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四章 凶手再现

    第三十四章 凶手再现

    龙秋徽跟白秋画的交锋,叶子轩不知道,下雨的周末,他更多呆在房间练练《易筋经》《洗髓经》,看看各种时事新闻,饭点准时去佟月儿家里吃饭,他一度想要自己出去找点东西,免得让佟月儿考虑自己口味而破费。

    可是佟月儿根本不给他机会,守住出入口的她总能锁定叶子轩动静,一次次把要出去的叶子轩拉去吃饭,还告知上官龙的酒楼老板大方,每天都让他带回酒楼剩余的原料,如叶子轩不帮忙消灭,只能丢垃圾桶暴殄天物。

    上官龙也不断重复出门靠朋友,相互依靠才能走的更远。

    见到上官夫妇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叶子轩也就不再扭扭捏捏,免得让自己看起来小家子气,不过他也没有坐等着开饭,周日的中午,叶子轩一把拉住上官龙:“上官兄,佟掌柜,吃了你们几天的饭,今天让我尽点力。”

    佟月儿心直口快回道:“你消灭饭菜,就是最大尽力了。”

    “这顿饭,我来做!”

    叶子轩笑着向两人提出建议,从小就到大,他就从没停止过砍柴、烧水、做饭,手艺自然浑圆天成,不敢说比得上那些宗师级别的大厨,但还是足够秒杀一般酒楼的厨师:“我从小自己做饭,今天让我给你们露一手。”

    他卷起袖子呵呵笑道:“你们都歇着吧。”

    坐在窗边玩着画笔的上官宁侧头:“大白,你还会做饭啊?”眼中惊讶宛如看着外星人。

    “死丫头,怎么说话呢?子轩一看就不是寻常人,有啥不会的?”

    佟月儿习惯性拆女儿的台,随后又对叶子轩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过门是客,让你动手,像什么话?”

    “还是让你上官大哥来。”

    叶子轩叹息一声:“上官大哥周一做到周五,周末再做饭岂不没人生?”

    上官龙哈哈一笑:“没事,熟手了,没啥辛苦,月儿说得对,还是我来,你坐着看看电视!”

    叶子轩保持着灿烂笑容:“让我出点力吧,不然我都不好意思吃饭了。”

    佟月儿固执的摇摇头:“如果你要出力的话,就跟死丫头摘摘菜吧,做饭是绝对不行,不是姐姐不相信你的手艺,只是让客人在家里做饭,传出去我没脸做人,而且你上官大哥不能让他闲着,免得生疏手艺喝西北风。”

    她还扭头望向窗边的上官宁:“宁宁,带子轩哥哥摘菜,你把画板收起来,先不要画画了。”

    上官宁看了一眼时间:“妈,说好两个小时给我画画,还有半个小时呢,又剥削?”

    “什么叫剥削?摘个菜而已。”

    佟月儿冷哼一声:“如果不是你爸三番四次说情,你成绩保持在年级前三,我才不让你学什么画画呢,这年头啊,搞艺术的要么是疯子,要么是富二代,前者不用怎么吃饭,后者不需要担心吃饭,如果你是神笔马良,那当我没说!”

    “不然摘菜的价值都秒杀你画画。”

    见到妻子又开始教训女儿,上官龙苦笑一声,摆摆手制止佟月儿:“好了,别这样说宁宁了,宁宁是真的有画画天赋,从小到大随便画画都能得奖回来,如果不是有那股灵性,我也不会支持她画画,你就让她折腾吧。”

    “再说了,她成绩一直坐三望二。”

    佟月儿哼哼不已:“如果不画画,早就是第一了。”

    “行,妈,我干活行不?”

    在上官龙无语时,上官宁揉揉疼痛的脑袋,知道不服从命令就会遭受狂轰滥炸:“我今天先不画了,摘菜。”

    随后,她就把画板一收,动作利索清理出桌子,然后又跑去厨房提了一袋豆角出来,拉着叶子轩开始干活,在佟月儿带着胜利笑容跟上官龙去厨房时,上官宁可怜兮兮对叶子轩说:“大白,你看到没有?我妈多专制。”

    “幸好我已经高一了,再忍三年就可以考个外地大学跑掉,到时,就不用每天听她念经了。”

    “你会画画?”

