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八章 摊上大事了

    第三十八章 摊上大事了

    周一,早上八点半,叶子轩踏着上班时间点走入警局,一路众人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没有半点尊重。

    虽然他前些日子出手撂倒韩中剑,让警员少受一点伤害,可是大部分警察都不觉得叶子轩是给他们长了志气,相反对他更有一种不置可否的情愫,因为叶子轩是用电棍干翻韩中剑,这在外人眼里,那就是警方拳脚无能。

    一个神经病都无法赤手空拳制服,要依靠暴力性武器来赢得胜利,简直丢尽警队的面子,有几个自感精英却还没出手的警员,更是觉得叶子轩断了他们出风头的机会,所以没有几个人对他认可,甚至对他功绩嗤之以鼻。

    叶子轩耳朵敏锐,自然把他们的议论听了进去,但他没有半点情绪起伏,他从来就不在乎这些名声,也不在乎他人的看法,他更在意结果是否如人意,就如面具老头经常教导的,不管穷人富人,能够泡到美女就是牛人。

    所以一路走入,他不仅没有半点恼怒,反而笑着跟众人打招呼。

    自己不高兴,议论的人就会得意,自己高兴,议论的人就会不开心,叶子轩很不客气让他们郁闷。

    刚刚走入重案组办公大厅,他就见到桌子上,摆着一份包子和一杯豆浆,触手还有着一抹滚烫,叶子轩微微一愣,谁给自己买的早餐?这时,他见到对面的何子离抬起头,嫣然一笑:“担心你醒的迟,饿着肚子上班。”

    “所以吃早餐时就替你买了一份。”

    叶子轩心情愉悦:“谢谢子离。”

    随后他神情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把韩大奎的死告诉她,虽然两者没什么直接关系,但他终究是韩中剑的父亲,韩中剑一旦知道父亲被杀,精神百分百会受到刺激,搞不好会从精神病院逃出来,让她多一份小心也是应该。

    只是还没有开口,何子离又轻声补充一句:

    “子轩,谢谢你,我这三天睡得前所未有踏实,饭量都比平时大了不少。”

    她探头向叶子轩发出邀请:“今晚我请你吃饭吧,谢谢你出手帮我。”

    叶子轩想要客气拒绝,除了这两天在旅馆吃好喝好外,还有就是不想何子离破费,只是还没有开口,女人的美丽眸子又落在他脸上:“你可千万不要拒绝我,女孩子的邀请被拒绝会很没面子的,除非你有女友不方便。”

    叶子轩无奈一笑:“哪来的女朋友,行,今晚跟你去吃饭。”

    何子离巧笑倩兮:“谢谢赏脸。”

    就在两人敲定今晚吃饭一事时,龙秋徽带着七叔他们走了进来,一干人等都脸色疲惫,毫无疑问韩大奎的死又让他们忙碌整个周末,所幸眼里都蕴含希望的光芒,昭示有信心拿下凶手,随后,就见龙秋徽一点叶子轩道:

    “叶子轩,来我办公室一踏,顺便泡杯咖啡。”

    叶子轩靠在椅子上,扬一扬缠了纱布的右手:“手伤,泡不了咖啡。”

    龙秋徽俏脸一冷:“给你发奖金,你的手能不能拿?”

    叶子轩一骨碌站起来:“马上泡咖啡。”

    龙秋徽哼出一句:“没有出息。”随后就拿着档案向队长办公室走过去,今天的龙秋徽,一身英挺的墨色警装制服,高挑的身材,俊俏的摸样,白白净净的瓜子脸上又带了几分严肃摸样,一如既往引得不少牲口瞄几眼。

    叶子轩也眼睛放光欣赏着她的身材,直到何子离有意无意咳嗽一声,他才一拍脑袋反应过来,左手伸入挎包里面,摸出一个保温杯,随后撒腿向龙秋徽办公室跑去,何子离想要提醒他泡咖啡,却发现叶子轩已不见影子。

    “真是一个马大哈。”

    何子离想要替叶子轩泡咖啡送进去,免得后者被龙秋徽骂个狗血淋头,只是还没起身,一个电话打入进来、、

    “扑扑扑!”

