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第二章山精(中)

    随缘巷,位于云岚镇西南偏僻之处,原本就不宽阔,临街的巷口还被一株百年黄槐树挡住了大半。许多在云岚镇生活了几十年的本地人,都不知此处。故有传言,能入此巷者,便是有缘。

    姜辰姜午兄弟二人在此处设立辰午道馆,就是因为这里租金最为便宜。不过同样因为偏僻,这里也是门可罗雀。再者道侠妖魔之说世人都是半信半疑,所以辰午道馆接到的“生意”,更是屈指可数。

    今日道馆好不容易接到了一个委托,虽然收费不多,但兄弟二人还是十分重视。

    子夜时分,辰午道馆中依然灯烛摇曳,姜辰姜午正在为除妖之事做准备。

    姜辰倒出一炉熬制多时的纸浆,均匀地摊在平整的石板上。这纸浆是由桑树皮、黄槐木和七星草籽浸泡捣碎煮烂而成。云岚镇附近丝绸兴盛,植桑养蚕的农家不少,有年份的桑树皮不难寻到;而辰午道馆的院子里和巷子口就各有一株百年黄槐,所以材料也是现成。但是那七星草难以种植,只生长在人迹罕至、清灵景秀的山野之中。

    “七星草籽所剩不多。”姜辰说道:“改日我们再去南山一趟。”

    姜辰说着,又搬来一块青石板,将平整的那一面向下,镇压在摊开的纸浆上。青石板上再放一些石块等重物,将木浆中的水份尽量压榨出来,让纸浆被压的更薄更均匀。

    然后,姜辰取火烘烤青石板,让下方的纸浆水份更快蒸发。

    姜午意欲上前帮忙,却被姜辰拒绝:“待会儿你还要费不少气力,现在就先休息一下,这些杂事交给我来处理。”

    不多久后,纸浆里的水份蒸发的七七八八,姜辰撤去重物,从青石板下小心翼翼的撕下来一层颜色发黄的半干纸膜,这便是符纸胚。

    姜辰熟练的将符纸胚裁剪成长六寸六、宽三寸三的大小,交给姜午。同时他又从炉中倒出一些纸浆,继续制作符纸胚。

    从符纸胚到真正可用的符纸,还差最后一个步骤,就是注入道家真气。

    天地之间,灵气无处不在,只是有的地方稀薄,有的地方充裕。修道之人依照道法口诀,将天地灵气引入体内,经过奇经八脉炼化,就成了所谓的道家真气,又称道气、真气。所以,只有身为修道者的姜午才有真气。姜辰无法修道,体内也没有真气。

    姜午盘膝端坐,他将一张符纸胚放在双掌之间,然后双掌叠放于小腹前,暗运真气,呼吸吐纳。真气通过双掌,一点点的沁透入符纸胚中。纸胚里的杂质随着剩余的水份蒸腾而出,形成一缕缕白色雾气、从姜午十指间散出。

    小半个时辰后,符纸胚干透,不再有雾气散出。姜午也收功停下,将手中纸胚放入一只木盒中。这张纸胚颜色更深一些,呈深黄色。细看之下,纸张内部的纤维分布复杂有序,就像是一道道天然符文,这便是真正可用的符纸。

    制成一张符纸,姜午已是满头大汗,他接过姜辰递来的毛巾,轻轻擦拭。

    姜辰说道:“不必太勉强,百年山精不易对付,我们可以多做几天准备,再去除妖。”

    姜午摇了摇头:“多耽搁一天,那村童就要多受苦一日。我手中已经有一些符纸,再连夜准备一些,差不多也够了。要不是我修为浅薄,区区一些符纸,很快就能制成。”

    姜午修道已有数年。他勤奋努力、资质也不差,然而苦于不得名师指点,只从《万妖谱》上自学了一些基础道法。对于修道者而言,仅仅是刚入门而已。

    姜辰叹道:“可惜《万妖谱》上记载的都是各种各样的妖魔,对于修道几乎只字不提,东拼西凑的也只能找出来一些基础道法。而且我天生体弱,无法修道,不然也能替你分担一些。”

