一定有所图谋。你师父与你们素未谋面,只是恰好碰到了,又是传授功法,又是赠送宝剑;生死关头还特意传给你们讯息、让你们去接受传承。怎么看这样的师父都实在太好了,反而令人起疑。”

    “话不能这么说!”姜辰摇头说道:“君竹小姐你对我们兄弟也很好啊,难道也是另有居心?”

    “人家才没有对你好!”君竹立刻涨红了脸:“人家只是做行医救人的本分而已,医药费可不会免去!”

    “是,是!医药费我一定想办法偿还!”提到医药费,姜辰哪敢继续说下去,他急忙话题一转,说道:“君竹小姐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有些古怪。不过,我们兄弟俩无权无财,师父若是别有用心,又在图谋什么呢?”

    “这个我也猜不透。”君竹说道:“你不是自诩很聪明么?自己仔细想想,说不定能想到什么。对了,你的影子呢?他今天居然没有跟在你身后?”

    姜辰笑道:“你是说辰影?他去铁匠铺了。他整天抱着一把柴刀太怪异了,我前几日就把以前的那柄铁剑送到铁匠铺,让柯铁匠打成一把佩刀。我让辰影去取刀了。”

    “你让一个傻子去取刀?”君竹吓了一跳:“万一他发起疯来,那可怎么办?”

    “辰影虽然有点傻傻的,但又不疯!”姜辰摇头说道:“不过,他也去了小半天了,还没回来,我去看看。”

    “我也去!”君竹说道,不过她一想到出门就要再换上假面,就改变了主意:“还是算了,我就呆在屋里休息一会。你的《万妖谱》借我看看行么?”

    医馆不忙时,君竹经常来辰午道馆,《万妖谱》也借阅过多次。《万妖谱》中记载的各种各样的妖怪,君竹很有兴趣。

    “就放在老地方,你自己去看吧!姜午在后院练剑,万一有客人来了,让他张罗一下。”姜辰点了点头,交代一声,自己出门去了。

    君竹走入姜辰的屋子,掀开被褥,打开暗匣,取出一本《万妖谱》,坐在床沿,开始翻开。路上奔波了大半日,她有些困倦,看着看着,就把书放在一边,蜷着身子,沉沉睡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6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