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仙侠修真 > 道侠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PS. 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别赶紧去玩,记得先投个月票。现在起-点515粉丝节享双倍月票,其他活动有送红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引————

    上古时期,灾星划破天地结界,妖魔趁机闯入人界。轩辕帝率众士将妖魔大军击退回妖魔界,但仍有不少妖魔潜伏在人界各处。后世有修道者,能斩妖除魔,世人称之为道侠。

    第一卷辰午道馆

    第一章山精(上)

    小巷黄昏,秋风萧瑟,落叶横飞。

    “你就是道侠?”一名中年妇人眯起双目看着对面的少年。她一只手挽着旧菜篮,另一只手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娃儿,看起来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乡野农妇。

    那女娃儿双目水灵,俊俏可爱,怀里抱着一只布玩偶。她自己衣衫俭朴,且宽宽大大不太合身,但这只玩偶却是锦衣缎裙,缝制的十分精致。

    “好说,在下正是道侠!”少年拱手作礼,嘴角泛起一丝笑意。他身着一袭不起眼的青灰道袍,面容清秀,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但那大方承认的姿态,却透出几分老练。

    “我不应该来!”妇人眉头一皱,面露失望之色。

    “你已经来了!”少年淡淡地说道。

    “我现在要走!”妇人拽了一下女娃的手,便要转身。

    “既然来了,就别急着走!”少年哈哈笑道:“这里可不好找,不如说说你为何而来!”

    妇人轻蔑的瞥了少年一眼:“没这个必要吧!”

    少年笑容一敛:“你看不起本道侠?”

    妇人一声冷哼,直接转身离去。

    刚走几步,她却突然停了下来,面容也因为惊讶而变得有些扭曲。在巷子口的老树下,站着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赫然就是先前那个自称道侠的少年!

    妇人立刻转过身,却看到巷子深处的少年正冲她微微一笑。这两个少年,一前一后,一模一样!

    “啊!”妇人吓了一跳,女娃也害怕的躲在了妇人身后。即便是孪生兄弟,容貌也当有些细微差别,但这两个少年,却真真别无二致。

    “此乃影分身!将自己的影子,修炼成一具一模一样的分身!”巷子深处的少年朗声说道:“这可是最为高明的道术之一!天下修道者千千万万,但能修练出影分身的,屈指可数!”

    “影分身修炼的越是高明,越是真假难辨!你若能识出真身分身,便算是本道侠道行不够!”少年双手负于背后,神色傲然。如此年轻的他,便掌握了如此高明的道术,的确有资格骄傲。

    妇人惊疑不定地走上前去,拍了一下巷口少年的肩膀,手感实实在在。她又走到巷子深处少年身前,伸指戳一下他的手臂,颇有弹性,绝非虚无幻影。

    “都不似假的!”妇人愈发惊奇。她想了一想,然后悄声对女娃说了几句。这女娃十分乖巧,她眨了眨眼睛,便奔向巷口少年。

    随后,母女二人同时触碰两个少年,她们对视一眼,都点了点头。

    “难道都是真的!”妇人咂舌。她惊奇地打量着两名少年,却怎么都看不出哪一个才是影子变的分身。

    妇人脸色大变,从最初的惊讶化为敬畏。她连连作揖,恳求道:“高人!真是高人!民妇先前有眼无珠冒犯了少侠,少侠大人大量,不要怪罪!还请少侠出手,救救我家孩子!”

    少年哈哈一笑:“好说!请入道馆内详谈。”

    农妇拉扯着惊呆了的女娃,随少年走入了小巷深处的一座旧屋内。屋前门边挂着的一块破旧的木板上,歪歪斜斜地刻划着“辰午道馆”四个字。屋中更是家徒四壁,只有一张桌子,几张木椅,均是陈年旧物。

    “少侠的隐修之地颇为清苦!”妇人说道。此处虽然破旧偏僻,但她先前见识了少年高明的影分身道术,不敢再有半点小觑,反而觉得这清苦之境更能衬托出高人的超凡脱俗、不逐名利。

    妇人坐下后,见两名少年并排坐在自己面前,却仍然难辨真假。妇人说道:“真是大开眼界!民妇服了,请少侠收了神通吧!”