    姜午知道,哥哥姜辰也很想修道,只可惜与道无缘。无论姜辰如何修炼基础道法,都无法炼化出一丝一毫的道家真气。修炼的久了,还会引发头痛的痼疾。

    说起头痛,这也是姜辰自幼便有的恶疾。姜辰还记得,小时候父母便经常带着自己寻医问药,自幼便服用了大量药材,才逐渐改善了症状,但至今也没有根治。直到现在,每隔一段时间,短则三五个月,长则一两年,头痛的恶疾就会发作一次。他不得不按照父亲留下的一张药方,抓药煎服,才能缓解。

    姜午是姜辰同父同母的亲弟弟,但却没有头痛的毛病,这一点,他比姜辰幸运的多。不过若是和其他同龄少年比较起来,他们兄弟二人都算是非常不幸——因为他们的父母,在七年之前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讯。

    姜辰聪明过人,却也始终猜不出父母离开的原因。那是七年前的九月十七,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日子,父母如往常般做好早饭,然后去田地务农,却从此一去不回。

    兄弟俩相依为命,为了生存不得不变卖家当。那厚厚的几本《万妖谱》就是他们无意中在父母床下的暗格中发现的。《万妖谱》书页中还夹着几张古旧的符纸,其中一张正是幻形符。

    姜辰姜午读了《万妖谱》,才知道修道者和妖魔之说。兄弟俩十分疑惑,父母都是普通农家,怎么会藏有《万妖谱》这类典籍?

    姜辰认为,父母极可能是隐修的道侠,他们不辞而别,也与此有关。所以兄弟俩便立志修道,希望有一天能解开谜团。

    这两年姜午已经略通基础道法,他们便将除《万妖谱》之外的物件全部变卖,购置了一些道侠所用的道器,开设了这间“辰午道馆”。无论经营多么困难,兄弟俩都在尽力将道馆维持下去。

    第二日,兄弟二人早早的动身,离开随缘巷,前往镇西二十余里外的竹林深山中。

    山路难行,兄弟二人来到竹林中时,已经是正午。山外艳阳高照,但林中却十分阴凉,竹林枝叶遮天蔽日,只有一缕缕的阳光如金线般穿入林中。

    这片竹林范围很广,越往深处,越是密集难行。到了后来,兄弟二人被青竹包围,几乎无处立足。

    “这里已经很深入了!试试看能否感应到山精的妖气!”姜辰说道。

    姜午卸下背上包袱,将其打开。包裹中有一柄三尺长剑,一只巴掌大小的铜镜,一叠黄裱符纸,还有三五只青瓷小瓶。姜午将铜镜取出,然后忍痛咬破指尖,在铜镜上滴下三滴鲜血。

    奇怪的一幕发生了!这三滴鲜血在铜镜表面停留片刻后,迅速地渗入其中。镜面随即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光,一个个古怪玄奥的符文在红光的掩映中出现。

    与符文一起出现的,还有一支寸许长短的血箭,血箭在铜镜上一阵旋转,几个呼吸后突然停下来一动不动。

    “果然有妖魔之气!”姜辰说道。此时血箭箭头指着一个闪耀的古字符文,而其他的符文都已经黯淡无光。

    片刻后,血箭和所指的符文也渐渐消失,铜镜恢复如初,但兄弟二人已经知道了答案。

    “根据这照妖镜所示,妖气在坎艮之间传来,也就是正北偏东的方位。”姜辰并起二指向竹林某处指去,正是刚才血箭所指的方向。

    姜午点了点头,他收起铜镜,又将长剑握在手中,走在前面。

    竹林繁密,兄弟二人艰难前行了一里多路,忽然听到一阵歌声从前方传来。

    歌声悠扬婉转,是女子之音。深山密林之中,人迹罕至,怎会有女子在此轻歌?兄弟二人对视一眼,互相点了点头。姜辰说道:“小心,应该就是那只山精!”

