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八章 风云四起

    第五十八章 风云四起

    雄鹰花园的后山斋堂,层层大门相续打开。

    闭关二十一个小时的佛爷坐在蒲团上念念有词,手中佛珠在手指间不紧不慢转动,配合旁边响起的梵音,很有一种让人心神安宁氛围,事实也如此,匆匆赶来的白秋画,踏入斋堂后就收敛两分焦虑,沉默站在门边等待。

    她伤口在痛,身体虚弱,但神情如常。

    梵音悦耳,在斋堂轻柔响起:“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佛说是经已,长老须菩提,及诸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一切世间天人阿修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佛爷终于念完金刚经第三十二品,微闭的眼睛慢慢睁开,手中佛珠也停止转动,白秋画习惯性泡了一杯茶水,毕恭毕敬地端了过去,老人接过来抿入一口:“水温欠缺,茶叶过多,此茶大失水准。”

    “秋画,这是你三年来第一次失手,是什么事让你乱了心神?”

    佛爷对手中茶水作出评判:“今时今日的你,还稳不住性子?”

    白秋画闻言微微一怔,随即向老人道歉:“对不起,义父,心神乱了,有违你多年教诲,我今晚一定念静心诀四十九遍。”她看着老人手中的茶杯:“义父,这茶不合你口味,我重新给你泡一壶茶吧,这次一定用心。”

    她恭敬上前一步,拿起茶壶就要倒掉,却见佛爷轻轻摇头:“一茶一水得之不易,如此倒掉可惜了,还不如我喝掉。”接着他向白秋画一笑:“我是泥腿子出身,讲究生活,但不会过于讲究,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

    白秋画闻言放下手中茶壶,随后深深呼吸一口长气:“义父,龙秀姑死了。”

    “龙秀姑死了?”

    佛爷眼皮一挑:“谁下的手?你让薛青鬼做的?”

    白秋画呼出一口长气,轻轻摇头回应:“义父,我不是一个阴奉阳违的人,更不会无视你的权威假传圣旨,我交给薛青鬼就是甲级名单,四个跟随龙氏五六年的伙伴,我从来没有把龙秀姑写上名单,薛青鬼也没杀她。”

    “谁杀了龙秀姑?谁又敢杀龙秀姑?”

    佛爷眼皮一挑:“龙傲天怎么反应?”

    白秋画微微挺直身躯,压低声音回道:“一个手段霸道的口罩男子,他不仅杀了龙秀姑,还袭杀了二十多名警察,现在可谓是整个警队公敌,龙傲天死了妹妹很愤怒,不仅悬赏要凶手的命,还把怒火倾泻到雄鹰集团。”

    “龙傲天说有足够证据是雄鹰所为。”

    白秋画犹豫了一下,最终咬着嘴唇开口:“义父,我和薛青鬼没有杀龙秀姑,但龙傲天言之凿凿是雄鹰所为,肯定也不是空穴来风,龙秀姑的死,要么是雄鹰兄弟瞒着我们偷偷进行,要么有人假扮雄鹰成员栽赃陷害。”

    佛爷闻言笑了起来,手指转动佛珠:“秋画,你虽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但我对你却比亲女儿还亲,你跟我说话不用太小心太谨慎,你应该直接问我,杀龙秀姑的人,是不是我暗地里派去,这样,不会浪费你我时间。”

    白秋画微微低头:“秋画不敢。”

    “傻孩子。”

    古大佛脸上皱纹绽放开来:“你我之间,不要拐弯抹角,要学会事无巨细坦诚,这样才能巩固我们父女感情,也才能避免很多误会!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没有暗地里派人杀龙秀姑,我真要杀她,一定会跟你说一声。”

    “在我看来,甲级名单上的四个人,足够龙傲天喝一壶了,也可以试探他跟烟花杀手关系。”

    “最重要的,即使龙氏发现是我们所为,也不会因这四人跟我们死磕。”

    “有这样进退自如的棋子,我何必杀掉龙秀姑,给自己给雄鹰招惹麻烦呢?”