    其中一名少年说道:“在下的影分身术有个弊端,一旦施展出来,要几个时辰后才能收回。”

    妇人点了点头,又问道:“不知该如何称呼道侠道号?”

    “在下姜辰!这是在下的影分身,为了区分,可以称他为姜午。”那少年答道。

    “这位大姐,不知遇到了什么麻烦?”姜午问道。

    “影分身还能说话!”妇人嘀咕,心中更是敬服。她叹了口气,说道:“说来话长……”

    原来,她是镇北张家村中的一户农家,丈夫是竹篾匠,育有一儿一女,长子已有十岁。←百度搜索→【ㄨ书?阅ぁ屋www.ShuYueWu.Com】就在前几日,父子入山中砍伐毛竹,儿子贪玩,跑到了竹林深处,结果迷路难返。

    她丈夫找了一两个时辰,才终于找回了儿子。儿子说在竹林遇到了一个白衣女子,多亏此女指点他方向,这才跑出竹林。他丈夫带着儿子要答谢白衣女子,但是在竹林中找了一会,不见踪迹,便放弃返回。

    几日后,怪事发生。她儿子白天无病无痛,但是一到晚上入睡后,就会频发噩梦。询问之下,儿子说,每次做梦都梦见一个看不清面孔的白衣女子,不断地追问他一件事情,但他总是记不住。如此持续了数日,儿子因为噩梦太多,心神不宁,日益消瘦,请老郎中开了几副药也无济于事。那老郎中说,此子多半是遇到了妖邪,并非草药可解,所以让她来镇中寻觅专门斩妖除魔的道侠出手相助。

    “原来如此!”姜辰与影分身姜午对视了一眼,然后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向妇人说道:“邪气入体、噩梦缠身!这么说来,令郎的确很像是遇到了妖邪!”

    “不知是什么妖邪?”妇人追问道。

    姜辰说道:“这个还不能确定。深山中阴煞之气聚集,偶尔有妖魔鬼怪出现也不足为奇。不过大姐放心,只要本道侠出手,一切皆可迎刃而解!”

    妇人见姜辰把握十足,顿时大喜。她连声说道:“那就烦请姜少侠出手,民妇感激不尽!”

    “我们修道之人也不能断绝凡尘烟火,为了修炼还有不少花费支出,所以每次出手除邪要收取一定的费用。”姜辰说着,伸出两根手指:“二百文!”

    “这么多!”妇人支支吾吾的说道:“民妇今日卖菜所得,只有五十文。”

    姜辰连连摇头:“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一次要从根本上解决令郎邪气入体的问题,必须深入山中找到那白衣女妖,将其怨念消除,才能化解噩梦。不仅要花时间气力,还有不少凶险,二百文已经是最低价。”

    妇人恳求道:“民妇家境贫寒,只怕一时间难以凑出二百文钱。多等一日,孩子就多受苦一日。不如请少侠先行出手斩妖除魔,日后民妇再将费用结清。”

    “不行!”姜辰态度坚决:“妖魔鬼怪之事难有实际凭证,日后反悔赖账的例子,可不少见!”

    “不过……”姜午眉头微皱,似乎有话要说。姜辰急忙轻轻碰了碰姜午肩膀,姜午便不再多言。

    “不好意思,本道侠的影分身修炼的尚有瑕疵,偶尔会胡言乱语!”姜辰笑着解释道。

    妇人又劝说了几句,但姜辰不肯松口。他见妇人多半是真的没有带够铜钱,便让她改日再来。

    妇人无奈,只能出门离去。走出院门后,小女娃忽然挣脱妇人的手,将怀中玩偶献给姜午:“大哥哥,这是我最喜欢的布娃娃,请你出手救救我哥吧,他每天晚上做梦都被吓哭,不敢睡觉。”

    姜午轻轻摸了摸女娃的头,柔声说道:“你想清楚了?这只玩偶可不便宜,你一定是求了父母很多次才让他们给你买下,刚才你一直紧紧抱着它,足见你对它的喜爱。你真的愿意用它来换你哥哥不做噩梦?”

