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章 闲杂人等

    第一章 闲杂人等

    “嗖!”

    清晨六点半,一枚烟花呼啸着在华海西侧上空炸开,划破了清晨的静谧。

    烟花五颜六色,煞是好看,吸引了不少晨起民众的好奇目光,不知道谁家有好事,大清早的燃放五彩烟花。

    还有几个记性好的人想起,这个月好像是第四次见到五彩烟花了。

    而且,好像都是清晨。

    在晨起民众好奇一番却继续忙碌自己生活时,六辆蓝白相间的警车却从不同方向鸣笛闪现,先后驶入闹市地段的春花别墅,也就是烟花腾升之地,车子很快横陈在玉石阶梯前面,车门打开,涌出一大批荷枪实弹的警员,他们训练有素地封锁了全场。

    其中一辆车子钻出一名年过四十的独眼警察,鹰勾鼻、招风大耳,眼里闪烁精明之色,一双手上青筋也盘蛇一般凸起,他无视跟车的白衣小子好奇,手指点了七八个警员,动作利索的直奔别墅里面,脸上带着凝重之意。

    白衣小子轻轻嗅了一下空气,淡淡的血腥气息涌入鼻子,他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解开安全带向别墅走进去。

    “嗖!”

    在白衣小子跟在独眼警察身后晃悠悠进去后,一辆吉普车也轰然驶至,横在警戒线的前面,随后车里跳下三个年轻女子。

    全都是一袭笔挺警服,充满着青春和干练气息。

    四周警员见状微微挺直身躯,对着最前端的女子齐齐喊道:

    “龙队!”

    被称呼为龙队的制服女子身材高挑,双峰饱满,长相也是无瑕疵的精致,标准的瓜子脸,微挺的瑶鼻,精巧的小嘴,肤色晶莹如玉,面部线条如同刀削一般鲜明,乌黑秀发高高束起,被警帽恰到好处藏匿,配上犀利的眸子,自有一股说不出的英气。

    面对十多名警员的恭敬问候,她的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微微点头就带着两名女伴前行,皮鞋踩在大理石地板宛如密集的鼓点,得得得的敲击着人心,很快,她就站在别墅的奢华饭厅,无视现场忙碌的警员和环境,目光直接锁定她最想关注的地方。屋↘www.shuyuewu.com】

    视野中,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靠坐在椅子上,胸前、腹部、大腿一片血红,生机熄灭,看得出是慢慢失血致死。

    死者脚边还有一个钱包,只是里面不见现金,手上戒指,脖子,链子也都不见影子,只留淡淡痕迹。

    冷艳女子柳眉微竖:“劫杀?”

    “龙队!”

    现场忙碌的警察很快见到冷艳女子三人,每个人下意识地停滞手中动作,恭恭敬敬向她喊了一声龙队,彰显出冷艳女子在警队绝对地位,唯有那个身穿白衣的年轻小子无视她到来,背负双手盯着现场查看,目光若有所思,宛如一个微服私访的领导。

    “子轩,子轩、、、”

    带队的独眼警员伸手扯了他一下衣衫,还连连使了几个眼色,显然要他跟冷艳女子打个招呼,白衣小子却没有丝毫理会,一言不发盯视着面前的尸体,独眼警员的脸上掠过一抹无奈,山里来的孩子就是没见过世面,见到死人吓得跟石头一样呆滞。

    真不该情急之下把他也带来现场!

    这小子什么人?

    在独眼警员对年轻小子恨铁不成钢的时候,冷艳女子眼里也闪过一丝诧异: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她心里有着不小的疑问,但见到四周警员对白衣小子没多大反应,一时摸不清对方来历的她,也就没有浪费太多的精力,把注意力转移到正事上来:

    “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冷眼女子再度喝问,四十多岁的独眼警员走到她身边,扬起一抹灿烂笑意开口:

    “龙队,京城进修回来了?一路辛苦了!也不休息休息,回来就忙碌案子!”

