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三章 天衣阁

    第五十三章 天衣阁

    龙秀姑死了。

    收到消息的白秋画匆匆离开雄鹰大厦,钻入自己的法拉利踩下油门,用最快速度向雄鹰花园驶去,她必须亲口把消息告知佛爷,让他早点做好应敌准备,谁也不知道,震怒之下的龙傲天,会采取什么雷霆手段来出口气。

    行进途中,她脑海还涌现着无数疑惑,究竟是谁杀了龙秀姑呢?

    佛爷当初给她的名单,龙秀姑并不在上面,薛青鬼袭杀的目标也没有她,毕竟佛爷只是想要窥探烟花杀手的真相,并没有跟龙氏全面开战的意思,否则也就不会多此一举假扮杀手,只是情报怎会指证是雄鹰杀了龙秀姑?

    难道薛青鬼假扮烟花杀手浑水摸鱼时,还有其余势力也在兴风作浪?或者佛爷暗中给其余亲信下的指令?但义父不会瞒着自己啊,情报没有详细答案,只有硬梆梆的三点,龙秀姑被杀,凶手跟雄鹰有关,龙傲天要报复。

    白秋画一时想不通谁下的手,但她知道必须尽快跟佛爷对话,龙秀姑的死一定会让华海血雨腥风。

    现在的静谧,只不过是暴风雨前来的假象。

    她获知紧急情报的时候,曾经给佛爷打过电话,可是管家却告知佛爷已进大殿念经,没有他的批准,谁也不能进去打扰,白秋画知道义父说一不二的性格,也清楚手下人不敢违抗,所以打消让他们强行请出佛爷的念头。

    她决定亲自去斋堂找佛爷。

    车子开得很快,十分钟不到就过了大半路程,就当她抄一条刚刚修好还没全面通车的近道时,前方忽然窜出一辆面包车,挡住了法拉利的去路,及时踩下刹车的白秋画脸色微变,随即挂档想要倒出道路,只是后面也开来两辆轿车。

    来者不善!

    前后被堵住的白秋画按下车内的求救信号后,就一脚踢开车门环视四周,此时,面包车和轿车也打开了车门,涌出十三个人,清一色的工程师服饰,清一色的白口罩,手里却都拿着一把匕首,眼睛还不带半点人类感情。

    白秋画眯眼瞧着对面十三人,嗅到了真正危险的气息:“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佛爷养女,白秋画,你们找我晦气,想过后果没有?”

    领队是一个差不多三百斤的胖子,听到白秋画亮出招牌和威胁,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起伏,只是语气冰冷开口:“天衣阁做事,只问地点、时间、何人,从来不在乎什么后果,有人给钱买你脑袋,天衣阁杀人拿钱就是。”

    “天衣阁?你们就是从不失手的天衣阁?”

    龙秋徽脸色巨变:“你们不是十年前就消失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了?”

    胖子淡淡开口:“很多理由,但是我没必要向一个死人解释。”

    在他的微微偏头中,十三人默默围上。

    黄昏的余辉中,一女面对十三人,白秋画从容的摸了一下秀发,目光又落在了胖子他们身上,工程服饰虽然老土,但在他们身上却带出了绵绵杀机,白秋画知道此战避无可避,十根纤细玉指交叉在小腹,神情从容镇静。

    “你们杀人不就是为了钱吗?”

    白秋画做着最后的努力:“告诉我一个价码,一个可以让我活着的价码,一个亿,够不够?”

    中年胖子嘴角牵扯出一个笑容,声音冰冷而出:“白小姐,你小看我们了,我们确实是为了钱杀人,但我们也不是完全见钱眼开,天衣阁有自己的底线和原则,既然先答应了雇主取你性命,那我们就会竭尽全力杀你。”

    “你出再多的钱,我们也不会动心。”

    白秋画掠过一抹讥嘲:“想不到你们还有原则,难得。”接着她又好奇一问:“虽然我对天衣阁不是很了解,但也听说你们有一个规定,那就是目标必须罪大恶极,如果罪不至死或无辜善人,你们再高悬赏也不动心。”

    “这么多人来杀我,不知道我有多大罪恶?”

    中年胖子哈哈大笑:“白小姐双手染的血,还要我们来提醒吗?”

    白秋画又问出一句:“你们是龙傲天雇佣的杀手?”

    中年胖子避而不答:“天色不早,别浪费时间了,早死早投胎不是?”

    “死?”