    打过交道几次,又一起经历过围攻,叶子轩跟上官宁关系变得要好起来,于是一边摘着豆角,一边好奇问道:“你这校花,整天疯疯癫癫的,像是打了鸡血一样,能静下心玩耗费脑子的艺术?你该不是只会画鸡蛋吧?”

    “滚蛋!”

    上官宁桌底上踢了叶子轩一脚,还恨恨不已白了他一眼:“你才疯疯癫癫呢,我那是青春活力,花季雨季应有的朝气,你以为你啊,整天老气沉沉,好像远古时来的人,至于我的画艺,不是跟你吹,秒杀华海同龄人。”

    叶子轩笑了一下:“这句话就是吹。”

    “摘豆角!”

    上官宁似乎不愿叶子轩小瞧:“我就不拿获奖作品打你脸了,给你看看这一个月的写生,你就知道我水平。”

    “拭目以待。”

    叶子轩很淡然回道:“希望不是拿出一叠鸡蛋画,告诉我今天画的鸡蛋,比前些日子要好。”

    “塞你嘴巴。”

    上官宁把一个豆角扔向叶子轩嘴里,随后单脚蹦跳着去房间拿这月杰作,叶子轩看着她的背影,打趣的笑容变得柔和起来,他时刻不忘跟上官宁斗嘴,都源自心中那一个倩影,看着她欢快的影子,依稀找到当年的感觉。

    上官宁很快拿了一册画本回来,丢到叶子轩的面前哼道:

    “给你看看本小姐的杰作,让你知道什么叫天才。”

    叶子轩摘完手中几根豆角,随后漫不经心的扫过一眼,眼睛微微亮起。

    第一幅是公交素描,车中十余人,形态各异,画得很是传神,特别是一个孩子观看窗外的眼睛,充满着好奇,纯净,叶子轩还很快想起,这正是两人去书城回来的那踏公交,想不到小丫头能铭记下来,还用笔力画出来。

    “有点水准。”

    叶子轩很诚实的给出一个赞,上官宁微微翘起嘴角:“还用你说?”

    看着傲然的小丫头,叶子轩笑了笑,又翻看第二幅,《红衣少女》,这一幅画是描绘一个衣饰华丽的贵族少女形象,上官宁用奔放的笔触,轻灵流畅地把少女那种萝莉风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充分发挥了红衣的光色作用。

    这新颖别致的红色调不但没有任何不适之感,反而使人感到出奇制胜;这活泼、跳跃的红色绸缎,这变幻莫测的衣纹、高光;这不落俗套的红色与含蓄、变换丰富的黄灰、蓝灰、绿灰、红灰的背景形成奇妙的和谐对比。

    这里最成功地方是,上官宁用准确的色块,再现了少女身上的红缎子织物的质感和薄软感,整幅画的风格清新流利,色彩富有节奏感,抑扬有度,叶子轩不得不竖起拇指赞道:“这一幅画相当不错,有我八成水准了。”

    正兴高采烈的上官宁,听到最后一句狠狠捏断一根豆角:

    “脸皮真厚啊,用你的话还你,你会画画,母猪会上树。”

    叶子轩耸耸肩膀:“改天给你露一手。”

    上官宁毫不客气原话回应:“拭目以待。”随后,她就在佟月儿的喊叫中把豆角摘完,单脚蹦跶着跑向厨房,叶子轩则抽出一张纸巾擦拭双手,随后继续翻看面前的画本,一脸欣赏,只是当掀起第六幅画时,目光一凝。

    《落寞少年》

    这一幅画依然画的很传神,虽然只是半边面孔,但画出了主角的孤独落寞,还把背景夕阳画得几分悲凉,只是叶子轩盯着的不是画术高超,而是落寞少年的神情,叶子轩见过这个侧影,见过这副落寞,他就是烟花杀手。

    人有相似,但气质不可能相同。

    在上官宁从厨房奔出来时,叶子轩低声问道:“宁宁,这幅画哪里画的?”

    上官宁一怔,随后出声回应:“红树林公园,怎么了?”

    “砰!”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天空,忽然响起一记刺耳爆炸,随后,一朵烟花在半空绽放,五彩缤纷。

    “五彩烟花?”

    叶子轩直接从窗户跳了出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3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