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六章 生平不做亏心事

    第三十六章 生平不做亏心事

    “叶子轩,你怎么在这里?”

    披着雨衣的龙秋徽很快出现在叶子轩面前,看着那张玩世不恭的脸,还有一地的狼藉,她厉声喝道:

    “是不是你杀的人?你就是烟花杀手?”

    叶子轩吓了一跳,忙摆摆手回道:“龙队,饭可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我是见到烟花爆炸,想到那个杀人凶手,本能往这边跑来堵截凶手,我怎么可能是杀人犯?再说了,我来华海也就四天,每天行动都有迹可循。【↖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哪里可能分身杀人啊?”

    “站住!”

    在叶子轩笑着向她靠近时,龙秋徽依然无情喝道:“你出现在凶案现场,一地狼藉,手上还有血迹,你说你跟凶案无关,你觉得法官会信吗?我和同僚会信吗?你自己会信吗?你最好老实交待,不然大把苦头让你受。”

    叶子轩张大嘴巴:“龙队,冤枉啊。”他咳嗽一声:“我真是来堵截凶手的,我是烟花爆炸后赶到这里的,还有几个路人可以作证,至于满地狼藉,手上带伤,是我翻墙时不小心弄的,围墙太滑,就连人带伞摔下来。”

    “伞戳进墙里,手也被石头刺伤。”

    “龙队,咱们也算共过患难,你该知道,我做好人的资质不错,做坏人是完全没潜质啊。”

    “闭嘴,冤不冤枉,调查就知。”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时刻在我视野中,等待证据表明你是无辜再给你自由。”

    龙秋徽手指一挥:“看在同僚份上,我就先不铐你,但你也必须老实配合,不然我就把你当成杀人犯。”她向两名女警微微偏头:“春花,秋兰,你们替我盯着他,如果他敢跑路,立马给我打断他的腿,有事我负责。”

    两名俏丽女警齐齐挺直身躯:“是。”

    叶子轩向转身的龙秋徽喊道:“龙队,你一定要尽快还我清白,不然也是打警方的脸啊!”在龙秋徽脚步微微一滞时,他又补充上一句:“我前天还是警队典型,勇斗韩中剑,今天却成杀人犯?传出去会让人笑话啊。”

    看到两名女警走到自己身边,叶子轩只好无奈的摇摇头,捂着伤手跟她们走入院子大厅,院子不大,但外面草地很大,叶子轩跟着龙秋徽进来时,二十多名警察也正从各个角落搜查回来:“龙队,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门口有一个烟花空筒,还带着余温,跟金大牙他们门前施放的型号一样,可以判定是烟花杀手燃放。”

    七叔摸了一下雨水,看着叶子轩一笑:“子轩,你也来了?”

    叶子轩叹息一声:“早知道就不来了。”

    “他是嫌疑人。”

    在叶子轩耸耸肩膀一脸无奈时,龙秋徽目光犀利瞥了他一眼,随后冷冰冰丢给七叔几个字:“出现凶案现场,还一地狼藉,双手更是染血,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任何人都不要跟他过多交谈接触,免得影响了警方判断。”

    七叔一脸惊讶,难于置信看着叶子轩,这小子怎可能是凶手?他想要说话却被龙秋徽眼神压了回去,随后,龙秋徽又向七叔他们喝出一句:“再扩大范围仔细找找,再拿视频截图访问四周群众,看有没有人见过凶手。”

    十余名警员身躯一挺:“是!”

    这时,院子里面又走出五六名荷枪实弹的警察,脸上带着凝重之色,对龙秋徽敬礼之后,其中一人低声开口:“龙队,我们发现了死者,就在院子储存红酒的酒窖中,核查身份发现,他是韩大奎,本市武校协会会长。”

    “韩大奎?”

