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四章 针锋相对

    第六十四章 针锋相对

    华中对面,石头坞。

    占地近千平方米的石头坞构造很特别,它没有跟普通的餐厅一样中规中矩,而是仿照罗马角斗场隔出舞台和看台,客人进入门口后,就有两部旋转楼梯通向负一楼,负一楼除了厢房外,还有就是一张张就餐的环形石桌。

    这是一个主打学生生意的消遣地方,除了物美价廉的饭菜之外,还有就是各种娱乐项目,桌球,滑冰,攀岩、乒乓球应有尽有,所以每天都人来人往,家境不俗的华中学生常常流连忘返,有些人甚至把这里当成半个家。

    此刻,虽然还不到饭点,但石头坞已经迎来涌入不少人,上官宁和十多名同学也都走入进来,她的一幅画刚刚获奖,不仅赢得学校和老师的赞扬,还收获了五千块的奖金,小丫头心情愉悦,于是就拉了一批人分享快乐。

    她还鬼使神差的给叶子轩微信。

    获得奖项的那幅画有叶子轩的功劳,烟花爆炸的那天中午,叶子轩对她画本的粗略点评,给她带来不少触动和灵感,最终让她带着忘忧轩的甜美和憧憬,挥笔画了一副《白衣少年》参赛,而白衣少年的原型就是叶子轩。

    她很高兴,自然要把叶子轩叫来分享。

    上官宁在负一楼包了一个区域,还要了人均八十八的自助餐,菜肴、果汁、小吃很快端上来,上官宁他们欢笑着拿起盘子装了一堆喜欢的食物,一个戴着眼镜类似柯南的男孩,举起手中果汁笑道:“宁宁,祝你再下一城。”

    “你作品的白衣少年,很飘逸很儒雅,虽然我不懂画画,但看得出,它很有意境。”

    眼镜男孩,名叫华晨龙,是上官宁深交多年的好友,也是暗恋她的追求者,更是华中里最八卦的男生,大到校长潜规则老师,小到同学两面三刀,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也就是这样,他为上官宁躲避坏人作出巨大贡献。

    上官宁跟高胜寒保持距离,也是华晨龙告知后者不实诚,暗地里常踩几只船。

    此刻,他一推脸上大大的眼镜,笑容玩味补充一句:“不过从这幅画的意境,也可以窥探到宁宁心声,如不是心有所动,哪会画的这么唯美?那天下午,我可是见到有人骑车载你,老实招认,是不是你的心上人?”

    上官宁向他勾勾手指,在华晨龙凑耳朵过去时,小丫头大喊一句:“不—告—诉—你!”

    华晨龙捂着耳朵跳开,全场大笑。

    “晨龙,你就别试探宁宁了,佟阿姨管的这么严,宁宁怎会恋爱?”

    一个刘海女孩也端着果汁站了起来,笑容真诚的出声附和:“不过,白衣少年真的很唯美,没有庸俗的星空,也没有烂大街的竹子,更没有装叉的临江感慨,只有一个十字街口,以及红绿灯陪衬,让人瞬间感同身受。”

    “不瞒你们,我有时背着书包从补习班出来,就是这样茫然站在路口。”

    她很诚实的告知心声:“所以一看白衣少年,我差点就给宁宁跪了。”

    眼镜男孩想要说些什么,证实自己判断没有错误,但看到上官宁的灿烂笑容,他又把话吞了回去,虽然很多证据都表面上官宁有心上人,但没有见到两人在一起,他宁愿选择性不相信,同时苦恼啥时可以断了这丝情根。

    在大家笑声中,上官宁连连回应:“谢谢大家,谢谢大家。←百度搜索→【←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一个一米八左右的强壮男孩,一边咬着大块的牛肉,一边嘟囔着开口:“听说白衣少年还要送去京城参赛,如果再拿个全国性的大奖,宁宁就是炙手可热的画手了,不,画家,宁宁,到时可要关照我们这帮体育生啊。”

    “有空没空请我们吃饭。”

    身边不少大个子也都出声喊叫:“就是,宁宁你可要共富贵勿相忘啊。”

    “你们数学考及格了,我请你们吃三天。”

    上官宁笑着回应,她跟同学关系向来不错,除了她本身的美貌和亲和力外,还有就是她从不会瞧不起人,当不少人拒绝老师要求帮扶体育生时,上官宁却主动帮助他们学习,有空还跑去球场为他们加油,因此很有人缘。

    强壮男孩苦着脸:“这难度太高了。”随后又绽放笑容:“饭无所谓,只要宁宁得奖就行。”

    眼镜男孩高深莫测的样子:“放心吧,宁宁肯定会得奖的。”

    上官宁晃动着手中果汁笑道:“我就是随手画画的,根本没有去想什么奖不奖,兴趣爱好。”

    “哇,宁宁,你这是装叉啊。”

    眼镜男孩故作夸张的喊道:“你随手一画就连连得奖,还送去京城,学校多少艺术生画一年都没成果,你这话被他们知道,估计会把他们活活气死。”他的眼里有着不加掩饰爱慕:“才艺双全,谁娶到宁宁真是幸福。”

    “脑子别想太多了,宁宁轮不到你垂涎。”

    “就是,宁宁能靠自己杀出一个前途,不像你我只能啃家里的老本。【↖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上官宁一脸苦笑:“好了,别谈这些了,咱们喝一杯。”

    “干!”