    他叹息一声:“不愧是人民卫士啊!”

    “七叔,别说这些废话了!”

    冷艳女子一挺自己的胸膛:“犯罪不止,我哪有心情休息?把现场情况给我说一下吧!”她一语双关地冷哼:“让我看一看,究竟是何方神圣在我地盘作案,哼,真是吃豹子胆了,敢给我龙秋徽难堪!”她还左手一挥,让两名女伴加入团队做事。

    随后,她的目光又落在走去大厅环视四周装饰的白衣小子身上,后者依然无视她的存在,也像是没听到他们对话,一副目中无人的态势,年纪轻轻就如此狂妄自大,让冷艳女子无形中多了一抹反感,如非他没有乱碰现场,不然她估计一脚把他踹飞。

    同时再度生出一抹疑问:谁让他进来的?怎么没人驱赶?

    龙秋徽,华海刑侦队长,既是华海警界一朵耀眼的警花,还是罪犯闻风丧胆的克星,出道三年以来,她先后捣毁十五个犯罪团伙,拿下近百名罪行累累的犯人,其中包括十一名通缉犯,当然,最让人侧目的,她的父亲还是华海赫赫有名的龙傲天。

    华海首富,家财千亿!

    家境,功绩,美貌,身手集于一身的女人,总是难免心高气傲,平时连队长和局长都不怎么放在眼里的她,见到白衣小子在自己面前装叉,心里难免生出一抹讥讽,只是此刻没有太多精力放在对方身上,离岗三月的她更想对这起凶杀案有所了解。

    “七叔,把现场情况说一下!”

    “是!”

    此时,被称呼为七叔的独眼警员挺直身躯,收起宽厚的笑容一点尸体:“死者金大牙,五十三岁,是本市著名的古董商人,资产过亿,旗下有十一家门店,生有两女一子,昨天下午四点离开家门,一夜未归,警方早上见到烟花赶来发现了他!”

    “看身上血迹,他刚死不久,失血过多致死!凶手,则没见影子。”

    他补充上一句:“这是金大牙一处秘宅,没有佣人和保镖!”

    “金大牙、、、我多少有些了解!”

    龙秋徽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把父亲茶余饭后跟自己说过的事情,一点一点浮现在脑海:“发家不是很干净,十三年前就是一个古墓盗贼,积累原始资金后就金盆洗手,摇身一变成为本市古董商人,但这几年还算安分,甚至做了不少慈善活动!”

    “铺桥修路,赞助孤儿,以为他会有一个不错的结局,却没有想到会被人杀掉!”

    “七叔,让人摸一下他的社会关系,看看有没有嫌疑人,尽快判断这起事件的性质!”

    在七叔应一声马上安排时,龙秋徽又在奢华饭厅和厨房走动了一番,燃气灶是温的,灶上还有热热的一锅番薯粥,光滑的大理石桌上,除了一束仿真玫瑰花之外,还摆着四碟配粥小菜,一碟葱爆鸡蛋,一碟红萝卜肉丝,一碟火腿,一碟花生米。

    桌上只有一副碗筷,碗里干干净净不见一粒米。

    凶手显然是生了火,热了锅,熬上粥,做了菜,坐在慢慢死去的金大牙面前吃过早点之后才离开。

    龙秋徽忍不住冷笑:“这凶手,做事还真是从容啊。”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淡淡传来:“一个人,杀人如果杀的多了,无论做什么别的事,都不会着急了。”

    龙秋徽眉头一皱扭头看过去,正见白衣小子晃悠悠的向这边走来,目中无人的神情变成了温润笑容,听到他助长凶手志气的言语,龙秋徽对他的印象更加恶劣,正要出声喝问对方是谁时,白衣小子却淡淡开口:“凶手杀死金大牙,可以排除为财。”

    龙秋徽冷哼一声:“你又知道?”

    “很明显的事!”