    当叶子轩推开队长办公室大门走进去的时候,正见龙秋徽握着一把仿真枪,对着侧面一扇墙壁连连扣动扳机,被射击的墙壁布满无数玻璃眼,子弹射中就会发出脆响,墙壁中间还有一个转盘,上面也有十余个红色目标。

    叶子轩脸上划过一抹讶然,这显然就是龙秋徽消遣的玩意了,只是上次来都没见到这扇墙,他侧头多看两眼,俨然发现这是一扇双墙,启动机关才会出现靶墙,不由暗呼首富千金就是首富千金,办公室装修都如此奢侈。

    念头转动之中,龙秋徽正抬起手,对着旋转的轮盘扣动扳机,枪声犀利,手腕沉稳,显得专业又老练,随着子弹的一颗颗射出,轮盘上的十三个红色目标应声碎裂,红外感应器给出满分的评判,弹无虚发,不外如此了。

    “龙队真是好枪法。”

    叶子轩适时鼓掌:“七叔说你是神枪手,我还不信呢,今日一看,诚不欺我。”

    “嘴贫,这没什么好骄傲的。”

    龙秋徽摘下眼镜和手套,还把枪械丢在旁边的箱子:“我从小就喜欢玩枪,不然也不会选择这一行,警校到现在差不多七年,这段时间,同僚平均开枪三十发,年均四发,我却打了足足三万发,枪法再不准就没理了。”

    叶子轩张大嘴巴:“三万发?”

    “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清楚所谓的神枪手,最基础条件就是子弹不断的喂。”

    龙秋徽扯过一张湿纸巾,擦拭着双手开口:“喂多了,打多了,自然反应敏捷,枪法精湛,当然,我也不忌讳玩枪的条件,我能肆意玩枪,是因为我钱多人脉广,想玩枪就玩枪,没时间玩枪,也可以在办公室过手瘾。”

    她拿起遥控把靶墙收了进去:“这扇靶枪和系统就花了我一百万,不要用吃惊的目光看我,这是我自己掏腰包购买和装修的,没有拿警队一分一毫,相反,我还每年赞助警队两万发子弹,目的就是让大家能多多练习。”

    叶子轩一边把保温壶放在桌上,一边竖起拇指赞道:“龙队仗义。”

    “这是什么玩意?”

    龙秋徽微微皱眉,手指一点保温杯开口:

    “我让你冲一杯咖啡,你给我这个干什么?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把咖啡泡在里面。”

    “龙队,你虚火太盛,喝什么咖啡啊。”

    叶子轩把保温杯盖子缓缓打开:“那只会让你身体更加烦躁,整夜失眠,为你健康着想,我就没有冲咖啡进来!”他把保温杯推到龙秋徽面前:“这是我早上熬的四君子汤,你把它喝完,保证比咖啡要精神十倍百倍。”

    龙秋徽看着茶汤色的药汁:“你熬的?”

    叶子轩保持着灿烂笑容:“是啊,我熬的,我知道龙队日理万机,不会有空折腾四君子汤,所以我帮你熬了一壶,相信我的专业,它会好好调理你的身体,放心,我不会要你钱的,当然,如果你非要给的话,我也、、”

    龙秋徽冷笑一声:“大清早为我熬药,为了你的奖金,你还是蛮拼的啊。”

    随即,她又不待叶子轩开口回应,打开旁边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摸出一个黄色信封道:“昨天在现场,我也是职责所在,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在我内心,从来就没把你当成凶手,你这人,脸皮厚事实,杀人却不会。”

    叶子轩摇摇头笑道:“我没怪你,换成谁在你位置,都怕会对我一番调查。”

    “理解就好。”

    龙秋徽前所未有的和颜悦色,随后把信封推到叶子轩的前面:“这是一万块,是你拿下韩中剑的奖励,你给的凶犯截图,我也让何助理帮你申请赏金了,只是你知道,官方办事效率向来缓慢,估计要个把月才能下来。”

    “但是我可以保证,五万块绝对不会少你半分,如果上面不给,我私人掏腰包给你。”

    龙秋徽摆出一副慷慨的样子:“你应该知道,我向来一言九鼎。”

    叶子轩笑着上前一步,把黄色信封抓在手里,很没形象的撕开查看:“谢谢龙队。”

    “不用谢我,这是你应得的。”

    龙秋徽扬起一丝如春风般的笑容:“虽然我平时喝斥你,恨不得毙掉你,但只是我恨铁不成钢的表现,你身上有很多优点,也有很大能力,我不想你辜负了自己一身技艺,督促你,喝骂你,只是希望你能够走得更远。”

    “不让你做警察,也是相似的道理,怕你年少轻狂,尾巴翘的太高,希望你一步一步来。”

    “从底下打拼上来,你的根底会比空中楼阁更牢固。”

    “戴局长器重的人,我又怎会不知其出色呢?”

    叶子轩好奇的瞄了龙秋徽一眼,感觉这女人像是变了一个人,说话从所未有的温柔,每一字每一句还都带着勉励,他数钱的速度慢了下来,一边寻思龙秋徽玩什么花样,一边从钞票中捏出两张:“龙队,HD开头的!”

    “不好使用,能否换两张?”

