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四章辰影(末)

    姜辰醒转时,睁开双眼,迷迷糊糊的看到了两张面孔。

    他尽量的仔细分辨,视线渐渐清晰,看到其中一张是姜午。

    “哥,你终于醒了!”姜午高兴的喊道:“君竹姐,我哥他醒了!”

    一名少女闻言快步走入房中,姜辰见到了她,是三小姐君竹。

    “姜午,你没事了?”姜辰很高兴,他想笑,但全身肌肉乏力,笑容也看起来十分勉强。

    “我没事了!”姜午点了点头:“倒是你,又昏睡了好多天!”

    “你还可以修道么?”姜辰关切的问道。

    “当然可以!”君竹接口说道:“没想到你真的找到了凤血果,以本小姐的丹术,只要有灵药,自然能配成灵丹,药到病除!”

    “多谢君竹小姐!”姜辰感激的说道:“我们兄弟俩多亏你照料,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不用谢!”君竹嫣然一笑:“这是我行医的本分。不过,二百两银子的医药费,可不能少哦!”

    “二百两!”姜辰心中一沉,差点又昏睡过去。

    “烧心丹不要钱啊!你这次昏睡了七日,吃了我多少灵丹妙药知道么?”君竹撅嘴说道:“二百两还是看在你有些担当的情分上,给你打了对折!”

    “是,是!”姜辰急忙说道:“这笔钱我一定想办法偿还!”

    “医药费暂且放在一旁,还有一件大事等你处理呢!”君竹指着姜午身旁的一人说道:“这个哑巴是谁?怎么跟你在一起?”

    “哑巴?”姜辰一愣,君竹指的是一个青年,脸上有道刀疤,容貌有几分眼熟。

    他仔细一想,终于记起来了:“哦,是你!你就是在山上受伤的那个家伙?”

    青年用力的点了点头。

    君竹说道:“你认得这个家伙?当初是车夫将你和他一起送到辰午道馆的。他中了蛇毒,我顺手把他也治好了,医药费算在你头上!”

    “不过这个家伙真是古怪,不会说话。不管问他什么,他都只是点点头,而且赶也赶不走,一直守在你旁边。为了方便照料,我们把你从道馆移到了医馆,他也跟着来了。你在哪他就守在哪里,就像你的影子的一样。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辰影’。”

    “辰影?”姜辰一愣。

    那青年闻言点了点头,就像是在答应。

    “哥,到底是怎么回事?”姜午问道。

    姜辰说道:“我在南山见到这人奄奄一息,顺便救他下山。我也不认识他。”

    “真是喜欢多管闲事!”君竹秀眉微蹙:“你们兄弟俩,真是怪人!你不是说姜午心肠太软么?为什么明明知道烧心丹是在透支自己的身体,还是要多管闲事的救别人?如果不是那车夫好心,只怕你回不来了!还有,我给了那车夫一瓶上好的丹药,一并算在你账上!”

    “是,是!”姜辰连声答应,他也算是口齿伶俐,但是在君竹面前,似乎总是词穷理屈,想来是欠她钱太多的缘故。

    姜辰向辰影说道:“我没事了,你的毒也解了,你可以走了。以后有缘再会!”

    辰影摇了摇头,他指了指姜辰,又指了指自己。

    “你要留下来报恩是么?”姜辰问道。

    辰影点了点头。

    “不用报恩!”姜辰笑道:“心意我领了,我救你不是期望你报恩,只是自己心肠太软、不能做到毫无愧疚的见死不救罢了。”

    辰影摇了摇头,他神色坚决的指了指地面,还是表示要留下来。

    姜辰眉头一皱,说道:“你留下来,吃住怎么办?我们不方便收留你啊!”

    君竹笑道:“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这个辰影古怪的很,他这几天都是陪在你身边,困了靠着墙壁站着就能打盹,一有人进屋就醒来,根本不用专门睡觉。”

    “至于吃饭,也是古怪的很!我们给他什么,他就吃什么,给多少吃多少,完全不挑剔。为了赶走他,我们曾经连续三天不给他吃的,他也一样挺的住!”

    “而且他不说话,不多事,习惯了之后,简直可以当他不存在一样。所以说,他就是你的一个影子,有没有都无所谓。”

    姜辰听了这番话,更加奇怪:“怎么会这样?他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

    “可能是吧。”君竹说道:“我也听说过,中毒太久了毒性入脑,就算治好了,也会变成傻子。他估计就是傻了吧。而且,他只认你,你跟他说话他还摇头点头,我们跟他说话,他要么充耳不闻,要么就傻傻的一直点头。”

    “哎!”姜辰叹了口气:“既然怎么都赶不走,那就留下来吧。不过,你四肢健康,要勤快一些,帮我们做点杂事!”

    辰影大概是听懂了,他点了点头。

    “你会做什么呢?”姜辰又问道。

    辰影沉默了一会,忽然指着屋中角落里的一把柴刀。

    “你会砍柴?”姜辰微微一笑:“嗯,很好,总算是有点用。每天帮房东大婶砍砍柴,想来她也不介意多给你一碗饭吃。好吧,以后你就专门负责砍柴!”

    辰影连忙摇了摇头,他快步走到柴刀前,一把抄起柴刀,握在手中,掂量了一下。

    然后,他突然间手舞柴刀,施展出一套复杂花哨的刀法,姜辰等人看的是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原来你会用刀!”姜午喃喃说道:“你的刀法这么熟练,或许是个高手!正好哥哥不会道法,你留在他身边,像他的影子一样,还能保护他。”

    辰影点了点头,他抱着柴刀,守在姜辰身旁。除了那柴刀锈迹斑斑外,看起来颇有几分贴身保镖的气势。

    姜辰醒转之后,能吃能喝,加上君竹的灵丹妙药十分灵验,短短三五日,便好了许多。

    这几日间,倒是有不少人来道馆看望姜辰,包括他的书友李秀才夫妇,杂货铺的胡掌柜,染布坊的王掌柜一家,以及张家村的村长和张篾匠等几个村民。

    辰影果然是如同姜辰的影子一般,姜辰去哪,他就默默的跟到哪里,不说话,也不多事,不笑,也没有其他表情。晚上睡觉时,他就站在姜辰的床边一动不动。姜辰很不习惯,最后好说歹说让辰影站在门外。

    “道馆好久没有做生意了!”姜辰说道:“还欠下那么多医药费,我们兄弟俩不知要接多少委托,才能把欠债还清!”

    身子略微恢复之后,姜辰就将辰午道馆重新开门营业,他还特意写了一份份传单,说辰午道馆的两位道侠得拜名师,道法大增,已经是北梁郡首屈一指的大道馆。只可惜,虽然广告做了不少,但是辰午道馆依然门可罗雀。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