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六十三章 四方云动

    第六十三章 四方云动

    “你把高胜寒打了?”

    第二天早上,叶子轩刚刚抵达办公室,连早餐都还没来得及吃,就被龙秋徽叫到外面走廊谈话,容颜冷艳的女人直迫叶子轩眼睛道:“还是为一个小丫头争风吃醋?你能不能给我一个解释,让我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龙秋徽看着毫无凝重的叶子轩:“看在戴局的份上,对方没有报警,但向督察部门投诉了,还是高市长亲自打的电话,现在他们正在了解情况,一旦拿到十足的证据,你不仅会被开除出警局,还会面临伤人罪的起诉。”

    叶子轩故作惊讶:“这么严重?”

    龙秋徽恨铁不成钢地娇哼一声:“你跟雄鹰集团的纷争,无论对错,我都可以偏袒你,因为我知道白秋画他们的德性,但袭击高胜寒一事,如果你无法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我只能公事公办,至少我不会介入进去。”

    “毕竟龙氏跟高家也有不俗交情。”

    叶子轩坦然迎接上龙秋徽的目光,笑容一如既往的灿烂:“我确实是把高胜寒他们打了,也确实是为了一个小丫头,不过不是什么争风吃醋,而是见义勇为,我早跟你说过,我只有做好人的资质,没有做坏人的潜质。”

    他还突然变幻表情,一脸苦楚喊道:“龙队,我来警局这些日子,虽然挂着临时工的牌子,但干得全是正式警察的活啊,古向南,韩中剑,赵一冰,我哪个不是冲锋在前,拿命相拼,这样的好人,你可千万要庇护啊。”

    “少贫嘴。”

    龙秋徽瞪了他一眼:“如果你不是表现出色,不是我多少了解你性子,我现在要的就不是解释,而是让人把你直接送去督察部,正是因为我相信你,所以暂时压制督察部,单独找你出来要解释,你只要把我说服,一切太平。”

    “谢谢龙队信任。”

    叶子轩一脸感激的想要拥抱,但见到龙秋徽犀利眼神后,他就摸出口袋的苹果手机,手指在上面轻轻滑动,把一段视频传到龙秋徽的手机道:“龙队,我伤人的理由都在视频中,相信可以说服你,也希望能一切太平。”

    龙秋徽没有理会叶子轩的贫嘴,摸出手机打开视频观看,脸色随着视频播放变了几次,倒不是问题的棘手,而是对高胜寒霸王硬上弓的厌恶:“高市长也算一个女强人了,却生出这样一个胡作非为的儿子,真是失败!”

    她手指在手机上按了几下,最后关掉放回口袋,深深呼吸一口长气后,她目光锐利的看着叶子轩开口:“你的解释我很满意,不过为了安全,你这两天先放假,呆在家里避避风头,周一再回来上班,免得横生出意外。”

    “我会尽快摆平此事。”

    龙秋徽的脸色有些难看:“我相信,高市长也希望此事化小。”

    叶子轩满脸欣喜:“谢谢龙队!”又有假放,又能破局,他自然高兴。

    龙秋徽在转身离去时问道:“当时为什么不报警?而是出手伤人?”

    叶子轩反问一句:“报警,伤人,哪个有意义?”

    龙秋徽叹息一声,什么都没说就转身离去,显然也清楚报警难于制裁高胜寒,还不如打一顿来得痛快。

    在龙秋徽回办公室后,叶子轩也回到座位处理手头事情,两个小时后,忙碌完工作的他开始收拾东西,不过临走时跟何子离说了一遍情况,后者知道事情后比叶子轩还着急,不仅帮他收拾东西,还给他塞了一千多块钱。

    搞得叶子轩好像犯下大罪要跑路一样。

    叶子轩一脸无奈,不过他清楚何子离的性格,于是也没有推却暂时收下现金,在他出门的时候,何子离还向他保证,她会随时关注警局的情况,然后把消息传到两人约定的邮箱,叶子轩笑着跟她拥抱,心中流淌着温暖。

    叶子轩像是放飞的鸟儿冲出大楼,还没走到警局大门口,他就一眼见到一个熟悉身影,墨七熊,视野中,墨七熊正背着他那个大包,从户政大楼走出来,叶子轩偏转方向朝对方走去:“七熊,你怎么在这?过来办事?”

