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阅屋 > 都市言情 > 天才布衣

    一秒记住【↘书↗阅÷屋→www.shuyuewu.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三章 不挫其锋,不对其锐

    第三十三章 不挫其锋,不对其锐

    天色渐暗,雨水却未散去。【↖书の阅♀屋√www.shuyuewu.com】

    雄鹰花园,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泡在顶楼温泉,五官精致,双峰雪白高耸,挤出一道诱人弧度,中间夹杂的落叶翡翠挂坠,更显高贵和冷艳,她靠在温度适中的圆石上,看着落地窗外飘飞的风雨,眼神有着别样的迷离。

    温水不断翻滚,双腿在水花中若隐若现,画面很是活色生香。

    在温泉的四周,还站着六名相似年纪的漂亮女子,容颜冷眼,身躯修长,身上的劲装,不仅没有削弱她们的气质,相反多了一份巾帼英气,平添让男人蠢蠢欲动的欲望,只是跪在地上的马脸汉子没半点色心,相反颤抖。

    “马上彪,人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池子中的年轻女子把目光从窗外收回来,扯过一条毛巾轻轻擦拭自己身躯,随着手腕不断来回,胳膊上雕刻的雄鹰也变得栩栩如生:“第一次,因为轻敌没把人带回,这次,你该不会又有意外吧?”

    “白小姐,对不起!”

    听到年轻女子笑声悦耳的向自己发问,马上彪不仅没有半点欣喜,相反还打了一个寒颤,他知道佛爷这养女的性格,她就是一朵竹叶青,对你越是笑得欢,你的处境越危险:“我们堵住了叶子轩,也有能力把他拿下。”

    年轻女子淡淡开口:“人呢?接下来是不是又要转折了?”

    马上彪把头死死贴住地板:“我们正要把叶子轩拿下的时候,外堂的兄弟忽然从另一端冲了出来,我们以为是叶子轩帮手,于是双方就大打出手,分散了精力让他趁乱跑了出去,后来才知道,财堂也是找叶子轩晦气!”

    “他们准备报复断掉财路之仇,只是没想到被叶子轩利用了。”

    他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待我发现是外堂兄弟,组织他们一起追杀叶子轩时,叶子轩却跳上龙氏车队,我们担心龙傲天在里面,一旦围攻龙氏车队会给佛爷带来不小麻烦,加上警察赶过来介入,我就暂时折回来汇报。”

    “大水冲了龙王庙?”

    被称呼为白小姐的女人,微微抬起修长浑圆的大腿,用毛巾轻轻擦拭着每一次肌肤,笑容依然旺盛:“也就是说,你带二十个兄弟出去做事,不仅没有把叶子轩给我抓回来,还跟外堂兄弟干了一架,让外人看了笑话?”

    马上彪咬着嘴唇道:“真是一个意外,当时形势紧张没有时间甄别,所以双方就自相残杀,这也说明叶子轩真留不得,这家伙太狡猾了,总是能钻一切空子,白小姐,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把叶子轩抓回来见你。”

    “啪!”

    话音还没完全落下,马上彪只觉眼前一花,随后,一条白色毛巾狠狠抽在他脸上,一声脆响,马上彪惨叫着跌飞出去,脸颊到脖子一条红痕,嘴角也流淌出一丝鲜血,年轻女郎光着精致的玉足,站在他刚才跪过的地方。

    她的手里捏着一条湿漉漉毛巾。

    尽管被打得满地找牙,马上彪却不敢丝毫造次,忍着剧痛重新跪好:“白小姐,我错了,给我一个机会!”

    “机会?”

    年轻女郎光着脚踏前几步,所过之处留下潮湿脚印,她一振手中毛巾,对着马上彪又甩了出去,啪!又是一声脆响,马上彪再次惨叫跌出去,这次不仅脸颊多了一道红印,牙齿也合着血水跌落一颗,样子要多惨有多惨。

    马上彪再次求饶:“白小姐、、是我无能,再给我一个机会吧。”

    年轻女郎没有说话,只是上前又抽出一毛巾,没等马上彪落地,手腕一抖,又是两记,正中他的脆弱胸膛,打得马上彪惨叫连连,年轻女郎力气很大,毛巾又被浸湿,抽起人来就跟鞭子一样,很快,马上彪就伤痕累累。

    鲜血也从他身上渗透出来,显得触目惊心,但四周没有一人敢替他求饶。

    谁都知道,白秋画最不喜欢老好人。

    “机会?”

    一连抽出十几下毛巾,打得马上彪都快爬不起来,白秋画才停下惩罚性的抽打,缓步走到他身边,把血淋淋的毛巾丢在他脸上:“给你两次机会,结果你都没好好珍惜,还闹出自相残杀的笑话,你还奢望第三次机会?”

    “连一个无名小卒都带不回来,是叶子轩太牛叉,还是你太无能?”

