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九章 粗暴破局

    第三十九章 粗暴破局

    摊上大事的叶子轩跟着何助理,一溜烟的跑到警局督察部门,门口已经挤着不少好奇的警员,这地方难得打开一次,今天却有着不少群众,自然会吸引不少目光,叶子轩还没有完全挤进去,就听见几记不痛不痒的嚎叫。

    “怎么喊得跟杀猪一样?只是这叫声也太假了。”

    叶子轩对叫声作出评价,随后就挤过最后一道人墙,像是穿越一样站在督察部门大厅,里面早聚集几十号人,六七个督察骨干,十几个拿着话筒的小记者,还有一群服饰各异的男女,其中三人,顿时让叶子轩笑了起来。

    叶良辰,艳丽女子,尖嘴男子。

    他好奇喊出一句:“你们怎么凑一块了?”

    “就是他,在初见旅馆伤人抢钱,我来华海租房的六千块全没了。”

    “就是他,在华海医院打伤我朋友,还逼我给五千块茶水费。”

    “是、、、是他,强取豪夺我的苹果手机。”

    叶子轩的出现以及发问,就像是油锅滴入一颗水珠炸开,叶良辰、艳丽女子、尖嘴男子三人齐齐踏前一步,一一指着叶子轩,把早就想好的罪名往他身上扣,同时侧开身躯露出后面四个人,正是叶良辰和艳丽女子同伴。

    这四人全都躺在担架上,脑袋和胳膊被纱布来回缠绕,整个人包的跟猪头一样肿大,精神萎靡,虚弱无力,而且纱布上还血迹斑斑,看起来就像是被人重残到要挂掉的节奏,后面还有四名女子,各自举着一块塑料板块。

    板块上面,是四人的受伤证明,医疗费用单据,证人证词,伤者惨象、、、

    正如何助理所说:他摊上大事了。

    此时,叶良辰哭丧着脸,指着叶子轩断断续续控告:“各位领导,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叶子轩不仅重伤我和两位朋友,还天天扛着警察的名头欺男霸女,西二街的王寡妇,东六街的朱阿姨,淮海路的周大娘都吃过亏。”

    “她们只是顾及名声,也忌惮叶子轩的猖狂,才没有出来指控。”

    “想想啊,他连四五十岁的妇女都不放过,其余妙龄女孩怕是更多遭殃。”

    艳丽女子也扯着一名督察的胳膊,望向地上两名闷哼不已的同伴:“是啊,叶子轩简直不是人,我这俩朋友见到他调戏良家妇女,按捺不住上前说几句,结果却被他打成重伤,还要我给他五千块,不然就告他们袭警。”

    “让他们把牢底坐穿,我不敢得罪他,只好把给母亲治病的钱,挪给他作茶水费了。”

    随着众人七嘴八舌的控告,一名督察向叶子轩喝道:“叶子轩,有什么解释吗?”

    “等他们说完,我再解释,免得浪费口水。”

    叶子轩已经明白,三人今天来这一出,是想用舆论让他名誉扫地,无法在警局呆下去,这一招还是有点道行,但叶子轩不认为他们会想到这法子,打打杀杀,暗中伏击,才是叶良辰和艳丽女子风格,玩舆论,完全不符。

    而且三人同时凑一起发难,特别是尖嘴男子也跟他们同流合污,这一定有幕后黑手在暗中运作推动。

    会是谁对自己下手呢?

    叶子轩脑海中划过一个疑问,很快就有了清晰的答案,九成九是佛爷玩的小手段,龙秋徽压住雄鹰集团,不让马脸汉子对自己动手,他就换一个方式捅自己刀子,今天这一状如果告成功,叶子轩最低限度也要滚出警局。

    一旦他跟警局没有关系,雄鹰集团就不用再给龙秋徽面子,到时有无数种法子讨回彩头。

    想到这里,叶子轩的笑容变得旺盛起来。

    此时,跟过来的何子离也挤过人群,站在叶子轩身边想要探个究竟,可还没说什么,却被尖嘴男子吸引:

    “舅舅,你怎么来了?”

    听到何子离的讶然喊叫,尖嘴男子下意识想要躲闪,随后又迎接了上去:“子离,你来的正好,赶紧让你领导替我们做主!”他手指一点叶子轩:“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抢了舅舅的东西,不还,六千块的手机啊。”

    何子离一怔,随即摇头:“舅舅,这不可能,子轩不是这种人。”

    尖嘴男子脸色一板:“你连舅舅的话都不信了?”

    “子离,他是你舅舅?”

