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一章辰影(上)

    姜辰迷迷糊糊的感到脸上有凉凉湿湿的东西,他睁开眼睛,看到小白正伸出舌头,舔着自己。

    “我这是在哪?”姜辰努力想回忆起来,但他脑中昏沉沉的,全身发烫,又十分虚乏,一时间稀里糊涂,也想不起什么事来。

    过了一会,他模模糊糊的记得,他和弟弟姜午正在妖谷中和妖兽激斗。姜午以血祭剑,他则为姜午输送自己的血。

    “姜午,姜午!”姜辰想到这里,急忙大声喊道,他挣扎着要坐起身来,急于找到弟弟。

    “别乱动!”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妙龄少女走入房间,正是君竹。

    “你失血过多,又中毒发了高烧。”君竹说道:“我替你解了毒性,但烧还没有退,起码要卧床静休三日。这小白真是很乖,它见你发高烧,就不断的舔你的额头,帮你降温呢!”

    “姜午呢,他怎么样?”姜辰急忙问道。

    “他也昏睡着!”君竹说道:“也不知道你们兄弟俩去干什么了,一回来竟然都变成这样!要不是本小姐医术高明,只怕你们离断气也不远了!”

    姜辰听到弟弟的讯息,总算心中一松,他追问道:“姜午他没事吧?”

    “他的情况比你还严重一些,”君竹说道:“他胳膊、腿上、手掌上到处都是一道道的伤口,不过还好都是外伤,不难恢复。但是他血气亏损的厉害,而且还有些血气不宁。”

    “血气不宁?”姜辰一愣,立即问道:“不会是因为我输血给他的缘故吧?我们是亲兄弟,我的血不能直接输给他么?”

    “原来是这样啊!”君竹说道:“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能随便输血,万一两者的血气不容,就会有大麻烦!好在你们两人的鲜血不是不容,而是姜午体内血气激荡,难以平复下来,而且时不时的头疼发作,这一夜功夫,痛醒了好几次。我试过了好几种药,都没有办法止住他的头疼。”

    “头痛?”姜辰心中一动,他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我有一个祖传的药方,专治头疼,你快去试试。”

    说着,姜辰把药方背出,君竹将信将疑:“这是什么方子,我从来没见过!而且,这里面没有一味主药是治头疼的,能有效么?”

    “当然有效!”姜辰说道:“我从小就有头疼的痼疾,一吃这药就见效。一定是我输了太多血给弟弟,让弟弟也开始犯头疼。”

    “输血跟头疼有什么关系!”君竹秀眉微蹙,她虽然不太相信,但还是将药方记下。

    姜辰感觉又清醒了一些,他问道:“墨姝怎么样了?”

    “墨姝?是谁?”君竹一愣。

    “是一个穿着黑衣服、带着黑色斗篷的女子。有这么高。”姜辰比划着说道:“她应该跟我们在一起。”

    “是那个女妖啊!”君竹做恍然状:“就是她把你们两个送到医馆的,不过,你们恐怕再也见不到她了!”

    “为什么?”姜辰大急:“她怎么了?你不会杀了她吧?”

    君竹白了一眼姜辰:“我是行医之人,怎么会行凶!就算她是蚁妖,我也没有对她不利。只是她也受了重伤,离开医馆时,自己的妖气几乎耗尽,只怕段时间内无法再变成人形。”

    姜辰心中一沉,墨姝这种能化为人形的妖魔,要么天生就是人形,要么就是靠着体内积蓄多年的妖气变幻成人形。一旦妖气耗尽,墨姝就会变成原形。要重新化为人形,就必须花费很长的时间慢慢的积蓄妖气。这个时间,可以是数十年,也可能是数百年!

    对于可以化形的妖而言,数十年或许还不算是太长的时间,但对于姜辰等人类来说,这可就是一辈子的时间。

    “没想到她就这样走了!”姜辰轻声叹道:“我们还来不及谢谢她,还没有见过她斗篷下的真容。”

    墨姝说过,对人类而言再渺小的恩情,她和蚁族也会全力报答。如今墨姝对他们是救命之恩,他们却难以回报。

    “墨姝临走之前,留下过什么话么?”姜辰问道。

    “没有啊,”君竹回忆着说道:“哦,对了,她说她是你们的朋友。真奇怪,不仅有个不会道法的家伙当了道侠,还有一个妖怪和两个道侠做起了朋友!”

    “是啊,她是我们的朋友!”姜辰用力的点了点头,眼角微微湿润。

    “你再休息一下,我去煎药。”君竹说道。

    “谢谢你!”姜辰感激的点了点头。

    “不必言谢。”君竹嫣然一笑:“我是行医之人,救死扶伤是我的本份。不过,你们兄弟俩的医药费一共一百二十两官银,记得偿还!”

    “一百二十两?!”姜辰惊讶的张大了口,差点没有再次昏厥过去。

    一两官银就是三百文,兄弟俩开设的辰午道馆鲜有生意,一个月下来也不过一两百文,一百二十两官银,岂不是要他们不吃不喝的辛苦十几年?

    “我可没有漫天要价!”君竹撅嘴说道:“我用的丹药,药材,可都是我从家里带出来的,十分名贵。不然你们兄弟俩伤势这么重,怎么能这么快有所好转!”

    “可以先赊账么?”姜辰一脸苦相:“我们实在拿不出来。”

    “赊账也可以!”君竹坏坏的笑了笑:“先签了这张契约吧!”

    说着,她将一纸文书递给姜辰,显然她早已经准备好这些。

    姜辰看了一眼文书,叹道:“这不是卖身契么!”

    “不错!”君竹说道:“这就是小白的卖身契。在偿还医药费之前,小白归我所有!等你们凑够了钱能连本带利的赎回去再说!”

    “签字吧,不签的话,我可不一定会给姜午煎药哦!”君竹趁机要挟道。

    “好吧!”姜辰别无他法,便在文书上签字画押。

    “小乖乖,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啦!今晚陪我睡吧!”君竹大喜的接过文书,小心的藏入怀中,然后抱起小白,欢快的蹦去药房。

    “放开那只狗,有种……”姜辰心中暗道。不过他并没有心情多想这些,他虽然自己也没有痊愈,但还是担心弟弟,于是挣扎着爬起身来,去隔壁房间看看姜午。

    姜午正在昏睡,他脸色苍白如纸,双唇毫无血色。他的手臂上腿上都缠着一层层的纱布,浑身都是药材的气味,显然君竹对他用了不少药。

    “弟弟,你要挺住!”姜辰喃喃说道:“只可惜,我们没能见到墨姝最后一面。像她这样的妖,以后恐怕也不会再遇到了吧。”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