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章风隐(中)

    收下委托金后,姜辰姜午兄弟二人收拾一番,便随着村长去往张家村。前段时间的连续暴雨,冲垮了入村的一座木板桥,他们不得不绕路而行,天色将黑时才赶到村里。

    兄弟俩就在村长家中住上一宿,第二日再开始调查村中家禽被偷之事。

    吃过晚饭后,村长带着他们在村子里转悠了一圈,看看有无特殊古怪之处。

    姜午从包裹中取出一只精致的布娃娃。他特意将这只玩偶带上,路过张篾匠家时,探望此前中邪的孩童,顺便将玩偶赠还给女娃,并就以“影分身”之事向妇人道歉。妇人的儿子已经好转,张篾匠一家十分感激,这装神弄鬼的把戏,也就不放在心上。

    张篾匠家里多了好几口人,村长说,他们原本是住在山脚下的一户人家。几日前的连番暴雨,造成了山体滑坡,泥石流将山脚下的几间屋子冲垮,幸而没有村民受伤。这户人家与张篾匠有些远亲,便暂时寄宿在篾匠家里。这户人家见到村长后,连声道谢。大概是家里受灾后,得到了村长的一些接济。

    家里多了几口人,自然是热闹了许多。尤其是那些孩子,增添了朝夕相处的玩伴,显得格外的活泼。姜辰等离开张篾匠家后,远远地还能听到屋中传来的嬉笑声。

    第二日一早,姜辰姜午便开始着手调查村中发生的怪事。

    他们在村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几日前家禽被“妖怪”偷食的地方。他们身旁围着一大群好奇的村民,男女老少都有,显然都是想看看这两个少年道侠,是不是真有本事抓妖。

    “让村民们都散一散吧。”姜辰说道:“我们要查探此处是否有妖气,如果周围杂人太多,气息太乱,就很难探查清楚!”

    村长大声喊道:“都听见了,赶快散开吧,走远一点,别在这里碍事。”

    村长显然是颇有威望,一声道下,众村民纷纷散开。不过多数人都没有离开,而是在远远地张望着。

    “村长,请你也让一让吧!”姜午说道。

    村长一愣,只好也走到远处。

    姜午从所带的包袱中取出照妖镜,滴上几滴鲜血,开始念咒寻妖。远处的村民好奇地看着兄弟二人的一举一动,议论纷纷。

    “这俩小子年纪不大,做起事来倒是有模有样!”

    “不知道是不是在招摇撞骗,听说他们兄弟俩经常以什么影子分身术装神弄鬼,骗了不少人。”

    “不是说篾匠家的儿子中邪,连李郎中都束手无策,最后被这兄弟俩的一碗竹叶茶给治好了。看来是有些本事!”

    “若是没有一些本事,村长怎么会再请他们来?上次可是村长亲自将他们赶出村的。”

    邪魔妖怪之事,世人大多是都是半信半疑,这张家村的村民也是如此。这兄弟俩能否解决村里出现的怪事,包括村长在内的村民们,心中都没有把握。

    过了好一会儿,照妖镜仍然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在吸收鲜血之后,泛出微弱的淡淡红光。这红光在近处还能看见,在远处看不到任何变化。

    “怎么了?”姜辰问道。他们平时用照妖镜寻妖,很快就有结果。

    “有些古怪!”姜午眉头一皱:“好像是能感应到一些妖气,但却很难锁定追查。”

    片刻后,姜午将照妖镜收起,摇了摇头:“查不到线索。”

    姜辰沉吟了一会,向村长说道:“村长,可能是间隔了几日的原因,这里的妖气太弱,很难追查。但既然是有一些妖气,说明这件事情很可能与妖魔有关。最近一两日内,哪里还发生过家禽被偷食的怪事?”

    村长说道:“这几日村民人心惶惶,把家禽都关在笼子里锁住,根本不敢放出来,所以倒也没有出现过怪事。不过这种局面不能长久,鸡鸭这些家禽若是一直关在笼子里,很容易发瘟病死。”

    “这样吧,”姜辰说道:“请村长拿出一只肥鸡,把那妖怪引出来。我兄弟俩布下陷阱,将妖怪一举拿下!”

    村长有些为难,他家没有养鸡,村民多是生活贫苦,白白拿出一只肥鸡让妖怪吃掉,可是十分心疼。

    “等一等,我这就去抓一只!”有村民主动答应,正是张篾匠的妻子——当初找上辰午道馆的那位妇人。

    不一会儿,妇人便提着一只老母鸡来到这里。

    妇人正要把老母鸡交给姜辰,忽然间一阵妖风刮过,妇人提着的老母鸡就被妖风卷走。老母鸡咯咯叫了两声,然后就像被什么东西咬住咽喉一般,不再啼叫。

    姜午立刻向那妖风追去,却只见一地滴落的鸡血和散落的鸡毛,妖风平息之后,老母鸡也不见了踪影。除了一道妖风之外,谁都没有看见老母鸡究竟是被什么东西吞食了。

    “就是这样!”村长着急地大声说道:“之前发生的怪事,就是这样!”

