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章 红色证件(求收藏)

    第三章 红色证件

    龙秋徽冷汗当场流了下来!

    看着惨不忍睹的车祸现场,看着扭曲变形的栏杆,还有响彻耳边的尖叫,龙秋徽心里很清楚,如果刚才吉普车没有及时窜出来,此刻她必定被六辆车子挤成肉饼,她目光复杂的看着叶子轩,有歉意,有感激,但更多是惊讶,他怎么能预见车祸?

    她想要好奇追问一句,却很快被叶子轩举动逼疯,刚才还沉静睿智的家伙,此时却是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一把抱住龙秋徽的身躯,还把脑袋在她胸前乱蹭,声音也带着一抹颤抖:“龙队,车祸、、发生车祸了,好可怕,好可怕,吓死我了!”

    他像是一个婴儿楚楚可怜。

    “禽兽!”

    龙秋徽衣衫顿时凌乱,扣子也被蹭开了两个,春光乍泄,露出若隐若现的峰沟,面对叶子轩的无耻行径,龙秋徽忍无可忍,原本举在半空要制止叶子轩夺车的右手,狠狠落下,啪的一声,斩在他厚实的肩膀上:“敢吃我豆腐?信不信我毙掉你?”

    她一边厉声呵斥,一边去摸枪械。

    见到美女发怒,叶子轩速度极快坐回位置上,揉着疼痛的肩膀开口:“龙队息怒,我见你脸色太难看太惊悸,所以故意开个玩笑调和一下,你可千万不要拔枪,不然就要吓坏外面路人了!”他还瞄了对方胸部一眼:“我发誓,什么都没看到!”

    “滚!”

    龙秋徽真恨不得一枪毙掉叶子轩,可是想到后者刚才救了自己一命,又只能收敛住心中的怒意,把衣衫扣子扣上后,她就一脚踢开车门,动作利索向出事地方跑去,虽然交通事故不归她管辖,但撞见了就看能否尽点绵薄之力,怎么说也是人民警察。

    “这女人,总是冷冰冰,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可爱!”

    叶子轩嘟囔一句:“不过爱心还是满满的!”

    他对龙秋徽作出评价之余,伸手一摸胸前挂着的半截玉石,随后也打开车门钻了出去,此时,呆愣的市民和车主已反应过来,一窝蜂向出事地点围了过去,不少女人对着血淋淋的现场,本能地发出一阵尖叫,让清冷的清晨,多添了一抹寒意。

    “叫什么叫?”

    奔赴到撞车地点的龙秋徽吼出一声:“叫救护车!”

    在人群相视一眼却没有太多动作时,赶到的叶子轩手指连连点出:“你们八个,帮忙抬轻伤者出来,你们两个,马上给医院打电话,你们两个,立刻报警,还有你们六个,帮忙维持秩序,不要让太多人靠近现场!”他还微微一鞠躬:“拜托各位了!”

    话音一落,被叶子轩手指点过的二十人瞬间忙活开来,抢救,报警,叫救护车,维持秩序,有条不絮,发挥着最大力量,龙秋徽瞄了叶子轩一眼,叶子轩坦然迎接她的目光:“龙队,你没读过儿童故事吗?一个和尚有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

    “寻找路人帮忙,不明确事项责任,他们只会把希望寄托在其他人身上!”

    龙秋徽哼了一声:“胡说八道!”

    虽然她依然看不惯叶子轩狂妄自大的样子,但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做事有一套,同时生出一丝纳闷,山里来大城市的无知小子,不应该是纯朴拘谨吗?怎么这家伙完全没有?相反,一肚花花肠子,连自己应付都感觉到吃力,难道是村村通的缘故?

    “别碰我,别碰我!”

    在龙秋徽和叶子轩把一名小女孩从车里抬出来、小心翼翼放在平整的地面时,毁损过半的宝马车诡异钻出一个二十多岁的黄毛青年,一身华衣,一头是血,还伴随着浓烈的酒精和汽油气息,他捂着鲜血直流的脑袋,摇晃身躯对四周路人怒吼不已:

    “谁碰谁死!”

    一名躲闪不及的路人被他踹中一脚,像是断线风筝一样摔倒在地,背部跟玻璃渣子擦出不少伤痕,鲜血淋漓,当龙秋徽跟其余路人眼里一样迸射怒火时,叶子轩也是微微一怔:“靠!这都没撞死?”他一脸遗憾,似乎对这肇事人渣没死很不爽。

    “你酒驾!你超速!”

    一名路人喊道:“你知道害死多少人?”

    路人乙跟着附和:“就是,自己死不要紧,还害死人家。”

    “滚!”

    黄毛青年一舔嘴唇的鲜血,极力稳住摇晃的身躯,随后狰狞着面目对四周人群吼叫:“老子的事,轮不到你们这些下等人多嘴,酒驾怎样?撞死人又怎样?老子有的是钱,别说十个八个,就是一百八十,老子也一样可以拿钱摆平,滚,给我滚!”

    “妈的,酒驾撞人还如此嚣张,揍他!”

    “管他爹是不是李刚,先揍一顿龟孙子再说!”

    “揍他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群情汹涌,四周路人被黄毛青年的嚣张激起了血性,特别是看到抬出来的伤者凶多吉少,更加感同身受的卷起袖子,喝叫连连,准备把黄毛青年就地胖揍,龙秋徽见状转身处理伤者,主动忽略自己的警察身份,显然对黄毛青年没有半点好感。

    “谁敢动我?谁能动我?”