    年轻小子似乎早料到她的疑问,手指一点四周墙壁:“大厅和餐厅总共挂着十三幅名画,各个角落也摆着二十一个明清花瓶,价值超过三千万,如果凶手真是为了钱财,随便拿个箱子都可以把它们带包走,现在一个不缺留在原处,为财不符逻辑!”

    “金大牙的钱包和手饰,只不过是障眼法,误导警方觉得他为财杀人!”

    龙秋徽微露讥讽:“难道凶手不可以目光短浅,识不得字画古玩?”

    年轻小子脸上没有半点不快,保持着温润儒雅的笑容:“能悄悄杀掉金大牙还从容吃完早餐的凶手,如果你觉得这种人目光短浅,辨不出古玩字画真假,我只能说太荒缪了,再说,真是求财凶手,绝对会宁杀勿纵,把所有古玩字画一卷而空!”

    七叔点点头:“有道理!”

    龙秋徽脸色难看:“别太自以为是!”

    年轻人轻声问道:“七叔,烟花出现,这是第几次了?”

    七叔闻言微微一怔,鬼使神差冒出一句:“第四次了,每次出现都有人死!”

    他显然没有想到白衣小子会向自己发问,不过还是把要说的话说完:“死的都是华海市有头有脸的人物,换句话说,凶手杀完人了,都会燃放五彩烟花通知我们过来,这也是警方能第一时间赶赴这里的缘故,只可惜,还是没有堵到杀人凶手!”

    龙秋徽眉头紧皱:“四次烟花,四条人命,连环杀手啊。”

    七叔点点头:“是的,而且现场完全没有一点线索留下。”

    年轻小子呼出一口长气:“死的人呢?四位死者彼此之间,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独眼警员断然摇头:“没有,完全没有。”随后他又解释一句:“我们已经查过,四位死者虽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可是出身和行业都不同,彼此间也只是点头之交,没有什么过深的瓜葛,平时更是没有来往,背景、、暂时也没有发现交集。”

    “就连凶案现场也没有共同点,四个人四种死法,死去时间也长短不一,在死者面前吃早餐,也是第一例!”

    龙秋徽眼里闪烁一抹光芒:“难道是随机杀人?”

    白衣小子摇摇头:“不,他们一定有联系!”

    龙秋徽眼神一冷:“七叔吃了二十年公门饭,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七叔叹息一声:“非要说有共同点,只有燃放的烟花了!”

    “我明白!”

    白衣小子漫不经心的伸伸懒腰,没有在意龙秋徽毫不客气地喝斥,年轻明亮的双眼中,闪现一种比七叔和龙秋徽还要老练的表情:“我只不过觉得,四名死者之间,一定有某种神秘的牵连,四个人的死亡,都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绑在一起!”

    “只可惜我们直到现在还没有把这条绳子找出来。”

    他轻轻咳嗽一声:“四条人命,或许只是一个开始!”说到这里,他慢慢向光滑餐桌走过去,没等龙秋徽发出喝斥,年轻小子就坐到摆着碗筷的那个座位,扫过金大牙之后,就凝视面前吃剩的饭菜,然后伸出手去拿桌上筷子,但很快又缩了回来。

    他的眼睛里发出了光。

    龙秋徽和七叔的眼睛里,立刻跟着发出了光。

    “这个杀人的人,是用左手的。”

    “对!”

    “他比较喜欢吃红萝卜。”

    “没错!”

    筷子在碗的左边,别的菜几乎原封不动,红萝卜丝剩下的只有汁水。

    龙秋徽对自己有点生气,观察力居然还比不上一个无名小子,忍不住喝出一声:“你究竟是谁?”

    “他是戴局长的远亲,从山里来华海见世面!”

    独眼警员心头一颤忙接过话题:“我刚接的火车!”

    年轻小子站了起来,懒洋洋的伸手:“叶子轩!”

    “远亲?”

    龙秋徽一怔,随后怒喝:“闲杂人等,滚出现场!”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6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