    白秋画的修长手指在半空轻挥,一件大毛巾很快裹了上来,包住她丰满诱人的身躯,随后红唇轻启:“雄鹰集团从来不养废物,两次机会都没有把握,还伤了不少弟兄,今天更是闹出天大的笑话,留你也没多少意义。”

    “不过看在你是老人份上,加上你刚才没有把失败推给外堂兄弟,我今天饶你一命!”

    “只是死罪可饶,活罪难逃,你明天开始去外堂,就去财堂发挥你的最后价值。”

    马上彪挣扎着跪起来:“谢谢白小姐手下留情。”虽然从内堂转去外堂,让他几近五年的努力白费,但相比被白秋画丢入黄浦江,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不过他对叶子轩的怨恨也更加深厚,是后者毁掉他轻松自在日子。

    白秋画走到一张玻璃桌旁边,打开一瓶价值不菲的红酒:“你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佛爷,是他经常念叨,老臣在他艰难之际不离不弃,团结一心协助他,最终打下这片江山,所以不到迫不得已,尽量给老臣好的结局。”

    马上彪艰难地转移方向,对着落地窗外面的斋堂磕头:“谢谢佛爷!”

    “这叶子轩还真有一点意思!”

    白秋画在一张摇椅坐了下来,轻轻摇晃着杯中红酒:“不仅敢当众威胁三少,打雄鹰集团的脸,还敢抢夺林国兴的女人,小舅子的职位,不给佛爷面子,毛头小子,不知道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脑子进水哗众取宠?”

    “白总,那小子没什么本事,有点身手,但不变态,就是太阴险太狡猾。”

    马上彪低声挤出一句:“就像是泥鳅一样,让人无法捏住。”

    年轻女郎抿入一口红酒,轻轻哼了一声:“无法捏住,这就是人家的本事了,所谓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叶子轩能够从你这老江湖手里,两次安然无恙脱身,还把你们搞得一团糟,二十人无功而返,难道还不是能耐?”

    “一次是运气,难道两次也是运气?”

    “我还以为这是小事一桩,谁知道却要我耗费诸多精力。”

    “你真是让我失望。”

    马上彪脸颊一热:“白小姐教训的是!”

    “去外堂吧!”

    白秋画没有太多的情感起伏,靠在椅子望向窗外的风雨:“叶子轩的事,你不要再碰,我会让空小寒摆平,叶子轩,断你一指请你来这里坐坐,你不来,那就打残你的双腿割掉你的舌头,让你后悔不迭出现在我面前。”

    马上彪再度低头,他知道,叶子轩这次玩了,他清楚空小寒的实力,也知道是什么样的人。

    这时,四周环立的一个女子,怀中手机微微震动,她拿起来看了一眼,脸色微微一变,随后踏前一步向白秋画汇报:“白小姐,你让我打听的消息有了,中午在忘忧轩弹钢琴的小子,名叫叶子轩,也就是我们的敌人。”

    白秋画闻言一怔,随即娇笑了起来:“他就是叶子轩,文武双全啊,有点意思。”

    话音落下,一个黑衣男子脚步匆匆的从外面走来,手里还捧着一张帖子:“白小姐,龙秋徽刚才让人来传了一句话,叶子轩是她的人,车祸现场也是她拉叶子轩过去的,雄鹰集团如果不满,尽可找她晦气,她会兜着。”

    “只是希望不要再让人对付叶子轩,不然她会对肇事者严惩不贷,还会对雄鹰集团作出相应报复!”

    “她的人?”

    年轻女郎微微眯眼:“龙秋徽要庇护叶子轩?”

    “是的!”

    黑衣男子把帖子放在桌子上:“叶子轩再被人围攻,她就扫了上面十八间场子。”

    “去了一踏京城,龙秋徽脾气越来越长了,连我白秋画都敢威胁了。”

    白秋画嘴角流露一丝讥嘲:“她难道不清楚我的性格,吃软不吃硬吗?”

    “龙秋徽跟叶子轩究竟什么关系?纯粹上下级会这样为他出面?”

    她哼了一声:“不让我动叶子轩,我偏废了他。”

    黑衣男子微微一愣,犹豫一会开口:“白小姐,龙秋徽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虽然她让人传的话有威胁味道,但能先礼后兵就表示她诚意,不然以叶子轩对她的重要性,她哪会说多余废话,早就直接扫荡雄鹰的场子!”

    “派人传话,还不追究前面两次袭击,这已是另一种服软啊!”

    白秋画抿入一口红酒:“可惜我不喜欢她这种服软,所以,叶子轩,照废,通知空小寒。”

    这时,电话响起,一部手机迅速递给白秋画。

    扫过号码一眼,白秋画脸上瞬间变得肃穆,戴上耳塞恭敬喊道:“义父!”

    “叶子轩一事,给龙秋徽面子。”

    女郎的耳边,传来一记沧桑的声音:“不挫其锋,不对其锐,但,可乱其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yuewu.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14881