    姜午取出照妖镜,正要追踪妖气,却被姜辰制止:“先别追!这不是一般的妖魔。”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是一种叫做风隐的妖怪。”姜辰继续说道:“风隐能用妖气隐匿自己的身形,就算我们能追查到妖气的大致方位,也无法抓到它。”

    “那怎么办?”姜午一筹莫展。如果看不到风隐,那该如何抓捕?现在风隐还只是抓捕家禽,万一它开始伤害村中幼童,对张家村来说,可就是天大的隐患。

    “《万妖谱》上可记载了该如何对付风隐?”姜午问道。《万妖谱》内容太丰富,厚厚的好几大本,而且都是用细小的古文所写,读起来非常费神。别说姜午还要修道,就连姜辰也没有将《万妖谱》全部读完。

    姜辰点了点头,但却面露难色,他小声说道:“风隐是一种十分罕见的妖兽,相传几乎已经灭绝。对付它所用的道器,恐怕也早已经失传,就算《万妖谱》有记载一些方法对付风隐,只怕我们也找不齐原材料。”

    姜午皱眉说道:“这种快绝迹的妖兽,怎么会出现在这么偏僻的山村?它怎么不逃去妖谷,却在这个山村中滞留好几日?”

    “我也觉得十分奇怪!”姜辰沉吟了一会儿,仍然一脸困惑。

    周围的村民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怪事”再次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两个少年道侠却无计可施,村民多少都有些人心惶惶。

    “村长,除了这妖怪之外,村里近日来还发生了什么怪事?”姜辰问道。

    村长想了想,摇头说道:“也没其他怪事。就是祸不单行,大雨倾盆冲垮了几间屋子,然后又发生这种怪事!”

    “是不是村里风水不好?”一位年长的村民忽然插口说道:“再过几天就是初一,不如做一次祭祀,拜一拜山神土地。”

    “山神庙都塌了,怎么拜啊!”有村民说道。

    “山神庙塌了?”姜辰疑惑地问道:“怎么回事?”

    村长答道:“山神庙就在山脚下,前段时间下大雨,那古庙年久失修,也被泥石流冲垮了。”

    “快带我们去看看!”姜辰急忙说道。

    “看山神庙有什么用?”村长虽然疑惑,但还是带着姜辰姜午兄弟二人去了山神庙。大部分村民都已经散去,只有少部分村民仍然跟着他们,想要看个究竟。

    山神庙已经坍塌,还被泥石流掩埋了一多半,成了一片废墟。就在山神庙旁不远的地方,张篾匠和他的亲戚正在从一些坍塌的民房废墟中扒取有用的砖瓦木材,用以重建。

    “村长,请叫一些村民帮忙,把掩埋山神庙的泥石清理一下。”姜辰说道。

    村民最是勤劳,听说要帮忙,都不退缩。张篾匠他们也赶过来帮手。半个时辰后,山神庙废墟基本就被清理出来。

    姜辰姜午在废墟中一件一件地仔细查看。泥塑的山神像已经摔的粉碎,他们将碎片一块块捡起来,仔细看过,然后放在一旁。

    “哥,你看!”姜午将山神像碎片全部清理后,忽然发现山神像的底部,有一块符印。

    “这是什么道纹符印?从来没有见过!”姜午问道。

    姜辰说道:“我也没有见过。不过《万妖谱》中好像看到过相似的道印。应该是很久之前道侠所用的封印道纹。不过这道纹并不完整,其他碎片应该也有部分的道纹。”

    果然,兄弟二人一阵仔细检查后,又找到了几块刻有符印的碎片。

    “这座山神庙是什么时候建造的?”姜辰转身向村长问道。

    “很久了,”村长说道:“我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山神庙一直都在,恐怕有好几百年了吧。”

    “你用照妖镜试一试,这里能否感应到风隐的妖气。”姜辰向弟弟说道。

    姜午立刻照办。果然,照妖镜有所感应,泛出一阵红光,然后渐渐恢复原样。

    “我明白了!”姜辰说道:“那只风隐,多半是很多年前被一位道侠封印在此处的。那位道侠没有杀死风隐,而是将它封印在山神像中。几百年过去了,封印之力减弱,风隐渐渐苏醒。山神庙恰好又遭遇泥石流被毁,所以风隐逃了出来。不过,它被封印太久,短时间内还无法远离此处,所以一直滞留在村中。”

    “那位道侠既然能抓住风隐并将它封印,说不定也会给后人留下一些道器,用来对付风隐,以防风隐逃出!”姜午说道。

    众村民闻言,精神一振,继续在废墟中搜索。

    张篾匠从废墟中扒出一只香炉,说道:“山神像都碎裂了,倒是这只供奉山神香火的香炉,完好无损。”

    “让我看看!”姜辰心中一动。他从张篾匠手中接过香炉,仔细看了看,然后又从香炉锈迹斑斑的内壁上抠下一些锈灰,在掌心中细细搓捏,还放在鼻子前仔细嗅闻。

    “显影尘!”姜辰大喜:“找到了!只要把这些显影尘撒在风隐身上,它就无法再隐匿身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