    白秋画松了一口气:“义父没有下令,那肯定有人挑拨离间了。”

    她不认为其余兄弟敢擅作主张杀掉龙秀姑。

    “有一个问题,薛青鬼没有失手,也没有暴露,也就是说我们没有留下把柄。”

    古大佛声音变得低沉:“龙傲天为什么会相信,杀掉龙秀姑的人是雄鹰成员呢?龙傲天看似四肢发达,但头脑不简单,他会往雄鹰方面猜测,但没有实际证据,他绝不会轻易跟雄鹰开撕,他也会考虑栽赃陷害这一环。”

    “难道幕后黑手的功力已经达到以假乱真,让龙傲天都无法分辨出真假?”

    还没收集完全部资料也没得到赵一冰消息的白秋画挤出一句:

    “可能是龙秀姑横死,让龙傲天一时失去心智。”

    古大佛没有开口回应,只是端起茶水又喝入一口,他对这个答案不满意,可一时也想不通哪里出了纰漏。

    白秋画嘴角牵动一下:“义父,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以龙傲天的个性,他认定是我们,一定会对我们报复。”

    她压低声音道出严重性:“毕竟龙六姑是他洗钱的主力之一,她的横死,很容易被龙氏集团认为,我们要向他们开炮,虽然我们不惧龙傲天的打击,但此刻雄鹰集团还没筹备好一战,双方死磕,结果必然是两败俱伤。”

    “此消彼长,龙氏和雄鹰没落,一定会有人冒出来捅刀子。”

    白秋画还把自己的遭遇道出:“义父,我昨天黄昏遭遇到袭击,十三名杀手在半路攻击我,刀上还有毒,如果不是我运气好遇见叶子轩,此刻怕是躺在殡仪馆了,我昏迷了一晚,早上才醒来,这也是迟来汇报的缘故。”

    古大佛眼神一寒:“有人要杀你?什么人?龙傲天?”

    白秋画低声回应:“对方在龙秀姑横死的节点冒出来,还不顾后果不惜代价的攻击我,乍一看去像是龙氏的报复,可对方冒充天衣阁杀手让我起了疑心,龙傲天报复我们,有龙秀姑的借口,根本不需要掩饰身份攻击。”

    “天衣阁?”

    古大佛手指抚摸着佛珠:“这是曾经纵横世界、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但很多年前就沉寂了,有人说毁灭了,有人说解散了,可不管怎么说,它都很久没有踪迹了,如今在华海出现,还对你施于杀手,确实有点奇怪。”

    “你说他们是假冒的,有什么证据支撑你的观点?”

    天衣阁一共有四十九阁,每一阁都有四十九人,天衣阁的杀手个个都是精英,阁主更是深不可测,天衣阁之所以能成为第一杀手组织,除了它从没失手的任务之外,还有就是他的神秘,至今都没有人知道阁主是什么人。

    也没有人见过阁主的面孔,所以有人假冒它出现,让古大佛生出好奇。

    白秋画点点头:“是假冒的,天衣阁从不用毒,而且看他们质素,也不像是天衣阁水准。”

    最关键的理由,那就是中年胖子的拳法有洪拳影子,不过她还需要下一步确认,免得扰乱佛爷的判断。

    她的眼里还掠过一抹疑惑:“只是我有点不解,虽然对方假冒天衣阁可以掩饰身份,但这种行径也会让天衣阁愤怒,天衣阁虽然沉寂多年,杳无消息,但不代表已经毁灭,万一被天衣阁知道,胖子他们岂不是要遭殃?”

    “事情确实诡异,但不必着急,慢慢来,一定会水落石出的。”

    古大佛脸上的皱纹绽放开来:“有人杀了龙秀姑,有人假冒天衣阁杀你,与其说是龙傲天报复,我更愿意相信有幕后黑手,看来华海要起风云了!”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自嘲:“也是,我吃斋念佛十三年,该吃点荤了。”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十三年了,这双手连只鸡都没杀过。”

    “我也觉得有人捣乱,只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白秋画低声问道:“即使围杀我的人不是龙氏,龙傲天也很快会报复雄鹰,战火一起,双方必定血流成河。”

    “咱们必须想个万全方案,既不能任由龙氏打压,又不能全面开战。”