    这几句话顿时让龙秋徽神情一怔,差点就把保温杯砸叶子轩脸上,这么严肃,这么温馨,这么和谐的时刻,这小子竟然只念着钱,她刚想发飙却想到今日意图,于是深深呼吸一口长气,从钱包掏出两张红钞丢在桌子上:

    “嗯,跟你换。”

    龙秋徽挤出一抹笑容:“以前的严厉还请你包涵。”

    “我理解。”

    叶子轩把钱揣入怀里:“我怎会不理解龙队的好心?常人不是说,打是亲骂是爱、、”见到龙秋徽的俏脸冷下来,他又识趣的打住话题,笑着冒出一句:“龙队,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你先喝药,我出去看门了。”

    他看不透龙秋徽心思,所以就想赶紧离开。

    “等等。”

    龙秋徽出声叫住要离开的叶子轩,眉头轻轻皱起问道:“你以前不是很喜欢插科打诨,跟我斗嘴占便宜的吗?怎么现在急着要出去,还一本正经的要干活?不发挥你的无赖精神了?你这两天的表现,有点出乎意料啊。”

    叶子轩很肃穆的回道:“报告龙队,我成长了。”

    “你——”

    龙秋徽差点又发火了,深深呼吸后笑了一下:“成长了就好,对了,我还有点事问你,你昨天赶到韩家小院的时候,有没有见到烟花凶手?我看过他出现的那个视频,离开时间,跟你被人在后园发现相差不到一分钟。”

    “没见过啊。”

    叶子轩一副愣然的样子:“我当时只顾埋头窜入韩家小院,根本没有怎么查看四周人群,而且当时下着大雨,行人又一个个撑伞,我就是查看也难于有发现啊!”他眉头一皱:“龙队,你发现我跟凶手曾经擦肩而过?”

    “哎呀,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亏大发了。”

    叶子轩懊悔地一拍大腿,像是痛失了彩票大奖:“早知道把那些路人全部喝住,一一掀开雨伞查看,把烟花凶手找出来,哪怕无法把他拿下,也要死死把他拖住,这样,我就能多一笔赏金了,不,是一大笔,四百万。”

    龙秋徽一直看着叶子轩,捕捉他每一个动作,可让她失望的是,叶子轩没有半点异样和掩饰,依然是爱财务如命的后悔样子,当下揉揉脑袋开口:“你该庆幸自己没有跟他正面相对,不然你可能已经死在对方的刀下。”

    叶子轩点点头:“也是。”

    “好了,没事了,去把七叔叫来。”

    龙秋徽叹息一声:“第五条人命了,必须下点苦功夫了,悬赏五百万。”

    “五百万?”

    叶子轩瞪大眼睛:“又涨价了?龙队,警方真如此大手笔?”

    “当然。”

    龙秋徽挥挥手让叶子轩出去:“你有什么线索尽管提供,不会少你一个钢镚。”

    叶子轩拳头一挥:“明白。”

    在叶子轩揣着信封离开办公室后,龙秋徽又从抽屉摸出那枚竹针,凝视一会就摇摇头放回去,她昨天就让人提取指纹,希望从上面发现烟花杀手或者叶子轩的痕迹,可让她失望的是,上面什么都没有,雨水冲洗太干净。

    “难道是我错觉?”

    龙秋徽一边转动思维,一边顺手拿起保温杯抿入一口,这一口,顿时把她思绪从案子中拉了回来,口腔甘甜的她发现,这四君子汤完全没有想象的可怕,至少没有中药的那种苦涩,更多是王老吉之类的甘甜,很是爽口。

    她止不住又喝了一口,咽下,又是一口,很快,壶中药汁被喝了个干净,整个人像是被洗涤过一样,变得神清气爽,最重要的是,心神安宁了不少,龙秋徽嗅着杯中的清新气息,喃喃自语:“想不到王八蛋有点水准。”

    龙秋徽一定发现了什么!

    怀揣着奖金的叶子轩跑回座位,同时作出精准的判断,龙秋徽的态度改变已让他生出疑惑,待她试探叶子轩是否跟杀手有过接触,叶子轩就能肯定她在后园发现东西,只是又不足于明确两人有过交锋,所以才旁敲侧击。

    “她发现什么了呢?”

    叶子轩在椅子上坐下来,扯开何子离买的豆浆,咕噜噜喝起来,他倒不担心龙秋徽知道自己跟凶手有过接触,他有无数法子来掩饰,只是进入状态的龙秋徽让他有点惊讶,龙队果然不是花瓶,这让他开始担心凶手安全。

    想到这里,叶子轩嘴角牵过一抹苦笑,前几天,他还不遗余力想要把凶手挖出来,可现在他又希望灰衣男子能够活得好好的,接着他脑海再次闪过唐宫两字,精神一振,坐在电脑前想要搜索唐宫资料,可很快又停下来。

    龙秋徽现在可能监控着自己,做得越多,只会错的越多。

    叶子轩最终把唐宫两字压制回去,手指在键盘轻敲四个字:美女写真、、、

    “叶子轩!”

    就在这时,何助理风一样旋转进来,一把抓住叶子轩的胳膊:“你摊上大事了。”

    何子离他们齐齐抬头。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8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