    “叶哥!”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墨七熊先是微微一愣,待见到叶子轩顿时大叫起来,脸上带着一股子欣喜,好像两人很久没见有很深的交情,他撒腿向叶子轩跑过来,裹起一阵凌厉的风:“我来办个居住证,你怎么也在这啊?”

    他大大咧咧的跟叶子轩来个拥抱,结果用力太大差点把后者撞飞出去,叶子轩双脚一错,稳住身躯苦笑一声:“我就在这里上班,不过不是正式警员,就是印印资料,泡泡咖啡的临时工,你过来办居住证?搞定没有?”

    “哇,你在这里上班啊?”

    墨七熊回头望了一眼警局建筑,满脸高兴的开口:“这地方上班好啊,环境好,福利好,还有警察姐姐看!”接着又劝慰一声:“以叶哥能耐和性格,临时工只是暂时的身份,你迟早会转正,会在华海杀出一番天地。”

    叶子轩伸伸懒腰:“杀出什么天地啊,混顿饱饭吃就满足了,居住证搞定没有?”

    “刚刚交了表格,十五个工作日出结果。”

    墨七熊摸摸脑袋:“没这玩意,找工作很麻烦。”

    “你不是来投靠邻居的吗?”

    叶子轩看着墨七熊背上的大包:“怎么还背着这么多东西?”

    “哥,你就别笑我了。”

    墨七熊脸上多了一抹不好意思,还有不加掩饰的无奈:“我也不瞒你,我要投靠的亲戚,其实就是华中的陆副校长,我跟他女儿是娃娃亲,我家跟他老家就相隔十五米,以前大家都穷,相互照应走的近,关系也不错。”

    “我跟陆校长的闺女同一个月出生,当时两方家长喝多了酒,脑子一热就给我们定下娃娃亲。”

    叶子轩恍然大悟:“原来你那么早就有媳妇啊,恭喜啊。”

    墨七熊苦笑一声,带着一丝感慨:“此一时彼一时,我爸跟陆校长同时出来打拼,我爸冻死街头,人家则有头有脸,哪里还会承认当年婚约,不过,我来的时候也没想过癞蛤蟆吃天鹅肉,只希望对方能够收留我几天。”

    “让我在陌生的华海缓一缓。”

    “没想到,对方根本不认我,还丢下三百块让我滚蛋,不然就叫警察来抓我。”

    叶子轩脸上没有太多的惊讶,这年头,共患难容易,共富贵太难,不过这也怪不得陆副校长,能够做到华海中学副校长的人,一年少说也是百万收入,在华海也算中产阶级,而墨七熊什么都没有,又怎能入得他们法眼:

    “你被他们赶出来了?这几天住哪里?”

    墨七熊也没有跟叶子轩隐瞒,很诚实的回道:“第一晚住在一个小旅馆,可太贵了,最差房间都要一百,所以我就找了一个公园将就着过。”他拍拍自己厚实的胸膛:“没事,身体够壮,华海的夜晚又不冷,能对付。”

    “到我那里住几天吧。”

    叶子轩看着这个纯真少年,拍拍他肩膀开口:“露宿街头,湿气重,对身体不好,也容易遇上危险,相见就是一场缘分,我在初见旅馆包了一个房,我跟老板一家很熟,而且我的房间也足够开敞,你去我那里住几天。”

    “待你找到工作再离开不迟。”

    墨七熊一怔,随即摆摆手:“哥,不用,已经够麻烦你了,我这么大,可以照顾好自己。”

    “个性很重要,但也不能一根筋。”

    叶子轩拉着他往前走:“兄弟是什么?就是相互帮助的。”他还板起脸教训:“别婆婆妈妈了。”

    墨七熊咬着嘴角:“谢谢哥。”

    “我的老家哎就住在这个屯,我是这个屯里土生土长的人,别看屯子不咋大呀,有山有水有树林、、、”

    就在这时,墨七熊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他从肥大的裤袋中摸出诺基亚手机,打开接听键喂了一声,随后就竖起耳朵专心聆听,叶子轩退后几步避开他们谈话内容,只是墨七熊脸色的变化,还是让他捕捉到来电的重要。

    墨七熊那张兴奋的脸,先是变得僵滞,接着变成了阴沉,最后焦虑横生,一副忧心忡忡的态势,挂掉电话之前,他向电话另端喊道:“村长,你让医生先给我妈好好治疗,我这两天就把钱打到你帐上,对,就这两天。”