    二十多人齐齐喊道:“干!”

    这些处于成年门口的华中学生,残留着应有的纯真和简单,端起手中杯子喝个痛快,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骚动,随后就见十余名时尚男女大步流星走了下来,一个个盛气凌人,其中谷小曼更是有着一股冷艳。

    “上官宁?”

    谷小曼显然已经知道上官宁在这里庆贺,环视周围一眼后就锁定目标,她踩着高跟鞋率领一群圈中人走去,身边跟着的不再是刀疤汉子,而是一个气质阴柔的年轻男子,懒洋洋,像是没有睡醒,但给人一种危险的气息。

    与此同时,走在谷小曼他们后面的一男两女却没有下来,而是在楼上走廊处找了一个位置,隔着镂空的栏杆看好戏,脸上笑容不咸不淡,这几人正是谷小曼接机的刘援朝、林黛儿、周媛媛他们,只是不见江静瑶的影子。

    谷小曼盯着上官宁重复一句:“你就是上官宁?”

    上官宁一怔,随即不卑不亢回应:“你是哪位??”

    “扑!”

    谷小曼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拿起一杯鲜红果汁,狠狠泼在上官宁的精致脸上,后者本能闭上眼睛,在全场发出哗然时,谷小曼左右开弓,啪啪两声,上官宁脸上又多了两个红印,疼痛还让她重新睁开眼睛,喊出一声:

    “你干什么?你怎么打人?”

    上官宁同伴也纷纷出声讨伐:“就是,好端端打人干什么?”

    “有事说事!”

    “打人算什么?”

    “这样打我们宁宁,还要不要离开这里?”

    这边事情闹开,楼上楼下的客人纷纷探头,看着这一出好戏。

    “闭嘴!闭嘴!全给我闭嘴!”

    谷小曼伸出修长手指一点刘海女孩他们,声音凌厉顿时压住全场,随后目光锐利看着上官宁喝道:“为什么打你?你难道不清楚吗?你身为高胜寒的女朋友却不尽妇道,整个跟不三不四的男人厮混,昨晚还打伤胜寒。”

    “胜寒如今还躺在医院,生死难测,你却跑来这里庆贺?”

    谷小曼一股子犀利:“你说,我不打你这种女人打谁?”

    这几句话一出,全场看好戏的人更加兴趣盎然,上官宁的同学则微微一愣,想不到是争风吃醋的场面,上官宁闻言愤怒不已,针锋相对喝道:“第一,我跟高胜寒从来就不是男女关系,很多人都知道我一直在拒绝他。”

    “第二,他昨晚被人打伤的原因,你我心知肚明,如果你不清楚,我不介意当众说出来。”

    “第三,你必须马上向我道歉,不然我就要报警,告你伤人。”

    上官宁像是一朵盛开的寒梅,向谷小曼他们展示着一副傲骨:“我上官宁虽然不是十全十美的人,但我的人品和作风从来都不会有污点,我从没有跟不喜欢的男人暧昧不清,我保留你对我当众污蔑和伤人的追究权利!”

    “我要你,现在向我道歉。”

    这一番简短有力的宣言,立即激起眼镜男孩他们的士气:“道歉!道歉!”

    “还牙尖嘴利的?”

    谷小曼一脸讥嘲:“总之,胜寒是因为你受伤,你要识趣的话,马上跟我走,去胜寒床前跪着求原谅。”她的眼里闪烁一抹戾气:“否则我要你付出惨重代价,你信不信,我让人当众剥了你衣服,再封了你家小旅馆。”

    “你们能不能讲道理啊?”

    刘海女孩替上官宁争辩:“我相信宁宁不是乱搞的人,你们这样诬陷她,真的好吗?”

    眼镜男孩也逻辑清晰,义正词严地喝道:“就是,宁宁向来品行端正,人见人赞,从来没什么绯闻,说她搞三搞四太过分了,而且你们这么强势,宁宁一向柔弱,她如果跟高少真有关系,又怎么可能有胆量玩弄高少?”

    其余人也都纷纷附和,指责谷小曼仗势欺人,还有人拿起电话求援。

    “多管闲事?”

    谷小曼冷冷环视众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白皙手指,肆无忌惮点着上官宁他们:

    “行,我这人厚道,给你们时间!”

    “三教九流,黑白两道,有多少叫多少。”

    “如果能吓住我和这帮朋友,我磕头叫你们一声爷。”

    谷小曼意气风发。

    PS:1:明天中午上架,会爆发十五章以上,喜欢的兄弟姐妹多多支持,多多砸花。

    2:小说只是虚拟故事,大家请勿对号入座,更没必要纠结跟现实不一样。

    3:还是那句话,看书是消遣,是开心,网文千万本,一本不喜欢,再换一本,总有喜欢的。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5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