    女娃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嗯,等哥哥病好了,也许他会帮我再做一个。”

    “那好吧!”姜午微微一笑,他向妇人说道:“这件委托,我们辰午道馆接下了,明日一早我们便去那深山竹林中除妖。”

    妇人大喜,急忙取出五十文钱,连同那玩偶一起交给姜辰。姜辰叹了口气,答应了委托。

    妇人母女离去后,姜辰叹道:“这个玩偶最多不过能卖二三十文钱,好不容易有个委托,这次又没赚到多少!”

    姜午说道:“斩妖除魔原本就是道侠份内之事!再说,你我兄弟二人以‘分身术’糊弄百姓,也有不对之处!”

    姜午说话间,从怀中摘下一枚三寸见方有些泛黄的符纸。之后,他身上竟然闪现出一阵淡淡的灵光。灵光稍纵即逝,他的容貌衣着随之大变,身形倒是差不太多。

    此时的姜午虽然眉宇间与姜辰也有五分神似,但明显不是一模一样。他比姜辰更年轻一二岁,一身紧身道褂如同习武之。,他眼神坚定,笑容却十分温柔亲切。从衣着看,姜辰更似书生,兄弟俩站在一起,便是一文一武。

    姜午将符纸小心翼翼的收起,放入一只木盒中。

    姜辰苦笑一声:“我也不想总是靠着这张幻形符装神弄鬼,可是道侠之说原本就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不弄一些花哨,人家怎能相信你我两个少年能斩妖除魔?信不过就接不到委托,接不到委托就没有收入,到时候这家道馆也就无法经营下去!”

    姜午点了点头,也叹了口气,话题一转:“哥,你向来记性极好,可有留意到那女娃的衣着?”

    姜辰闭目略一沉吟,然后说道:“她鞋子裤子都很破旧,只有上身穿的还好。不过那是一件男孩衣服,明显宽松,衣服还蛮新,只是破了一个口子缝了补丁,应该本是她哥哥的衣服。”

    “正是!”姜午说道:“按照她哥哥的年纪,这件衣服正合身,而且是穿了不久的新衣。只因有补丁,就转给妹妹穿,自己多半又有新衣,可见这家人重男轻女。重男轻女也不是稀奇事儿,不过我还发现,女孩额头和发间有好几道浅浅的细长伤痕,应该是指甲划破所留。那伤痕不似父母打教留下,更像是儿童嬉戏厮打造成的。我猜,很可能就是被她哥哥抓伤的。”

    “总之,这女孩家里重男轻女,她自己不太受父母重视,而且还时常被娇惯的哥哥欺负。只有这只玩偶,是她最好的伙伴。为了替哥哥‘治病’,她居然主动交出玩偶,其心可嘉!那只山精竟然欺负一个山村小童,也实在可恶。我们既然开设道馆,就不能袖手旁观。”

    姜辰点了点头:“你一向心软,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就满口答应下来。其实这件委托,可不容易解决!”

    “怎么?难道是很厉害的妖魔?”姜午急忙问道。

    姜辰说道:“根据妇人所言,那小孩在竹林中遇到的白衣女妖应该是一只怨气积累而成的山精。小孩由于怨气入体,频发噩梦。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八日,小孩仍然噩梦不止,说明那山精的怨气很强。如果是一只百年以上的山精,可就很难对付了!《万妖谱》中有记载,百年山精,寻常道徒单打独斗难以匹敌。我又不会道法,只靠你一个人,恐怕有些风险。”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这次起-点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