    见到一群路人蠢蠢欲动想要殴打自己,还带着酒气的黄毛青年不仅没有畏惧,反而狞笑着解开衣衫,啪!一声脆响,他从腰部拔出一支手枪,对着前面一人小腿扣动扳机,扑!子弹没入后者小腿,溅起一抹鲜血,中枪路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

    “谁敢上来?谁敢上来?”

    似乎没有想到黄毛青年身上有枪,更没有想到他大庭广众开枪,涌去的二十多名路人齐齐刹住脚步,脸上涌现愤怒和恐惧,黄毛青年见到众人被自己威慑住,大笑着把枪械拍在宝马的车尾,杀气腾升,猖狂跋扈,伴随中枪者惨叫很有威慑力。

    叶子轩嘀咕一句:“警察吃干饭的,枪支泛滥?”

    龙秋徽脸色微红,随后愤然起身,刚走两步却被一手拉住,叶子轩笑容温润:“出风头的事,我来!”

    他不想龙秋徽跟黄毛青年拔枪对射,毕竟路口围观者太多了。

    龙秋徽喝出一声:“他有枪,又红了眼,你出去就是找死!”

    “我死,也不能让你死!”

    叶子轩握着龙秋徽的小手:“谁叫我收了你玫瑰呢?”

    “只是我如果死了,记得不要改嫁。”

    龙秋徽踹出一脚:“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啪!”

    此时,又是一声脆响,黄毛青年从口袋又掏出一个黑色证件,耀武扬威地拍在枪械旁边,雄鹰特卫四字赫赫发光,他发出一阵哈哈大笑:“老子是雄鹰集团的三少爷,佛爷知道吗?那是我爹,我亲爹,跟我作对,就是跟佛爷作对!”

    “在华海,跟佛爷作对的人,下场如何可以自己想象!”

    听到佛爷两字,全场气氛一沉,眼里都有着忌惮,他们都清楚佛爷能耐,那是类似杜月笙,袁克文的人物,别说他们招惹不起,就是华海也没几个人能够抗衡,如果真把佛爷儿子打伤了,只怕今晚就要沉黄浦江,当下只能敢怒不敢言。

    龙秋徽也是微微眯眼:“他怎么从泰国回来了?”

    黄毛青年大笑着指向众人:“现在,你们还有谁想动我?还有谁?”

    “我!”

    一个很不和谐的声音在半空响起,在黄毛青年微微一怔谁不识趣时,一脚就从背后踹到,黄毛青年来不及反应,砰的一声,整个人向前扑了出去,跟满地碎片来了一个亲密接触,顿时扎的他歪歪直叫,血迹斑斑,脸颊也被划出几道伤痕。

    叶子轩站在车尾旁边,笑容满面开口:“我动了你,怎样?”

    在四周人群讶然叶子轩的勇气时,黄毛青年不顾疼痛爬起来,怒不可斥:“动我?你想过后果吗?”

    “啪啪!”

    叶子轩又一步窜了上去,对着他的脸颊左右开弓,两声脆响,黄毛青年脸上多了十个指印,红晃晃的让人感觉疼痛,在他闷哼着跌倒坐回地板时,叶子轩又站在他的面前,悠悠一笑:“佛爷的儿子,我又动你了,来,让我知道后果有多严重。”

    四周人群目瞪口呆,发自内心的叹服,龙秋徽也是微微恍惚,这小子真是跋扈!

    同时也眉头一皱:叶子轩招惹麻烦了!

    黄毛青年呼吸急促:“妈的!老子弄死你!”

    “砰!”

    不等黄毛青年挣扎着起来,叶子轩又一脚踢在他下巴,势大力沉,带起一股殷红的鲜血,随后挪移脚步上前,狠狠踩在对方的手腕上,黄毛青年下巴和手腕剧痛,想要起身拿枪却难于动弹,加上酒劲残存,只能愤怒不已的吼道威胁:

    “小子,你闯祸了,闯大祸了!”

    “咔嚓!”

    听到对方的威胁,叶子轩毫不犹豫重踩他的手腕,让黄毛青年发出一记惨叫,也让围观路人震惊:“你有枪,我有龙队,你有啥佛爷庇护,我也有尚方宝剑!”在龙秋徽恼怒叶子轩拉她下水时,叶子轩摸出一个红色本子,在掌心拍打两下开口:

    “我告诉你,我手里这个证件,可以先斩后奏,别说杀掉你,就是干掉你爹,我也不用进监狱!”

    他返身拿过黄毛青年的枪械,拉栓,上弦,顶在后者脑袋:

    “马上向全场人磕头道歉,不然我立刻代表国家毙掉你!”

    龙秋徽跟四周人群集体讶然:来头不小?

    “你——”

    黄毛青年没有看清证件,但叶子轩的大义凛然吓到他了,生死面前,酒醒了三分,寻思莫非是什么京城大少微服私访?不然怎会无视自己的警告,无视佛爷的名头,还喊着要干掉父亲,当众爆掉自己的脑袋,这不是强者就是脑子进水。

    叶子轩不像脑子进水,难道是大有来历?

    此时,叶子轩正冷冷倒数:“三,二,一、、”一下,又一下,声音不带丝毫人类感情。

    看不透叶子轩深浅的黄毛青年,心里微微一颤,最终不敢拿脑袋开玩笑,目光怨毒地磕头:

    “对不起,我不该酒驾,不该飙车,不该拿枪吓人,不该仗势欺人,我愿接受法律惩罚、、、”

    龙秋徽走到叶子轩身边,夺过红色本子扫视,怒不可斥:“你大爷!”

    精神障碍鉴定证!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