    尽管白秋画的语气带着一股凝重,事情的严重性也清晰可见,可是佛爷脸上却没太多波澜,手指捏着清冷的佛珠,淡淡出声:“你自己也说双方实力相当,全面开战只会两败俱伤,我们能看到,龙傲天自然也能看到。”

    白秋画一愣:“可死的毕竟是他妹妹啊。”

    佛爷低头抿入一口茶水:“龙氏集团会报复,还会让我给一个交待,甚至让我交出杀人凶手,但他绝对不会全面开战,所以你不用担心鱼死网破的局面,龙六姑固然是龙氏重要角色,但不足于让龙傲天赌上一生心血。”

    他看了养育二十年的白秋画一眼:“就好像你一样,你虽然是我的养女,也是雄鹰集团核心人员,但如果龙傲天把你杀了,你觉得我会因此至死方休吗?答案肯定是不会,我会愤怒,会报复,但不会破了双方的底线。”

    “不是义父无情,也不是你不重要,而是上位者要顾全大局。”

    他叹息一声:“几万兄弟的托付和性命,哪能意气用事?”

    白秋画嘴角牵动一下,随后恭敬回应:“明白。”

    老人放下掌中的古色茶杯:“你传我指令下去,雄鹰集团以及各个堂口从现在开始,一是夹起尾巴做人,二是高度戒备,不要让龙傲天找到机会打击,另外,你拿我帖子到龙氏花园,告诉龙傲天,我明晚要请他吃饭。”

    “这顿饭,就定在忘忧轩。”

    白秋画微微一怔:

    “请龙傲天吃饭?还在忘忧轩,他会去吗?”

    “而且他正在气头上,这时候打照面,只怕他会对你不利。”

    老人手指轻轻一挥,目光落在斋堂供奉的一尊木牌,两寸厚的木牌古香古色,中间刻着一个唐字,龙飞凤舞,声音平缓而出:“带这块木牌去见他,龙傲天再怒火冲天,也会答应我的要求,放心吧,他会去忘忧轩的。”

    佛爷脸上保持着风轻云淡:“这件事要想最小代价摆平,那就必须拿出最大诚意,斗了这么多年,我有点累,他也是一样心境,只要有足够的利益,龙傲天会暂时抹掉此事,另外,把金大牙和韩大奎他们资料拿过来。”

    他的眼里闪烁一抹光芒:“有些见不得人的事,也该摊出来晒一晒了。”

    白秋画点点头:“好,我待会就去送帖子。”

    “这叶子轩真有意思。”

    解决完正事,佛爷整个人轻松了不少,忽然一转话锋:“先是打了古向南,落了雄鹰面子,接着又无情拒绝你的诱惑,随后又出手救了你,他究竟是敌还是友呢?我一时真看不清楚,江山代有才人出,前人诚不欺我。”

    白秋画嘴唇微抿:“佛爷,你还要对付他?他救过我、、”

    古大佛淡淡开口:“换成十年前,我肯定杀他,这种不识抬举的人,就该直接毁灭回敬,可现在不同了,暴躁脾气解决不了问题,相比杀掉他了,我更愿意把他收了,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龙傲天肯定也想要招揽他。”

    “毕竟我跟他都是爱才如命的人,秋画,找个机会跟叶子轩再接触,想法子把他拉过来。”

    “要钱给钱,要人给人。”

    白秋画恭敬回应:“明白。”

    “叮!”

    就在这时,白秋画的手机响了起来,一封邮件涌入进来,她打开扫视一眼,一张相片:“义父,我们安插在警局的眼线,把警局追查的凶手图像传了过来,凶手很霸道,几乎无人能当,所幸叶子轩及时出现跟他一战。”

    “尽管没有把他拿下,但也见到凶手真面目。”

    她眼神带着一丝凝重:“希望警方能够早点找到他,还雄鹰一个清白。”

    古大佛淡淡开口:“把照片给我看看。”

    白秋画恭敬的把手机递过去,古大佛漫不经心的瞄了一眼,也就一眼,手指一错。

    “啪啪啪!”

    佛珠散了一地。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7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