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章山精(下)

    姜辰心中一惊,这白衣女子是千年山精,她的相公多半也是个厉害妖怪,他可不想去找。不过,这说不定是一个安然脱身的机会。他便顺着山精的话,说道:“好的。不知姑娘能否提供一些详细信息,本道侠找起来也更方便。”

    “这件事还须从头说起!”白衣女子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这个故事发生在许多年前,当时白衣女子是一个世家大小姐,家族颇有名望。这位大小姐遇到了一位青年才俊,二人一见倾心,几次接触后更是情投意合、私定终身。

    青年才俊托媒人提亲,却遭到大小姐家族各位长辈的激烈反对。二人倒也执着,明着嫁娶不成,便约定时间,在七月初七子夜时分,于青竹林中相会私奔,不见不散。

    大小姐放心不下多病的母亲,便将私奔之事告诉了一位堂妹,请堂妹代为照料母亲。谁知,堂妹竟然将她出卖!就在她准备赴约的那一夜,家中长辈忽至,并将她禁锢于屋中,无法赴约。

    这一关就是七载!七年间,她无论用何种方式,哪怕是以死要挟,都无法离开那间屋子。直到七年后,家族对她的看管稍有松懈,她才在一位姐妹的帮助下逃出家族。

    逃出来后,此女立刻便前往七年前约定的青竹林中。不过她找遍了青竹林,也看不到日夜所思的情郎身影。

    她仍然不放弃,一直在竹林中等待,她相信她的情郎一定会来到这里,与她相会。

    这一等,便是千年!

    然而她的情郎,她口中的相公,始终未曾出现。

    姜辰心下恻然,过了七年才去约会,那青年恐怕早已经将她忘却,倒也不能怪他薄情寡义。世间又能有几人,能为一句承诺而愿意等待七年?如此看来,这女子早已经死去,但不知是不是因为怨念太重,加上此处妖气太甚,使得怨气积聚不散,渐渐地就化成了一个山精,并且还保存着部分记忆。山精一般都十分凶恶,此女可能是个例外。

    姜辰心中清楚,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那青年就算没有将她忘记,也早已经离世,根本不可能找到。只是此女太过执着,念念不忘,她不知岁月变迁,不知生死存亡,日复一日,只在等待情郎出现。

    “只怕她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千年,如今只是个山精!”姜辰心中暗道。

    白衣女子说完这段故事之后,便向姜辰二人恳求道:“二位公子可愿意帮我找到相公?如果找到他,就告诉他一声,我在这里等他。”

    姜辰二人不敢轻易答应,这山精哀怨之气极重,如果答应她却没有做到,就会怨气入体,梦魇缠身。

    “那位村童应该就是答应了山精的请求,却将其抛诸脑后,忘记了这件事情,所以才会不断做噩梦吧。”姜午心中猜疑,这只可是千年山精,怨气入体,难以化解,恐怕要持续两三个月才会渐渐好转。

    “你自己为什么不去找他?”姜辰疑惑的问道。

    “我不能离开这座山谷。”白衣女子说道:“不知为什么,我一离开这里,身体就轻飘飘的,好像要散开一样。所以,我只能求助路过的人。可惜,我求了不少人,都没有下文。也许他们根本没有去找吧。”

    姜午问道:“姑娘可还记得他的名字?”

    “他叫竺青。”白衣女子说道。这是她唯一还记得的名字,就连她自己的名字,都已经模模糊糊,记不清楚。

    “竺青?”姜辰眉头一皱,忽然心中一动,问道:“姑娘刚才施展道法,应该是道侠吧?姑娘在何处修道?”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我记不得了,先前见这位公子施展道法,自己忽然觉得十分熟悉,随手便施展出来。”

    “随手施展出来!”姜辰心中轻叹,刚才此女施展的道法十分高明,不知要多少苦修才能领悟。而像他这种天生体质不佳的人,哪怕付出再多的努力,却连修道的入门都做不到。

    “除了名字之外,姑娘还知道他的出生籍贯么?”姜辰问道,竺青是肯定找不到了,但是如果运气够好,或许能找到他的故乡,从而找到他的后人,只要找与竺青大有关联之人,说不定也可以化解山精的哀怨之气。

    白衣女子摇了摇头,其他信息她一概不知,不知是以前也不知道,还是早已经忘记。

    “只凭一个名字,恐怕很难找到!”姜辰说道:“本道侠尽力而为,姑娘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她也知道希望渺茫,忍不住悲从衷来,低声抽泣。

    姜辰姜午不敢惊扰,只得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此时似有清风徐来,山谷中央的那株巨大青竹枝叶随风微动,发出低沉的沙沙之声,仿佛在附和白衣女子的哭泣。

    姜辰朝这株巨竹望了几眼,问道:“这株青竹,一直都在这里么?”