    “哥,你就在这里等我!”姜午说道。

    “不行!”姜辰摇了摇头:“我虽然没有修炼道法,但熟读了《万妖谱》,对付山精时,多少能帮你出点主意。”

    “好吧!”姜午也没有多劝。兄弟二人不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是一起面对,就算他说破嘴皮,姜辰也不会让他独自面对实力未知的山精。

    他们顺着歌声又前行了一段路,穿过这片竹林后,竟然看到了一座小小的山谷。

    这座山谷繁花锦胜、小溪涓涓。谁能想到,在群山环绕、密林包围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片与世隔绝的小天地!

    而山谷的正中心,是一株巨大的青竹,一位白纱蒙面的白衣女子正围绕着青竹轻歌曼舞。

    “山精!”姜午脱口而呼,他立刻就感应到,此女妖气冲天!

    白衣女子显然也注意到了姜氏兄弟二人的到来,她停下舞步,转过身来,向他们望了一眼。

    姜辰顿时脸色大变。他注意到,当阳光透过青竹枝叶、照向白衣女子时,其身后留下了一道淡淡的影子。

    “快跑!这是千年山精!”姜辰惊呼道。根据《万妖谱》记载,普通山精是怨气聚集而成,虚无缥缈,并没有影子。只有千年山精凝聚出的身体有若实质,才能照出影子。

    兄弟二人中只有姜午才会道法,而且一直得不到名师指点,手段有限。以他一己之力,对付百年山精都有些麻烦,这千年山精,根本无法应对。

    姜午反应也是很快,他立刻取出一张符纸,又从一只小瓷瓶中倒出少许血红朱砂,在符纸上飞快地画出一个奇异的古字,同时口中念出法诀:

    “乾坤五行,万木成林!开!”

    此乃五行道法中的木道诀。虽然只是基础道法,但能这么快就施展出来,也着实不易,需要下很多苦功。随着姜午一声断喝,那张符纸立刻化为一股劲风涌向密集的竹林。

    劲风过后,青竹纷纷向两旁歪斜,顷刻间出现了一条数尺宽的小道。兄弟二人急忙顺着这条小道奔逃。

    才跑出数步,只听到身后一声娇叱:“乾坤五行,万木逢生!”随后便有一股妖风卷来。

    妖风所过之处,四周青竹突然冒出无数嫩芽,并以极快的速度抽出枝条。这些枝条不仅将兄弟二人前方去路挡住,而且还不断地逼近,要将他们紧紧缠住。

    姜午抽出三尺铁剑,奋力劈斩,但是这些竹枝十分坚韧,很难被斩断。更可怕的是,刚刚被斩断的枝条,又以极快的速度再次生长出来。无数竹枝从前方涌来,兄弟二人无法前进,反而被逼的不断后退。

    “两位公子既然来了,何必着急离开!”幽怨的女子声音从兄弟二人身后传来,二人都是身躯一颤。他们非但没有逃走,反而被逼退回山谷之中。

    “先别动手!”姜辰强自镇定,他向姜午小声说道:“数日前那个村童遇到山精,都能安然逃脱,说不定我们也能找到机会逃离。”

    姜午微微点头,他将手中铁剑垂下,但也不敢收起。

    兄弟二人转过身来,发现白衣女子就在自己身前丈许处。此女身形纤瘦,亭亭玉立,看起来和一般青年女子形态无异,只是肤色特别白皙。对于山精这种妖物而言,人形修炼的越是具体真实,说明道行越是高深!

    姜辰哈哈一笑,他转身向白衣女子说道:“这位姑娘看错了,我们不是两个人,是一个人,另一个只是本道侠修炼出的影分身。”

    “是么?”白衣女子将信将疑。

    “姑娘若是不信,本道侠就露两手神通。”姜辰一边敷衍,一边示意姜午用出幻形符,假装是影分身。

    “不必了!”白衣女子似乎不感兴趣。她说道:“你们小小年纪,如果有这般本事,说不定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姑娘但说无妨。”姜辰等心中一松,影分身这一招,糊弄村夫民妇或许还过得去,要让这千年山精信服,恐怕极难。如果对方有求于己,他们兄弟二人就有很大机会安然离开。

    “帮我找一个人。”白衣女子说道。

    “什么人?”姜辰追问道。

    白衣女子轻叹一声,幽幽说道:“我的相公。”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