    白秋画傲然冷笑:“天衣阁很强,但要我的命,没那么容易。”

    胖子手指一挥,两名面无表情的男子低吼一声,像是猎豹一样冲向了白秋画,略显呆滞的目光多了一抹嗜血意味,白秋画脚步一挪,身子一弓,不退反进冲了过去,接近两人时,双手一卷,缠住对方胳膊还卸掉了匕首。

    “砰砰!”

    惊心动魄的两记闷响,两名魁梧汉子的结实胸膛深深的凹下去,可他们并没有被击飞出去也没有发出惨叫,他们眼里流露痛楚之余,用双手死死缠住白秋画的手臂,让她无法拔出来退后,同时,又有两道人影贴了过来。

    这两人直扑白秋画的两侧,出手相当狠厉,白秋画眉梢挑起,纵横江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疯狂不怕死的杀手,她娇喝一声,双臂灌注全部力量,抬起两具魁梧的躯体离地而起,把缠住自己的两人轰然撞击。

    脑袋相撞,一声巨响,刺眼猩红纷纷扬扬洒落。

    在两人死不瞑目松开双手落地时,趁着这个空档,白秋画踢起一把匕首,冷漠地刺入一名敌人胸膛,锋利的刀刃就像是一把放血利器,伤口宛如瀑布似的,血液动静跟秋末的风声一样好听,而敌人力量一下子就消失了。

    接着,他双腿一软就倒了下去。

    一股温热的气息迸射在了白秋画的脸上,咸咸的血腥味加重了她心中暴戾的杀气。

    就在这时,嗖的一声响起,一支尖锐的匕首弹射了过来,像是秋日爬行在地上的毒蛇一般,抖出刺耳声响。

    白秋画保持着冷静,身体一侧躲开了匕首。

    随后一个跃身杀到袭击敌人的面前,手中的匕首一扬,接着狠狠地扎进对方喉咙,鲜血瞬间飙射。

    他临死之际见到的,是白秋画的戏谑目光。

    “轰!”

    这时,三百斤的胖子忽然出手,他像是野猪一样窜了上来,善于捕捉时机的他懂得把握机会。

    匕首划出,速如惊鸿。

    “滋!”

    白秋画来不及抵挡,只能全力向后翻出,一声脆响,她险险躲过要害被袭,但锋利匕首依然割破衣服,在她腰侧掠出一道伤痕,鲜血流淌出来,随着刺入肌肤钻心的剧痛快速蔓延,白秋画嘴角牵动的连连点地向后退出。

    还没等白秋画站稳身躯,两名杀手又扑了过来,白秋画咬牙踢出两脚,点中胸膛把他们迫退出去,只是这个空档,中年胖子又像是肉球一样,无声无息地滚近,腾身跳跃一记华丽的回旋踢,重重地踏在白秋画的胸口上。

    这一脚力道大的惊人。

    “扑!”

    白秋画张嘴又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向后飞跌出去,恰好撞在法拉利上,车窗碎裂,警报刺耳,白秋画眼神闪过一抹痛楚,翻身而起,却掩不住嘴边鲜血,连连得手的胖子没有趁胜追击,只是一晃手中匕首,一脸得意:

    “你,死定了。”

    白秋画呼吸微微一滞,感觉伤口的疼痛消失,变成一种麻木,她立刻对着右侧衣领一咬,一颗药丸吞入嘴里。

    一丝疼痛重新蔓延。

    她娇喝一句:“下毒?无耻!”

    胖子嘴角勾起一抹冷冽:“不愧是佛爷养女,懂得解毒丸备用,只可惜治本不治标,我刀上毒药特制,没有对症下药,你撑死也就缓解半小时,过了时间点,你还是要毒发,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我们不会让你受折磨。”

    “因为,我们很快就会杀掉你。”

    “卑鄙!”

    白秋画喝出一声:“你们不是天衣阁的杀手,他们从来不会用毒。”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中年胖子冷冷回应:“结果,你都是死。”

    “嗖!”

    白秋画扫过包围自己的九个人,忽然双手一抬,两尺白布飞出来,刺激眼球之余,数十枚麻醉银针从中散开,还有一大股白色粉末,浑浊着五米范围的空气和视线,中年胖子身材灵活的往旁边一滚,躲开这些夺命暗器。

    但有两人被粉末迷眼,来不及躲避,胸膛一痛,随后身子麻木摔倒在地,围攻的杀手顿时停滞攻势,纷纷躲避粉末,不等大胖子重新组织攻击,白秋画双脚一弹,气势如虹撞翻一人,跳出了包围圈,捂着伤口往前奔行。

    “追!”

    胖子向残存的六名同伴喝道:“杀!”

    随着这个指令发出,六人一握匕首,像是利箭一样追杀白秋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