    叶子轩望着尖嘴男子一笑:“我确实拿了他的手机,不过说来话长,晚点跟你解释,这些都是来抹黑我的。”

    “子离,你听到没有?他承认拿我手机,赶紧铐他。”

    尖嘴男子喊叫起来:“他就是一个恶警。”

    随着他话音落下,艳丽女子和叶良辰他们也都跟着附和,纷纷叫着把叶子轩挫骨扬灰,几个督察骨干想要详细了解情况,结果却总是无法插入话题,倒是几个记者拍照拍的起劲,何子离认出两名伤者是扒手,心中有数。

    她扯着尖嘴男子衣袖,低声问道:

    “舅舅,你怎么跟这些人混一起?子轩是我恩人,你不能诬陷他。”

    何子离清楚舅舅的德性,常年不务正业游手好闲,四十岁的人也没正经工作,偶尔打散工得来的钱财,也是买彩票买电子产品,平时生活更多是依靠亲人救济,母亲每次提到他都是恨铁不成钢,所以她能判断舅舅所为。

    “死丫头,他真抢走舅舅手机,你连舅舅都不相信了?”

    尖嘴男子挣脱何子离拉扯:“我不认你这外甥女了。”

    何子离连声喊道:“舅舅,舅舅!”

    “重度脑震荡,右腿三级骨折,背部软组织受损、、、”

    叶子轩无视众人对自己的指控,上前两步看着塑料板块上的诊断书,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眼角为永久性伤害?眉毛还是视力?难为医生写出这些模棱两可的检查结果。”他望着叶良辰他们一笑:“花了不少钱吧?”

    “也没花多少......能不花钱吗?”

    叶良辰下意识挤出几个字,但很快发现自己失言,顿时吼叫起来:“能不花钱吗?我们兄弟被你打的这么惨,每天治疗费,医药费,护工费就要好几千,你这王八蛋,还无情抢走我的六千块,你是警察就了不起吗?”

    “哪怕以后我不在华海混了,我也要把你告倒了。”

    艳丽女子也附和着喊道:“就是,伤人,劫财,你还是警察吗?你就是黑社会。”

    尖嘴男子也弱弱开口:“还我苹果手机......”

    见到舅舅跟坏人同流合污,何子离气得直跺脚,却又无可奈何,只能摸出手机给母亲电话。

    随着三人向叶子轩开炮,跟随来的同伙也都喊叫起来,女人喊着青天老爷做主,男人喊着跟恶势力斗争到底,其中还有两个半大的孩子,更是直接扯开嗓子哭喊,分工有序,配合默契,叶子轩一看就知他们肯定排练过。

    “全部闭嘴!”

    在场面一片混乱,督察骨干劝阻无效时,叶子轩忽然拿起一根电棍,一棍捶在一张凳子,轰的一声,凳子四分五裂,支离破碎倒在地上,这份威力和发飙,顿时让全场众人愣了一下:“谁再吵,我就一棍子把他捶了。”

    他的话让叶良辰他们安静下来,吃过亏的他们多少有点记性,不过他们也就沉寂一会,随即捂着嘴巴痛哭流涕:“领导啊,记者,你们看,这小子当着你们的面都敢叫嚣废掉我们,完全可以想象他平时怎样欺男霸女。”

    “你们可要为我们做主啊,还四个伤者一个公道。”

    “你们胆敢官官相护,我们就告上京城。”

    一名督察眉头一皱:“叶子轩,你什么态度?”

    与此同时,几个小记者也举着话筒,言语犀利向叶子轩发问:

    “你是警察,怎么可以当众威胁受害者呢?不觉得给警队抹黑吗?”

    “请问你平时作风是不是跟现在一样?”

    “你又伤人,又抢钱,你觉得自己是一个称职警员吗?”

    “各位,我说三点,三点!”

    叶子轩让自己声音变得洪亮压住全场:“第一,我不是警员,我只是一个临时工,距离正式警员十万八千里,第二,我是一个被他们冤枉的好人,我能一一找出相应证人证明清白,第三,我从来没有把他们伤成这样。”

    “第四、、、、、”

    一个女记者尖声喊道:“你不是说三点吗?怎么还有第四?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

    “嘿嘿,你说对了,我脑子不好使,不会数数,第四,我行为作风不受法律约束,因为......”

    他摸出一个红色本子:“我是一个精神病人。”

    精神障碍鉴定证!

    全场一怔:叶子轩是神经病?

    “你们假扮废人诬陷我,我干脆真把你们废了,反正不用负刑责。”

    “哈哈哈——”

    在艳丽女子他们齐齐发出哗然时,叶子轩忽然狂笑起来,一按电棍,滋滋作响,随后冲向担架四人。

    奄奄一息的四人,瞬间从担架蹦跶起来,撒腿就跑、、、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7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