    “你放心,三万块钱一分不会少,就算我一时拿不出钱,我家里的几张熊皮也能值、、、”

    墨七熊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村长毫不留情的打断了,憋着红脸听对方训斥。

    叶子轩抖动一下耳朵,让自己听觉变得敏锐起来,一声冷哼清晰传入:“墨七熊,三万块必须到位,几张熊皮有个鸟用?医院又不收它抵账?如果你没钱,我后天就让你妈妈出院,村里今天已经为她垫付三千块钱了。”

    “再让村里和我拿出三万块,这是不可能的。”

    在墨七熊沉默的时候,电话另端像是知道言语过重,话锋一转:“我知道你是一个孝子,这几年为了你妈肯去医院治病,让我配合你说是费用由村里医疗报销,暗地里却是你把钱给我,我这次帮你也是看在你的孝心。”

    “可是我的能力也有限,三千块勉强能拿出来,三万块,我真没办法。”

    墨七熊艰难挤出一句:“村长放心,你把账号发我,钱最迟明天到帐。”

    挂掉电话后,墨七熊愣愣的站在原地,脸上的纯真和笑容都已不见,只有一抹跟年龄不相符的忧虑弥漫,大概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叶子轩,心里划过一抹感慨,一文钱逼死英雄,以前觉得古人夸张,现在一看毫无水分。

    “叮咚!”

    此时,又有一个声音从墨七熊手机发出,毫无疑问就是村长发来的账号了,叶子轩大步流星走了过去,在墨七熊回过神来之前,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诺基亚,动作飞快调出短信扫视,很快,他就把账号和姓名默记在心里。

    墨七熊反应了过来:“哥,怎么了?”

    “没什么!”

    叶子轩把诺基亚丢还给墨七熊,随后掏出苹果手机,手指在上面滑动几下,调出自己的网上银行账户,轻车熟路的往村长账户转入五万块,接着一拍墨七熊的肩膀开口:“只是好奇你的手机,这年头很少见诺基亚了。”

    墨七熊挤出一抹笑容:“这是充话费送的。”

    “哥,我怕是不能跟你一起去初见旅馆了,我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

    墨七熊神情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带着歉意开口,三万块像是一座大山压着他,也打乱了他来华海的计划,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叶子轩就淡淡一笑:“什么更重要的事?抢银行还是跪陆校,凑齐你母亲看病的三万块?”

    墨七熊无尽讶然:“哥,你怎么知道?”

    叶子轩悠悠开口:“我能掐会算。”

    就在墨七熊要说叶子轩别闹时,一条短信涌入了进来,村长告知已经收到五万块,他会让医院全力治疗墨母,还表示村里会妥善照顾老人,让墨七熊在华海安心打拼,看完这条短信,墨七熊懵了,呆了,随后激动不已。

    他无尽感激的看着叶子轩:“哥,是你给的钱对不?”虽然他不知道叶子轩是如何知道这事,老村长也没说是谁转账过去,但墨七熊知道是叶子轩所为,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抱住叶子轩喊道:“哥,七熊谢谢了。”

    “这钱,我一定尽快连本带息还你。”

    这钱,事关母亲的一个肾,一份孝心。

    叶子轩一把扶住墨七熊:“是兄弟就别跪跪求求,好兄弟,就该肝胆相照,患难与共,对不?”

    “你执着连本带息的还钱,不觉得太庸俗太见外吗?”

    墨七熊点点头:“哥,你这份情,我此生不忘。”

    五万块对达官贵人来说只是一顿饭,对寻常市民来说也是一笔小数目,可对墨七熊来说却是一个天大难题,年纪轻轻的他没有这个积蓄,在他的人脉圈子中,他也根本借不到这钱,所以叶子轩的援手,让他从心底感激。

    叶子轩看着墨七熊一笑:“别说这些废话了,难题解决了,跟我回旅馆吧,不,先去吃午饭。”

    “叮!”

    就在叶子轩带着墨七熊向外面走去时,怀中手机忽然刺耳的响起,一条微信涌入了进来:

    “大白,我的画画得大奖了,我在石头坞大宴同学,你要过来。”

    也就在这时,刀疤汉子走入高家花园,来到正跟刘援朝、林黛儿她们钓鱼的谷小曼面前,低声汇报一句:

    “上官宁,石头坞。”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7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