    白衣女子缓缓止住哭泣,她点头道:“是的。我一直在这里等待,这株青竹枝叶茂密,可以遮风避雨。”

    姜辰心中一动,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露出了一丝颇为神秘的笑容。

    片刻后,姜辰理顺了思绪。他向白衣女子说道:“姑娘说了自己的故事,能否也听本道侠说一个故事?”

    “故事?”白衣女子疑惑地微微点头:“公子想说,就请说吧。”

    姜辰轻咳一声,说道:“这个故事与姑娘的经历颇有相似之处。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青年男子。这位青年遇到了心仪的女子,私定了婚约。然而因为女方家族反对,无法顺利成亲。”

    “二人不愿因此放弃情缘,而是商议私奔,约定的地点,恰好也是在一片竹林之中。到了约定的那一日,青年应约来到竹林,等了几日几夜,却不见女子。”

    “青年并不气馁,他相信对方不会忘却二人之家的情意、不会失约,便一直在竹林中等待。”

    “他或许也曾离开过竹林,去打听女子的下落,但由于种种原因,始终未能再见到女子。没过几年,或许是因为生了重病,或许是因为受了重伤,他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便又回到了竹林中。”

    “他在这里陨落。不过,他并不是普通人,他是妖魔。他临死前用尽最后的妖气,化作一株青竹,留在山林中,继续等待!”

    “又过了一段时间,他终于等到了心爱女子的到来,只可惜他已化作青竹。他无法开口诉说,只能静静地陪伴。他长出茂密的枝叶,为女子遮风避雨;他用自己的生机,延续着女子的生命。女子本来早应该死去、魂飞魄散,但是在他的庇护下,那缕相思却聚而不散,让女子超脱肉身的束缚,成为另一种生灵,并始终保持着女子年轻时的容貌。”

    姜辰说到这里,白衣女子已经泣不成声:“公子是说,这株青竹,就是我的相公?”

    姜辰叹了口气,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千年,一切都无从考证。这只是我的一种猜测罢了。姑娘可以信,也可以不信。不过,你随手便能施展出高明道法,多半是道侠出身。而他若能化身青竹,必是妖魔;道魔不两立,这大概能解释为什么你的世家长辈无论如何都不答应你与他的亲事。”

    白衣女子轻轻地抚摸着青竹,又是激动,又是懊恼:“难道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照料着我,我却不知道你就在身边?”

    青竹微微颤抖,也不知是因为重逢相认的激动还是因为山谷清风的吹过。

    良久之后,白衣女子擦去泪花,向姜辰二人盈盈施礼,说道:“谢谢你们帮我找到了相公。我就知道,他不会离开我。我也会在这里,一直陪伴着他。”

    “那我们便告辞了!”姜辰拱手告别。

    姜午拾起了两枚竹叶——这两枚竹叶上沾着白衣女子滴落的泪水,不过不是先前的哀思之泪,而是后来喜悦激动的泪水。只要用这两枚竹叶煮茶,让那村童喝下,他体内的怨气便会化解,不再频发噩梦。

    兄弟二人离开山谷时,忍不住回头望去。只见那白衣女子正依偎在青竹上,轻声细语。而竹叶飘动发出的沙沙之声,仿佛与她在低声交谈。四周的青竹密林,将这座山谷严密包围,使得山谷如世外桃源一般与外隔绝。山精和青竹居于此处,不受世俗凡尘打扰。

    这画面已经定格了千年,也许还会持续更长的时间。竹林外的世界每一天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而竹林里的山谷,时间仿佛被冻结一般。无论是生命,还是情感,这些原本特别容易变化的东西,在这里却千年不变。一切都在变化,不变的东西很少。或许正是因为少,才特别值得珍惜。

    离去时,姜午无须保留法力,他施展木道诀,分开两旁竹林,兄弟二人很快便走出了这片竹林。

    “哥,你说刚才的一番推测,到底是对是错,是真是假?”姜午问道。

    姜辰微微一笑:“对对错错,真真假假,善善恶恶,都在一念之间,由谁来断定?只要你愿意相信,那就是对的,就是真的。”

    “其实只要仔细验一下那株青竹,便知道它是妖魔所化的妖竹还是一株普通青竹。不过山精并没有要求这么做,她既然愿意相信,你我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对于等待了千年的她而言,或许只是需要一个能让自己接受的答案。”

    (不语说几句:《山精》这个故事,不语在《觅仙》中写过一次,这次再写,一来是因为不语很喜欢这个故事,愿意再写一遍;二来也是承前启后,用这个故事向觅仙三部曲告别,《道侠》将是一本风格完全不同的新书,希望老书友们能鼎力支持,也希望有很多的新书友喜欢。)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