    七叔眼睛闪烁一抹光芒:“就是当初号称少林关门弟子的韩大奎?他可是武校这一行的泰山北斗,不仅旗下有十五间武校,培养出来的子弟数不胜数,结交的朋友更是遍及天下,身手也相当霸道,号称华海黄飞鸿。”

    “他还是韩中剑的父亲呢。”

    龙秋徽呼出一口长气,瞄了叶子轩一眼道:“就是冲撞警局的韩中剑,只是父子早年闹翻,还相互不来往,所以没几个人清楚两人的关系,但无论如何都好,两人终究是父子,一人出事,另一人跟着出事,这其中、、”

    “龙队,你这是影射我杀人灭口啊。”

    叶子轩闻言蹦跶了出来:“你是不是猜测,我拿下韩中剑后,担心韩大奎打击报复,于是就过来杀了他?还欲图把黑锅栽在烟花杀手身上,以此来转移注意力和脱身?龙队,你这想法可是相当荒缪,我真是一等良民。”

    只是他虽然喊着念头荒缪,但不得不说,龙秋徽的误导,加上他在现场现身,很有杀伤力。

    “这是你自己推测,我可没有说什么。”

    龙秋徽拳头微握,眼里划过一抹兴奋,显然对吓倒叶子轩很有成就感:“七叔,跟我去看看死者。”

    同时心里哼了一声:敢打六姑两个耳光,本小姐吓死你。

    在龙秋徽带着七叔他们进入酒窖后,作为不能离开龙秋徽视野的叶子轩,也被两名警花客气请进去,还一副随时强制执行的态势,叶子轩原本不想去凶案现场,他已经见过灰衣男子还打过一架,区区凶案现场又算什么?

    不过想到灰衣男子眼里的仇恨,他又想看看唐薛衣跟死者有什么大仇。

    不知道为什么,叶子轩没有向龙秋徽他们告知,自己跟灰衣男子打过照面交过手一事,也没有把自己有过的推测说出来,就连唐宫两个字,也是死死藏在心里,相比死者生前的光鲜来说,他不知道为什么更相信唐薛衣。

    或许是那深入骨髓的痛苦神情,也或许是对方宁死也不落入警察手里的执着。

    韩大奎的酒窖差不多有三百平方,十三排架子全都摆放着各种年份的名酒,甚至还有四个大小不一的酒池,酒窖装修也相当豪华,丝毫不逊色国外藏酒家,看得出韩大奎对杯中物的嗜好,只可惜他再也喝不到这些酒了。

    在最大的酒池里,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光头男子,光着身子坐在池子中间,手脚被绳索牢牢绑住,眼睛还蒙着一块红色布条,手腕有一道伤口,但鲜血已经凝固,身子左边也有一滩血迹,不多,倒是旁边流淌着不少酒液。

    一只大容量酒桶,在光头男子的左边倾斜,出口正一滴一滴的滴出酒水,就跟在医院打针一样。

    看着光头男子扭曲的面孔,叶子轩淡淡抛出一句:“他是被吓死的。”

    龙秋徽扭头看了叶子轩一眼:“又开始哗众取宠?或者你就是凶手?”

    叶子轩叹息一声,闭嘴不再回应,不过光头男子的死法印证了叶子轩的猜测,灰衣男子一直在从死者嘴里挖东西,从地上的酒液判断,灰衣男子至少在酒窖呆了一个小时,叶子轩心里划过一个疑问:他在问什么东西呢?

    他把目光落在韩大奎嘴里的红布,随后想到灰衣男子离开前的最后一句:唐宫!

    莫非唐宫就是他连续杀人的引子?

    七叔看着死去的韩大奎:“韩大奎也算是一个高手,不然也做不了武校协会会长,可就是这样一个人物,怎会如死狗一样被人打伤绑起来呢?看现场环境,没有打斗也没有挣扎,是韩大奎太无能呢?还是凶手太厉害?”

    叶子轩想到灰衣男子的身手,眼睛微微眯起抛出一句:“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